qa3od精品都市异能 一藏輪迴-第0975章 斗轉星移,物是人非-2r11f

一藏輪迴
小說推薦一藏輪迴
海荒神洲,三界圣山。
苏墨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因为,三界早已不在。当年,苏墨让九棺合一,然后打破了因果轮盘。
从那时起,三界便已经不存在了。而三界圣山更是在之前的慕容荒借离恨肉身苏醒时,便已经破碎了。
三界,已成过去,怎么还能再来?
苏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其实,他在想这是不是一个奇异的幻术。只不过,他凝神静思,甚至开启魔瞳,但是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眼前的一切,应该不是幻境。
那看来,自己通过之前的黑暗隧道回到了曾经的三界,便似当初他和叶无悔通过无量船回到了数百万年前的红尘三星界一样。
想到这里,苏墨的心情有些热切起来。
或许,在这个世界里,他还能看见自己曾经记忆中的那些人。比如,文先生。或许,那就可以得到他们的道影。
苏墨又想起之前的黑洞,那慕容海清会不会也回到了这个三界?想到这里,苏墨没有再犹豫,身形一动直奔三界圣山。
苏墨的境界修为都在。
可是,他竟然没能一步就到三界圣山,而是连动了三次才到了圣山之外。三界圣山,亦如曾经,巍峨耸立。
但,奇怪的是苏墨没有感知到任何的法阵。同时,他站在冰峰的对面,也没有看见那道由沧海白龙化成的铁索。
两山之间,云气翻滚,不见铁索。
当然,以苏墨现在的境界,纵是有什么禁制法阵也挡不住他。他上三界圣山,如履平地。在圣山对面,他略作停留,然后一步便迈上了圣山。
苏墨对三界圣山虽然没有沧海一脉的人熟悉,但是也并不算陌生。毕竟,整个三界其实都曾经在他的心中。
何况,当年慕容荒潜伏在离恨肉身内很久。
到了圣山,苏墨的神识再次仔细探查。可是,整个圣山上,似乎空无一人。苏墨直接进了当年封印离恨肉身的洞府。
洞府内的陈设和当年的一模一样,洞顶还有天池。但是,天池内空空如也,根本没有离恨的肉身。
“嗯?”苏墨的眉头一皱。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里分明就是三界圣山,可是怎么什么都没有呢?
苏墨一转身,出了这个洞府,又奔其它几个洞府。但是,所有的洞府都一样。不见任何人,不见任何特别的东西。
不过,当苏墨转到后山的时候,突然在一处青石上发现了一行字:斗转星移,物是人非。
从那行字的颜色来看,写得时间似乎不长。
慕容海清的字迹!
因为,这个字迹与当初在冷玉墓葬内的字迹一模一样。看样子,慕容海清已经先一步到了这里,而且遇到的情况和苏墨应该是一样的。
慕容海清也是什么都没看见,否则,也不会写下这样的话。
这个三界圣山,的确和当初的一样又不一样。斗转星移,物是人非四个字,的确是十分恰当。
苏墨转了一圈,没有其它任何的收获。
于是,他直接离开了三界圣山。
慕容海清一定还在这个世界。这是苏墨心中料定的。因此,苏墨出了圣山,便直接盘膝在虚空,然后全力散开自己的神识。
如今,苏墨已经是莲士。
他的神识,完全可以覆盖整个三界:海荒神洲界、修罗魔洲界、无量天洲界。理论上,只要他愿意,他可以把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这一点,即使是他当初是冥尊的时候,就能够做到。所以,如今更是轻而易举。
可是,这一次苏墨遇到了障碍。
他说不清为什么。整个世界里,似乎所有东西都在吸收他的神识。他的神识,竟然只能探查方圆十万里而已。
看来,在这个世界,苏墨的能力受到了莫名的限制。
不过,这样的情况苏墨也曾遇到。因此,他也不慌乱。索性,他一路向南,直奔当年的北极仙海。
但是,到了北极仙海,苏墨也没有停留。因为,北极仙海与三界圣山的情况一模一样。
整个寒原,似乎没有任何的修士。
很快,苏墨便到了北寒宗的故地。通天、天紫、望南、落日、镇北五峰俱在,但是依旧是没有任何修士的。
苏墨便向西而去。
因为,海荒神洲界的北荒西部,乃是曾经天荒门的控制范围。曾经的大慕容王朝,便在北荒西部。
除了三界圣山,那是慕容海清可能回去的一个地方,毕竟慕容海清曾是大慕容王朝的的公主。
还有,就是苏墨也想看看这里有没有太荒的遗迹。毕竟,无论是大慕容王朝,还是天荒门都是太荒宗的力量。
一路向西!
终于,苏墨感知到这个世界不再空荡。因为,他刚到大慕容王朝的地界,便发现了有修士,甚至有凡人的存在。
这让苏墨颇为欣喜。
这至少说明,这个世界并不是真正的空空荡荡,而是有生灵存在的。不过,苏墨只是感知到了他们的存在,却没有去真正地走一走。
因为,那些都不是苏墨此行的目的。
大慕容王朝的修士,只不过是三界的灵境修士罢了。除非,出现与太荒有关的一切,否则苏墨不打算多停留。
苏墨已经是莲士,再看现在的大慕容王朝的一切,便似隔着无数层世界。
仙看蝼蚁,着实无味。
亲近的感觉很少,更多的是陌生,甚至苏墨都不记得,他目光所及的大慕容王朝,是那一年的存在。
因为,纵观整个大慕容王朝的寿命,对于苏墨来说也是一瞬。
他,还是没有发现慕容海清。
此时,苏墨落在一处山谷内。因为,这一处山谷,他曾经与文先生一起走过。可是,就当他刚刚落地不久,转过一个弯,突然迎面走来一个修士。
那修士,一身青衣,乃是一个文士的打扮。看年纪,不过四十上下。一缕长髯,飘散前心。
“先生!”苏墨不由一愣。因为,迎面而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文木然。而眼前的文木然,并不是独臂。
文木然原本在悠闲走路,压根就没有留意苏墨。
此时,一听苏墨叫先生,不由看了看左右无人,然后向苏墨笑道:“这位小哥,你可是在叫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