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5ipg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兇靈祕聞錄 txt-第五百五十五章:及時趕到相伴-hywre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人群聚集而来,被撞车事故和小贩咆哮吸引目光,不多时,怀着好奇心态,周围已围满了看热闹行人,不得不说这围观看热闹还真是国人优良传统,不管是内地还是香港基本都差不多。
言归正传,抛开围观者不谈,此刻,见中年小贩气急败坏,彭虎本能一滞,一时有些发懵,至于小贩,虽说刚看清对方模样时他确实有些畏惧于对方体格魁梧,但畏惧毕竟只是畏惧,眼见切糕洒满地面,终于,愤怒还是盖住了畏惧,加之对方自始至终未发一言,小贩胆量不由大了起来,仍不等对方说话,他就以一边指着地面切糕一边朝彭虎高声叫到:“赔钱!赶紧赔钱!今天你不赔钱你他吗就别想走了!”
凝视着小贩夸张表情,聆听着对方脏话连篇,说来也怪,不知怎么的,彭虎刚刚的怒意竟眨眼间消失无踪,反倒在某种思绪促使下平复了心情,双目微眯,上下打量起对方,最后用一副无所谓语气随口询问道:“哦?赔钱?可以啊,没问题,需要我赔多少钱?开个价吧。”
见对方直接摆出一副满不在乎模样,小贩先是一愣,沉默数秒,眼珠咕噜乱转,最后朝彭虎高声说出一句话,直接个足以让任何听到者惊掉下巴的赔偿数额:
“16万!我的这些切糕总价值16万,今日无论如何你都要把钱留下,不赔钱别想走,老子绝饶不了你!”
………
16万,经过短暂计算,为了弥补自身经济损失,中年小贩开了天价赔偿数额。
小贩在讹人,不,这种价格已经不能用讹人来形容了,用敲诈或抢劫或许更合适一点。
听到那小贩所提出的赔偿价格后,围观路人顿时一片哗然,纷纷窃窃私语,切糕摊子就算再贵也不可能值夸张的16万啊,很明显那中年小贩在讹人,趁机狮子大开口。
当然,除窃窃私语议论纷纷外,现场亦不乏具有正义感的人,中年小贩要求提罢,人群就有一名围观老头忍不住出言对小贩质问道:“我说你这人疯了吧?你这切糕是金子做的吗?16万?我看你这明显是敲诈勒索啊。”
一石激起千层浪,老人指责完毕,附近其余人也纷纷对小贩发出了阵阵指责,面对群情激奋,原以为事态会稍微缓和,不料小贩却根本不吃这一套,不单不吃反而跑到自己那侧翻三轮车前拿起一把切糕刀朝彭虎与周围人狠厉大吼道:“都给老子闭嘴!谁再敢废话老子捅死他!还有你这光头,抓紧时间赔钱,不然老子今天给来个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不知是不是以往做惯了强买强卖生意,又或是算准了当今之人个个怕死,眼见旁人不满,小贩露出本来面目,将某边疆民族的凶悍发挥的淋漓尽致,说白了就一句话,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管你体格如何健壮,管你是否占不占理,不给钱你就要死。
确实,现实社会中,管你买东西是否上当又是否有理,在一个凶狠到敢拿刀捅人的摊主面前,摊主说价格是多少那就是多少,不给钱就捅死你,或许你会说捅了我对方也会坐牢,但问题是人的命是宝贵的,天下不会有谁宁肯拿自己的命来和对方同归于尽,就算捅人者进了监狱,可你也死了,这样做值得吗?
所以很自然的,一旦摊上这种事,被摊上这种事,被摊主讹诈之人往往只能自认倒霉继而花钱脱身,而那些设计坑人然后强买强卖的小贩也恰恰是看清了人们心态,于是才越发张狂。
说是如此,事实亦是如此,果然,见小贩竟动刀威胁,围观人群纷纷后退,很多人用怜悯目光盯光头男,看样子今日这家伙要倒霉了,想至此处,部分路人开始掏出手机偷偷报警。
至于彭虎……
此刻,注视着凶相毕露的小贩和其手里那把切糕刀,彭虎笑了。
男人神色淡定,满身舒爽,不单没有被小贩吓住反而露出了如同碰到某件十分好玩的事情般用好奇目光上下打量起对方,盯着那模样有点异域风格的尖嘴小贩,然后动了,无视刀子的存在主动走向小贩,抵达身前略一站定,最后边伸手挠着光滑脑袋边朝小贩微笑道:“呦呵!真他妈有意思,还16万,说实话吧,对于我个人来说这16万当真不算多,但我目前却不想和你谈这个,我想说的是你小子前前后后骂了我好多次你知道吗?最后竟还敢在我面前自称老子,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勇气,啧啧,勇气可嘉,勇气可嘉啊……”
言罢,略微一顿,彭虎笑意愈发明显,晃着脑袋继续道:“嘿嘿,对了,问你个问题,你想不想知道上一个骂我的家伙现在怎么样了?”
嗯?
由于光头男所言太过云里雾里,听罢问题,小贩本能一愣,然而……
也恰恰是他这一愣,愣神之际,变故发生了,一件他做梦都没想到乃至他强买强卖数年来从未遭遇过的情况发生了。
身前,刚刚还满面笑意的光头男表情瞬间变冷,与此同时,对方骤然打来的拳头更是准确无误打在了小贩腹部之上!
“那家伙的坟头草现已一丈高了!今日老子就弄死你!”
碰!
“呜啊!!!”
随着彭虎猛然挥拳,随着拳头正中小腹,加之用力过猛,一下秒,伴随着一声惨叫,小贩竟当场如一枚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出,隔夜饭亦在刹那间从嘴里四散喷涌!
“噗。”
事情并未结束,远远没有结束。
小贩刚一落地,不待其面露痛苦捂肚惨嚎,彭虎再次动了,一个箭步蹿至身前,旋即抬脚朝蜷缩倒地的小贩一阵猛踹,果然,几个重踹下来直接把小贩踹的哭爹喊娘大喊饶命,然而,饶是他哀嚎不休大叫求饶,可彭虎却依旧狠踹,仍然暴打,光头男显然不打算放过他,就这样在周遭路人那清一色目瞪口呆注视下接连抬腿持续狂踹,对着下方小贩一脚脚踹下,边骂边踹,凶狠程度远超常人,看样子竟打算将对方活活打死!!!
“日尼玛!我日尼玛!敢骂老子?你这鳖孙明显活腻了啊!”
“啊!哎呀!啊!”
“快,快来帮忙拽开他,再打下去就出人命了!”
看到如此情况,围观人群顿时大惊失色,许是发现小贩哀嚎越来越凄厉,终于,几名围观路人大胆跑来拉扯彭虎,结果可以预料,被众人这么一拉,混乱中彭虎暂时失去继续踹脚的机会,至于小贩,见殴打停止,本以为此次必死他哪还顾得上疼痛?那还顾得上哀嚎?加之被对方凶狠完全镇住,混乱间,中年男人趁机爬起,继而跌跌撞撞的朝后方跑去。
正所谓常在河边走,早晚会湿鞋,这一次他踢到了铁板,平时用来威胁旁人的表演不单没有吓倒对方反而激起了对方怒火,更没料到对方竟打算弄死自己,眼见对方被人群拉开,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如上所言,趁光头被人群拉开之际,中年小贩自以为聪明的起身逃跑,可……
这不跑还还好,一跑之下却是彻底把彭虎激怒了!
说时迟那时快,眼见小贩要跑,原本只是想把对方打成半死的彭虎这下彻底恼了,彻底起了杀心,继而正式打算无论如何都要弄死那个王八蛋!
“喝啊!”
彭虎力量何其之大?猛然一声大喝,身体用力,先是瞬间撞翻身旁拉扯不休的几名路人,接着大步向前,一脸狰狞拔腿狂奔,朝那名小贩逃跑小贩大步追去!
“马勒戈壁的!你彭爷我说今天弄死你个杂种就一定会弄死你!”
………
商业街乱了套,在一幕突如其来的变故下彻底乱套。
街道中,人们纷纷侧目,被眼前画面惊的目瞪口呆。
哒哒哒哒!
伴随着一串急促奔跑声,目前大街正上演着一幕精彩追逐画面,很多过往行人连同车中司机个个用惊讶目光看着前方,看着从他们身旁一前一后跑过的两人。
视野中,前方奔跑者是一名小贩模样之人,而身后追击者则是一名光头壮汉,两者一追一逃,速度之快万分惊人。
暂且不谈周遭行人如何惊讶,此刻,正前方,因早早见识过了对方厉害之故,顾不得身体伤势,中年小贩只是拼命逃跑,使出吃奶力气拔足狂奔,或者说当发现光头男追击自己起他就已被吓成个半死!很明显,看对方模样铁钉不会放过自己,或许,或许真如早前光头男所说的那样打算弄死自己,否则又为何锲而不舍一直狂追?
想至此处,小贩后悔了,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讹人碰到硬钉子不说还反被打的那么惨,被打也就罢了,没想到对方竟还打算杀他!
且更为可怕的是……
他达到极限了,如今的他用尽全力,速度达到极致,然,万万没想到身后光头却比自己还快!
奔跑中,追击中,双方距离逐渐缩短,逐渐拉近,照这样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追上!
“啊!救命!”
“哇啊啊啊,救命啊,救命啊!!!”
小贩越想越恐惧,越看越害怕,最终忍不住大声嚎叫起来,高声呼救起来,如一条丧家之犬般东奔西跑,在一条条街道中盲目乱窜,眼见光头越追越近,慌不择路下,小贩仓促折转,猛然拐进一条路边胡同,寄期望能用这种方式将对方甩掉,可惜……
噗通。
“哎呀!”
不知是今早出门没看黄历还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劫,因过于紧张,慌乱中,冲进胡同没跑几米他就摔倒了,一个重心不稳摔趴于地,被一条横栏路中水管给绊了个狗吃屎。
结果可想而知。
同一时间,小贩刚一扑倒,甚至都不等他起身,仅仅过去两秒,光头男就以尾随其后奔入胡同。
见对方摔倒,这一刻,彭虎心中大定,不待小贩起身,男人就以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对方面前,接下来,是对视,是沉默,是双方的默不作声,然后,彭虎笑了,在小贩那越睁越大眼球注视下扬起嘴角,露出笑容,露出残忍狞笑!
狞笑之际,右手伸向腰间,缓缓抽出一把短柄砍刀,刀身寒光闪闪。
“嘿嘿,孙子,跑啊,继续跑啊,怎么不跑了?”
说话的同时,光头男持刀走来,一步步走向前方,走向那仍侧趴地面的中年小贩。
见对方竟直接掏出一把杀人凶器,小贩懵了,早前还不信对方敢在大街上当众杀人的观点瞬间烟消云散,接着是恐惧,是颤抖,是面如白纸身躯狂抖,是裤裆部位水流喷发,发展到最后他感觉自己的肛肌再也不受自己控制,竟刹那年屎尿齐流!
尿液混合着黄色粘稠物沾满裤裆,人也在这一刻彻底崩溃。
“啊!爷爷饶命!饶命,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别杀我!求求爷爷别杀我啊!!!”
“饶命!饶命啊,别,别杀我……”
“我上有8岁老母,下有80小儿,不要杀我啊,杀了我她们该怎么办啊!”
地面,许是预感到了自己死期,小贩就这样挥舞双臂哭喊求饶着,求饶间,死亡压迫下,屎尿仍那频频冒出,发展到最后甚至都开始语无伦次起来,然……
奇怪的是,哭嚎求饶间,喊着喊着他就发现身前光头男似乎没有动手,没有立即用刀砍死自己,反而像发现了什么比弄死自己更为重要事物般转移视野,不再看自己,目光就这样看向他身后,看向胡同深处。
然后,光头男有了动作,理都不理自己,就这样无视自己无视一切抬脚就走,一边神情愕然盯着前方一边朝胡同深处走去。
哒,哒,哒。
虽不清楚对方为何不杀自己,但在注意到光头男着实撇下自己朝前走去后,突如其来生机还是让中年小贩如蒙大赦喜上眉梢!顾不得裤裆臭气熏天,赶忙连滚带爬奔出胡同。
镜头转移,画面转移,转移至前方,延伸至胡同内部……
哒,哒,哒。
彭虎在行走着,边面露惊疑边机械般缓慢行走着,至于为何如此?又或者说他为何放弃杀人赶往前方?原因很简单,并非他打算放过小贩,而是……
就在刚刚,就在他即将举刀砍死小贩时,无意中,通过眼角余光,他看到一个人,一道熟悉身影。
胡同正前方,胡同最深处,有一道他万分熟悉的身影正孤零零横躺地面。
脚步越走越快,距离越来越近。
最后,他彻底认清了对方身份。
中等身材,清秀脸孔,还有那无法忽视的装扮。
非是旁人,正是何飞!
“兄弟!”
认清对方身份,彭虎呆立数秒,猛然喊出对方姓名,旋即大步朝青年所在位置跑去。
仅仅两秒他就来到何飞身边,低头看去,就见何飞仍如往常一样双目紧闭横躺地面,大体上没有变化,唯独右臂鲜红一片,血液顺伤口流淌地面,定睛细看,发现伤口不太像利刃造成,甚至都不像人为,反倒更像啃咬所致。
嗯?
狐疑间,目光扫视,旋即看到另一幕画面,发现青年身侧蹲着只猫。
一只因久未动弹从而几乎和环境融为一体的灰色大狸猫,要不是刚刚狐疑观察,想必此刻他都不见得发现,原来有只猫一直蹲坐于何飞身侧。
发现狸猫后,果不其然,彭虎顿时勃然大怒!很明显,他将何飞臂伤同眼前的这只猫联系起来,如果所料不错的话,青年伤口十有八九是这大狸猫咬的!
“草!死猫你敢咬我兄弟?”
随着一声怒喝,当即抬脚,狠狠朝身边狸猫踢去。
然,就在光头男恼怒抬脚,以至于即将去踢身侧那只始终没有躲闪意图的狸猫时……
“住手!”
声音传来,突然而至的呼喝这一刻传入耳中,导致彭虎本能一滞,本能停止攻击,旋即转头回神,顺声音方向看向身后。
回头一看,便见胡同口刚巧进来一人。
那人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左手持着手机,右手则拿着根红色木棍。
程樱!
见来人是同伴,又见对方手持招魂幡随后赶来,彭虎倒没惊讶,毕竟程樱和自己一样皆能通过信号寻找目标,如今来到此处可谓理所当然,是的,程樱能找到这里并不稀奇,而此时此刻,真正令光头男无法理解的是……
对方为何阻止自己踢猫?
何飞手臂出现了啃咬伤口,身边又恰好不好多了只猫,看到这幅画面,别说他自己了,想必任谁都会立即锁定凶犯身份,不是那猫干的又会是谁?
说白了何飞伤口绝对是这只猫咬的,既然如此,程樱阻止自己踢猫泄愤又是何原因呢?
无视了光头男茫然不解,见对方停止攻击,程樱本能长呼一口气,就好像刚刚彭虎的及时停手令在场所有人免于一场灾祸般后怕不已,长呼作罢,没有理会其他,接下来,职业杀手做了件事,再次做了件让光头男大惑不解的举动。
一言不发径直向前,走到那只正转头用一双蓝色瞳孔注视自己的狸猫面前,略一迟疑,最后竟弯腰俯身朝面前狸猫深鞠一躬,嘴里同时说道:“谢谢您,后面的事交给我吧。”
身侧,彭虎目瞪口呆。
然而,程樱话音方落,接下来,让光头男更为吃惊甚至顿觉恐惧的一幕发生了:
待程樱表达过谢意后,那只始终守护于何飞身边的狸猫消失了。
凭空消失,原地不见,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视下瞬间消失踪影!!!
“啊,这,这,这……”
过于惊讶导致光头男双目圆睁呆若木鸡,半句话说不出来,一时间只是手指空地结结巴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暂且不谈彭虎如何惊讶如何慌张,一旁,确认狸猫消失,程樱才终于将目光转向身下,看向正横躺地面一动不动的何飞……
此刻,注视着青年那孤零零样子,不知为何,职业杀手一阵心脏抽搐,她,难受不已,苦涩不堪,为什么?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谁能想到堂堂一名执行团队队长有朝一日会沦落到如此地步?现在的何飞就像块垃圾般横躺在这条阴暗胡同里无人问津,为什么?这到底是为什么?又是什么导致对方变成这样?答案很简单,答案是团队,是所有被青年认可的伙伴队友,正是为了保护他们,何飞才会不惜一切乃至沦落到这步田地。
一切的一切她都明白,非常明白。
这一刻,程樱眼角有些湿润,几滴泪珠从眼角缓缓滑落。
默默蹲下身,最后伸出双臂将何飞抱于怀中。
“没事了,没事了……”
程樱目前就这样一边抱着青年一边低声呢喃着。
有人欢喜有人愁,有人感慨有人懵,职业杀手虽抒发心情,但彭虎却显然没想那么多,或可以理解为此刻的他满脑袋都是问号,毕竟刚刚那只猫的凭空消失给他带来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虽有心询问程樱,不过,待看到对方那显然不愿多说话的模样后,最终,挠了挠脑袋,光头男暂时放弃询问,继而忙不迭朝程樱催促道:“好了,别嘟囔了,咱们还是先带何飞离开吧,然后找一个相对安静的地方给他招魂。”
彭虎自认为催促及时意见合理,言罢,正想带头离开胡同……
滴呜,滴呜,滴呜。
变故瞬间涌来,意外突兀发生,就在他话音刚落,就在程樱也打算背起何飞紧随其后之际,一串由远及近的警笛却在这一刻从胡同外传来,几秒后数辆疾驰驶来的警车更是直接停靠于胡同口,接下来,胡同外传来一段明显经扩音器而放大数倍的警告提醒:
“里面的光头听着,我们是香港警查,有人举报你涉嫌谋杀,你已被包围了,放下武器,立即出来投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