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xxey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王冠 ptt-第六百一十七章 以前沒得選擇,現在我想當個好人鑒賞-9nd72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神机营所有中军士卒都围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不明所以,但毫无例外,所有人都将火铳对准了那位几乎没在中军露过面的黄指挥。
毕竟,这两司近五百人,都是赵高和周启然在带领。
死人了。
而且死的就是赵高和周启然,以及两位监枪内臣,还有一名百户,也在乱枪之中身中数弹而亡,倒是赵高,竟然还有一口气。
匍匐在地,不甘心睁大着死鱼一般的眼睛,盯着他前面不远处同样匍匐在地的黄昏。
黄昏示意用身躯裹护着他的娑秋娜起身。
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埃,目光讽刺的盯着还有一口气的赵高,“你想作死,不一定意味着神机营中军的其他人愿意跟着你们作死,你无情无义,置妻儿和族人于水深火热之中,但他们做不到你这般绝情寡义,所以他们不敢跟着你一条路走到黑,你以为这天下是朱高煦的么?不是!”
是朱棣的。
至少在未来数十年里都是朱棣的。
赵高缓缓抬起头,盯着站在他后面不远处的林东来几个人,绝望而茫然的问:“为什么,我对你们不好么,只要今日事成,荣华富贵尽在眼前啊!”
林东来沉默了许久,“以前我没的选择,现在,我想做一个好人。”
“好人?”
赵高满脸嘲讽,“帮助黄昏就是好人了?”
林东来摇头,“官场争斗,也许没有绝对的对与错,但我知道一件事,今日若是哗变了——”林东来看着围拢过来的众多士卒,“我们这些儿郎,就再也没了未来。”
陛下会容忍一直哗变了的军队继续掌控神机火铳?
别做梦了。
大家最后的结局,不是什么荣华富贵,而是被流放或者直接放置到变光,成为漠北南侵或者大明征讨漠北的炮灰。
“更重要的一点,我要为我家人着想。”
可惜。
最后一句话赵高已经听不见了。
他死了。
到死都不明白,黄昏是怎样做到在短短的小半日功夫内,只是和这些百户们说了些家长里短,就策反了他们的。
黄昏笑眯眯的看着幸存的五位百户,轻声道:“很好,你们做了正确的选择,另外,我要说明一点,从始至终,你们的家人都在家里,并没有被我掳掠。”
五位百户面面相觑。
最终还是林东来上前几步,“我等,愿为黄指挥作证,是赵高和周启然欲要密谋杀害于你,你才不得不行雷霆手段。”
黄昏笑道:“不用证据,这件事到了陛下那边,我说的话就是证据。”
林东来悚然惊心。
黄昏看着周围依然将火铳对准自己的士卒,冷声道:“你们就是如此对待你们的指挥?这神机营中军,是赵高和周启然的神机营中军,还是是陛下的中军?你们是赵高和周启然的士卒,还是我大明王朝的士卒?”
众多士卒面面相觑,可谁也没有放下手中的火铳。
林东来叹了口气,转身对众人大声道:“赵高和周启然密谋哗变,已负罪而诛,众多儿郎们,我知晓你们平日里受到了赵高和周启然的蛊惑以及利诱,但诸位要明白大是大非,赵高和周启然做的事情,是诛家灭族的大事,我等理应悬崖勒马!”
一些士卒放下了火铳,但一些基层将领没有。
他们心里明白一个事情:早在之前,赵高和周启然就把所有有官职的人召集到一起,说过大概会出现的事情,只是大家没想明白,当时也同意了的六位百户,为何会有五位集体叛了。
不是说好的此事万无一失么。
黄昏负手上前,盯着那十几位类似小队长一般的小将领,笑眯眯的道:“该说的林东来已经说了,我再说一次,此事事情是赵高和周启然的阴谋引动,和诸位没有关系,我也在此保证,今夜之事今夜为止,之后你们绝对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顿了一下,“当然,你们也可以负隅顽抗去重蹈赵高和周启然的下场。”
林东来大吼一声,“放下火铳,既往不咎!”
和五位百户将手中的火铳对准那十余人中的几人,以前跟随他的心腹们,也同时调转火铳枪口——于是一切尘埃落定。
没人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送死。
毕竟,蛇无头不行。
黄昏很是满意林东来的表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看向五人,“今夜之后,林东来将是神机营中军的一位把司官,你们剩下四人之中,由林东来举荐一位担任另外一司的把司官,等回到京畿,我会上奏陛下笃行此事。”
林东来等人大喜。
其实,这也是他们的目的。
跟着赵高和周启然哗变,谁也不知道未来如何,但是现在不一样,六位百户之中,两位成了把司官,其中一位死了,剩下的三位,未来也会更明朗——经此一事,大家便是正儿八经的共进退的袍泽,以后林东来等人升迁了,剩下的三位自然就能顺势补缺。
黄昏转身看向数百位士卒,笑道:“今夜之后,你们心中便要记着一件事情,你们如今是把司官的麾下儿郎,但你们也是我中军指挥黄某人的麾下儿郎,但你们真正的身份,却是我大明陛下永乐大帝的麾下儿郎!”
黄昏很想把神机营中军掌控到自己手上。
不过清楚,现在还不到时候。
所以不妨多说点漂亮话,反正根据经验,今夜的事情肯定会原封不动的传到朱棣耳朵——前往别不把朱棣当做永乐大帝。
永远不要轻视这位历史唯一的藩王登基者。
不远处出现一串火点。
斑驳迤逦成一条长线,旋即便听见哒哒的马蹄声狂奔而来,有在外围的士卒进来报告说神机营提督内臣李大监率人赶到。
黄昏笑了笑,步行迎接。
李谦狂奔过来,下马,看着浑身无恙的黄昏,长吁了口气,“我们一直跟随在后面,斥候听到枪声后我就率人过来了,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这事还真让你做成了。”
黄昏哈哈一笑,“有李大监的大队人马在后,就算我不能让林东来等人悬崖勒马,只需要趁夜逃跑一下拖住一点时间即可,并没有什么危险。”
话语云淡风轻,但李谦知道黄昏其实是拿命在冒险。
林东来看着李谦身后那大队的神机营左右军和中军剩余两司的兵力,背脊上一阵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