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zky2好看的言情小說 隋末之大夏龍雀討論-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真相鑒賞-1737l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
薛芊芊没有继续说下去,有些事情只能是隐藏在心里,她知道自己的兄长为了此事做出了什么样的牺牲,若是再暴露出来,整个薛氏都会跟着后面倒霉,自己在宫中的地位也不保。
李煜当天晚上就宿在薛芊芊宫中,第二天就率领近卫军朝东北行营飞奔而去,皇宫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不过,李秀宁等人已经住进去了,高湛也开始接管宫中的一切,若是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开始,大夏的朝廷开始搬迁,这种搬迁的过程是一个漫长的时间。
薛收和薛元敬两人坐在椅子上,两人面色都不好,闻彦卿的人果然找上门来了,而且是光明正大的找上门来的,一个下人死了,至于是怎么死的,薛收叔侄两人都没有来得及询问,对面的这位老者就找上门来了,自荐作为管家。
“夫子这是不相信我们啊!”薛元敬顿时有些不满了,他冷哼道:“我家兄长为了李唐,也不知道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怎么,你们还不信任他。”
“薛先生,夫子怎么可能不信任伯褒先生呢?老仆前来不过是处理一些事情事情而已,说实在的,我们也不指望薛先生现在做什么,以后做什么,只是让老仆在这里,平日里看看燕京的情况而已。只希望薛先生能够记得当初的一点香火情而已。”老管家苦笑道:“老仆也是出身河东,久闻薛氏大名,甚至当初也曾受过薛氏的恩德,又怎么可能做出冒犯薛氏的事情来呢!而且,你们也放心,这个时候大夏的凤卫还没有进入薛氏府邸,还没有来得及监视你们。”
薛元敬听了冷哼了一声,说的好听,实际上都是废话,想要威胁自己,威胁薛氏,加入反叛的大营,这可能吗?薛氏不是自己的薛氏,薛氏也不可能冒这么大的危险,加入逆贼的阵营中,更不要说,就在昨天,宫中的姑母派人送来消息,紫微皇帝留宿姑母宫中,这对于薛氏来说,是一个绝佳的好消息。
眼见着薛氏能够飞黄腾达,这个时候岂会冒险?他双目中杀机一闪而过,就寻思着怎么解决眼前的老仆,在燕京城,杀了一个下人,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你先跟我来。我让你见一个人。”薛收想了想,站起身来,朝后宅而去。薛元敬忽然面色一变,恶狠狠的扫了老者一眼,双目赤红,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将其斩杀。
老仆心中迟疑,他略加思索,还是跟在后面,进了后宅,他注意到后宅人数比较少,只有几个侍女在行走,甚至装饰很简单,根本不符合薛氏大族的模样,微微有些怪异的是,一个佛堂,不时的有檀香气息传来。什么时候薛氏上下信佛了。
“这个婴儿。”三人来到一个房间内,房间中放着一个摇篮,摇篮中躺着一个婴儿,正在呼呼大睡,薛收将乳母和侍女赶了出去,他指着摇篮中的婴儿说道:“他叫薛元名,以前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李元名。”
老仆一开始还没有弄清楚薛收让来他来见一个婴儿的含义,现在听了想婴儿的名字居然叫李元名,顿时面色大变,死死的望着薛收。天下姓李的虽然很多,但能被薛氏重视的李氏,也只有了两个,一个就是陇西李氏,还有就是大夏的李氏。
“他,他!”老仆双目中圆睁,死死地望着薛收。
“哼,他就是李唐皇帝的儿子,当初杨嫔所出。被我姑母带出了皇宫,叔父知道李唐不可为,就用自己的幼子换了元名皇子。李氏血脉倒是得到了保存,可是叔父的血脉现在还不知道在什么?”薛元敬冷冷的扫了对方一眼。
“陇西李晖在此拜谢先生,老朽愚昧,冒犯了先生,还请先生责罚。”老仆并不认为薛收欺骗自己,这个时候才知道偌大的河东薛氏,府上为什么只有这么点人,原来是人多眼杂,这件事情一旦泄露出去,那就是灭顶之灾,可笑自己刚才还在嘲笑对方。
“我这是为了报答李氏对我的恩情,与其他的事情没有关系。”薛收这个时候神情冷了许多,淡淡的说道:“有你们在的地方,朝廷肯定会关注的,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两天朝廷的凤卫肯定会来的,就是我都不知道,这院中谁是凤卫的人,你在这里,恐怕不久之后就会发现,说实在,我薛氏死了不要紧,但李唐的血脉就这样断掉了,不知道叔德公会不会气死。”他虽然年纪轻,但却是和李渊平辈的,这个时候李渊已经死了,称呼对方为叔德公并没有什么过错。
李晖听了面色涨的通红,双目中闪烁着一丝惶恐,他想也不想,就说道:“先生放心,老仆这就走,绝对不会停留片刻。”薛氏死了也就死了,根本就没有关系,但是这里面若是牵扯到李渊的儿子,李晖就不敢了,从这方面看,李氏是欠了薛氏一个天大的人情。
“放心。只要有我薛收一口气,元名我一定会照顾好的,他以后只能是薛氏元名,我只能保证他健康安全的活着,当然,这前提条件是你们不要来打扰他。”薛收声音平静。
“是,是,老仆绝对不会来打扰先生。”李晖抬头看着摇篮中的婴儿一眼,脸上露出狂热,李唐的血脉越多越好,从现在看来,李渊也只有留下了李元懿和李元名两人,其他的稍微年长的皇子都已经被杀,其他的多是一两岁的婴儿,这些人也不知道送到什么地方去了,除掉凤卫自己,其他的人都找不到。
“你走吧!从后门走吧!不要让我在燕京看到你。”薛收面色阴沉,摆了摆手,看也不看李晖一眼。
李晖不敢怠慢,他面有苦涩,原以为可以拿捏一下薛收,让薛氏老老实实的听话,没想到,对方手中掌握着一个致命的武器,李唐的血脉,谁敢放肆。
“总算走了。”薛元敬一脸的苦涩。
“麻烦才刚刚开始呢!”薛收摇摇头。双目望着摇床上的李元名一眼,或许自己做错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