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0a6m火熱玄幻小說 聖者降臨 鳳凰烙印-第五百五十一章 幻象展示-efaue

聖者降臨
小說推薦聖者降臨
“这个…”
林顿诚实地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仿佛是神明对于圣职者比魔法师短寿的补偿一般,和相对容易消散于天地间的魔力不同,神圣之力和神术造成的效果相对更加容易长久地留存在世界上,即使圣力的主人身死也不例外——这是它区别于魔力的一个重要特征。
而且,一些圣物看上去确实是因为“虔诚的事迹和行为”而被赋予了十分强大的神圣性,即使圣物的主人生前的实力并未达到传奇。
但直到今天,无论是魔法师还是神学家,都没能弄清楚其中的原理和出现规律,因此林顿也无法回答希耶尔的问题。
“好了…我们走吧。”
林顿最后看了一眼静静沉睡的圣徒遗体,正打算叫少女一起离开,突然感觉到圣克里斯汀大主教手中的双叶兰草像是被微风吹拂一般,微微摆动了一下。
嗯?错觉?
林顿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但仔细看去,却发现那株兰草左侧的叶片上悬着的清澈露珠已经滴落在了大主教的手背上!
这怎么可能…?
林顿皱起眉头,这种“祈愈甘露”每年都会在固定的时间滴落,而且会有专门的神职人员进行收取,按理说不应该出现这种疏忽才是!
但紧接着,更加令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双叶兰草再次开始摇动,而且这次更加明显,接着,两片狭长的叶片中心居然缓缓地抽出了一根纤细的嫩绿枝条,枝条末端还挺立着一颗含苞待放的花骨朵——
这娇嫩的花骨朵散发出微弱却圣洁的白色光晕,仿佛一只小小的灯笼。
下一秒,洁白的花瓣像是张开的小手般次第展开——
与此同时,林顿感觉到体内一直静静沉寂的艾格尼丝圣骨开始躁动起来,仿佛与圣徒遗体手中的双叶兰草,不准确地说是兰草上的白色花朵产生了共鸣!
怎么会这样?!
林顿难以置信地看着花瓣伸展,纯白光芒愈发明亮的白色兰花,即使隔着玻璃棺材,他也似乎闻到了那已经半开的花朵散发出的沁人心脾的清冽幽香。
他这才注意到,这株开花的兰草,和自己体内艾格尼丝圣骨上生长的双叶兰草形态上极为相像!
虽然同为擅长治愈系神术的圣徒,但他体内的圣骨的主人“仁心天使”艾格尼丝,与眼前的克里斯汀大主教生活的年代相差了整整几百年,两人也并非同一圣职者派系传承,按理说,两人应该没有什么羁绊才对。
再加上圣物外的重重圣徒封印,正常情况下绝不应该出现这种共鸣!
林顿下意识地紧张地看了一眼希耶尔,却惊讶地发现身边的少女仍然专注地盯着圣髑,似乎对眼前的异状毫无所觉!
花朵的光芒愈发明亮,在完全开放的那一刻,林顿感觉整个圣物厅都被它散发的光芒所充塞。
“呃…”
林顿身体僵直,身体却仿佛被某种力量定在了原地丝毫无法移动,连嘴巴都无法张开。
这时,花蕊中飘出了三颗在光芒之中仍然显得无比明亮的金色光粒,仿佛那些圣人们施加的封印和禁制完全不存在一般,飞快地穿过了玻璃罩,融入了林顿体内。
……!
当那刺目的光粒融入体内的那一刹那,林顿的意识一阵恍惚,能够感受到那几颗光粒仿佛有意识的活物般,向自己体内的艾格尼丝圣骨“游”去。
恍惚之中,林顿似乎看到了一个宽阔的广场。
广场上黑压压地跪着不少人。
这些人男女老少都有,穿着大多都很体面考究,此刻要么正双目紧闭地合握双手面对广场中心祈祷,要么在低声啜泣或用手帕掩着嘴巴咳嗽。
他们面色灰败,皮肤上还隐约能够看到密密麻麻的可怕水疱,但所有人都很安静,没有一个人发出骚动或喊叫。
在广场外侧的回廊廊柱、飞扶壁和钟楼上,一个个姿态优雅从容的天使和圣徒的雕像居高临下,漠然俯视着广场上跪伏着的人群。
这地方是如此熟悉,因为自己刚刚才带着希耶尔从这里走过!
“这是…光辉大教堂的中庭广场?”
这时,林顿注意到,大教堂的守护结界已经打开,结界外的天空呈现出令人不快的黄绿色,墨绿色的积云仿佛一条条蛆虫般来回翻卷着,外面的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黄色雾气,耳畔似乎隐约能够听到一些痛苦的哀叫声从远处飘来,让人心中生出一种难以形容的沉闷压抑之感。
而在广场正中心,矗立着一座洁白的光明圣坛。
一个二三十岁,穿着红衣大主教圣袍的女性圣职者拄着牧羊人权杖,脸上带着悲天悯人的慈和与哀伤,以及似乎有所觉悟的坚定神情,带着一众主教和大神官一步步走上了祭坛。
“那是…圣克里斯汀大主教?”
林顿努力辨认着女性圣职者的容貌,发现对方的长相和躺在玻璃棺材内的圣髑完全一样。
教堂的钟声伴随着似乎在天地间回荡着的圣咏之声,空灵而缥缈,每当那女性红衣大主教迈上一层台阶,她身上的光芒便强烈一分,在走到圣坛上后,她的背后已经伸展出了四片仿佛纯粹由圣光构成的羽翼…
“仁慈的上主,我以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全身心地恳求您,降下无尽的治愈之光,让此地一切的邪恶与病苦离您的信徒远去吧。”
随着这个柔和却仿佛响彻于天地间的声音,墨绿色的天空突然亮了起来。
一道金色的圣光降落在祭坛上,接着,金色的光雨洒落,照亮了整个城市…
这些雨滴毫不费力地穿透了教堂上方的神术结界,就连林顿也能感觉到光雨也似乎洒落在了自己的脸上和肌肤上——雨滴并不冰冷,反倒是有种似有似无的温热感,墨绿色的天空恢复了湛蓝,污浊的空气中弥漫的黄色雾气也随着光雨的落下而消散,内心深处的压抑感也无影无踪,只被无限的喜乐和难言的感动所填满。
……
艾格尼丝圣骨上,那根细小的双叶兰草展开了顶端紧闭的花苞,将好不容易抵达的三颗金色光粒包裹,又重新合上了花瓣,敛去了光芒。
瞬间,眼前的一切景象肥皂泡般消失破碎,仿佛从梦中醒来,林顿感觉到自己重新取回了身体的控制权。
四下环顾,林顿发现自己仍然置身于圣物厅中。
身边,希耶尔还在专注地看着圣髑,仿佛什么异常都没有发生。
“…….”
身体没有任何不适或异样感,林顿却呆呆地凝视着静静躺在透明棺材之中的圣克里斯汀大主教。
他已经注意到,圣克里斯汀大主教手中的那株双叶兰草根本没有结出什么花朵,草叶上甚至依然挂着那颗欲坠不坠的露珠!
…….
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但如果是幻觉,为何自己的系统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林顿看了一眼系统中的时间,发现从进入圣物厅开始,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
此刻,距离参观结束还剩下十五分钟左右。
“记得当初刚刚得到艾格尼丝圣骨时,我也看到了类似的幻象…对了,还有在‘相位之塔’的时候…”
林顿突然回想起当初第一次翻阅《月神之舞》时,所直面的“自然之心”茵兰蒂娅那仿若蕴含着生命轮回之理的惊艳一剑。
“为什么我会看到这样的幻象…?”
“这些幻象之间是否存在什么联系…?”
林顿身体一片冰冷,脑海中划过无数想法和猜测,却摸不到什么头绪。
“怎么了?”
似乎注意到了林顿的异状,希耶尔转过头,看到林顿时,不由得略微惊讶地皱了皱眉头:“你出了很多汗,没事吧…?”
林顿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体已经完全被冷汗浸湿了,圣袍湿湿嗒嗒地黏在了身上。
而且自己的眼角也有些湿润,眼眶中不知何时盈满了眼泪。
“希耶尔看起来并没有注意到刚才的异常状况…也就是说,看到那些幻象的果然只有我一个人…?”
林顿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惊骇和疑问,勉强地笑了笑:“没事,只是看到圣髑想到了圣徒当年的殉道事迹,心里有些不太平静…我们继续逛吧。”
他最后看了一眼静静地躺在玻璃棺材中的克里斯汀大主教,带着希耶尔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