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8y9z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千秋不死人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 偷天換日西伯侯閲讀-5mr38

千秋不死人
小說推薦千秋不死人
伴随活佛的归位,镇压住了地狱的通道,定住了忘川河的河水,整个黑水河又一次恢复了平静。
大广道人此时整张脸都绿了!
感情好人都让你做了是吧?
这所有事情又不是我一个人干的,也不是我道门一家主张,当年之事不都是咱们佛道两家一起合计着来吗?
“活佛,你这是坏了规矩。我道门大计,毁于一旦,到时候咱们不死不休!”大广道人面色阴沉。
活佛闭上眼睛,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念诵佛经,整个人似乎与虚空气机感应,只是不断推算着自家成圣的机缘。
他开了慧眼,自然能感受到,自家成圣的机缘就在这里。
见到活佛死活都不肯开口,大广道人气的咬牙,却也不好多说什么,活佛手段不是他能应付的。
他要是能揍活佛一顿,当然一定将这个讨厌的秃子给赶跑了,但偏偏他并不是这秃子的对手。
没得选择,只能如此。
阴曹通道被桶开,这般大动静,当然惊动了大商所有的强者。
上京城
子辛身为大商天子,第一时间便已经察觉到了黑水异变,那浩浩荡荡的黑水有阴气冲霄而起,风雨汇聚狼哭鬼嚎外加电闪雷鸣,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看到。
“砰!混账!该死!道门莫非是疯了不成?”子辛抬起头,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西岐方向,那铺天盖地的黑气,就算他看了也有些棘手。
“为一条真龙,竟然做出这等事情,置万民于水火之中,当真是该杀!”子辛恨得牙痒痒。
他也不想想,要不是他非得咄咄逼人,要吞了人家的黑水真龙,人家道门会和他急眼吗?
子辛的声音里充满了怒火,看向了下方的温政:“速速给我将此事探查清楚,决不能有半份意外。阴阳两界通道被打开,那通道位于西歧,最先倒霉的应该是西岐才对。”
温政领命而去,一双眼睛里充满了阴霾。
西岐
所有异象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唯有黑水河底的空间内,多了一个十二三岁大小的白衣和尚,盘坐在莲座上不停的念诵着佛经。
“法师,怎么样了?”紫薇看到大广道人走上来,声音里充满了凝重。
“佛道一直都面和心不和,错非有大商在头上压着,佛道二宗早就打的头破血流了”大广看向黑水河畔:“这次事情虽然没有办成,但却也将活佛的精力牵扯到了这里。只要活佛离开此地,那镇龙钉还依旧会被冲开。九州鼎依旧会被从逆鳞处转移开。”
“趁着天下目光都被此处吸引,咱们先去羑里,完成你的心愿。在者西伯侯精通先天八卦,素来都有一卦定乾坤的称号,现在正是时候!”大广道人领着紫薇来到山头,就见大土道人面带自责的站在那里,眸子里满是悔恨的表情。
“大土师弟,莫要这般了,现在有新的任务。你带大公子前往羑里走一遭,看看西伯侯有何交代,西伯侯是否有破局的办法!”大广道人愁眉苦脸的道。
现在就是一个死局!
他虽然忧愁,但是却并不着急。
当初圣人下了法旨,虞七才是道门的主要目标,是道门的未来关键希望所在。
只要有虞七在,保证虞七平安顺利的发展起来,所有一切都将会逆转。
不过,封神大业谋划了千年,就此毁于一旦付之东流,他有些不甘心。
不是有些不甘心,而是非常的不甘心。
“羑里?”大土道人闻言楞了一下。
若在平时,他当然不肯去,甚至于有多远跑多远,上京城水那么深,西伯侯的羑里不知道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去了哪里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现在他做错了事情,只能将功赎罪,即便是在如何冒险,也要去走一遭。
“多谢道长”紫薇对着大土道人恭敬一礼:“有劳了。”
“无妨!”大土道人手掌落在了紫薇肩膀上,然后只见地上的泥土微微蠕动,就像是水波一般,二人已经消失无踪。
羑里
西伯侯看着眼前的卦象,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身前八卦万象,露出了一抹焦虑:“有人在算计我,竟然趁机在翼洲侯府的身上做手脚,在那周姒转世的魂魄身上做手脚。我千百般算计,想不到竟然成全了别人。”
“不行,我必须要亲自去翼洲侯府看一眼,究竟是谁竟然敢趁机算计我!”西伯侯有些坐不住了,此时面色焦虑的站起身,在草庐内走来走去。
就在其心中焦急时,忽然其背后泥土翻滚,一道熟悉的话语在草庐内响起:“父王!”
“我儿,你怎么在这里?这是……大土道长?你怎么来了?”西伯侯闻言转过身,看着那两道人影,不由得一阵心惊肉跳。
“大公子说非要来看看你,老道士我拗不过,只能随着来了”大广道人无奈的摊摊手。
“此地高手甚多,一旦暴漏气机,你二人必定死无葬身之地。速速走!速速走!此地万万不可多留!”西伯侯连忙催促了一句。
“父王莫要担心,我等既然来了,自然有万全准备,外面那群人绝对察觉不出我等气机!”手掌抚摸着袖子里的天帝印玺,紫薇声音里满是自信。
西伯侯闻言一愣,上下打量着紫薇与大土道人,明明双方不过三丈,但它确实是察觉不到二人的气机。
“有点意思!”西伯侯没有问是如何遮掩气机的,而是眼睛亮了:“道长来的刚刚好,我正有要事,需要出去一趟,劳烦道长助我一臂之力。”
“出去?出去哪里?”大土道人愣住了。
“去翼洲侯府”西伯侯一双眼睛里满是凝重。
“你?去翼洲侯府?”大土道人有些怀疑自己听错了。
你丫的现在可是朝廷羁押的囚犯,身上不知被朝廷留了多少手段,信不信你刚踏出羑里,就会被人感知?
“道兄莫要担心,我有一法门,可以颠篡天机截取命数。叫我儿留在这草庐内,将我的命数与他的命数颠倒,绝不会有任何意外,更不会有人察觉出来”西伯侯看着大土道人:“我去翼洲侯府有十万火急之事,错非如此我又岂能冒如此大险?此事关乎我西岐的命数,关乎你道门大计,纵使刀山火海,也非要走一遭了不可。”
“也罢,你要是有遮掩天机的手段,我便随你走一遭又能如何?”大土道人看向西伯侯。
西伯侯拿出稻草,不断在屋子内布置,按照某种卦位摆放。
大土道人看去,那卦位看起来像是先天八卦,但却阴阳颠倒朦朦胧胧,南辕北辙相去甚远。
“这是我推陈出新,研究出的后天八卦,只是刚刚有了眉目,尚未大成”西伯侯解释一句,然后看向紫薇:“稍后你就坐在这卦位内,不论如何都不许跨出卦位半分。”
紫薇点头
西伯侯看着紫薇:“进去吧。”
“父王,孩儿有事请教”紫薇一边向八卦内走去,一边开口。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等我回来在说。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耽搁不得!”西伯侯打断了紫薇的话,一双眼睛看向大土道人:“咱们走吧,速去速回。”
大土道人也不多说,知晓西伯侯有遮掩天机的手段,二话不说拖着他消失在了羑里。
就在西伯侯与大广道人出了羑里的那一刻,摘星楼内,子辛袖子里昆仑镜忽然发烫,惊得子辛连忙将昆仑镜拿出,只见昆仑镜内神光流转,阴阳二气划开,变成了一道光滑的镜面。
镜面内正露出了西伯侯与大土道人的踪迹。
“哟呵,好手段,竟然颠倒天机出了朝歌。错非我早以昆仑镜自时空中锁定了你的位置,只怕还真被你给蒙蔽住了。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想要耍什么手段!”子辛看着昆仑镜,眼睛里露出一抹思索。
西伯侯与大土道人半日的时间来到翼洲,行至翼洲城外,然后遮掩身形,一路径直来到了翼洲侯府前。
此时西伯侯站在翼洲侯府前,看着翼洲侯府上方那翻滚的云气,静静的站在那里许久不语。
麻烦大了!
此时西伯侯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翼洲侯府的气数,沉吟许久后才道:“道长在此等我片刻,我有事情与翼洲侯商量。”
却见老道士大步流星的走向大门,然后手中拿出一块令牌,那看门的侍卫不敢怠慢,一路径直来到翼洲书房前:“大老爷,门外有人持西伯侯令牌,说是要求见老爷。”
“持着西伯侯的令牌?莫非是西岐的人来了?请他进来!”翼洲侯正坐在大堂内逗弄蛐蛐,听闻通秉头也不抬的道了句。
话语落下,不多时一阵脚步声响,来到了书房外。
翼洲侯抬起头,见对方戴着面罩,不由得好奇的道:“阁下是西岐使者?怎么这幅古怪装扮?”
“劳烦侯爷将所有侍卫请出去,在下有事情要交代”西伯侯开口道了句,声音不曾遮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