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92d1笔下生花的小說 《民國之遠東鉅商》-6將萌芽扼殺-egwep

民國之遠東鉅商
小說推薦民國之遠東鉅商
鱼儿是17岁时嫁给的他。
韩怀义19岁。
那年是1904年,今年是1926年底,屈指一算已22年,快23年过去。
如今韩怀义已42岁,即将43岁。
鱼儿也已人到中年。
他们的孩子,长子托尼已经22岁,罗杰斯16,克瑞斯13,杰瑞(周文霆)4岁。
这本来是个非常幸福和架构完整的家庭。
但现在遇到了一个非常大的麻烦。
韩怀义看着面前的孩子,回想和妻子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
其实鱼儿说是17岁嫁给的他,他们5岁就说上话了。
也就是说,他们这一生几乎都没分离过。
所以她在韩怀义心中的地位是任何人也无法取代的,尤其当他浪子回头后。
他难得的失态让所有人都失色。
但韩怀义不在乎。
而他提出要求后,往日不怎么爱归家的儿子们便天天回来陪伴母亲。
儿媳和女儿也都围着鱼儿转。
她们陪她锻炼,健身,和游戏。
甚至因为鱼儿偏爱谁而争风吃醋,鱼儿还真的开心的许多。
与此同时,瓦坎达的医疗科研中心也在疯狂的寻找质量这种病症的良方。。。
这种日子不容打搅。
大家也都很识趣的尽量不烦韩怀义。
但有些事终还是要他做主的。
1927年的春节刚过。
军方向他提出一个计划,鉴于目前的技术成熟,他们想安排飞行员进行一次跨越大西洋的单程飞行。
双程肯定不现实,单程却足以做到。
为此,军方还和ET下辖的飞行研究部进行沟通,还希望能拿出韩怀义同意在32年开始生产的T5远程战略轰炸机。
这种轰炸机的概念由他提出,模仿的是大名鼎鼎的B52。
飞机体积庞大,载重极高,航程也能达到可怕的15000公里,而从西拉伊特城到法国的距离不过是6800公里。
理论上这是足够了。
可是某些方面的技术还没有成熟,所以暂时搁浅。
但现在,军方想提前制造。
韩怀义问谢苗:“参谋本部为何突然提出这个计划?”
“他们想让瓦坎达展现出能打击各国的军事能力。”
“这些自以为是的蠢货,在战争期间展现这种威慑足以让敌人敬畏,在没有战争的时候拿出这样的武器只会主动招惹来防范。你认为美国军方得知我们现在拥有这种武器后,态度会什么变化?”
“还有,谁将这玩意泄露出去的。”
“我。”谢苗苦笑道:“那日收拾了尼加拉瓜之后,飞行员小伙子们认为轰炸机的航程还是太短。。。然后事情传出去,于是大家就知道我们有远程轰炸机的计划。所以他们也有些迫不及待。”
“谢苗,要注意年轻人的激进,我们打下的基石不是他们耀武扬威的底气,这是保护我们自由和财产的底气。”
“我明白了。”
“在他们领会这种精神后,批准他们安排优秀飞行员进行非战斗类飞机的远航试验吧,让梅洛和法国沟通。不过,必须要告诉他们,我的意思。”
“好的。”
谢苗走后,韩怀义揉着眉心,心想我这个时候拿出核弹倒没问题。
因为太高大上。
太玄乎。
反而是那出这种能在平流层远航,直接攻击华府的远程轰炸机,才是惹来是非的东西。
当然了,核弹也不可取。
除非经历实战演练。
他的话被谢苗传达下去后,参谋本部的年轻人们都有些不甘,谢苗发了火才压制下他们。
但谢苗想想不放心,他想到件事,干脆就借机进行了一次内部整顿。
他将一些自以为是的家伙调离本部发配去军校回炉,让他们去好好的上军校的战略研究课程,以及明确知道军队是为国家服务,而不是试图做国家的领头人。
不得不说,20世纪的*******在世界范围内都是种流行病。
远东,欧洲,现在瓦坎达竟然也出现了这种苗头。
比如甚至还有年轻军官组建了秘密社团,要拥护拥有纯洁军中血脉的罗杰斯。
但这不奇怪。
首先20世纪的文明,刚从旧时代走来,时年世界上遍布君主制国家,这种效忠明君的思想在华人,在沙俄之中依旧有很大市场,其次人都是驱逐利益的。
干掉太子,辅助秦王上位,开创大唐盛世,自己能留名青史并坐拥权势,这种诱惑在脑子复古的人面前散发着迷人的香味。
好在这只是绝对小的一部分,另外谢特作为军二代的头目对于托尼的拥护压制了大部分人。
尤其罗杰斯本身,非常明确的拒绝这种荒唐。
他甚至私下处置过几个人,但没有声张。
可是他的表现没有瞒得过的ICAC和军情处。
这自然也没有瞒得过查理,这让韩怀义非常欣慰。
而谢苗的举措也触动了最近心思不定的韩怀义。
谢苗做的很对,但还不够。
韩怀义授权军队的监督部门对这种秘密团队进行侦查布控,很快掌握些详细证据。
他立刻大张旗鼓的将这些年轻军人抓起来惩处。
同时亲自前往军中,召集高级军官和中级军官们下达自己的指令,严肃强调军队永远不得干涉国家政治的布局安排和正常运转。
军队,不得拥有作战之外的任何思想。
军内,不得结盟,唯一的组织只有上下级组织,唯一的感情只能是单纯的战友感情。
然后他去了军事监狱。
那些被抓捕的31名年轻军官,都出身中产家庭,这种原生家庭踩着没落的过去,展望高阶的心态深刻影响着他们。
按着原先的位置看,他们这些少校或者上尉,再过些年就将成为瓦坎达部队的主官。
但他们的仕途戛然而止。
韩怀义将他们召集后,直截了当的问他们:“如果现在美国有战略力量可以摧毁瓦坎达,诸位如何想,百姓们如何想?双方的关系和心态会怎么样?”
“如果美国军方的年轻一辈,时刻怀抱不是服从命令保卫祖国,而是扩张和侵略,你们又如何想?要如何去针对?”
“瓦坎达从一无所有走到今天,疆域已经固定,工农牧业体系也已上正轨,国内还有太多的地方没有开发,我们的国力却不关注内部,却要贪婪的往外伸手,那么会造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