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xt1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五百一十一章 山分享-wvep8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今天这么早啊,赶着去菜市场啊?”
“……去买点牛肉回来,今天啊,女儿啊带着那小祖宗回来……”
同公交牌边的那摊主说了会儿话过后,公交站台上的行人少了许多,
公交站台前,再驶入几辆公交车后,廉歌随意踏上辆走了上去,
公交车,混杂着的话语声在耳边响起,
“……那小祖宗啊,上回来,他妈妈提了一句,他就闹着要吃,上回实在是没时间做,这回又要过来了,给他做点……”
廉歌站在公交车中间的位置,身侧的行人往着四侧空出了些,再廉歌身周留出了许多空荡,当车上的乘客却似乎浑然不觉,
站着,廉歌看着车窗外,掠过的公路旁行人,道路外建筑,听着身侧混杂着的话语声。
靠近着车尾,两个靠着过道的位置,两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女人,一个捏着个布袋子在手里,一个穿着身崭新衣裳,两人都笑着,
“……我说你啊,你也是真费得下心,这几岁的小娃娃,那都是一天一个样,说不定早就忘记那茬了……对了,你家那个,孩子多大了啊?”
“刚满六岁……管他忘没忘,总比到时候我给忘了好……你这穿身新衣服,是往哪去啊。”
“……去吃个酒……他哥家里那儿子不是结婚了吗,现在带孩子了,做个满月酒……”
“……这么快,前些时候才听到他结婚没多久吧。”
“……诶,还不是那点事儿……没结婚的时候就怀上了,肚子实在要大了就结得婚……”
……
“……去到学校记得听老师的话,到晚上的时候,我让你爸开车过来接你……”
靠着车前,车窗边个女人对着身侧自己孩子出声说道,
“……妈……能不能……”
“……有什么事情就讲,跟妈还有什么不能讲的。”
“……妈,明天能不能不送我了……我同学他们都是自己去学校,自己回来的……”
“……好……我儿子长大了。”
……
“……妈,中午我再给你打笔钱回去,您记得查收下啊……”
“……嘿,我这还有钱呢,要是我没钱了,我会往屋里再打钱吗,我又不傻。”
坐在靠窗边,一个年轻男人,低着头打着电话,手里提着半块没吃完的饼,打完电话,又拿着那块饼,闷着头,一口口吃了起来。
……
“……师傅,前面站台有下……”
“……师傅,等等,等等……”
这路公交车似乎是环绕着这座城市,绕着这座城市,走走停停,
车上的人下车,带走些话语声和喧嚣,路边的人上车,又再带来些热闹,
形形色色的人在车上接替着,话语声混杂着,
或还繁华热闹,或已经破落的街道,建筑,在车外不时掠过,
廉歌听着,看着。
……
“……妈,我这没空说了,我先挂了啊。”
“到站了,到站咯……”
“……那我走了,下回再聊……”
公交车再停下,驶入一处公家站前,车上的人相继下车,车上的司机也拿着自己的茶杯,紧跟着走了下去。
转过视线,再看了眼已经下车,汇入各处的乘客行人,也挪开了脚步,踏下了公交车。
……
“……炸土豆,烤肠,奶茶,水果茶……”
“……卖苹果,新鲜上市的苹果,苹果……”
“……去临边镇的,有没有,去临边镇的……”
踏下公交车,身侧,四下,混杂着的话语声,叫卖声,愈加清晰在耳边响起,
而就在这时候,一辆老旧的城乡公交车,缓缓从公交站内,微微摇晃着,载着已经坐满的一车人,驶了出来。
一个挎着包的中年女人,从车前面的车窗探出身,朝着路边喊着,
看了眼,这城乡公交车,廉歌微微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挪开了脚步,朝着那老旧的城乡公交车走了过去,
“……呲……”
公交车停了下来,公交车门发出些声音,往着旁边打了开,
“……给,找你的零。”
踏上车,廉歌随意从兜里摸出了张钞票,递给了挎着包的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收了钱,再找了零,走到了一边,
公交车门再重新关了上,微微摇晃着,朝着前行驶着。
车里,渐愈加嘈杂起来,
……
“……嘎嘎,嘎嘎……”
“……老陈,你这又买了点鸭子回去?”
“……这不把鸭子卖了吗,买点小鸭苗回去养……”
靠着车尾,两个中年男人说着话,两人中间,过道上摆着个背篓,背篓里铺着些稻草,装着些雏鸭,正发出着些叫声,
“……老项,你这是去市区逛了逛?”
“……逛什么啊,孩子病了,带到市里头来看看……”
……
“……回来了,回来了……不用等我了,你们先吃吧,我这到了,肯定已经是中午过后了。”
“……卖了,鸡鸭都卖出去了……成……”
靠着窗边,一个中年男人一只手捏着个编织口袋,一只手拿着电话,打着。
……
“……买了洗衣服了,开心吗?”
“开心!”
“……那现在买了,那等过年的时候,爸爸就不给你买了啊。”
“……好吧……”
“……哈哈,爸爸逗你的呢,到时候爸再给你买套……”
靠着车前,两个座位上,一个中年男人穿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旁边坐着个小女孩,手里提着个袋子,不时低下头,往着袋子里看一眼。
……
“……徐家那两口子都打起来了你没听人讲?”
“……嘿,还不是他兄弟媳妇的事情……”
……
公交车上,话音嘈杂着,
廉歌看着车上人,听着或喜或悲的话语声。
随着嘈杂的话语声,那热闹喧嚣的城市也在身后,渐行渐远。
再转过个岔路口,连绵的山岭替代了高楼,虫鸣鸟啼声接替了车辆驶过声,云雾萦绕着的山坳,繁枝密叶覆盖着的山丘,出现在眼前。
这老旧的公交车微微摇晃着,随着起伏蜿蜒的道路,起起伏伏往前行驶着,
再停下车,公交车上仅剩下的几个乘客,各自散去。
扫了眼车窗外,道路旁的山岭,廉歌再走下了这辆公交车。
……
“走吧。”
“吱吱,吱吱吱。”
清风摇曳着枝叶,拂过盘绕在座座山丘上的道路,
飞鸟躲在枝叶下,轻跃着,觅着食,身侧,再安静下来。
看了眼远处,廉歌说了句,再挪开了脚步。
肩上,小白鼠立起了前肢,叫了两声,转动着脑袋,张望着四周。
……
踩着路边,山丘上枝叶映下的林荫,一人一鼠渐行渐远。
身侧,行人渐少,愈加显得安静。
只剩下清风,不时带来些窸窣的枝叶声,虫鸣鸟啼声。
脚下道路,也渐从盘绕着山丘的公路,变成铺着些石头的道路,再渐化为坑洼的山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