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4e9q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720章 老馬頭鑒賞-tzf2h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老黄的那张马脸依然还是那么的长,人笑起来也依然十分的猥琐。
午后长安街上,老黄手里端着一杯美酒,目光打量着长安街。“离开长安才两三年,这里都已经完全大变样了,广运潭比寻常州城还热闹,长安城外还又胖了一圈关厢,更别说这长安城里的坊墙已经拆完了,六街成街市,太热闹了。”
“嗯,武安州这几年也应当变化挺大的吧?”秦琅也端着杯酒笑着说道。
“那就天壤之别了,北上之前,我还以有些沾沾得意,觉得武安州这两三年变化极大,回了长安能跟三郎你好好吹嘘一番呢,结果别提了。”
阿黄一身锦衣,腰间蹀躞带扣都是黄金的,一枚银鱼袋提醒秦琅,这已经不是昨日的那个老马头了,他是一位大唐的开国伯爵,还是武安州长史,同时也还是秦琅推恩再封的家臣。
这几年,他在武安州与秦用、秦勇三人替秦琅打理封地,秦用管的是卫国公国系统,担任国令,统领卫公三千封国军队。秦勇则任卫国公府长史,统领的是九百帐内和亲事府,阿黄担任武安州长史,统领三百封地亲军。
秦琅返京之后,武安州也并不太平,尤其是山里的山蛮,海岛上的岛夷,经常做乱,阿黄他们也几乎是月月征战围剿,做为武安州的长史,阿黄如今也有了一股子独镇一方的威严气势了。
不过回到长安,重面对秦琅的时候,他还是笑的那么猥琐,露出一口黄牙,只是过去缺了的门牙,此时换成了两颗金灿灿的大金牙,让他的猥琐里又加了几分俗气。
“辛苦你们了,一呆就是数年。”
阿黄呵呵一笑,大金牙直晃眼睛,“其实我早已经习惯并喜欢上那地方了,真有几分乐不思蜀的感觉了,要不是这次三郎点名让我回来,还还真不愿意挪窝呢。”
距离长安五千里之遥的武安州,虽然蛮荒落后,但阿黄却在那里有了妻妾,还有了儿女,这让以前飘泊孤零的他,重新感受到了家的温暖。更不用说,秦琅还给他划了采邑封地,阿黄娶了谅山杨家的女儿,也建起了坞堡、庄园,种甘蔗,种棉花种稻子,甚至是伐木、采矿,阿黄如今也有了份自己的家业,还蒸蒸日上。
曾经的阿黄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所以也没什么小心思,跟着秦琅身边挺自在潇洒的,哪怕在镇抚司任职后也授了爵位得了官,也一样还是呆在卫国公府。
武安州几年,白手起家,一点点的经营建设自己的封地,买奴隶,招移民,雇佣人,垦荒地、建庄园,开矿山,建作坊,如今的阿黄妻妾成群,儿女也生了好几个,日子真不一样了。
“我挺为你高兴的,阿黄。”秦琅当然也是知道留守封地那些人的变化的,阿黄这几年的变化他又岂不知道。但他很高兴看到这样的变化,阿黄是他过命的交情,当年洛阳是他拼死护卫着秦琅逃归长安,千里之路,一路逃亡,沿路乞讨,还下水摸鱼,上树捉鸟,草里撵过兔子,洞里掏过老鼠,经常饱一顿饥三餐的,有时为避追捕,饿的惨了,还只能沿途偷鸡摸狗啥的,没少被人追着打。
到了长安,阿黄也是忠心耿耿的跟随了他数年。
忠诚总应得到回报的。
阿黄一把年纪了,如今老了发二春,能在武安州安家落户,这是好事。他的封地很大,也正需要许多阿黄这样忠心可靠能干的家臣。
采邑封地是秦琅分封给他的,他的庄园矿山作坊等也是秦家帮着建立起来的,甚至还有不少在里面占了股。
再者,阿黄的采邑封地的税收上缴,秦琅本身也是能享受三分之一的,所以他自然愿意看到阿黄他们给封地带来的变化增长。
出了外城门,驶入城外关厢,这里是市井百姓们的聚居之所,越发的热闹。
“还是喜欢这里,不像那高高的城墙之内,到处都是那些铠甲锃亮的禁军和不良人。”阿黄道。
“那就下去找个地喝两杯再走,弄点下酒菜。”
两人都是挺随性的人,也不会嫌弃这关厢大多数店都是些小店,直接路边停了马车。
“小二,切两斤牛肉,再来两份水盆羊肉,再来两个小菜。”
店小二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身上是打补丁的短衣,肩膀上挂着条毛巾,平时招待的也都是些进出城的车夫力工什么的,这简陋的小店什么时候招待过紫绯高官啊?
看着二人拎着坛上等的好酒过来,连平日里常说的那句本店谢绝自带酒水的话也不敢说了。
小声应诺一声,然后赶紧跑到后面去告诉掌柜的。
“掌柜的,财神爷到咱家来了。”
掌柜的正在给一个客人打酒,拿着竹筒从酒坛里舀起一筒子酒,然后倒入另一个碗里的竹筛子里,他们这酒是自酿的水酒,酒劲不大,而且杂质还多。酒液微呈绿色,里面还有许多酒糟渣子以及一些酒蚊子。
这种酒自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但他们在这路边上开店的,尤其是面向的主要还是出入城的那些车夫、力工们为主,那酒还是得备上的,可那些苦哈哈也没几个钱,那些好酒自然喝不起,于是就喝这种绿蚁水酒。
一个钱一枚,还是不错的。
这酒本小利薄,可积少成多,却也是这店里最赚钱的了,他们店还是好不容易才申请到的自酿酒执照批文,否则苦是拿不到执照,就不能私酿,只能买别人家的酒,那样利润可就都让别人赚去了。
“咱们这小店,哪还能来什么财神爷?”掌柜的不以为意。
“是真财神爷,卫国公秦相爷光临了,说要二斤牛肉还点了两个水盆羊肉,再加两个小菜。”
掌柜的手一抖,酒洒了许多,他也顾不得这些,“莫跟我开这玩意,二猪。”
“没错的,我认的秦相爷的马车,更认的秦相爷,就坐在外面呢。”
掌柜的赶紧扔下酒勺,窜到了外面。
果然,他家店子门口的那杆酒字杏黄旗下,摆在外面的那张旧木桌边坐着两人,一位年轻的紫袍玉带的公子,可不就是秦相公,长安人人敬重的秦天王、还是财神爷、门神呢。
掌柜的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今天秦国公怎么会到他这小店来。
“掌柜的,有没有牛肉羊肉?”秦琅笑问。
“有,有的。”掌柜的有些结巴。
秦琅掏出两枚银开元摆在桌上,“冷切卤牛肉来二斤,再来两个水盆羊肉,小菜再来两个,钱够吗?”
掌柜的连忙道,“够了,够了,要不了这么些。”
“剩下的便算赏你的。”
“你这的牛肉来源正吧,不是耕牛吧?”
掌柜的赶紧解释,“绝对正经途径来的,给小的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卖耕牛肉啊,那个一经查获,可是要重罚的。”
大唐开国之初,就对牛马骡驴这些主要的运输、耕作用的大牲口都有详细的规定,比如严禁私自宰杀,尤其是耕牛。
当时隋乱刚过,百废待兴,耕牛奇缺,因此对牛的保护力度极大,导致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吃到牛肉。
但是近几年来,随着边市的兴起,大量的牲畜南下,使的牛肉和羊肉一样,已经上了越来越多人的餐桌。
朝廷对耕牛的管控依然十分严格,各地官府都有专门的牛帐,每一头耕牛都是要登记入册,甚至有专门的编号,还要定期检查,私自宰杀是处以重罚,就算是养护不力导致病死,或累死等,也都要问责处罚。
牛就算是摔死病死累死等,也必须得报官府,派专人处理宰杀。牛皮牛筋牛角都属于重要的战略物资,要用于制甲制弓等军事需要,牛肉因此也一般是由官府屠宰后,再流入特定的市场,比如给官员、贵族或是军队等使用,百姓们能得到点补贴,但没有自主处置权。
而近年来,大量的边塞胡人的牛羊南下,增大了中原耕牛数量外,也有许多专门用做食用的牛进来。
这些牛有另外一本专门的牛账,途径也都记录清楚,何处入关,纳税多少,哪家牛行转手,哪家屠行宰杀等等,全都有一张单子,每过一处,都要有盖章。
没有完整的手序,一经查处,将处以极重的重罚。
像这种小店虽小,可他们进购牛肉的时候,从专门的屠行进货,被要求查验单据手续,否则一旦肉有问题,不但屠行的要被处罚,他们这些买肉的也一样要被罚。
秦琅也只是例行的问上一句而已,反正就算店家卖的是私宰的耕牛肉,追责也不会追到不知情的店里用餐客人身上的。
如今一头大公牛能卖到五贯左右,一头大母牛能卖到四贯上下,而一头一岁多的黄牛也差不多能卖到两千钱。
但是那些肉牛反而比耕牛值钱,因为牛肉很受欢迎,价格较高,在现在一文能买三个鸡蛋,一只鸡五六十文,斗米不过二十钱左右的市场上,一只三四十斤肉的大羊,不过千钱左右,一斤只要二十几文钱,但是牛肉却一斤要五十钱以上。
一头壮牛,能出肉起码二百斤左右,这意味着杀牛卖肉就能得钱十贯,还没算牛皮牛筋牛下水这些也能卖钱的东西。
说到底还是牛肉的稀少,牛肉与羊肉一样都是红肉,深受关中人的喜爱,尤其是受贵族们的喜爱,但因为以往许多牛都做为耕牛受到保护,故此牛肉稀少,如今开始有部份肉食牛放开售卖,自然更受追捧。
需求决定价格,更受欢迎的牛肉自然也就比羊肉贵的多,大致上如今一头猪也才一千钱,而一只羊就要一千钱,但一头肉牛能卖万钱。
肉牛和耕牛的这个价格差,也导致了许多人打起偷盗、私宰耕牛的主意,毕竟一头大公牛最多卖到五千钱,可如果宰了卖肉,能卖到一万多钱,这里面的利润巨大,自然有人铤而走险。
不过朝廷现在对此打击也是相当严厉的,肉食牛基本上都是从周边的北胡南蛮手里交易过来的牛,渠道途径层层把控。
掌柜的接了银钱赶紧谢过,转身回去还差点摔了一跤。进了后面,他脸上露出兴奋的红光,“果然是财神爷来了。”
一斤牛肉他采买来才五十钱,正常一斤能卤出半斤以上,或是得七八成。而如这家小店子,他们的牛肉一斤起码也能卤出十二两,有时甚至能卤出十六七两来,还越卤越多了,关键还是在于加料和泡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