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sulu超棒的都市言情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txt-第一百四十一章 嘴上全是正義,心裏全是生意讀書-k89lb

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某魔法的霍格沃茨
威廉出现在一个特别的房间内。
屋内光线昏暗,四周没有窗户,只有插在墙壁支架上的火把。
一排排的巫师,坐在四周的阶梯式长凳上,屋子正中央摆着一张空椅子,扶手上缠着锁链。
他的旁边,并排坐着两个邓布利多教授。
其中一个邓布利多没动,也没有说话,而是盯着远处的屋角,那里有一扇门。
另一个人注意到了威廉,他微微扭头,很快又瞥见了突然出现的哈利。
邓布利多眯起眼睛,用询问的眼神看向威廉。
“哈利的伤疤突然疼了。”威廉也跟着瞅向大门。
这里显然是一场魔法部的审判,而记忆来自邓布利多本人。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邓教授的新三大爱好:
调教大难不死的男孩,看小电影,物色新的黑魔法防御教授。
其中看小电影的环节,威廉就陪校长看过很多次。
和威廉收集头发一样,邓布利多收集了很多记忆。他闲着没事,就会听一听这些过去的“CD”。
眼前这段记忆起码有十多年了。因为一侧的克劳奇,居然在审判。
克劳奇很早就被边缘化了,尤其是福吉上台后。他既然能审判,那自然是很久之前的记忆。
听到威廉的话,邓布利多锐利的眼神看向哈利,盯着那对伤疤。
“这里是哪?”哈利看见两个邓布利多,也吓了一跳。
他迷惑地望着邓布利多,再望望那些沉默等候的众人,然后又望望威廉。
“这里是我的记忆,哈利。”邓布利多平静道。
克劳奇突然说话了,他阴沉着脸,太阳穴上一根青筋在抽动。
“带进来。”他的声音在寂静的地牢中回响。
屋角的门被打开,六个摄魂怪押着四个人走了进来。
许多人都转身望着克劳奇先生,有几个人在交头接耳。
摄魂怪把四个巫师,放进地牢中央的四把带锁链的椅子上。
其中一个矮胖的男子,茫然地望着克劳奇;另一个瘦一点儿的男子,显得更紧张一些,眼睛直往观众席上瞟;
一个头发浓密乌亮、睫毛很长的女人,瞧她那神气样,倒像坐在宝座上似的。
还有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看上去完全吓呆了,浑身发抖。
克劳奇站起身,俯视着这四个人,脸上带着极端的憎恨。
“你们被带到魔法法律委员会面前听候宣判,”他吐字清晰地说,“你们的罪行如此恶劣!”
“父亲,”稻草色头发的男孩说,“父亲……求求你……”
威廉愣了愣神,他知道这是什么审判了。
暑假的时候,因为阿尔巴尼亚的事情,克劳奇接触他与赫敏。
那个时候,威廉就调查过克劳奇本人。
克劳奇的过往不算隐秘,年龄大一点的巫师都知道,因此很容易调查的。
他一生大概分成两个阶段。
前半生自然是顺风顺水,人生赢家。
出身纯血家族,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优秀……是级长,学生会主席。
毕业进入魔法部,也是一路晋升,最后竞争魔法部部长,而且人气一度压过对手福吉。
但一件事改变了他的后半生,也把他的人生,化成了两个阶段。
伏地魔倒台后,他的儿子小巴蒂·克劳奇……被指控是食死徒。
小巴蒂干得最出名的事情,就是与莱斯特兰奇兄弟,还有贝拉特里克斯绑架了隆巴顿夫妇,并对他们使用钻心咒。
也是这件事之后,克劳奇的声望一败涂地,彻底输给了福吉。
此时,这正是那场审判。
“父亲,我没有!”年轻的小巴蒂尖叫道,“我没有,我发誓——父亲!我不是食死徒!”
“母亲!”他又高叫道,“母亲,阻止他,母亲,我没做那些事,不是我!”
小巴蒂的母亲抽泣起来,身体前后摇晃。
克劳奇没有理会,冷漠地宣布四人终身监禁。
摄魂怪缓缓地走进来,将他们带了下去。
“我是你的儿子!”小巴蒂向克劳奇高喊,“你的儿子!”
“你不是我的儿子!”克劳奇吼道,眼珠突然向外突起,“我没有儿子!”
记忆在改变,还是这个地牢,但审判已经结束了。
人群在缓缓离开地牢,大家都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偷偷朝着身后看去。
克劳奇的妻子——那个瘦弱的女巫,在发疯捶着她丈夫的胸口,撕咬他的手臂。
“你在谋杀我的儿子!你在害他!”
“他不是我们儿子,什么都不是。”
克劳奇抱紧自己的妻子,大声道:“他只是一个食死徒。将他送进阿兹卡班,是做了一件好事!”
“不,”女巫哭地撕心裂肺。“那是我们的儿子。
他还是个孩子啊!
什么样的人会把自己的儿子送进阿兹卡班,在明明可以救他出狱的情况下!
巴蒂,我求求你,放他出来吧!我求求你!”
“你什么都不知道!”克劳奇叫喊起来,声音里充满了痛苦。
很快,人群消失了,另一段记忆出现,场景在缓缓转换。
地牢变成了一道长长的黑色金属走廊,最里面是一间纯白色的牢房。
走廊尽头有两个摄魂怪,在把手那个牢房。
远远的,站着三个巫师:克劳奇和他妻子,还有一个秃顶的中年巫师。
克劳奇虽然还打理的格外干净,但比起上次审判,鬓角已经霜白。
他的妻子衰老的更厉害,瘦的只有皮包骨头,似乎快死了。
声音清楚而又鲜明——很刺耳,像吵架似的,那是中年巫师的嗓音。
“是的,是的,您大老远地跑来这儿。”他说,“可是没有魔法部部长的签字,是禁止探访的。
部里规定,没有例外。”
魔法部倒台后,阿兹卡班被关押了大量的巫师。
摄魂怪的数目严重不足。
魔法部也担心食死徒劫狱,就派遣了一部分巫师,在此配合摄魂怪进行看管。
中年巫师就是阿兹卡班的监狱长。
克劳奇冷漠问道:“他的待遇还好吗?”
“够好的啦,单人间。每日两餐供应。”监狱长说,“这里又不是破釜酒吧。”
“我儿子安全吗?”
“安全?他是个食死徒啊。”监狱长不在意道:“说实话,那些摄魂怪最喜欢他这种。
年轻、有美好的记忆,很新鲜……您儿子几乎每晚都在嚎叫。
这一点,比起小天狼星·布莱克就差远了。”
女巫攥紧了克劳奇的手臂,脸色更加苍白。
监狱长压低声音道:“说实话,您儿子可能撑不了太久。”
“我要求给他找圣芒戈魔法医院的治疗师。”克劳奇盯着中年巫师。
“别开玩笑了,他只是个食死徒。”监狱长嗤笑道。
“不过,也可能会被批准的,我们是单独的系统没人会知道。
尽管公文批示需要耗上一两个星期……甚至一个月……要看……”
“看什么?”
“噢,”监狱长连忙道:“我们这里的环境太差了。”
他停顿了一下。“有时候,相关方面,比如你自己向阿兹卡班工作人员作一些捐助,那就能加快我们办事的进程。”
克劳奇没有吭声。
“克劳奇先生,”监狱长压低了嗓门,继续说:“对你这样的家族来说,加隆不是问题,总是有办法的。
我在部里有认识的人,您虽然被调离了法律执行司,不再是司长了,但也有人脉的。
如果你我一起努力,别说治疗师了,我们也许就可以你儿子从这里弄出去……”
克劳奇瞪着眼睛。
“真的,你看看现在那些魔法部的官员,嘴上全是正义,心里全是生意。
当然,不是说您。”
监狱长满脸的谄媚道:“远的不说,就说马尔福。
谁不知道他是食死徒?但送了多少加隆,打通了多少关系?
现在还不是‘咱这边的人’,只是被‘夺魂咒控制了’……而已!”
克劳奇脸色越发阴沉。
监狱长继续道:“如果所有的费用到位,您儿子也说被控制了……”
克劳奇冷冰冰回应道:“你的建议涉嫌违法,我不能让他出去,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
还有你刚刚说的那些话……”
“出了这个门,我可就不认了。”监狱长冷笑道。“你指望那两个摄魂怪给你作证?”
“这种加隆,你挣着不觉得亏心吗?”克劳奇盯着中年巫师。
监狱长掏出两枚加隆,嗤之以鼻道:“这两个加隆,哪个是高尚的,哪个是龌龊的?”
“还有,你情愿把他留在这儿?我可告诉你,你儿子最多撑不过两个月。”
“我想和他说话,马上!”
“我说过的,我们有规定。没有部长签字,你儿子不能见你……除非你愿意在某些问题上进行磋商。”
一阵冰冷的沉默持续了片刻,克劳奇语气缓和道:“先让我们见见他,再说后续的事情。
我不希望被任何打扰。”
监狱长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克劳奇和他妻子进去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监狱长站在离门很远的地方,因为门旁边,有两个摄魂怪守卫。
站在旁边,他感觉很不舒服。
反正有摄魂怪守卫,克劳奇做不来劫狱的事情。
半个小时后,
克劳奇和他妻子走了出来。克劳奇越发冷漠,拽着他的妻子。
而他的妻子似乎被儿子吓到了,速度很快,仿佛想要逃离这所监狱。
监狱长跟两人一块离开了。
在快走出走廊时,两个摄魂怪进入房间,将小巴蒂带了出来,准备送回牢房。
“我们该回去了。”邓布利多站起身。
威廉也站起来,伸手托住哈利的胳膊肘。
三人缓缓升到空中,阿兹卡班在消散,转眼间只剩下漆黑一片。
……
……
(求推荐票各位大佬。
感谢“寂寞飘雪A745”大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