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feyc熱門玄幻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起點-第二百四十四章 制衡鑒賞-n33at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风吹了进来,冷宫之中,已经没有了赵爽与卫庄的身影。
红莲从睡梦中苏醒,看见韩非,他正站在窗口,看着远方萧瑟之景,不知道在想什么?
“红莲,你醒了!”
自己哥哥的声音有些低沉,感觉不是很有精神。
“哥哥,他们都走了么?”
红莲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暗道有些糟糕,自己这糟糕的睡相,没有让卫庄看到吧!
“嗯,走了。”
韩非缓缓转过身来,看着自己的妹妹,心中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赵爽如何?”
“赵爽?”
红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个赵爽是谁?良久,她才明白了过来。
“哥哥,你是说小庄身边的那个啊?”
韩非抽了抽眉毛,自己妹妹这整天想什么?
“我感觉他挺可怕的。”
韩非本以为自己的妹妹会说他挺好看的,没有想到,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红莲是韩国的公主,韩王最为宠爱的女儿,自出生时,便享受着世上最好的东西,便如一朵精心栽培的花朵,享受着最好的呵护。
红莲是女子,所以不用像韩非、韩宇一样,天然面对着来自王权的戒备。所以,她的世界中多的是光。
“为何?”
自己的妹妹有这个评价,一时间,韩非倒是来了兴趣。
“我也说不清,只是这么觉得。你看那一晚,平常的人面对白亦非那种怪物时是什么样子,可他呢?我倒是觉得白亦非面对他的时候,似乎跟平常的时候不同。”
“不同?”
“感觉白亦非面对他的时候,比面对父王的时候,都要谨慎。”
“哈哈哈哈!”
韩非一声大笑,摸了摸自己妹妹的头。
“红莲,你长大了!”
“什么嘛!我才不是小孩子,你这口气是怎么回事?”
…..
暗夜之中,赵爽与卫庄并行。
“韩非如何?”
刚刚出了韩王宫,赵爽问道。
“是个危险的人。”
赵爽一笑,看了一眼面色如常的卫庄。
“很少听到有人能够得到你这样的评价。”
“这个世上最为锋利的不是刀剑。我在吕不韦手下这么多年,并不是白待的。只是,韩非较之吕不韦,却是不同的。所以他尽管危险,却并不让人感到害怕。”
“的确是这样。”
一道黑影闪过,两人停了下来。
“查出来了么?”
卫庄的手中多出了一份情报,上面记载着的则是流沙内部的漏洞。
“我在韩国的一名手下,能力出众,却贪色好酒,与韩非常去的那间妓馆是同一间。两人还是酒友。”
“看来情报便是从他那里泄露的。”
赵爽看了一眼卫庄,对方的面色很不好看。虽然他与赵爽一同创立了流沙,可是这个组织大小之事,赵爽几乎没有参与过。
现在出了这么大纰漏,卫庄是真的脸上无光。
韩非只是一个好奇的窥探者,才没有造成重大损失,若是对方是心怀叵测的敌人,那么此刻的流沙,怕是已经出于危险之中。
“我会处理的。”
卫庄的脸上流露出一丝杀意,作为黑暗中的组织,有着自己的准则,一旦出了错误,就应该承受相应的代价。
这代价是什么,赵爽清楚,却见他挥了挥手。
“算了吧!”
卫庄回过头,看了一眼赵爽,有些意外,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贪色好酒,乃是人之本性。强求之,反倒是不美,将那个人踢出流沙也就罢了。既然能力出众,让他做别的也就行了。”
“这可不像是你说的话?”
赵爽看着卫庄,一手搭着他的肩膀,正色道。
“阿庄,我是一个细腻且温柔的人,这一点,很多人都不明白。”
“…….”
卫庄张了张嘴,看着赵爽这厚颜无耻的样子,良久,他都想不到一个形容词,最终,只能默默转身,离开了这里。
…….
市集繁茂,犹可见十数个胡人的身影。
不远处的酒肆之上,燕丹关闭了窗户,眼见着秦舞阳从那些胡人身上边了。
“如何了?”
“那些胡人已经答应了买卖,三百匹胡马,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后续的事情,恐怕很麻烦。”
燕丹点了点头,胡人狡诈,有时候还特别不讲信用,骗了你,带着帐篷就跑,你找都找不到地方。
“我明白,所以,要小心。”
燕国需要战马,而燕丹更需要战马,用以武装手下的游侠势力。
但这件事情,不能在燕国,在燕王眼皮底下进行,否则,必然不能逃过燕王的耳目。
三百匹胡马,目标实在太大了。
所以,燕丹拐了个弯,来到了韩国。
游侠所用的马匹,只是比驮马好上一个层次,远不用达到军马的标准。也因此,事情并不难办,只要减少目标数量,多分几次,便能顺利达成。
“胡人缺盐少铁,以此为诱饵,便不难达成目标。”
在漫长的时间内,各国边境的人早已经有着丰厚的经验,与胡人交易。处在燕国,与各色胡人接触的时间长了,燕丹对其中的门道,也是门清。
“还有一件事情,匈奴的首领头曼也到了韩国。”
燕丹面色一变,正声道。
“确切么?”
“那几个匈奴人以为我听不懂他们的话,所以毫无顾忌,将自己的底抖搂个遍。”
匈奴的大本营河南地,就悬在关中之北,是秦国的大患。而头曼,则是匈奴中最为出色的一个部落的首领,挛鞮氏更相当于匈奴的王族。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如果匈奴能够牵制秦国的兵锋,对于燕国来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头曼来此,是为了什么?”
“似乎也是为了交易,想要换取粮食和铁器。而且,他似乎想要找大统领的麻烦。”
燕丹清楚头曼与大统领之间的纠葛,只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里做出如此举动。
“阻止他!”
燕丹面色严肃,倒是不担心赵爽,而是担心头曼若是折在这里,对于燕国可不是一件利事。
匈奴的存在,可以同时牵制秦国与东胡,对于燕国来说,并不是一件坏事。
前提是,匈奴既不能太强,也不能太弱。
匈奴本身就是一个松散的部落联盟,没有一个强力领导者。
“太晚了,头曼好像已经朝墨家会馆去了。”
秦舞阳的答案,却让燕丹有些无奈。
匈奴人都这么憨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