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njju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笔趣-第791章 聯通推薦-exqq0

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小說推薦狩魔獵人和他的小屋
“父亲……”
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听到声音老人抬起头,用浑浊的双眼看向站在门前的身影。
“艾利西亚,都来了吗?”
房间里一片漆黑,明明门外有光芒射入,但以门为界似乎形成了两个空间,门外的光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打入。
“各个分界几乎都派遣了使者,就连那些顽固的冰熊也派人参加了这次聚会。”
“有件事我需要提醒您一下,我们得到消息,在这次会议中阿布依应该会提出一些要求,据说他已经成为了环印者,正在极力拉拢那些投靠我们的势力。”
“我们需要提前做出准备!”
声音中饱含杀机,可直到许久之后,房间里才传来一声轻咦。
“是阿布依啊,我果然没有看错,他比所有人都要快。”
“父亲,你不知道随着实力的增长,再加上你太长时间没有露面,阿布依做事越来越肆无忌惮,有很多次公然违反你定下来的规矩!”
“对于这样的家伙,我们……”
“这很正常。”老人低下头,“实力的增长自然伴随着野心的膨胀,他跟在我身边太久了,自然知道一些其他人不知道的消息。”
“而他所看中的无非是这座山这座塔,他一直怀疑这里隐藏着整个世界的核心秘密,里面有进入到更高层次的钥匙!”
“卑鄙的背叛者!”艾利西亚一脸愤慨,“他能取得今天的成就都是因为你,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比我更像你的继承人。”艾利西亚的语气中包含着莫名的情绪。
“呵呵。”老人笑了笑,随后挥了挥手,“不用去理他,一会儿我会亲自处理的。”
“下去招待客人吧,不要失了我们的风度,我还需要准备一下。”
“您今天要亲自主持这场聚会?”
艾利西亚一脸惊喜,她身边汇聚了一群曾经的拥护者,虽然自身实力稍差,但从势力上还是能够维持住眼前的局面。
但如果眼前这个男人肯亲自出面,那胜利的天平必将全部倒向这一边。
“是时候给他一些教训了。”
“呵,我的出现可不是为了他,阿布依还没有这个资格。”
艾利西亚一脸疑惑,但房间里不再有声音传来,黑暗变得浓郁吞吐着似乎想要将外面的光明吞没。
艾利西亚后退半步,就算明知道房间里坐着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但她也没有抬头发问的勇气。
“我会尽量维持局面的。”
深深的低头,艾利西亚关门离开了。
过了多久,房间里涌动的黑暗如同液体般汇聚在一起,下一刻光芒重现。
房间的中央多出了一个被黑袍包裹的老人。
宽大的衣袍遮住了他全身的样貌,而在他身前则凝聚着一颗头颅般大小,如同黑洞般的圆球。
“尊敬的使者大人,希望您的到来可以解决我的困难,作为代价,我会坚定执行您的计划!”
“从此以后我便是龙庭中的一员!”
声音依然浑厚,但语气中却多了出了些许的恭敬。
“费尔南多,你做的很好,以你的力量和你所在的世界能级,原本是没办法加入龙庭的。但你的真挚打动了我,许多年以来你一直在努力寻找正确的方向,这一点值得肯定。”
“所以我会帮助你完成剩下的事,以龙使之名!”
“恭候您的到来,我的大人!!”
费尔南多慢慢的伏下身体,很快黑球溃散,黑暗重新充满了整个房间。
“奇怪,我似乎感觉到了阴影的力量,呵呵,那一定是错觉。”
“毕竟,我已经渴求了太多太多年!”
…………
唰!
在山体内部有一条向上的通道,三人的身体飘浮在半空中以极快的速度穿过一片片建筑向顶端靠拢。
这时候在他们头顶上的一处空间,绿光闪过一个身姿妙曼的女人凭空出现。
这个女人皮肤白皙,曲线玲珑,身上穿着一种用不知名植物编织而成的绿色衣袍。
但罗杰的视线扫过,所有的注意力都被一大片白皙所吸引。
这个女人的皮肤下似乎有一种莫名的魔力,忍不住的想要仔细观望甚至……一探究竟。
那个女人长着一对黄色的眼球,她低头扫视了罗杰三人一眼也没有任何交谈的想法,身形快速向上飞去。
“离她远点。”
这一次捷尔斯科的声音直接从罗杰的脑海中响起。
哪怕不以身体修炼为主,可达到五阶之后,感官的敏锐程度也极其惊人,不要说这点距离就是再扩大上十倍二十倍,也能够被他们轻易的捕捉到。
所以来到这里之后,只能采取另外一种交流方式。
“她很强?”罗杰控制自己,让双眼从那个女人远去的身影上离开。
“上一次见她应该刚刚完成三元构造,她的种族和我们不一样,应该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也许下一次见面,她就可以成为四元。”
“还不错。”罗杰点点头。
“什么叫还不错?我的朋友,也许你在进入五阶之前是了不起的天才,可那之后的世界已经不是依靠天赋就可以突破的。”
“另外你也清楚,核心构造的搭配会对战斗力造成极大的影响,所以如果真打起来彼此间的实战结果可能并不与境界相匹配。”
“但相信我,没有人会轻易与比自己等级更高的强者进行战斗。”
“像刚才那个女人,她叫吉纳维芙,来自那片以奴隶与殖民而著称的土地。”
“猜猜看她的血脉是什么?”
捷尔斯科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
罗杰皱了皱眉,“你说她来自非洲,可她的肤色?”
“没错,从地理位置上来看就是那儿,你可以把她当成那个地方野蛮崇拜的起源和图腾。”
罗杰很快就联想到在沼泽镇经历的一些事情。
“她不会和那些巫毒术有关系吧?”
“你见过那些可怜的家伙?”这次换捷尔斯科有些惊讶。
“低等级的时候打过一点交道。”
“那就难怪了,我们只知道吉娜维芙的血脉是一种虫子,据说她生活的地方就被上亿只白色肉虫所包裹。”
“甚至有人认为,她表面白皙光滑的皮肤也是由那些虫子组成,一旦进入真正的战斗状态,才会撕破表皮,暴露出本来的面目。”
“强大只是一方面,这个女人十分危险,总之离她远一点,要知道她饲养的一些虫子是能够伤害到我们的本源,对五阶身体造成创伤的。”
“这个女人很古怪,不要和她对视,否则注意力会不自然的被她吸引。”捷尔斯科似乎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该死的,上一次见面,我好心请她喝酒,她没有答应就算了,还直接走开。”
“可回去之后,每当我打开酒桶看到的都是从酒桶里涌出的白花花肉蛆……”
“那东西虽然没有什么杀伤力,但我想正常人应该不会愿意将那种东西成把成把的塞进自己的嘴里吧?”
“的确。”想到那个画面,罗杰也点点头,“即使明知道那是虚幻的……”
“谁告诉你那是虚幻的。”捷尔斯科打断了罗杰的话。
“被我碰过的酒都变成了肉蛆,那是真实存在的……真不知道那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
“一直持续了好几年,我滴酒不沾,险些因此失去了继续活着的兴趣。”捷尔斯科有点后怕。
“总之离她远点,不要靠近,也不要说话。”
接下来在继续向上的路程中,三人并没有再次碰到其他超凡者。
而捷尔斯科也向罗杰二人简单介绍了一下整个高山上的势力分布。
总体来说越靠近顶端超凡世界的能量等级相对就会更高一些,很多地方罗杰可以看到空间破碎的痕迹。
那代表曾经与高山连同的一部分超凡世界,因为未知原因切断了这种联络。
这些破碎的世界有的保持完整,可能会阴错阳差的形成类似常世一样的地方。
也有的破坏严重的与现实世界重叠,形成诡异的区域或超凡物品。
正是基于这个原因才造成了现实世界的紊乱。
据捷尔斯科所说,自上而下应该还有几处主要联通区域没有被发现,所有人都在寻找通往那些超凡世界的入口。
终于来到顶端之后,一道斑斓的屏障挡住了三人的去路,捷尔斯科站在前面,身上的力量爆发。
“释放自己的力量,这是进入议会厅的考验,只有五阶才有在这里说话的资格。”
“同时在进入时引起的震动会被所有人感知到,这会让大家对我们的实力有最基本的了解,所以在保证底牌没有暴露的情况下尽量爆发吧!”
说完他身体微微膨胀,身后一头冰熊的虚影凭空出现,然后咆哮着撞上了眼前的屏障。
嗡嗡嗡。
捷尔斯科额头上轻轻暴起,随即他挥出一拳,屏障将他的力量吸收化作寒霜传递四周。
“是冰霜巨熊!那些战斗积极分子们来了。”
有人说道。
“不可能的,我早就听说了,他们一直不愿意受到西方超凡世界的管理,经常参加东方的聚会,而且看力量波动来的这个家伙也不算太强。”
“应该只是走个过场。”
话音未落,在寒霜弥漫之后,一声嘹亮的龙吟传遍四方。
“龙裔血脉?”
“新面孔?”众人纷纷向入口的方向看去。
而这时捷尔斯科已经突破屏障,他脸色微红,略微有些气喘。
“怎么搞的,是故意针对我们吗?竟然比上次还难。”
跟在他身后的自然是索妮娅。
至于罗杰……
他站在屏障外,慢慢的将抬起的手掌缩了回来。
“这东西……我进去之后不会被撑爆吧?”
“应该不至于,它好像并不能完全检测出进入者的真正实力,只是一种机械性的考核,那么我只需要控制在一个合理区间之内就可以了。”
很快罗杰就理清了思路。
不过他又陷入了另外一个难题。
“以什么力量突破呢?”
“直接模仿亚特拉斯的血脉?”
“或者是……”
心思电闪,罗杰很快就有了主意。
他迈步向前手掌按在屏障之上。
而这时,看到只有索尼娅跟在自己身后,捷尔斯科脸色微变。
“不好,你说罗杰刚刚进入五阶,如果是往年这样的力量足够突破屏障,可是这一次考验的标准提高了很多,他恐怕……”
话音未落,一声低沉的龙吼,狰狞的头颅,闪亮的冰甲,罗杰破壁而入,在他身后一只冰龙一闪而逝。
“你也是龙裔?”
不仅是捷尔斯科,就连索尼娅也一点惊讶。
她对罗杰是有些了解的,但之前……似乎不是这样啊……
罗杰一脸平静的笑了笑,“很奇怪?”
“我们属性相同,所以我才会对你居住的地方那么感兴趣。”
捷尔斯科倒是很快释然,而索尼娅虽然心中疑惑却明白这时候不是询问的时机。
罗杰抬头环视四周。
山顶一片平整,似乎被利刃被削掉了一截,周围被分成了几个区域。
这时候罗杰才注意到眼前的建筑物并不是依山而建,而是如同雕刻一般,依照着山势开凿出来。
所以这些建筑就是高山的一部分。
但是在头顶上,罗杰可以察觉到那里还隐藏着另一部分。
似乎是一种巧合,就像厄尔布鲁士山一样,所谓的山顶并不是真正的巅峰。
人数并不多,还被稀稀落落的分成几个部分。
按照捷尔斯科的介绍,与山体相连的主要超凡世界应该有十二个之多,目前发现的是七个。
这次聚会,七个超凡世界都有代表参加,罗杰扫视了几眼与捷尔斯科提供的信息一一印证。
可还没等他们站稳脚步,身前不远的地方几人迈步向他们走来。
为首的是一个穿着暗金色轻甲的英俊男人,看到这个男人,捷尔斯科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向一个没人的方向走去。
但很快,他前进的方向便被那个男人挡住,还没等对方开口捷尔斯科便直接表明态度。
“我们只是例行参加聚会,仅此而已。”
为首的男人愣了愣,轻轻一笑,“记住你说的话,冰熊。”
他甚至连称呼捷尔斯科名字的念头都没有。
捷尔斯科握紧拳头,但这个男人表面粗犷,却并非是只有蛮力的莽夫,他随即冷哼一声。
“阿布依,你知道就好,我们冰熊,不是一个!”
阿布依笑而不语,可就在他们打算离开的时候,在阿布依身后一声轻咦传来。
“是你?”
随即,齐刷刷的目光落在索尼娅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