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01p好看的都市小說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討論-第三十七章 事後看書-0fboc

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
小說推薦魔戒騎士的奇妙之旅
谏山冥的追悼会召开了,距离谏山奈落的追悼会,不过三天的时间。
谏山家连遭两次大难,但心情最为悲痛的,恐怕就是谏山冥的父亲谏山幽了吧。
刚刚成为了家主,却经历了失去女儿的痛苦,而且,他的家主之位也瞬间跌下云巅。
“不,不可能,冥怎么可能做那种事情,谏山黄泉,身为谏山家的人,竟然联合外人谋夺家主之位吗!果然,就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你杀了冥,对吧!”
相比起当初成为家主的意气风发,现在的谏山幽可以说是歇斯底里。
这也难怪,女儿刚死就被人找上门来,联合逼其卸下家主的职位,换谁都受不了,更何况,找上门来的人还是谏山黄泉这个他曾经羞辱的对象。
“伯父,冥姐杀死了父亲大人,这一点是她亲自承认的,纪之、杨先生、艾玛小姐和土宫大人当时都在场,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抵赖的。”
谏山黄泉很是平静的对谏山幽说道,对于谏山幽的质问视而不见。
对于谏山冥,她还怀有怜悯之情,但是对于谏山幽,她并没有多少好感。
“冥姐虽然弑亲,但当时她是被杀生石控制的,所以我不会怪她,但是,关于父亲大人遗嘱这件事,我一定要问个清楚。”
“就算奈落真的是被冥杀死的,但遗嘱又有什么问题?!在我女儿追悼会的今日,你们竟然要做出这种事情,真的没有一点良心吗?”
“这话说的不对,谏山大人,别忘了,奈落大人现如今也尸骨未寒,相比较身为杀人凶手的谏山冥,查明奈落大人的意志不是更要紧的事情吗?”
饭纲家的家主在这时开口了。
他从一开始就针锋相对。
不过,在听到他称谏山冥为杀人凶手时,谏山黄泉的眉头为不可察的皱了一下。
这一幕饭纲家家主并没有察觉。
“况且,当初奈落大人和我的约定是,让犬子与谏山大小姐完婚,而后让谏山大小姐继承家主之位。”
“·······”
谏山幽明白,当初他的搪塞之语饭纲家家主并没有完全相信,只是当时谏山幽已经坐稳家主之位,他又没什么理由干涉才作罢,但是现在,他却又旧事重提,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而就在这时,又有两人来到了谏山家。
看到这两人的时候,谏山幽才真正的变了脸色。
来人正是土宫家的家主土宫雅乐,随行的是他的女儿,土宫神乐。
做为谏山家的主家,土宫雅乐的分量绝对不轻,足以撼动现在的局面。
不过,土宫雅乐的状态却不怎么好,一直被神乐搀扶着,很显然他的伤势并没有好。
“谏山冥的事情我可以证明,她亲口承认杀死了奈落,并把遗嘱进行了修改,也就是说,你所拿出的遗嘱本身就不是奈落的意愿。”
谏山奈落对于土宫雅乐来说,既是属下又是朋友,事关他的意志,土宫雅乐绝不会袖手旁观,更不用说,他现在知道真相。
“如果你还有疑问的话,可以把他的遗嘱拿出来看看,看看是否真的是他的笔迹。”
土宫雅乐的出现,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谏山幽失败的垂下了头。
他对于谏山冥修改遗嘱的事情并不知情,但是他也明白,谏山奈落并不会让他成为家主,他只是将疑问埋在心底,担任家主的职位,一切,都只为了他的女儿。
这一切,在谏山冥杀死谏山奈落的事情曝光后,就已成定局。
看到事情解决的瞬间,饭纲家的家主露出了高兴的笑容。
不过,高兴的也只有他而已。
土宫雅乐,土宫神乐,甚至最应该高兴的谏山黄泉都没有露出任何笑容。
是的,这没有什么可以去庆贺的。
谏山奈落死了,谏山冥死了,这两人都因为三途河和主教而死,如果可以的话,谏山黄泉并不想继承所谓的家主之位,她只想让自己的父亲活着。
但这一切都无法挽回。
“土宫大人,感谢您的帮助。”
谏山黄泉上前一步,对土宫雅乐道谢道。
土宫雅乐则是很平淡的回应。
“毕竟,我也是知道真相的人之一。”
“您的伤势如何了?”
“我原本不想将这个担子过早的交给神乐,现在看来要尽快了······”
土宫雅乐并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说出了一句似乎莫名其妙的话。
谏山黄泉听后明显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但土宫雅乐继续开口说道。
“三途河和主教现在消失了踪影,按照他们之前对牙狼说的话,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现了,要小心,他们恐怕在计划着什么。”
“我明白了。”
“多谢你照顾神乐了,希望你以后,也能对她多加照顾,我先走了。”
说完这些,土宫雅乐在神乐的搀扶下,转身离开。
这也代表着,谏山家的风波彻底平息下来。
说到底,并非除魔师的谏山幽原本就没有资格继承家主之位,谏山黄泉继承家主虽然也有人反对,但有饭纲家家主和土宫雅乐的支持,这一切并不成问题。
更何况,谏山黄泉本身也并非没有竞争力。
“没想到小黄泉最终还是夺回了家主之位呢,不过对于那孩子来说,这些也不是她想要的吧。”
超自然对策室的室长办公室中。
神宫寺菖蒲静静的坐在椅子上,微笑的看着窗外。
“或许吧,对于这些家族的事情我并不想掺和。”
“但不可否认,你在这场风波的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啊,杨先生。”
神宫寺菖蒲转过身来,看着坐在沙发上的雷尔夫,静静的说道。
雷尔夫对此并却面色如常。
“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情而已,与其说这些,三途河的踪迹你们查找到了吗?”
“没有,他们就像是消失了一样,我也通知了各个地区超自然对策室的支部,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或许,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国家也说不定。”
“是这样·······”
望着窗外的景色,雷尔夫陷入了沉思。
“看起来需要多呆一段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