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hqb優秀都市小说 柯學驗屍官 txt-第238章 影帝灰原哀鑒賞-4ofml

柯學驗屍官
小說推薦柯學驗屍官
那个名为江户川柯南的小鬼,已经成功地吸引了贝尔摩德的注意。
但她表面上却没有太大反应。
贝尔摩德只是微笑着藏住心里的疑惑,然后有些好奇地问道:
“柯南,这位小朋友是…”
她又再次看向灰原哀。
贝尔摩德的目光在她那惹眼的茶色头发,还有那精致立体的混血儿面庞上稍作停留。
而灰原哀也不说话,更不抬眼看人。
她只是可怜兮兮地抿着嘴唇,低着脑袋,时不时地把手指伸到那大号黑匡眼镜后面抹眼泪,像受伤的小猫一样断断续续地哭着。
“灰原哀。”
柯南主动地帮忙做起介绍:
“她是阿笠博士亲戚家的孩子,还是我的小学同学。”
“哦…”贝尔摩德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个爱哭鼻子的眼镜小姑娘,倒是没再追问下去。
她转过头,像是一个协助林新一办案的助手一样,开始公事公办地向柯南问道:
“柯南,跟我们说说案发时的情况吧。”
“阿笠博士到底是被什么人袭击了?”
“是一个很神秘的家伙。”
“他戴着机车头盔,骑着摩托车,使用的凶器是一把十字手弩。”
柯南下意识地回答上了自己掌握的情况,还顺口补充了一句:
“跟昨天早上公园目击者提到的,那个袭击目暮警部的凶手很像!”
“这样啊…”
贝尔摩德稍稍点头,却是又冷不丁地问道:
“柯南你怎么知道,昨天袭击目暮警部的人也是这个打扮?”
“毛利小姐平时会跟你聊她办案的事情吗?”
“额…”柯南微微一愣,他顿时反应过来:
大人才不会跟一个小学一年级的小鬼头聊自己的工作细节。
他现在对昨天刚发生的案子知道得那么清楚,这本身就很奇怪。
“哈哈…”
柯南傻呵呵地笑着,努力地让自己看着像一只人畜无害的柯基:
“是、是小兰姐姐和毛利大叔在聊天的时候,我在旁边听到的…”
“原来如此,听过一遍记得这么清楚…“
“柯南你的头脑可真不错呢!”
贝尔摩德笑着摸了摸柯南的大脑袋,看着就像是一个单纯喜欢小孩的大姐姐。
柯南还带着些许侥幸心理,他相信自己变小后戴眼镜的样子不会被人认出来。
而就在这一大一小的两人比赛着假笑的时候…
同行而来的鉴识课警员,已经在门外的院子里有了什么发现:
“林管理官,院子里有凶手留下的东西!”
“是一把纸做的短剑。”
凶手又留下了一把短剑,这短剑同样造型特异,但和他上一次留下的短剑全然不同。
上一次留下的短剑是直剑,而这一把则是螺旋状的交叉剑。
“这…这把短剑是…”
看着那把短剑,柯南不由瞳孔一缩。
联想到凶手之前留下的两样东西,还有从小兰那里详细了解的案情,他顿时想明白了一切:
第一次留下的直剑,是扑克牌里King拿的剑,对应的数字是13。
第二次留下的纸花,是扑克牌里Queen拿的花,对应的数字是12。
第三次留下的交叉剑,是扑克牌里Jack拿的武器,对应的数字是11。
“这是凶手的‘作案顺序’!”
“昨天小兰讲案子的时候提到过,目暮警部的全名是‘目暮十三’——十三,正好对应了扑克牌里的‘K’。”
“小兰母亲的名字是‘妃英里’,‘妃’在曰语的含义可以等同于‘Queen’,对应的便是Q。”
“而刚刚遭遇袭击的阿笠博士,博士的名字就叫‘阿笠博士’…‘士’这个字里有个‘十一’,对应的便是‘J’。”
“凶手这是在用扑克牌,对应受害者姓名里的数字!”
“按照这个猜测…”
柯南的目光顿时变得无比凝重:
“凶手可能还要从‘十’杀到‘一’,他绝对不会轻易停手的!”
“而下一个遭殃的,会是一个名字里有‘十’的人!”
想到这里,他便下意识地想要出声提醒林新一。
因为柯南清楚,林新一的办案风格跟他完全不一样。
这家伙习惯用科学的“笨办法”,在想象力上有些欠缺,他一时半会,恐怕还看不出凶手留下的物品和受害者名字里的数字的联系。
“必须尽快提醒他,但是…”
“那个女人现在可就在这里。”
贝尔摩德在场,柯南就不敢再轻易地用那招“啊咧咧”来出声提醒了。
“还是用手机联系小兰吧…”
“让她来帮我讲出这个发现。”
柯南心里这么想着,便借口要去上厕所,自顾自地溜走了。
……………………………
几分钟后,毛利兰和毛利小五郎一同赶到了阿笠博士家。
这个案子和毛利小五郎息息相关,作为本案的关键人物,他也被邀请着全程参与调查。
所以在小兰接到出警电话,听说阿笠博士也遭遇袭击之后,毛利小五郎马上就和女儿从家里出发,匆匆忙忙地赶到了现场。
而在到达现场,简单了解案情之后…
毛利兰突然福尔摩斯附体,做了一番条理有序、引人入胜的推理:
“凶手是根据受害者姓名里的数字,按顺序发动袭击…”
“目暮警部是K,妈妈是Q,阿笠博士是J…”
“……”
“下一个被袭击的,应该是爸爸认识的,某个姓名里有’十’这个数字的人!”
她这一番讲述,让案情顿时变得豁然开朗。
大家终于都理解了凶手留下的三样物品的含义。
而贝尔摩德更是不吝赞叹地对毛利兰夸奖道:
“毛利小姐的推理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感觉就像是一个名侦探一样!”
“克丽丝小姐你、你过奖了…”毛利兰的笑容有些不太自然:“我也只是灵机一动,突然想到的。”
她到底是不太擅长说谎。
尤其是在被贝尔摩德盯着的时候。
这个女人的眼神永远是那么平静而自然,让人猜不透她到底是在暗暗发起试探,还是在单纯地跟人聊天闲话。
而就在毛利兰心虚得似乎要露出破绽的时候,林新一主动站了出来,把话题引到了案件本身上面:
“毛利大叔,请你仔细想想。”
“你认不认识什么名字里有‘十’的朋友?”
“是啊!”
毛利兰当即顺着林新一的问题,撇过头去看向自己老爸:
“凶手随时可能继续发动袭击,现在我们可得尽快找到下一个受害者。”
“嗯,我想想…”
毛利小五郎的神色无比认真:
“十的话…名字里带‘十’的人有谁呢…”
他努力地想要找出那个名字里可能有‘十’的朋友,但想了好一会儿,都没得出结果。
“毛利大叔你再好好想想。”林新一又站出来提议道:“现场也勘察得差不多了,待在这里也找不出什么更多的线索。”
“我们还是先回警视厅,跟目暮警部他们一起讨论下一步的调查方向吧!”
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
因为他清楚,贝尔摩德已经发现柯南的不对了。
如果再让她在这里多待下去,柯南的底裤可能都要被试探出来了。
而现在还仅仅是柯南…
如果连灰原哀也被贝尔摩德注意到的话,那真相就更掩不住了。
想到这里,林新一便主动提议离开现场,回警视厅找目暮警部等人一同展开调查。
大家都对这个提议表示赞同。
“那么,柯南,小哀,你们自己照顾好自己。”
“博士他很快就会从医院回来的。”
林新一用大哥哥的口吻客气地嘱咐了两句,就准备带着贝尔摩德离开这里。
柯南和灰原哀老老实实地站在众人身后,目送着他们远去。
而就在这时…
毛利小五郎却是突然多嘴地说了一句:
“咦?姓林的小子,那个茶色头发的小姑娘怎么不黏你了?”
“上次我们出去旅行的时候,她不是一直挂在你身上吗?”
毛利小五郎显然对早熟过头的灰原小小姐印象非常深刻。
因为在那次温泉旅行中,这个小姑娘毫不掩饰地展现了自己对“林新一哥哥”的爱意。
她不是依偎在林新一身边,就是牵着他的手,要不,就是干脆主动地坐在他的怀里。
所以今天见到那低调站在一旁,刻意和林新一保持了一定距离的灰原哀,毛利小五郎都有些不太适应。
“额…”林新一被问得有些头皮发麻。
他现在最不想提到的就是小哀,可毛利大叔却偏偏在贝尔摩德面前,把话题带到了这里。
“小哀她今天可是被吓得不轻。”
“毛利大叔,你就不要开人家小孩子的玩笑了。”
林新一硬着头皮想要把话题带过去。
而贝尔摩德却是已经停下脚步,好奇地投来目光:
“那个叫灰原的茶发小姑娘,很喜欢你?”
不知怎的,她在“茶发”二字上悄然加重了语气。
“算是吧。”林新一敷衍着回答道:“她的确挺黏人的。”
“是么…”贝尔摩德的目光在林新一和灰原哀身上来回游移:“没想到,你还这么受小孩子欢迎呢。”
她嘴上这么说着,便缓缓走回到灰原哀身前,蹲下来笑着摸了摸灰原小小姐的茶色头发:
“小哀,你那么喜欢林新一大哥哥啊?”
灰原哀的小脑袋在微微发颤。
林新一的眼神也变得无比紧张,他很担心,贝尔摩德会不会从自己和小哀的亲密关系上发现什么不对。
只见这时…
灰原哀伸手擦干净了眼角的泪水。
这眼泪一擦干,她就突然从哭哭啼啼的步美二号,变成了缩小版的铃木园子:
她那脸色红彤彤的,声音甜腻腻的,眼里冒出了那种崇拜而迷恋的小星星:
“喜欢~电视上的林新一大哥哥最帅了…我最喜欢大哥哥了!”
“我长大之后要跟林新一大哥哥结婚,成为大哥哥的新娘子!”
“…..”贝尔摩德一阵沉默。
空气在她的沉默中逐渐凝固。
而就在灰原哀紧张得几乎维持不住那副花痴姿态的时候…
贝尔摩德终于轻轻地笑了起来:
“真是个可爱的小姑娘。”
“不过,不行的哦…”
“林新一大哥哥已经有我这个女朋友了,他不会娶你做新娘的。”
听到这种玩笑般的话语,灰原哀深深地松了口气:
看来是蒙混过关了…
不过,这个老太婆…
说话可真是让人不爽。
“不,欧巴桑——”
“我才是林新一大哥哥的女朋友!”
带着一股被人鸠占鹊巢,有男朋友而不得见的怨气,灰原小小姐这样气鼓鼓地说道。
“哈哈…”
看着眼前这个嘟着嘴巴跟自己抢男人的小不点,贝尔摩德笑得更自然了:
先前那种莫名的直觉似乎出了错。
这完全是个小鬼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