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fkky优美都市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五十一章 深度合作閲讀-k8s9g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赵晓卉拿了一套资料,递给我说道:“这是我们公司最新研制的一款激光电视,就像你说的那样,可以近距离地聚焦,可在任意墙面上投影。不受任何光线影响。不伤眼睛,最大的优势是,观影不受距离影响。一般大过50寸的电视,开间就必须要在3米以上,不然人眼就会不舒服,看不清。而我们这款激光电视,对光影距离无任何要求,就是贴着电视看,一样看得非常清晰。还可自动对焦,不像现在的投影仪,必须得找到最佳角度和距离,对好了,就不能动。
我们这个投影机是自动对焦的,一键搞定,放多远都行!
另外,我们这款电视最小的尺寸都是80寸的,有软幕和硬幕两种,高清画面,颜色饱满。电视尺寸可以定制,你想要多大的,就可以给你做多大的!一样的不是失焦,都是高清4K技术。”
我仔细阅读了一遍,说道:“我在电子杂志上看到过,100寸是标准尺寸,第一代激光电视在二战之前,法国就发明了。只不过,由于成本太高,一直没被市场认可。最近,又被提出来,是扬州电子科技技术研究所发明的,一种半导体器件,可以节省大半成本,而且做了一台超大的电视。但售价还是令人难以接受的。至少普通家庭,肯定是买不起的。”
赵晓卉解释道:“我们买下了这个半导体器件技术,去年我们就已经生产出,属于我们自己的第一代长红激光电视,今年我们已经逐步推向了市场,正如你所说,成本还是太高,所以,也只是针对一些高端人群,销售主体是在别墅区的消费者。我们想打开市场,可是却豪无头绪。”
我有点不解地问道:“那你找我也没用啊,你该想想怎么样,降低成本才对啊!”
赵晓卉看了看张总,张总接着说道:“是这样的,现在整个行业都知道,你们公司的芯片技术,我们也想染指一下,如果可以通过你们公司研制的芯片,压低成本,那我们就可以推向大众市场了!”
我哦了一声道:“你又怎么知道我们的芯片,可以降低你们的成本呢?”
张总认真地回答道:“我们研究过你们的空调,你们的芯片就是讲原本沉重的变压系统给集成化了,同时也将控制系统简易化了。万物都是相通的,都是家电产品,我们无非要解决的就是,电源,控制,核心部门。如果可以解决掉我们两大部分的技术问题,我想我们的成本也肯定能降下来。”
我点了点头说道:“说得在理,不过,我不知道,我们的芯片到底能不能帮你解决成本问题啊!技术上的事,我都是一知半解。假如可以的话,我提供给你们芯片,你们拿什么交换呢?”
张总露出了一丝笑容道:“这个也很简单,我们可以分享我们的激光电视技术给你们啊!大家一起推出市场,我们可以一起赚这激光电视的第一捅金啊!”
我笑了笑道:“你这是要托我下水啊!我怎么知道,你的激光电视是否能适应市场呢?万一,不成功呢,我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芯片技术给你们了,激光电视我们还得投钱,市场再开发不起来,这么大的风险,我没必要冒吧?”
两个人都有点失望,赵晓卉还是想争取下:“我们还是很看好激光电视的市场的,这个是未来电视的趋势,大电视时代已经到来了。现在的手机是越做越小,但电视确实越做越大啊!咱们从14寸的黑白电视,到20寸彩色电视,再到现在已经不满足50寸,64寸电视了。老百姓还是想坐在家里,就能看电影啊!液晶电视再往大了做,就到极限了,可激光电视却不一样,我觉得它还是前途无量的!我知道陈总,你是敢于尝试新鲜事物的,万众这些人之所以可以不断前进,离不开你的开拓的精神,和创新的勇气。为什么现在就不肯再尝试一下呢?”
我诚恳地说道:“我其实就是以生意人的角度看问题的,我会评估每一个新项目的风险率和回报率。投入和产出是否能成正比,值不值得冒险?目前来看,风险还是很大的,再说了,我们的芯片技术也才出来不久,正是回报红利的顶峰,很多厂家都在虎视眈眈我们这项技术,我要是拿给了你们,别的厂家也会找上门。我这人欠了很多人情债,知道我把技术给了你们,那些人就会逼我还人情债了!”
赵晓卉急忙说道;“这点你大可以放心,我们会守口如瓶的!”
我笑了笑道:“我相信,可你的产品不会守口如瓶啊!一旦你的产品大量推出市场,就会有人知道我们的芯片技术,应用到你们的电视上。”
赵晓卉还想劝我,却被张总截住了话头说道:“晓卉你别说了,我能理解陈总的苦衷,我们也别强人所难了!”
这下轮到我着急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这么容易就放弃的,这样怎么做得了大事啊?做大事的人,就要死皮烂脸才行的!生意嘛,就是有商有量,你来我往才对嘛!我既然提出了这么多困难,你就该往上加筹码才对!你可到好,就这么放弃了,你还让我怎么往下接啊?”
两个人面面相觑,张总试探着问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有得谈!”
我点了点头道:“当然了!张总啊,你这种面子太薄了!脸皮厚,才能吃个够啊!脸皮薄,你可吃不着啊!谈,咱们好好地谈。实话说,我关注这个激光电视很久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让你们研制成功,这说明你们的技术力量很强大啊!我们当然可以合作了。只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合作,我们要好好研究一下啊!另外,我得说明一点,芯片技术不是我们一家研制出来的,要合作,这个还得问问张海和陆萍的意见!”
张总为难地说道:“还得问张海意见,他要是知道了,是我要用,他肯定不会同意的,这事难了!”
我嬉笑道:“你这是做了多少对不起他的事啊?不是他抢了你心爱的女人吧?那也是应该他对不起你才对啊!”说完,不忘看了看赵晓卉。
赵晓卉倒是一脸坦然,张总急忙解释道:“不是我什么心爱的女人,至少现在肯定不是了!那时候年轻,论谁看到一个长相精致,能歌善舞,还是个八面玲珑的佳人,会不心动啊!可现在想想也是幼稚,我们那时候争更多的是在斗气!这还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我们分道扬镳的时候,就发下狠话,以后老死不相往来的!之后,他成立了海鸥后,没少抢我们生意啊!要不是我们及时转型,主业生产电视了,就不会有今天的长红集团了!”
我摆了摆手说道:“都过去几十年了吧?哪那么容易记仇啊?张海那边我去谈,绝对不会因为你们的恩怨,而合作不成。但从利益方面出发,就不一定了!”
张总信心满满地说道:“这点你不用担心,我们可以让利!我们要的是降低成本,铺开市场,前期利润的事,我们先不考虑。”
我竖起大拇指说道:“大气!只要钱到位,哪什么都好谈!”
赵晓卉恍然大悟道:“我算明白了,你说这么多困难,无非就是担心我们的条件不够优厚是吧?你早说嘛!我就知道,这芯片的事肯定是你说的算!我们是找对人了!”
我不好意思地说道:“商人嘛,肯定是利字当头啊!我会想办法说服张海和乐天的陆萍的!”
我们不知不觉地已经聊到了深夜。肚子开始打鼓了,张总笑着说道:“饿了吧?走!吃火锅去!”
我急忙摆着手道:“不去,不去!我宁愿饿死!”
走出了办公室,小黑靠在车边,等着我们呢。
张总一愣,问道:“这是你司机啊?怎么不让他上去坐呢?”
我看了看小黑道:“他可不是我司机,我管不了他的!”我也不想解释太多,就问道:“吃点什么啊?有没什么是不辣的?”
赵晓卉建议道:“还是吃火锅吧?我们这里只有火锅是24小时开放的,不过,你放心保证不辣!”
海底捞,的确是可以不辣,说不辣,就能百分之百的不辣。
这服务可是我第一次见,我也是第一次感觉到,我花了钱都不好意思麻烦服务员。
四个人吃着火锅,张总就不停地盯着小黑看,或者是小黑的神秘引起了张总极大的兴趣。
看到小黑都有点不自然了,我打断了张总的窥视道:“张总,他长得像你们四川的大熊猫吗?还是看他比较下饭啊?”
张总忙尴尬地笑了笑道:“不是,不是,我大概猜到了他的身份,需要吗?你们那边那么乱的吗?”
我笑了笑道:“我知道你意思。防患于未然嘛!对了,张总,我问你件事,四川能投公司,你熟悉吗?”
张总想了想道:“好像有点印象,开业的时间,动静弄得挺大的。说是投资要贯整个西南地区,说出来的项目都是过亿的大手笔,可就是风声大,雨点小,后来就不见有什么动静了!怎么你们和他们有合作?”
我摇了摇头道:“没有,没有,我一个朋友的公司想做个项目,找点投资,就说到了四川能投,想我帮着长长眼,我对四川这一代不熟悉,也是第一次听说的,查来查去的,就是网上那点资料。就想着问问你,看看知道点什么内幕不?”
赵晓卉开口道:“我倒是听说了一点,这个四川能投控股公司,到处圈地,找人合作,只是很奇怪的是,他们从来不找一线城市投资,二线的都不找。像我们绵阳这样的城市,他们都是充耳不闻。”
我嘿嘿地笑了笑道:“他们当然会充耳不闻,因为越大的城市,他们越占不到便宜,什么都是按正规程序走,只要在小地方,当地政府才会重视,要什么政策给什么政策,都是求贤若渴的主儿,来个外商哪还不是上杆子把脸贴过去啊?”
赵晓卉疑问道:“可那对他们也没什么好处啊?他们投资为了什么不就是想回报吗?你说去到个小县城投资,能有多少消费力,关键是没人啊!就是旅游项目,也是得有投资回报的,现在四川但凡有山有水的地方,早就被人占完了,前几年,我们看重一个蒙顶山的地方,就做个生态度假酒店。可一去考察才知道,山脚下的酒店多如牛毛,山上面要想建个酒店,都是自己开山,好地方早让人给圈了!”
我嗯了一声道:“这几年,国内的旅游业的确是越来越发达了,也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重视。地产大亨的发展方向,也在转移,一线二线城市的地是越来越贵,越来越难圈到手。他们就清一色地转向旅游城市,去开发一些旅游项目,这些项目投资率高,回报快。这是趋势,不但他们已经伸手了,只要是有点闲钱的公司,都往这个方向发展。你们有这种想法,就对了。四川山美水美,随便圈个地方,就是景区。你们真该好好考虑一下,多方位发展,是件好事啊!
至于四川能投,如果他们是真心拿钱出来投资,那固然是好的。就怕他们根本就没那个心思投资,要来政策,才找真正的金主投资,他们就是牵线搭桥,这边和当地政府要政策,那边再找金主投资,他们什么也不用出,空手套白狼,皮包公司一个!”
张总疑问道:“你这不是知道的很清楚了吗?怎么还问我们呢?”
我笑了笑道:“我也是猜的,又没什么实际证据,也就和你们说说,这要是真说出来去了,我还不得被人告诬陷啊?我就是随便问问,不想我朋友上当受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