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2pw精华玄幻小說 玩家超正義-第一百九十二章 安南的第七面鏡子-lchqq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原本如同猫咪般慵懒的陷于椅子中的安南,一瞬之间瞪大了双眼。
安南最开始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看看四暗刻打算如何提高自己的当量、又打算提高到多少。
之前四暗刻突然开悟,意识到自己作为半个破坏学派出身的玩家,居然会发生火力不足的耻辱状况——所谓当量即是正义,他这便等于是决意投身于正义之道。
但没想到他刚离开不久,便突然被人诅咒。
那名为“扣结”的诅咒并不复杂,自然也在安南的认知范围内。
不过即使安南知道这个诅咒的原理、也知道如何将其解开,他也没有打算通知一下四暗刻——因为这不是那种缠绕于灵魂、难以除却的高级诅咒。
“结”系列的诅咒,本质上都是一种“遏止”。
遏止胎儿的诞生、遏止男性的欲望、遏止身体的自愈能力等等……在它结合了使人致病的霉菌诅咒后,才能让四暗刻高烧衰弱致死。
但这种程度的诅咒,只要死一次就会被洗掉了。
而且四暗刻也不是真正的破坏巫师——他只是闻起来像破坏巫师而已。也不用担心他死后会把周围的街道炸毁、误伤平民什么的。
何况这里从最开始就没有什么平民……
硝石牧场——恶魔的牧原,原本就是罪者的乐园。
这里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死刑犯。除了像是他们这种,从其他的地底都市坐地铁专程跑过来的之外,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而来到这里的外地人,肯定也有什么所求。
毕竟这里可是联合王国的最南部。
它是整个文明世界的边界。因此也不会有什么地铁从这里路过……会抵达硝石牧场的地铁,四十天才会来一趟,还只有一列货运地铁,能坐人的只有两个车厢。
因为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把硝石运走。人运不运的其实无所谓……被臭名昭著的硝石牧场通缉的犯人,甚至其他的地下都市,都是完全不会管的。
——你们那里全都是人渣,杀人甚至都不犯法。在那里还会被通缉的是什么人?
不是完全没法招惹的巨型人渣,就是清理人渣的好人。
所以,无论是哪种都不用管。
当时安南还抱着看热闹的心态,希望四暗刻能直接一路炸出去。正巧也让他参考一下,奈菲尔塔利所推荐的“绝对输出职业”的输出能力到底有多顶。
也正因此,安南才会一直把视角固定在四暗刻身上。
……但没想到。
热闹没看到,却无意识间得到了非常有用的情报。
以【上升之爱】这一真理为目标,渴求着天车之力的“永恒之女”英格丽德。
投注自己的“爱”以渴求爱的回响;用“爱”使他人的灵魂得以上升——而这种灵魂阶级的上升,正是所谓的“天车”。
太阳的第六曜,是太阳内部翻涌着的、不断分裂聚合的光;第七曜是在超凡灵魂在升华仪式中,被天车御手送往光界时所看到的光。
第六曜所指的,就是
死亡如果有方向的话,它一定是向下的;如果自人至神的升华是有方向的话,它一定是向上的。
如同灵车是将死者的魂向下运送的仪式物;而天车便是灵魂向上提升、远离死亡、获得权柄。
——天车是行于“升与变之道”的四轮之车。是非物质的“上升”概念之集合。
虽然英格丽德渴求的仅是“上升之爱”,也即是诸多上升之一。
但她的这一仪式,实际上却也是在谋求《天车之书》。至少也是在呼唤天车之书的碎片。
而天车是光。
光于镜中生——因此英格丽德无疑便是安南迟迟没有找到的第七面镜子。
“还真是和石父说的一样……”
安南轻嘶了一声:“命运乃天车之辙,行过之后才会留下痕迹。”
当安南以自己的意志去追寻镜子的时候,是找不到自己的镜子的。因为车轮是无法精准行于自己碾出来的车辙之上的——如同对命运的干涉,会导致命运本身的变化一样。
被干涉后改变的命运,就如同复行的车辙一般。
在安南从无面诗人那里,通过推理得知“自己共有七面镜子”、且“尼古拉斯也是自己的镜子”后。他就始终没能再接触到任何与“镜子”有关的新情报了。
从这点来说,无面诗人的行为的确也是守密的一环……她用泄密的手段,阻止了新的秘密被泄露。
而在如今,安南搜集天车之书碎片的行动已经陷入僵局。
他甚至都快忘了这件事了。
于是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在安南完全没有干涉的情况下……四暗刻却无意识间帮他找到了第七面镜子。
——这无疑正是所谓的“命运”。
四暗刻和其他玩家,都是不知道“镜子”这一存在的。他在听到圣者亨利对“永恒之女”的介绍后,根本就不会往这方面想。
因为只有安南打的那一次“双子座”噩梦中,塞提才对他念了一段《赞颂天车之书》。而玩家们自然是不会知道安南通关时的情景,也不会意识到这里有一本有问题的书。
那么在四暗刻总结情报、向其他玩家的时候,关于永恒之女渴求其实是“上升之爱”,还有‘永恒之女这个称号取自于《赞颂天车之书》’这种极关键却又不容易记的情报,反而就可能会被他当成是“意义不明的背景介绍”而忽略。
假如四暗刻把这个情报总结为“永恒之女打算让爱人觉醒‘爱’的要素到极限”;假如安南没有正好在注视着四暗刻……
那么安南就会直接错过这个关键情报。
他绝对不会意识到,英格丽德就是他的第七面镜子。
“……等一下,不太对劲。”
安南突然又纠结了起来。
他缩成一团,双手抱头蹲在椅子上。
因为他刚刚意识到一个更重要的问题——
现在,他已经知道英格丽德就是他的第七面镜子了;如同知道尼古拉斯的思念体就是他的第六面镜子。
那么……
他现在能去找英格丽德了吗?他能派遣玩家替自己去找英格丽德吗?
“——那我到底是知道好还是不知道好啊?!”
安南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突然想要锤一顿无面诗人。
——要不是你给我剧透了一轮,我现在会这么纠结吗?!
“算了,什么都不说吧……”
他最后还是决定,最好还是什么都不动、什么都不指挥。就看他们自由行动……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应该最后英格丽德也会自己出现在安南面前。
以防万一,林依依的整个小队,安南最好都不要再调动、下令。
就全看他们的“AI”吧。
“虽然我才是玩家们眼中的NPC,但我却要反过来把玩家当成NPC看……”
安南总感觉哪里不太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