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5kb火熱都市小說 小閣老 三戒大師-第二十章 101旅館閲讀-8kvqf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再加上一人四身作训服,一件棉大衣,还有棉帽棉手套,海魂衫袜子犊鼻裈之类……这一身下来足足要十两银子,还是内部批发价。要是去市场上单件采购,十五两也打不住!
金科觉得公子在警员上花费太大了,赵昊却说,我们走的是少而精的精兵路线,就该有个精兵的样子。
想想二三十万两一艘的盖伦船,这点儿置装费好像也没多贵了……
其实也还好,因为费用的大头主要出在警袍、皮带和皮靴上,这三样将士们一个月也穿不了几回,损耗不大。警员们爱惜点儿穿个五六年,一点问题都没有。
真正耗衣服的出海、作战、训练和军营生活中,他们都是穿眼前这种卖相不佳,也很便宜的‘海警作训服’的。
不过这身被称为‘海警作训服’的衣裳,其实也不一般。这身作训服在样式上,类似于有钱人穿的中衣中裤,所以也被海员们戏称为‘睡衣外穿’,但确实方便在船上爬上爬下,不用担心下摆被哪里勾到。
裤子也扎进靴筒里,很是利索,还避免了裤脚被踩被挂住的意外。
而且上衣左右腹部位置,还各开了一个暗口,里头各缝了一个大口袋,装些细碎的小件十分方便,可以解放双手。
最值得称道的,是他们的作训布靴,非但用料结实、做工细致,而且在鞋底前脚掌和后脚跟还钉了块带花纹的杜仲胶皮子。
警员们很快就体会到了这玩意儿的好处,它非但能让鞋底更耐磨,而且还能防滑,在湿漉漉的甲板上奔跑,也不容易摔倒了。
而且作训布靴的靴尖上,还包着片月牙状的铁片,这样在搬炮弹或别的重物,不小心被砸到脚时,可以保护警员的脚趾头——在大航海时代,舰艇上非战斗减员最多的原因便是脚伤,就像战斗时最多的死伤,是由木屑飞溅造成的,一样不可思议,却又是事实。
这些改进虽然细小,却都能实实在在帮助到海警们,减小他们受伤的几率,让警员们真真切切感受到赵公子什么叫‘爱兵如子’。
~~
赵公子满脸欣慰的与警员们交谈一番,询问他们对新配发的服装有什么意见,对舰上有什么意见?
当着总队长和舰长的面,警员们就是有意见也不敢吱声啊,于是纷纷表示十分满意。硬要他们批评领导的话,那就是领导们太拼命三郎、太不注意休息了……
赵公子听得一阵索然无味,国人果然一个鸟样,不管哪个朝代。还不如去看看不会说话的东西呢。
“走,咱们下去看看。”赵昊笑着指了指通往甲板下的楼梯口道。说来惭愧,之前的科学号也好,陈怀秀的平江号也罢,他都嫌甲板下又黑又臭,从来就没下去过。听说这101舰的甲板下有四层空间,赵公子终于来了兴趣。
顺着楼梯下到负一层,这层高也就是一米七五多一点,赵公子都得弓着腰才能不碰头……不是他个儿高,主要是鞋跟和发髻高。
像高大哥这种身高超过一米八的,才叫真痛苦呢……全程都得猫着腰。
不过大部分将士,小时候普遍营养不良,身高还不如赵公子呢。他们大都在一米六左右,所以虽然感觉逼仄是肯定的,但还能凑合着过人。
比起逼仄来,更大的问题是黑暗和空气不流动。赵昊感觉当初徐渭住的天牢,也比这里头亮堂,比这里头空气好。
没办法,要是商船或者货船的话,在舱壁上还能开几个舷窗通通风、透透光。但这是一切以安全为要的战船。开了舷窗的话,接舷时敌人往里头扔火油罐怎么办?而且船内需要防火,也不点火把,只有挂在长长舱壁上的几盏船灯,在发着昏黄的光。
船灯里头装着水,基本上掉到地上就会熄灭。但为了保证安全,这玩意儿亮度就有限了。
赵昊倒是瞬间就想到了,可以从西山公司采购一批给煤窑通风的设备来,解决一下空气浑浊的问题,不过只能下次再说了。
这一层,是中下级警官和警员们居住的地方。曾一本显然不会理会手下们的住宿条件,原先这里一间间舱室都是货仓。水手们夏天天晴时睡在甲板上,其余时间夜里就在这层的货仓里猫着,绳索堆、帆布堆、货物箱都是他们天然的床铺,所以他们湿疹等各种皮肤病发病率很高。
而且当水手睡着后,还会随着海浪的起伏乱滚,有倒霉的甚至能摔断脖子、一命呜呼。
其实也不能苛责曾一本,因为欧洲的海员也是这遭遇。直到他们后来从印第安人那里引进了吊床,水手们这才得好歹有了个床,至少皮肤病少了,也不用担心睡着后乱滚了。
赵公子年初就搞出了吊床,负责造船的牛长老一试果然好用,便给所有船只都安上了。
这艘万斛乌尾船也不例外,开到江南造船厂后,牛长老带人进行了改造,将这层船舱隔出了大小不一的三十个房间。警官两人一间,警员六人一间,都安装了吊床,还给打了衣柜和储物柜,每间房里还安了船灯,条件也算是大改善了。
但六个人挤在一个十五平大,一米七高的小房间里,赵昊觉得还是很够呛很够呛的。
可水手们的住宿问题,三百年后都解决不了,赵公子目前也能做到这一步了。
不过让赵昊有些惭愧的是,警员们却好像很满意目前的住宿条件。尤其是那些前沙船帮水手,都纷纷赞不绝口,甚至有人称其为‘101旅馆’。真不知以前的条件会差到哪儿去?
而且借着昏黄的灯光也能看到,一间间舱室内的内务,都保持的十分整洁。所有东西都在它该待的地方,吊床也都收在墙上,地面没有任何杂物,连木制的墙面都擦得锃亮。
严格要求内务到吹毛求疵,甚至有些故意折腾警员,但它却是塑造军纪和执行力的好办法。所谓‘解放军被子、美军的鞋、法国佬衬衣十四道褶’都是这个道理。
其实最早开始严格要求内务的是大嘤皇家海军。并非出于什么贵族心态,而是为了在出海时保持船上的公共和个人卫生。这一点很重要,因为船上常有鼠患,还有比老鼠更讨人厌的虱子、臭虫、跳蚤之类,散布斑疹、伤寒、瘟疫等各种疾病,造成非战斗减员,甚至能直接让战舰丧失战斗力。
大嘤的船长的发现,对付这些害虫最好的办法,就是勒令水手们保持船上和个人的卫生。除了日常卫生外,他们还会定期搞大扫除,清理生活垃圾,排放底舱的污水,到处撒石灰、硫磺粉等等,来降低爆发传染病的几率。
~~
参观完了将士们住宿的负一层,再往下一层就更艰难了。因为下面三层没有直通甲板,而是用隔板隔出了一个个地窖似的水密舱。不过这样的好处是一两个舱漏了,不会有沉船的危险。
掀开负一层地面上的一个个盖板,便露出下头一个个舱库来。有弹药舱,有工具舱,还有备件舱,以及最重要的食物舱。
海尔哥告诉赵昊,虽然这次算是近海出航,但考虑到战斗的诸多不确定性,在日本也没有确定的补给港,还是按照一个月的远航标准来准备的供给物资。
其中一个仓库装满了米、面、小米等各种粮食。一个仓库装满了腌肉、熏鱼、火腿、咸菜等各种耐储存的副食。还有一个仓库则装满了冬瓜、白萝卜、胡萝卜、白菜等各种耐储存的蔬菜。
还有一个食品仓,居然装满了一摞摞蒲团大小的吃食,赵昊拿起一个凑到灯下才看清楚,原来是我国传统军粮——锅盔。
“海上时常风高浪急,伙房不敢生火,所以得多备干粮,不能让大伙儿饿肚子不是。”海尔哥解释道。
“嗯,有道理。”赵昊点点头,心说关键时刻还可以当盾牌。
至于今天刚送来的那些新鲜水果蔬菜和肉食,则都被送到了船艏下层的伙房中。刚出海的几天,水兵们的伙食素来是最棒的,不仅品种丰富,而且敞开供应。因为没几天这些玩意儿都会腐烂,与其白白浪费,不如都吃掉。
负三层则全都是装淡水的水柜了。谁都知道在大海上,饮水可比食物的重要性高多了,要是断了水或者水被污染了,全船离着团灭也就不远了。不过淡水在水柜里存放最多半个月,就会长满绿苔,滋生水虫,发出难闻的下水道味。非但难喝还很容易引发腹泻和痢疾。
沙船帮的经验是将水烧开了再装船,喝的时候煮开了加点茶叶盐巴,状况就会好很多。不过沙船帮都是在内河和近海活动,也不知这经验在远洋能不能有效。
好在此去日本也算近海,别的补给不敢说,淡水应该是不会缺的。
水柜下面是负四层,装的都是压舱石,以防止战船在风浪和开炮时大幅摇晃,甚至翻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