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zi8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鋼鐵蘇聯討論-第1119章 倒車!轉向!開火!讀書-o7dg0

鋼鐵蘇聯
小說推薦鋼鐵蘇聯
第一辆黑豹解决了,但剩下的敌人仍有两个。
高穿深、强转正、大毁伤的122传家宝有着最致命的装填慢缺点,对此无比清楚的马拉申科并不指望这一炮过后能赶紧再来一炮,再放倒一辆德国佬的坦克化解危机。
要知道这样的想法根本不现实,光看看基里尔那已经红的发紫的面目表情就知道,基里尔再怎么硬撑估计也快接近极限状态,如果再继续保持高速装填状态的话铁定人会出事儿。
到底能装多快就让基里尔自己悠着来,马拉申科并不打算对基里尔再去加以催促,而是另有解决之道来处理当下的棘手情况。
“谢廖沙,保持倒车状态转向!把首上装甲对准那群德国佬,快!”
方才只是倒车而没有下令立刻转向,马拉申科是考虑到处在停车状态根本没速度的IS6如果要即刻转向的话,发动机转速上不来的情况下势必会面临着和乌龟爬一样的转向速度,就和深陷泥沼的野兽乱扑腾却于事无补一般是相同的道理。
但现在,倒车出去一段距离的IS6已经是最大倒挡下的急速状态,此时此刻的转向远比方才停车不动状态下的转向要快出两三倍不止。
很遗憾,战时生产不允许的科京没条件给IS6装上奢华大气上档次的原地转向机构。事实上即便是到了后世冷战末期,苏联最后一代也是实际量产过的最强主战坦克T80U上,也一样没有原地转向能力,采用的依旧是一条履带抱死、另一条履带转动的传统转向行走机构。
没有原地转向能力,就只能用这种先倒车、而后再转向的方式实现快速转向。同时也能尽最大可能延长德军坦克完全抵近侧身的时机、争取那么一点点的宝贵时间。
虽然有些麻烦并且很是耽误时间还相当危险,但马拉申科指挥的177号车组终归还是凭借着默契的配合,最终成功做到了这一点。
被一整块焊接轧制均质钢装甲无死角牢牢保护起来,IS6重型坦克防御最为坚固的车体前端迅速转向同时保持倒车,准备以最坚固的防御直面对手。
与此同时,依旧在恪尽职守的伊乌什金这边也没停下。
谢廖沙开始车体转向,这也就意味着伊乌什金方才调整的炮塔射击角度,也需要再次校准以对准敌人所在的方向。
电动方向机驱动下的炮塔调转与车体的倒车加转向同步进行,坦克大幅度机动下的基里尔仍然在坚持装填炮弹不言放弃,身为车长的马拉申科则保持精神高度集中状态、死死盯住那两辆依旧在狂飙猛进的德军坦克不放。
整个177号车组四人没有一个是闲着的,车长、炮手、装填手、驾驶员全都在忙活,个个如同巨大精密机器中的零件和齿轮一般恪尽职守,传言中的精锐车组绝非是浪得虚名!
马拉申科指挥着自己的座车快速做出反应,但反观此时此刻的德军那边却是情况不妙。
如同钢铁哥斯拉一般的IS6将防御最为坚固的车体正面快速调转、指向过来,不知道对手坦克型号和具体名称的党卫军装甲兵,只能感受到那几近绝望的巨大压迫和十足恐怖。
这辆怪物一样的俄国佬重型坦克简直就是无敌一般的存在!
方才防御阵地的时候,曾经有不止一门的最新式PAK 43反坦克炮反复命中过这辆可怕的怪物。
之前被吹嘘到了天上、号称虎式坦克主炮升级版的PAK 43,在面对这俄国佬饲养的钢铁怪兽时却根本发挥不出预想的效果。
一炮干上去除了跳弹就是未击穿,装甲被打的坑坑洼洼、火星直冒却没有一发击穿。如果说小屁孩乱丢石子砸黑熊,会把黑熊激怒、咆哮着猛扑过来的话,额头直冒冷汗的党卫军装甲兵们觉得,此时此刻的自己可能就是那冲黑熊丢石子的可怜小屁孩。
跑?别开玩笑了,只有憨批才会认为这种情况下想跑会来得及。
就算对手可怕到足以令人颤抖,咬紧牙关的党卫军装甲兵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强冲,为了自己的小命再博最后一把!最终的较量自打一开始就是你死我亡!
对手已经调转了车体航向,这种情况下再去绕侧迂回已经于事无补。
仅存的最后两辆贴身党卫军坦克立刻在高速状态下跟着调转航向,飞速绞磨的履带在导向轮的作用下强行扭转、带动着履带卷飞起大片的湿润泥土和青绿色的野草飞上半空,几乎已经无限接近于传说中的坦克漂移。
一辆黑豹和一辆长管四号分头行动、左右开弓,在基里尔尚未完成装填的情况下便再一次尝试继续近身侧击、直冲而来。
自己的对手不是憨批,马拉申科看得出来。
左右开弓的两辆坦克中只能选择一辆作为主要射击目标,炮管只有一根的IS6可不是有两门125滑的天启坦克。
“伊乌什金,主炮瞄准那辆黑豹!先把这混蛋轰掉!”
优先打掉威胁最大的目标是亘古不变的真理,追随着马拉申科一声令下的伊乌什金开始飞速调转炮塔,将黑洞洞的炮口指向那辆已经贴脸的黑豹。
轰——
也许是自知必死无疑前的最后一击,这辆在马拉申科看来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味道的黑豹,居然在高速前冲状态下突然抵近开火、无法抵近侧身的射击弹道直指自己座车最为坚固的车体正面。
叮咣——
咻——
没有丝毫的意外,即便是零距离抵近射击也无法击穿IS6正面百分之九十以上投影面积。黑豹和IS6之间的巨大质量差距完全是天壤之别,就好比小学生给做好了准备的他亲爹来上一拳,不会起到任何作用一样如出一辙。
带着银白色曳光的穿甲弹弹丸打在车体首上装甲板上直接跳弹弹飞、斜插苍穹,一个呼吸不到的功夫便瞬间飞的不见了踪影。
马拉申科座车的车体首上装甲板又多了一个浅浅的小坑,被激怒的钢铁巨兽势必要让敢于蚂蚁撼树的鼠辈付出代价。
咣当——
“穿甲弹好!”
炮闩闭合的沉闷声响回荡在炮塔之内,再一次把发射药筒连带着弹丸推送入膛的基里尔几乎快要跪倒、喘着粗气,右眼一直死盯着目标不放的伊乌什金已经浮现出嘴角狞笑。
“找你们的德皇报道去吧,垃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