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b2h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討論-第五百一十四章 誒,那東西我擱哪了熱推-fkkon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堂屋里,
闻声,廉歌转过视线,朝着那传出声音的屋子里看了眼,
而老人则是在听到声音的同时,便赶紧将那一堆杂乱的东西给直接放到了一旁,直接朝着那屋子里走了去,
“……对,是我,是我回来了,你别怕……”
老人压低了声音,脸上没了刚才的模样,走进了了那屋里,带着些温和的说道,
“……我怕什么,周围都是些邻居,再说我这样子,有什么好怕的……”
屋里的老太太似乎笑着,轻松着应了声,又再出声问道,
“屋里是不是来客人,我刚才听,除了你,还有别得动静。”
“对,来客人了,来了位贵客。”
“那你还不出去招呼客人,守着我这个老婆子做什么。”
“老人家,叨扰了。”
堂屋里,廉歌站起身,走到了那间屋,屋门边,出声朝着屋里说了句。
“……不叨扰,不叨扰。我们这屋里还难得来个客人呢。”
屋子里,弥漫着股味道,似乎混杂着些药味和老人身上的味道。
靠着窗边,摆着张床,床上,平躺着位老太太,身上盖着被子,头下枕着两个枕头,转过了头,正笑呵呵着,招呼着廉歌,
“……小伙子,你坐……不好意思啊,这屋子里味道有些重,小伙子你坐外边,坐堂屋里吧……”
先是招呼着,紧随着,又有些费力着动了动头,看了看屋子里后,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着,对着廉歌说道,
廉歌闻言,微微摇了摇头,没挪开脚步,
“谢谢了,老人家。”
“不谢,不谢。”
似乎是因为许久没来过客人,老太太显得有些高兴,笑呵呵着,应道。
“……老婆子,我扶着你坐起来点,你靠着床头上,坐一会儿吧。”
屋里的老人伸出手抱着老太太,坐起来了些,
“……瞎折腾什么啊,我躺着也是一样……”
“……嘿嘿,坐起来你靠着床边,我把窗帘给你拉开,你也能看看外边。”
老太太说了句,却配合着老人,伸出了手,
老人则只是憨笑着,说着,
“……那老婆子你靠在这儿,看看外边。外面这会儿太阳就要落山了,靠在这位置正好,正好能看到……昨天你不是说想看看吗,我今天看了天气预告,今天天晴,正好能看到……这好看着呢……”
老人说着话,将床上个枕头立了起来,垫在老太太身后,扶着老太太在床头靠着,坐着,
又伸出手,将窗帘再拉开了些,
窗外,正好能看到夕阳,
夕阳映着晚霞,往着屋里挥洒着些阳光,
“……我看不看都一样……”
老太太靠在床头,转过头,望了望那晚霞夕阳,出声再说了句,
老人却只是笑呵呵着笑着,也不答话。
……
“行了,你去招呼客人吧。”
老太太望着屋外的晚霞落日,出了会儿神,再转过头,对着老人说道,
“……成,那你就在这儿靠着坐会,看看外边,我去把东西收拾下。这位小伙子今晚要我们这儿住,我去把屋子收拾下……老婆子你要是又想再躺下去了,就喊一声就行了啊……一会儿我这收拾完了,再过来给你捏捏腿。”
老人再理了理老太太身上的被子,笑呵呵着说着。
“……还捏它做什么,你也忙了,累了一天了。”老太太缓缓摇了摇头,又低下头看了看被子里盖着的脚。
“要捏的,要捏的……”老人笑呵呵着,说着,
老太太转过头,看着老人,老人却只是笑呵呵着,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转过了头,没再说话,
“你放心吧,我这力气多得是……你看我这腿脚麻利的,我这力气比二三十岁的小伙子都多。”
老人再笑呵呵着,出声说着,
“那老婆子你这么坐会儿啊,我去收拾东西……”
“……去吧。”
老太太再应了声,又再转过头,笑呵呵着看向廉歌,
“小伙子,你也在堂屋里坐吧。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这怠慢了。”
“是我叨扰了。”
再应了句,廉歌从这房间门边让了开,走回了堂屋里。
紧随着,老人也再从屋子里麻利着走了出来。
“……小伙子,你先坐啊,坐会儿啊,我这收拾了,再去把你晚上要住得房间给收拾收拾……”
老人笑呵呵着,说着,再将地方那堆杂乱着的东西抱了起来,往旁边走去,
廉歌闻声,看了眼老人,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那老太太所在的屋里,
一旁,老人抱着那对杂乱的东西,放到了一旁,回过头,注意到廉歌的视线,也同样朝着那屋里再看了看,
“……我家老婆子她啊,腿上有些问题,下不了床,走不了路,下半身都没知觉……”
老人走近了些,脸上一直带着的笑容褪去,沉默了下,说了句,又再沉默下来。
……
“……哎,这扫帚哪去了……”
紧随着,老人又喊了起来,
“……在门后边呢,你上回扫了东西,不是放在门后边了吗?”
屋里,老太太朝着堂屋里喊了声,
“……嘿,还是老婆子你记性好,我这记性……”
老人笑呵呵着,应着,拿出了扫帚,
“小伙子你再这儿坐会儿啊,我去把旁边那间屋子收拾下。”
“劳烦了,老先生。”看了眼那堂屋门后,廉歌转回视线,应了声。
“……客气什么。”
老人笑呵呵着,拿着扫帚朝着旁边另一间屋子里走了去。
……
“……哎,老婆子,我前两天洗得那套被套给塞到拿去了,有放到柜子里吗?”
“……你不是讲,说用不上,给放到柜子底下了吗?”
“……嘿,我这记性……”
“……那被套拉链该是脱了,你要套上去,还得缝一下,那针线,都在那抽屉里……”
屋子里,
老人不时和老太太说着话,在堂屋里,要收拾的那间屋子里来回,
“……扫完了,我还是把那扫帚放到了门后边算了,免得下回用又找不到。”
把从那屋子里扫出来的些灰拿着个撮箕扫了,老人说了句,将那扫帚又放回了原位,
“……小伙子,那间屋子已经收拾出来,被套这些都已经换上了,小伙子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需要的。”
放回了扫帚,老人再了回来,笑呵呵着对着廉歌说道,
“谢谢了,老先生。”
廉歌站起身,再道了声谢,
“客气什么啊。”
老人摆了摆手,再笑呵呵着说道。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那老人,再看了眼被老人堆在一边,那堆杂乱的东西,
“老先生是做红白喜事的?”
“……咚咚,咚咚……”
没等老人回答,就在这时候,堂屋门边,响起敲门声,
“……徐叔,徐叔在屋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