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s1bl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線上看-第三百一十一章   安平縣危機,羅鴻歸來【7000字,求月票!】讀書-v5gyj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小說推薦公子實在太正義了
万剑山,演武场之上。
有气息如激荡。
罗鸿发丝飞扬间,身上的气息变得更加的内敛和深邃,虽然仍旧只是一品境,但是他整个人的精气神和精神面貌,却是与一品境完全不同。
吴家弟子们纷纷伫立着,看向罗鸿的眼神其实是有些复杂的,毕竟之前吴家天才吴天被罗鸿所杀,而吴天在吴家中的声望,比起主脉的吴媚娘可是要大的多。
而如今,罗鸿来到万剑山,通过铸造了一把半圣之剑,让他们心悦诚服,又在接下来,天人来袭之战中,大放异彩。
使得吴家弟子对于罗鸿少了几许敌视,多了几分崇拜。
女帝和吴清华皆是跨入了半尊之境,而陈天玄也因为一些福利,跨入了五境陆地仙,大家实力都有所突破,心中自然是颇为喜悦。
他们看着罗鸿,隐约感觉罗鸿似乎有了突破,但是却有感受不出罗鸿身上的气息变化到底不同在何处。
哪怕是女帝和吴清华这两位新晋半尊,亦是看不透。
罗鸿睁开眼,吐出一口气,脸上挂起了几分笑容。
吸收了这么一大波的奖励,数十位天人,再加上一位半尊天人的规则奖励,罗鸿终于是完成了大道根基的塑造,别人是开拓大道绵延万里,而罗鸿则是横向发展,拓宽万里……
万里宽的大道,罗鸿也是感觉到接下来要延长万里,怕是要变得无比的困难,他的大道绵延一里,比的上别人的百倍难度。
罗鸿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
但是,既然做出了这个选择,罗鸿也不会去过多的纠结什么。
没有再继续久留在万剑山。
主要是,罗鸿此行的目的已经完成,他的实力,虽然仍旧是一品,但是,因为大道之基宽万里,哪怕是对上九境陆地仙或者天人,罗鸿都觉得自己能够一战。
更逞论如今的罗鸿,有伪神通“弹指见鬼都”,还有假冒神通技斩神意志海,还有不灭魔躯……一根手指头。
这些都是底牌,算是罗鸿的三板斧。
哪怕是对上真正的九境,有这三板斧在,可敌九境,没准还可杀九境!
女帝见到罗鸿结束了修行,走了过来,她握着龙雀剑,雍容华贵,虽然是女人,但是却有着难以抵御的威严铺面而来。
女帝微微蹙眉,看着罗鸿:“以你的实力,不应该还是一品,哪怕是能量的积累,你也远超寻常的一品了……”
“罗鸿,你真是让朕越来越刮目相看。”
女帝笑道。
她一笑,竟是有种让阳光都灿烂了般的感觉。
吴清华亦是看的有些不可思议,没有想到有生之年,居然还可以看到女帝的笑!
女帝很快收敛了笑容,她依旧是不苟言笑的女帝,她扭头看向了昆仑宫的方向,蹙起眉头。
吴清华亦是看向了那个方向。
“刚才昆仑宫的方向,似乎有恐怖的波动迸发,那可能是半尊之战……”
“昆仑宫?”刚结束修行的罗鸿,亦是蹙起眉头。
“陛下对昆仑宫可有多少了解?”
罗鸿问道。
对于接下来准备割韭菜的地方,罗鸿觉得自就得起码得给个尊重,了解一下对方的具体实力是如何在做打算。
女帝神色凝重无比:“昆仑宫……很强,传闻是勾连天门之后的天界,乃是天人在人间的代言之地。”
“据说,昆仑宫中出谪仙,上界转世入人间的谪仙,大多都入了昆仑宫。”
“而且,昆仑宫能够作为人间圣地,自然不会那么简单,相比于龙虎山,望川寺……昆仑宫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与稷下学宫相差无几的程度。”
女帝道。
吴清华亦是点了点头,严肃无比:“昆仑宫……很强!”
“不仅仅是强,昆仑宫的掌教云太苍,据说活出了数世,能够在人皇规则遍布的人间,有夫子监察的人间打破规则,逆抗天命,绝非等闲。”
“夫子曾说过,人间如妖者,云太苍为其一……”
吴清华,道。
“甚至,人间的几次王朝更迭背后都有昆仑宫的影子,之前的诸国乱战,每一位诸国王主背后皆有一位昆仑宫的道人……像是一只无形的大手,玩弄着天下,玩弄人间气运!”
罗鸿眉宇微微一挑。
云太苍……就是之前附体闻天行那位,罗鸿因为借助夏皇天甲尸打爆了对方,所以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如今看来,几位大佬对于云太苍的评价,似乎都高的不得了。
吴清华询问似的看向女帝,女帝亦是点了点头。
“当年三大王朝铁骑横踏江湖,也曾攻打过昆仑宫……”
“首选目标就是昆仑宫,三大圣地之一……可是,三大王朝的铁骑联军,数十万的大军,布阵于昆仑宫前,三大王朝的皇主亲自出征,而昆仑宫中有拂尘扫下,卷走了当时皆达到九境修为的三位皇朝皇主。”
“最终,夏皇,周皇,楚皇走下昆仑宫后,便各自撤兵了。”
“原计划对望川寺和龙虎山的征伐行动,也就全部都放弃了。”
“至于三大王朝的皇主在昆仑宫之上经历了什么,谁也不得而知,而从那以后,夏皇便开始追求长生,周皇和楚皇也相继陨落。”
女帝的话,有些沉重。
“朕其实有一个才猜测,昆仑宫与天人勾结,他们的目的……或许是想要破开上古人皇留存于人间的规则。”
“原因呢?”罗鸿问道。
女帝扫了吴清华一眼,道:“你应该知道,吴家典籍中有过记载。”
吴清华一怔,尔后眼眸凝重万分:“你说的是那本‘剑藏’中所记载的一句话?”
“天上地下莫非皇土,故欲成皇,唯人间尔!”
欲要成皇,唯有人间?
是因为这个原因么?
一时间,演武场之上,沉默了许久。
只有清冷的风,吹动破碎的石子于地面之上滚动着。
罗鸿吐出一口气,没有再去想昆仑宫的事情,什么成皇不成皇的,关他一个人间大恶人鸟事!
他笑了笑,朝着女帝与吴清华拱了拱手,便打算离开。
他此行的目的基本上算是圆满,因而也必要继续留下。
不过,临行前,女帝还是认真道:“罗公子,朕曾派吴媚娘前往学宫,本欲是要与大罗王朝一同联手共抗天人。”
“而如今,罗公子来了吴家万剑山,媚娘怕是扑了个空,联手之事……便由朕与罗公子约定吧。”女帝道。
罗鸿一怔。
联手共抗天人?
天人……还需要联手共抗?
不是随便杀的么?
特别是如今天人,人间修士皆可杀!
不过,罗鸿眼珠子微微一转,笑道:“联手之事,本该有我大罗女皇与陛下相谈,不过,谁叫本公子为大罗王朝最霸道的摄政王呢,本公子替女皇答应你了!”
罗鸿霸道无双的手掌横推,表示答应了下来。
摄政王?
女帝红唇微微一僵。
有必要么?
大罗王朝的建立,本就是因为你罗鸿,你自然是说一不二了。
罗家除了你罗鸿,还有个死去的罗红尘,其他人根本不够看,也根本开辟不了大罗王朝。
女帝想了想,黛眉微挑。
摄政王……罗鸿这是担心对抗天人失败,自己身死,而不连累大罗王朝么?
毕竟,一个摄政王,大罗王朝若是及时断腕,应该还有机会留得火种。
女帝慨然,原来如此。
罗鸿看了一眼女帝的表情,笑了笑,这女帝……定然是在反感自己的霸道吧。
没有久留,与女帝和吴清华打了个招呼之后,罗鸿便在热情似火的三位铸剑大师的簇拥之下,御邪剑而起。
顺手捞起小豆花,与陈天玄一同化作了青白两道剑光,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吴清华拄着刺麟剑,看着远去的罗鸿,慨然万千。
“两百年天地沧海桑田,竟是出了罗小友这等人物,如今天地,天人落人间,人间迎来至暗时刻,却是有罗小友这等正义之辈,天下之幸事啊!”
吴清华拄着剑,捋着须,笑道。
女帝瞥了他一眼,“人间正义表率之名,还用你夸?”
吴清华捋须的动作顿时僵住。
而女帝的话语落下,便甩出了龙雀剑,龙雀虚影浮现,与大楚王朝前来支援的陆地仙们,纷纷朝着皇宫方向而去。
……
安平县,稷下学宫。
学宫中,强横无比的气运光束冲霄而起,激荡着苍穹。
那气运光束太过强横了,仿佛人间所有的气运都汇聚于此一般,如果说寻常陆地仙的光柱是手臂粗细,那此时此刻,这道光束,就宛若数十人都合抱不得的苍天大树!
安平县外,虚空千里处。
一艘黄金浇筑的战车横亘于云层之上,仿佛要将虚空都给压塌一般,而那战车之上,有一位白衣青年伫立着,青年俊美无比,周身笼罩着神光。
而他的周围,亦是有一尊又一尊天人悬浮着。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夏无极,大夏王朝的飞升之人,夏劫之父!
此时此刻的夏无极盯着远处稷下学宫东山之上冲霄而起的气运光束,以及气运光束中心,那在台阶之上玩桃花的罗小小,眼眸中不禁流露出几许精芒。
“此女便是承载了人间七八分气运的大罗王朝女皇?”
“真是无上的体质,竟是能够承受这么多的气运,这等体质,乃气运之种,当真是有皇者之姿!”
夏无极伫立于黄金战车,凝重道。
“此女若是入我中天门,怕是足以让一位一境天人一跃成为天尊!”
“此女,神族势在必得。”
夏无极,道。
他的周围,亦是有一尊尊笼罩在神光中的天人悬浮着。
不过,这些天人的脸色却是有几分难看:“如今的人间大地,天人不再不死不灭,生命之种被生命长河收回,这对于我等而言,极其的危险。”
“气运之种身处稷下学宫……我等想要擒拿,很难!”
“稷下学宫从上古传承至今,我等还是小心行事,天人入学宫,天生会遭受到规则压制。”一位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天人,道。
伫立在黄金战车之上的夏无极却是摆了摆手:“无妨,虽然李修远隐藏了踪迹,但是吾置换之血脉,乃中天王麾下,第五尊者,神眼天尊……神眼一开,可窥万物。”
“李修远独自前往了昆仑宫,被青姝和龙刺给封困在了昆仑宫难以脱身,青姝和龙刺乃是纯血仙族和龙族,李修远尽管妖孽,但最终下场也必然是身死,因为,昆仑宫中还有一个云太苍的邪念分身!”
夏无极华贵的衣袂,充斥着高贵的光华。
“所以,如今稷下学宫空虚,虽然有李修远布置的桃花阵,但是……有吾神眼相助,天尊之下的阵法,等若无物。”
夏无极背负着手,伫立战车,嘴角高傲的上挑。
不过,毕竟是稷下学宫,他们还是害怕李修远钓鱼,毕竟,在稷下学宫死了好几位九境天人了。
所以,夏无极派遣了两尊七境天人出手,算是试探。
七境实力,不上不下,哪怕有危险,就算破不得阵法,也可以及时撤走。
“吴家万剑山之战,已然结束,那人间正义表率,罗鸿怕是也快要归来了。”
“无妨,罗鸿若是归来,由吾来挡之。”
“去吧。”
夏无极,道。
“喏。”
两尊七境天人躬身,下一刻,化作流光,横亘虚空而至。
……
赵星河伫立在安平县的城楼之上。
他身披黑甲,横刀立马,面色无比的严肃。
如今,天下动荡,天穹之上时不时的血雨笼罩,时不时的金云祥瑞……
都让他无比的严肃,安平县乃是大罗王朝的都城,赵星河肩负守城的任务,所以,他不敢有任何的懈怠。
安平县的城楼实在不算是很大,之后安平县绝对要扩张,只不过,如今局势不明,安平县暂时保持了原有的城墙。
巡逻了一圈的赵星河蓦地身躯一震。
他猛地扭头,腰间的墨刀骤然抽出,身上属于一品强者的气机迸发。
他的眼眸锋锐如鹰隼,可以看到遥远的云穹之上,竟是有两道神光飞速掠来,宛若六月流火!
锵!
赵星河顿时深吸一口气,一步踏出,身躯骤然腾空而起。
“敌袭!!!”
一声利啸,激荡在安平县的每一个角落。
罗府中。
闭目的罗小北眼眸陡然睁开,金身璀璨,横空而出。
罗厚和罗老爷子亦是握着墨刀,激射出了罗府。
县衙中。
刘县令走了出来,望着天穹,呼吸骤然一滞。
两道神光炫目无比,让他眼眸隐隐有些失神。
虚空中,流光散去,化作了两位天人的身影,这两尊天人高高在上,俯瞰着安平县中的百姓,还有那城楼之上的黑骑,以及腾空而起赵星河,司徒薇等罗家一品强者!
“蝼蚁。”
两位悬浮在云端,任由云流激荡的天人不屑一笑。
下一刻,身躯一摇,拂手探出。
背后,气息节节攀升,尔后,七千里大道横亘浮现,道花开七朵,灿烂摇曳!
两道异象,仿佛让天地失色。
赵星河只感觉天地威压横亘压迫而下。
司徒薇亦是发出了闷哼!
噗嗤!
罗家诸多一品,只感觉威压如山岳压迫而来,似是天地反覆。
直接被压的砸回了城楼之上。
“这儿乃稷下学宫!谁敢来犯!”
利啸声间。
金色的武仙甲浮现。
罗小北犹如一颗炮弹,排空气浪,飞速迸射而出,激射于穹天之上,气血翻涌,犹如金色的火焰在燃烧。
“二境陆地仙?”
虚空中,两尊七境天人笑了笑。
其中一人一步踏出,七千里大道恐怖的压下,一只手探出,猛地一吸。
巨大的吸力将罗小北给吸入了穹天云海。
远处,夏无极伫立黄金战车,淡淡道:“速战速决……”
“喏。”
两尊七境天人,笑容消失,严肃了起来。
下一刻。
穹天之上,七境天人一掌砸下。
罗小北浑身血液燃烧,却依旧是被狠狠的拍入了大地中,武仙甲破碎,安平县外的大地瞬间被抹平,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掌印!
罗小北……又挨揍了。
而另一尊天人,起手,有神光流转,化作了一杆长枪!
一枪扫出,恐怖的枪芒横亘云端,犹如巨浪决堤。
恐怖的枪芒,似是化作了平推一切的恐怖能量波!
宛若山河破碎,无数的碎石被砸塌!
哪怕是东山之上在玩桃花的罗小小亦是站立了起来,眺望着安平县的方向。
嗡!
不过,就在这恐怖的能量波即将抵达安平县的城墙之时,天地间竟是有一瓣又一瓣的桃花飘落而下。
安平县外一圈数十里地,竟是有一株又一株的桃花树瞬间拔地而起。
使得安平县似是隐藏在桃花深处的一处桃源之地一般。
而那七境天人的全力一击,可以平推江陵府的恐怖力量,砸落在阵法之上,竟是像石沉大海一般。
“李状元的桃花阵!”
安平县中,一位位被压制的一品强者,流露出了几分兴奋之色。
他们还是有机会,有底牌的!
远处虚空,战车之上,夏无极发丝飞扬,一声长啸。
整个天地似乎都动荡了起来。
尔后,夏无极一只手点在了眉心之上,手指徐徐下划。
然后,眉心的肌肤开裂,有千万道神光自他的眉心之中迸射而出,宛若可以照耀天地!
“天尊神眼!”
夏无极发丝横飞,华贵衣袂飞扬,身下的黄金战车,绽放璀璨而夺目的光辉!
穹天之上,宛若无数的云层被撕开。
撕开的云层之后,似是有一颗巨大的眼珠子俯瞰着出现,俯瞰人间,俯瞰天下,俯瞰世间大地!
桃花林中,顿时狂风大作!
夏无极乃是半尊,以他的实力,再度催动天尊神眼,这一式,威能极其恐怖,正如他所说的,人间没有任何的阵法能挡住神眼。
李修远的桃花阵尽管强大,但是依旧是开始渐渐的崩散,一株又一株桃花树枯萎!
轰!
下一瞬,桃花阵大破灭。
而夏无极伫立战车,捂着左眼,左眼之上血流不止。
“好一个李修远!不愧是稷下学宫二先生……强!”
夏无极心中骇然无比,他都施展了天尊神眼,竟然只是堪堪打破这阵法!
可哪怕打破了阵法,亦是遭受到了神眼反噬,血流不止。
“出手!”
阵法被打破的瞬间。
夏无极冰冷至极的声音炸开。
必须要趁着这个时候,将罗小小给擒走。
如今的稷下学宫空虚无比,虽然依旧让人忌惮,但这是他们唯一的擒拿走人间气运之种的机会!
李修远被困昆仑,与纯血天界天骄血战,生死于一线。
而罗鸿在万剑山,刚刚经历了血战,此刻应该在恢复状态。
因而如今的稷下学宫最为空虚!
轰!
那位于虚空中伫立,握着长枪的七境天人,眼眸中再度大放异彩,手中的长枪再度扫出。
这下子,缺少了李修远所布置的桃花阵的防御,安平县一下子就暴露无遗。
城墙于枪芒之下,瞬间崩碎,化作了飞灰。
数百黑骑奋力挥刀,斩出刀气欲要抵挡枪芒,不过,他们如何能抵挡的了一位七境陆地仙的至强攻伐。
所以,纷纷炸做了血泥。
胡北河怒目圆瞪,握着墨刀,浑身染血,不断的安排着罗家铁骑,列队挥刀,不断的以血肉之躯抵挡这一道枪芒!
若是他们不挡,任由这道枪芒长驱直入,整个安平县怕是都要化作废墟,要死伤无数的安平县百姓,安平县将血流成河!
因而,他们身为安平县的守军,他们责无旁贷的抵挡着!
一如当年他们为塞北百姓恪守国门时那般!
罗小小抱着一蓬桃花,看着安平县在恐怖的力量倾轧之下,不断化作废墟,她的眼眸亦是微微波动。
她的心神开始剧烈波动,纠缠在她周身的气运光柱轰鸣冲入云霄。
学海秘境。
一尊尊夫子雕像从中飙射而出,形态各异,砸落在了稷下学宫的广场之上。
这些夫子雕像威严无比,散发着金光,金光化作了光罩笼罩而下。
将所有安平县的百姓,全部都笼罩裹挟至了学宫广场之中,在夫子光辉的庇护之下!
而安平县的城楼前,化作了废墟,大片大片的废墟残骸滚动着,破碎着,废墟扩散,不断朝着内城覆盖。
幸而有夫子意志散发出的光辉笼罩,让这些光芒给挡下。
“历代夫子意志?”
那尊七境天人心头一震。
而伫立在黄金战车之上的夏无极,捂着金色血流淌不止的左眼,咬了咬牙:“都是一群死人罢了,有何惧之!”
夏无极一声利啸,下一刻,眉心中的神眼再度迸发出璀璨神芒,光芒镇压而下,欲要冲击破灭那历代夫子雕像所散发出的防御光罩。
咚!
恐怖的声响震颤,仿佛整个天地都能听得这巨大声响一般。
磅礴的气浪在不断的涌动,四散激荡开来。
……
与此同时。
云海之上,罗鸿和陈天玄御剑而行,撕裂长空,在云海间,宛若两条白浪!
蓦地。
罗鸿凝眸,随着大道之基圆满,他的精神感知力量越变越强。
“出事了。”
罗鸿蹙眉,道。
陈天玄一怔,下一刻感知扩散,尔后脸色大变。
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攻打稷下学宫?
稷下学宫不是有李修远在,李修远如今涅槃成功,修为战力不弱半尊,谁敢来犯?
轰!
两者冲下云海,瞬间回临人间!
伫立在飞剑之上,极目远眺,便可以清晰的看到,沦为半个废墟的安平县。
若非稷下学宫散发出璀璨的金光,或许,安平县要瞬间被夷为平地。
怒意,霎时从罗鸿和陈天玄的身上迸发而出。
天人!
罗鸿目光一扫,白衣白发飘然,看到了远处不断释放着神光攻打稷下学宫的伫立黄金战车之上的夏无极。
以及那手握长枪,不断横扫出恐怖枪芒,亦是将安平县化作废墟的始作俑者的那位七境天人。
“有意思,本公子刚刚让人间人人可屠仙,现在就有天人不信邪的送上门来?”
罗鸿怒极反笑。
安平县,那是他罗鸿出道的地方,亦是他罗鸿一直以来的大本营。
如今,居然有人敢偷家!
陈天玄亦是阴沉着脸,他看到安平县的百姓都被光华所笼罩,吐出一口气,但是,看到不少黑骑将士化作血泥,亦是有惊人怒火涌动着。
这便是乱世。
天人临尘,视凡人如刍狗草芥,肆意杀戮根本无愧。
因为这些天人,已经不是人族了!
不可饶恕!
而罗鸿也是有些疑惑,二师兄李修远呢?
不过,来不及多想。
罗鸿白衣翩然,一步横踢而出,霎时,脚下的邪剑贯穿长空,骤然放大!
邪剑横空,罗鸿握剑,一剑红尘劫,瞬间撕裂空间!
这是学自罗红尘的一招剑式,于此刻大放异彩!
夏无极伫立黄金战车,双眼皆在淌血,他又一次施展“天尊神眼”将历代夫子雕塑所形成的防御光罩撕裂开一道豁大的口子,他千算万算,稷下学宫没有了夫子,没有了李修远,却是还有历代夫子雕塑……
这些雕塑的出现,险些让他计划成空!
“吾拦阻罗鸿,你们速速擒拿气运之种!”
夏无极战车横空,双眸流淌金血,利啸道。
轰!
他的背后,神光璀璨夺目,贯穿长空,手中出现一杆金色长矛,横扫向罗鸿。
夏无极乃是一位半尊,他的力量……仿佛让虚空都要被打穿一般!
罗鸿扫了一眼。
甩出了夏皇天甲尸,丹田邪煞暴涌。
夏皇天甲尸怒吼而出,一拳打的天地昏暗,天崩地裂。
夏无极的一矛与夏皇天甲尸碰撞,被拦阻住了。
而罗鸿的一剑,贯穿空间,宛若钻入了时空长河中,霎时压缩空间而出。
那位起手,便要探手穿过裂缝擒拿罗小小的七境天人顿时骇然。
手中的长枪横扫而出。
罗鸿白衣白发飘扬,冷酷无比。
一剑红尘劫与一枪碰撞,剑势荡起,尔后,弹指一剑,幽森鬼气轰隆间垂落而下,霎时笼罩,一座鬼城,巍峨横亘,压迫而下。
这位七境天人顿时感觉到杀机逼近!
怒吼而起。
然而,罗鸿八锻肉身,欺近其身,握住邪剑,一剑如抛矛般抛射而出。
下一瞬,运转丹田中的乌黑一气,凝聚与手指。
天魔一指。
一指点下!
七境天人的眉心瞬间被洞穿身躯。
尔后,特殊波动扩散,天人的脑袋炸开,犹如一团金色烟花!
紧随其后,斩神一式,于七千里大道之上斩下。
噗嗤一声,便将天人的大道斩灭,道花凋零!
一尊七境天人,与罗鸿交手不到瞬间,陨落!
酣畅淋漓!
摧枯拉朽!
哪怕是与夏皇天甲尸交手的,伫立战车之上的夏无极都是面皮子一抖!
艹!
什么情况?
一品杀七境天人,能这么容易?
此子……还是人吗?
哪怕是上界的纯血后裔天骄,都未必有罗鸿这么妖孽吧!
而沦为半个废墟的安平县中。
胡北河,赵星河等将主们,浑身染血,见得罗鸿雷霆之势斩杀七境天人,顿时兴奋而又凄厉的怒吼!
“战!”
他们仿佛主心骨回归一般!
厉吼天穹,怒啸苍天!
而罗鸿,横眉冷对。
大袖飘飘间,一步踏下,将这尊七境天人的肉身踩的爆碎。
这一刻,天地都宛若静止。
罗鸿戴着邪君面具,白发飞扬,徐徐抬起头,盯着被天甲尸缠住的夏无极。
“你又是个什么玩意?”
罗鸿冰冷道。
夏无极亦是盯着罗鸿,一矛荡开天甲尸,心头有股寒意笼罩。
下一刻,毫不犹豫,转身便逃。
PS:休息结束,睡了两天,神清气爽,回归码字,继续日万!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