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5i37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天降鬼才 ptt-第1807章 戰七賢閲讀-4yfrv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汐雨关城门敞开,武林盟全军出击,跟江湖协会决一胜负……
江南七贤目睹周兴云一众冲出城门,立刻就甩开身前对手,冲着周兴云奔袭而去。
江南七少目前的状况,都非常糟糕,从他们互相仇视,恨不得将彼此杀之后快的心境,由此可推测,他们被武林盟生抓走后,肯定受尽折磨,以至心智失常。
一想到自家孩子的惨状,江南七贤就恨不得将周兴云扒皮抽筋。
其中,又以关家堡的家主关髯,最为痛恨周兴云。
因为关围鹰的耳朵没了,被晋家的少爷给咬掉了。
在当代,割掉的耳朵,不可能接回去,所以,关围鹰这辈子都缺了个耳朵。
从关髯的角度出发,这一切,无疑都是周兴云害得。
尽管咬掉关围鹰耳朵的人是晋家少爷,但江南七贤都知根知底,导致这一悲剧的罪魁祸首,必然是周兴云。
诚然,江南七贤恨不得将周兴云碎尸万段,但他们伤得了周兴云吗?
就事论事的说,江南七贤即便一起上,他们都伤不到周兴云一根毛发。
不是周兴云强无敌,而是肉紧他的姑娘太多,江南七贤想对周兴云不利,众美女第一个不答应。
这不,江南七贤刚一动身,气势汹汹逼近周兴云刹那,奇异、绚丽、刁钻、犀利的剑芒,一瞬间便笼罩住七人。
不是一个、而是七人。
江南七贤察觉不妙,身形骤然一扭,岌岌可危的闪过锋芒。
“怎么会是你……”
江南七贤规避剑招后,无不骇然诧异,注视着前方袭击他们七人的身影。
一开始,江南七贤误以为,一招逼停他们七人的对手,是能与古今六绝争锋的塞露维妮娅。
然而,定眼看清前方的身影时,那女子竟是长盛武馆的掌门千金、华芙朵!
“你们、没资格靠近他。”华芙朵嫉恶如仇的冷视着江南七贤,任何、所有、一切、胆敢伤害周兴云,胆敢从她身边夺走他的人,都必须死!
武林盟和江湖协会谈判的时候,华芙朵就一直在忍耐,她憋了很久,她简直都快憋坏了。
看到天宫鸢跟江湖协会谈判,有条不紊的促成双方互换人质,为周兴云奠定局势,华芙朵内心非常难受。
她输了、她竟然输给了天宫鸢,她竟然丝毫没能派上用场,竟然无法为周兴云做一点事情。
周兴云会嫌弃她没有用吗?会抛弃她吗?不行,不允许!只有更加努力,只有更好的展现出自己的价值,她才有资格获得他的宠溺。
华芙朵利用玄妙的一剑,逼退袭向周兴云的江南七贤,现在,就是展现她生存价值的时刻,周兴云一定会好好地注视着她。
华芙朵后发先至,忽然阻断了他们的攻势,让江南七贤始料未及,亦或者难以置信……
初次相识和华芙朵见面时,大家都知道,她是个天生‘绝脉’的习武废人,是个如假包换的二流武者。
江湖协会的少侠级武者里面,随便挑个人来,都能胜过华芙朵。
然而,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华芙朵的成长速度,彻底颠覆了他们对武学的认知。
早在华芙朵和南丹红交锋时,江南七贤就察觉到一丝诡异,华芙朵似乎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只不过,当初大家都把华芙朵的成就,归功到千尘客身上,认为她偷学了千尘客的剑招,才能胜过南丹红。
但上述想法,在刚才那一刻,华芙朵一剑逼退江南七贤后,他们彻底明悟,华芙朵今时今日的武功强度,足以和他们媲美。
看清楚了,是‘强度’,而不是武道境界。
仅仅隔了数十天,华芙朵的武功,就已练得出神入化。这是何等的天赋与才能!难怪千尘客都对她赞不绝口,一心想收她做关门弟子。
华芙朵率先出手拦下江南七贤,防止他们对周兴云不利,维夙遥、莫念夕、南宫翎、筱箐、伊莎蓓尔、绮郦安、娆月等,一众美女高手,紧随其后上阵,一行缥缈身影如天仙降临……
影随风驰移步换景,数道锋芒蓦然逼近江南七贤。
银色链鞭电光闪烁,白丝一线划破空气,锥形刺刃流星追月,取之首级锁其喉脉。
维夙遥挥手甩出银锁链鞭,昙花一现刹那,犹如白驹过隙,直逼关家堡家主。
千钧一发之际,关髯双臂一甩,袖中暗藏机关,挥出六枚巴掌大小,形同飞碟似的暗器。
关家堡的暗器名闻江湖,关髯挥出的六枚小飞碟,造工非常奇特,像是一台巴掌大的小风扇,风扇外环有锯齿。
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一众童年玩具,名字叫做鞭打陀螺。
关髯甩出去的锯齿飞轮,就像是鞭打陀螺,只是陀螺的形状是个圆环,内环是螺旋翼,外环是锯齿刃。
关髯猛一甩动双臂,袖中暗藏的机关,便射出六枚锯齿飞轮。
锯齿飞轮内环有螺旋翼,因此锯齿飞轮,能像无人机般,长时间停滞在空中,并以各种诡异和刁钻的线路、角度,攻击制定目标。
一枚锯齿飞轮,弹射撞开了维夙遥的链鞭,三枚锯齿飞轮,射向了维夙遥本人,还有两枚锯齿飞轮,分别袭向不远处的莫念夕和娆月。
关髯很贪心,一出手就攻击三人。
亦或者,在关髯的眼中和心中,维夙遥一众年轻女子,仅仅是极峰武者,没资格和他单打独斗。
维夙遥疾驰冲向关髯途中,左手修长的手指,扣住链鞭轻轻一按,链鞭形同灵活的蝮蛇即刻发生剧变,急转直下拐了个弯,仿若贪吃蛇,化作一缕弧线,撞飞、弹开射向娆月和莫念夕的锯齿飞轮。
与此同时,维夙遥右手拔出佩剑,电光火石间,劈开直击袭向自己的三枚锯齿飞轮。
关髯觉得维夙遥没资格和他单打独斗,可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
维夙遥早在讨伐玄阳教时,就跟恒玉、玄阳天尊、沈泉等荣光武者交手过,以前她或许经验不足,需要跟筱箐、韩霜双等人联手,才能以多战少镇住荣光高手。
但是,时隔一年后,维夙遥等女的武功,已在不知不觉中成长。
今天的维夙遥,比一年前的维夙遥厉害多少?翻一番、翻两番,是不足以形容她们的变化。
周兴云沉迷女色舒服舒服的时候,维夙遥一众蕙心兰质的姑娘,天天找塞露维妮娅切磋练武。她们今时今日的实力,比起当初的自己,都有几何倍的增强。
那么问题来了。维夙遥那么勤奋刻苦,武道境界怎么还停留在极峰之境?
答案就是……
维夙遥逼近关髯,剑芒目眩神夺,伶俐迅捷的刺向对手。
“不知高低的女娃。”关髯面露轻蔑之色,维夙遥不自量力,区区极峰武者,竟敢与荣光争辉。
维夙遥的剑招很犀利,对付极峰高手绰绰有余,但在关髯眼中,却难成气候。
关髯三拳两掌,没费多大劲,就化解了维夙遥的攻势。
本该是这样……
就在关髯见招拆招,将维夙遥犀利剑芒化于无形,准备反攻的时候。
一阵不安涌上心头,多年来的实战经验,让关髯察觉到不寻常。
是哪里?威胁来自何方?是地下!
关髯很快察觉到,大地底层有异动,类似于地震来临前夕,微不可察的微震。
确认大地不寻常,关髯立即抽身后退……
就在关髯的脚底板抬起刹那,隐藏在大地下的杀机,终于现出原形。
一根满是刺头,如同狼牙棒的锥形地刺,看似雨后春笋,蓦地拔地弹起。
关髯要是退慢半步,挨那么一击,断子绝孙在所难免。
说实话,关髯真没有料到,维夙遥竟然藏着那么阴损的武技,这还是那个令人肃然起敬的水仙阁仙子吗?
看来,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此品性端正的好姑娘,也被剑蜀山庄的浪荡子玩坏……咳哼,教坏了。
关髯暗暗庆幸,幸好自己提前发现地下暗藏杀机,否则就算有气功罩护体,他也肯定不好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关髯自以为,他成功躲开了维夙遥的阴招,并暗地嘲笑维夙遥不入流,竟想用这种下三滥阴招伤他,实在是异想天开。
老夫混迹江湖近百年,岂会被这种烂招阴到!
关髯是这般想的,但他天真的想法,很快就被现实击溃。
就在关髯察觉到地下有机关,果断抽身退后途中,大地再次拔地倚天。
原来,维夙遥不仅仅在关髯的脚下设计‘机关’,在他身后,也设下了一道机关。
当关髯抽身退后途中,大地突刺再次凸起。
察觉到身后异常,关髯赶紧提起护体,增强背后的气功盾。
于是乎,锥形地刺拔地凸起,如同撞击洪钟的横柱,狠狠冲击关髯腹背。
关髯虽然有气功盾护体,突如其来的攻击,未能对他造成实质伤害,但背后挨了一击,形同被人狠狠踹了一脚屁股,身体不由自主的惯性前倾。
“地啸岩龙斩!”维夙遥趁此机会,猛地挥出一剑。
大地为之颤动,平地犹如石落镜湖,产生一圈波澜。
三条由砂岩凝聚而成的神龙,宛如在云层中忽起忽落的中华神龙,在地面遁入潜出,形成一座座圆弧状的地岩拱桥,直奔关髯冲去。
关髯稳住重心刹那,三条砂岩神龙映入眼眸,它们遮蔽天日居高临下,张开血盆大口俯冲吞噬。
情急之下,关髯猛然回旋三百六十度,一瞬间从袖口投掷出几十枚锯齿飞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