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mth人氣都市小说 大唐掃把星 ptt-第234章 心理戰(爲盟主“8000banshee”加更)分享-fkb0t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屋内奢侈的烧了两大盆炭火,哪怕门半开着也温暖如春。高阳看着多了些丰腴,随意穿的衣裙,底线依旧。
贾平安坐下,舒适的活动了一下脖颈,“有人要对长安食堂下手。”
“谁?”高阳果然忘记了贾师傅没来公主府的事儿,丢下佛经,拿起了心爱的小皮鞭。
“不知。”贾平安知晓高阳性子急躁,一旦给了嫌疑人的身份,弄不好这娘们下午就能去抽人。
嘁!
高阳放下皮鞭,白了他一眼,“对了,我也有事想问问你。”
“何事?”贾平安觉得高阳有些古怪,怎么说呢,你说兴奋也不对,就像是如释重负。
“先前房遗爱来寻我,我没见他,他说这等日子过不下去了,还说什么……以后富贵了莫要去寻他。莫名其妙的。”
高阳沉默了下来,贾平安却想到了谢清。
百骑盯着谢清,发现他去寻了房遗爱。
李泰当年收拢了一批小弟,房遗爱和柴令武就在其中。
难道是谢清说了些什么,比如说许诺,等哥东山再起后,封你为什么什么。而房遗爱那个蠢货说不得就动心了。旋即觉得高阳这个泼妇不是自己的良配什么的,连个侍女都舍不得给。
贾平安看着高阳。能否改变历史,他一直在怀疑。兴许他这只蝴蝶扇动翅膀,回头就被扇了回来。
而高阳的命运就是他改变历史的一次尝试,若是成功……
他又想起了那个老卒。
——你在乎什么,就去守护什么!
我在乎许多人,还有这个长安城,以及这个大唐。
贾平安随后告辞。
晚些,高阳进宫。
“何事?”李治对这个姐姐的态度好了不少,甚至还让人去烹茶。
“不喝茶。”高阳有些木然的道:“皇帝,你说当年阿耶为何把房遗爱配给了我?”
“为何问这个问题?”李治觉得好笑,但见高阳神色严肃,就想了想,“房家!”
这便是联姻。
彼时房玄龄如日中天,先帝的想法很简单……
李治叹道:“就如同长乐和长孙冲,衡山和魏叔玉,后来婚事取消,又配给了长孙诠,你明白了吗?”
高阳点头,“女儿就是为皇室收买人心的东西,不是把房遗爱配给我,也会选一个重臣的子孙配给我,对吗?”
她看着李治,神色倔强。
李治叹道:“你何苦纠结这些?难道配给普通人你能快活?没有权势,整日在家相夫教子,你能过这样的日子?”
高阳摇头,李治笑道:“你就是喜闹腾的,如此,房遗爱管不着你,岂不更好?”
高阳沉默了一瞬,然后说道:“房遗爱来寻我,言语间说若非我是公主,早就被他休了。”
嗯!
房遗爱竟然这般得意?
李治瞬间就想到了刚到长安的谢清。
他的那位兄长这是让谢清给房遗爱带了什么话?以至于让一直被压着的房遗爱说出这等狂妄之语。
“不必管。”
李治心中冷笑。
“为何把那等人配给我?”高阳突然怒了,“他说让我莫要后悔,说想休了我,我却无能为力,为何?只为了李家的脸面。哈哈哈哈!”
她大笑了起来。
王忠良有些肝颤,李治正好看了他一眼,他赶紧躬身告退。
再不走,听到那些话后,他觉得自己就不用走了。
“那等人也配得上我吗?雉奴,你说,他可配得上我吗?”
里面渐渐多了争吵。
不知过了多久,王忠良被冷的不行。
“我回去了。”
高阳出来了,依旧昂首,看那模样,分明就是得意。
王忠良进去,见地上有奏疏,就俯身捡了起来。。无意间抬头,见李治似笑非笑的看着虚空。
良久,他淡淡的道:“世家门阀小看我家,没想到他们也敢如此,有趣!”
……
王琦正在交代事情。
五个男子站在堂下,周醒在转达他的话。
“点火之后马上分散离去,咱们的人就在附近接应,所以无需担心。”
晚些,周醒进来,“王尚书,已经交代了。”
王琦点头,说道:“长安食堂挣钱不少,高阳公主也因此少了折腾,这不好!”
他看看周醒,二人一起笑了起来。
周醒说道:“少了钱的高阳公主,那才是一个好公主,到时候撺掇一番,她自然会按照咱们的想法去做,到时候……”
王琦脑海里想到的却是贾平安。
贾平安提供了炒菜,如此想来,他每月也该有一大笔收入。
若是少了长安食堂,不但能让高阳重新折腾起来,也能让贾平安肉痛。
他赶走了所有人,一人呆在室内。
他的身体渐渐颤抖起来,那股羞辱感让他浑身发烫。
——我家郎君说了,留下你更好!
这话对于自视甚高的王琦来说就是奇耻大辱!
他走出了房间,看着夕阳西下,微笑道:“甚美!”
他期待着晚些平康坊有更美的景色,比如说一个大型火把!
……
贾平安在长安食堂用了晚饭,随后出去。等天黑时,又悄然潜入。
里面此刻多了三十余人,包东和雷洪都在。
“盯着。”
贾平安交代了一句,随后寻了个房间歇息。
所谓歇息,只是在闭目养神而已。
贾平安也在琢磨着王琦的心思。
他让人来长安食堂闹腾,绝不会是为了偷师学艺。对于小圈子而言,炒菜是能挣钱,但他们现在盯着的是清除异己。
烧掉长安食堂,高阳损失惨重,以她的性子,大概会暴跳如雷,旋即满世界咋呼,把每一个怀疑的人都骂上一遍,最后去质问。
如此,高阳就算是重新入轨了。
可为啥要死死的盯着高阳呢?
贾平安真心好奇。
唯一的答案就是利用高阳去影响房遗爱。
可现在房遗爱和高阳都不见面了,小圈子还折腾高阳作甚?
高阳的朋友圈?
贾平安想到了这个。
高阳当年被太宗皇帝宠爱,朋友圈不小,在皇室中也有些影响力。
啧啧!
这是要弄死几个宗室子才甘心的节奏啊!
长孙无忌为啥要弄宗室?
贾平安的脑海里浮现了那个赧然微笑的年轻人的面孔。
然后他打了个寒颤。
娘的!
但凡是皇帝,那心肠多半都是黑的!
阿姐也不会例外。
等她以后成就帝位,下手比李治还狠。
所以抱大腿也得讲究策略,而且……若是高阳能幸免,也就是说他能改变历史。
要扩张自己的朋友圈才行!
贾平安挑眉一笑,觉得这个事儿越发的好玩了。
“你特娘的是不是要拉了?”隔壁的雷洪低声问了谁。
包东的声音传来,“放屁!没拉。”
“那你特娘的放个屁听着连汤带水的,臭死了!”
隔壁的雷洪在低声叫骂。
贾平安莞尔。
然后有人轻声道:“参军,发现了。”
来了!
贾平安悄然出去,百骑的人也聚拢了。
“参军!”
黑暗中,贾平安点头,“布置了!”
众人散去。
包东站在贾平安的身侧,贾平安皱眉道:“你离某远一些。”
包东忍笑退后几步。
酒楼的后面有人值夜,此刻他点了一盏灯,灯火细微,在这个寒冬中却让人感到了暖意。
几个黑影从外面翻了进来,轻车熟路的摸了过来。
当他们进入预设的包围圈时,贾平安说道:“动手!”
瞬间那五个男子的右侧多了一排百骑,他们张弓搭箭,旋即不等命令就放箭。
五人倒下,有人上前,点燃了事先准备好的火堆。
“倒些油,别倒多了。”
贾平安下来,有人打开了后门,他走了出去。
身后,那五具尸骸被人拖了出来。
“参军,周围能辨识的有三人。”
贾平安摇头,“无需管他们,我们走。”
他带着数十百骑出了酒楼,转过了巷子。
有人在外面喊道:“走水了!长安食堂走水了。”
贾平安就在火光中走了出来,身后的百骑蜂拥而出。
横刀在手,战马就在身边,刹那间,气势如虹。
右前方有人面色一变,旋即转身就跑。
“出发!”
贾平安上了阿宝,一夹马腹。
一路疾驰,到了永宁坊时,坊正带着坊卒拦在门外,“停住!”
一个东西飞了过来,有人厉喝道:“百骑办事!”
坊正看了一眼地上的鱼符,咬牙道:“下马!”
当先的骑士喝道:“斩杀了他!”
坊正毫不犹豫的跪在地上,“某有罪!”
坊卒们纷纷避开!
战马轰然冲进了永宁坊。
最后两个百骑勒马,喝道:“明知百骑办事依旧阻拦,说,谁的吩咐?”
坊正跪在那里瑟瑟发抖,“是……先前有人来……”
……
王琦还在等着好消息。
陈二娘在给他斟酒。
酒水缓缓吞咽下去,王琦凝视着陈二娘,“这几年辛苦你了。”
陈二娘的眼眶马上就红了,哽咽道:“不辛苦,你好了就好。”
王琦伸手轻轻摸着她的脸庞,微笑道:“某当然好。以后会更好。”
陈二娘点头,“就是褚相离开了长安城,觉着有些不好。”
“皇帝会生气。”王琦讥诮的道:“相公在朝中压制了他,可上次对李勣动手,让皇帝怒了,于是褚相就成了发泄的对象。不过也就是一两年就能回来。”
“呯!”
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谁?”
王琦瞬间弹起来,接着往后退去。
进来的却是周醒。
他急促的道:“失手了,贾平安在酒楼里蹲守,他们来了。”
王琦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陈二娘喊道:“挡住他们!”
她跟了出去。
周醒也悄然消失了。
外面,百骑冲进了院子里,那十余人没能阻拦他们多久,被斩杀当场。
“参军,他们从后面跑了。”
“追!”
贾平安觉得自己就是个猎手,在不远不近的跟着猎物。
“他们追来了!”
身后的喊声让王琦心中一冷。
黑夜中,他回头,看到了黑压压一片人马冲了过来。
他惨笑一声,“他一直在等着某犯错,不过某将让他无家可归!”
他同时派了人手去道德坊,准备一把火把贾家给点燃了。
既然要动手,那就要绝!
除去此刻不好杀贾平安之外,他什么都敢干!
陈二娘拉着他狂奔,听到马蹄声越来越近,就低声道:“保重!”
她松开手,喊道:“快跑!”
王琦心中震动,一边跑一边回头。
陈二娘回身站在那里,摸出短刀就扔了出去。
有百骑挥刀斩落她的短刀。
接着众人蜂拥而至。
陈二娘的身体跃起,冲向了贾平安。长长的指甲在火把的照耀下闪着光。
贾平安一刀砍去,陈二娘的身躯扭曲,边上的包东一刀背拍在她的背上。
陈二娘往下落,贾平安摧动阿宝,正好接住了她!
“是你!”
贾平安不禁大笑了起来,“王琦,你的女人在某的手中,某今夜就试试她的味道,哈哈哈哈!”
冲进了黑夜中的王琦只觉得浑身滚烫,那种极度的羞辱感再度袭来。
贾平安按住了陈二娘,喝道:“再动就斩了你的头!”
身边全是百骑,陈二娘伏在贾平安的身前,脖颈被贾平安单手抓住,突然笑了起来。
“你在庆幸王琦逃脱了?”
陈二娘点头,笑道:“对,你失败了。”
啪!
贾平安用刀脊抽了她的屁股一下,笑道:“是啊!你竟然这般悍勇。”
陈二娘只觉得那里刺痛,就冷笑道:“有本事便杀了我!若是想凌辱我……”
她突然一弹,人就弹了起来。
呛啷!
半空中两把长刀对准了她落下的方向。
包东和雷洪冷冰冰的看着她。
“收了。”
贾平安一声令下,陈二娘再度落在了马背上。
阿宝被这个女人落了两次,极端的不满,不禁人立而起。
曰!
贾平安双腿夹紧马腹,可陈二娘却倒在了她的怀里。
索性阿宝知晓分寸,马上落了下去。
贾平安拦住陈二娘的腰肢,赞道:“某最喜那等忠义之人,否则刚才两把横刀,你毫无生机。”
晚些,有人来禀告道:“参军,那王琦不见了。”
贾平安策马看着前方,“你说,某是继续追索,还是回去。”
陈二娘冷冷的道:“你寻不到他!”
“你说的?”
贾平安策马往左,越走陈二娘心中越惊惶,最后竟然媚笑靠在了贾平安的怀里,返身,亲昵的道:“贾参军,奴可美吗?”
你还比不上长腿妹子,更比不过娃娃脸。
但贾平安在下一盘棋。
他痴迷的看着陈二娘的脸,伸手在她的身上一阵摸索。
陈二娘面红耳赤的,身上的那些零碎全都被搜了出来。
“都是杀人的东西。”包东接过那些零碎,头痛的道:“这等女人,最好一刀杀了,永除后患。”
陈二娘此刻只想拖延时间,她反手搂住了贾平安,竟然使出了狐魅的招数。
贾师傅一边装菜鸟,一边说道:“你这样的女人,丝毫不能让某动心……”
男子大多是口中拒绝,心中想念。
陈二娘心中一喜,暗道果然男人就没有对自己不动心的。
这是个机会,若是能脱身呢?
想到这里,陈二娘嘴里吟哦,身体动弹。
贾平安皱眉,觉得这样不保险。
他默念了一下色即是空,然后叹道:“你这般……以后可愿跟着某?”
这是动心了。
早就知晓连雅香都没法睡了贾平安的陈二娘,此刻却生出了虚荣心。
不管男女,当看到目标对自己动心时,自然会把其他人的失败归咎于没有魅力。
这玩意儿不存在睿智与否的问题,而是虚荣心的问题。
她柔声道:“奴愿意。”
贾平安想吐,但却依旧要用轻柔的声音继续说道:“如此,你可愿去寻了王琦,做某的内应?”
你真美,想的真美!
陈二娘心中暗笑,但却不禁狂喜。
机会来了。
“奴……”她犹豫了一下,就像是内心在经历挣扎。
“每月出来和某见一面即可,可好?”贾平安深情款款。
陈二娘点头。
贾平安伸手。
嗤拉!
陈二娘的衣裙很快就变成了稀烂。
这是马背上啊!这个急色的小畜生!陈二娘急忙推拒,最后竟然说道:“奴来了月信。”
贾平安茫然道:“月信是何物?”
包东笑道:“就是女人的东西,男人莫要去触碰。”
贾平安遗憾的松开手。
晚些,二人说好了再次见面的地点和时间,然后洒脱而别。
等陈二娘走后,贾平安依旧眺望着她消失的方向。
“参军,她都走了。”
陈二娘自信自己迷住了贾平安,但作为贾平安的随从,包东却知晓这位参军的想法。
“这个女人沾染了王琦的那等毛病,觉着自家聪慧无双,某敢打赌,她此刻正在某处看着这边,想看看某的真实心意。”
贾平安依旧如此。
前方的黑暗中,陈二娘一直在看着这边。
“果然是个痴情的,呸!”
陈二娘转身就走。
贾平安又‘痴情’了一刻钟,这才回去。
“参军,为何要放走她?”包东真的不明白。
“王琦倨傲,甚至是有些极度的自信。这等人想掌控身边的一切,包括女人。陈二娘是他的禁脔,此刻回去,你说王琦会不会觉着她已经失身于某了?”
包东的目光中多了震撼。
“一个极度自信的人,被某打击了多次,特别是上次,某宁可留下他一条命,这对他的打击最大。此刻再叠加自己的女人失身于某,你说那王琦会如何?”
这是心理战,贾平安的目的就是要让王琦疯狂。
小圈子在阴暗中的话事人越疯狂越好!越疯狂破绽越多。
“参军,你先前说要尝尝陈二娘,这是说给王琦听的?”包东震惊的道:“后续你撕烂了陈二娘的衣裙,这也是做给王琦看的。等王琦看到陈二娘的模样时,估摸着会疯狂。”
雷洪扯着胡须,觉得震撼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