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631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緝兇進行時 左記-第九百三十二章 驚人變故閲讀-f62l3

緝兇進行時
小說推薦緝兇進行時
第六天,游轮上乱套了!
监控设备不断被人破坏,导致监控盲区如同吞噬光明的阴影一般迅速在船上蔓延。
而主办方不作理会的应对态度,让每一个持有硬币的人心中都产生了莫名的焦灼和危机感,却也让许多两手空空者的脑海中冒出了铤而走险的想法。
不过当大多数危机感和铤而走险的想法还局限在人们心中的时候,克里夫突然开始集结人手并以暴力手段掠夺硬币的行为,却在瞬间引爆了众人心中滋生积累的种种负面情绪!
于是在转眼之间,持有硬币的人开始抱团取暖,没有硬币的人开始勾连结伙。可不管是谁,所有人都在最短的时间结盟,并将目光瞄向那些仍然持有硬币的人。
然而很快人们就发现,率先集结人手的克里夫在卡洛和娜塔莉娅的帮助下,已然将受邀者中几名最具实力的人物拉入了他的联盟之中!
“各位,先前我们手中各自拿着多少硬币,是我们彼此的秘密,没有人会深究。”
图书馆中,克里夫对卡洛、娜塔莉娅以及新加入的四名同伴朗声说道:“但是从现在开始,我希望我们所斩获得每一枚硬币,都能明确其去向。”
说着,克里夫顿了顿,见众人没有异议才继续道:“在今天的两次突袭中,我们收获了九枚硬币。而根据承诺,其中七枚我们平分。”
“而剩下的两枚,将交由游轮上的公证人暂时保管,直到我们再次凑够七枚再行分配。”
说罢,克里夫冲始终安静站在一旁的公证人点了点头,示意对方发放硬币。
公证人见状照办,然后带着剩下的两枚硬币坐在图书馆入口的柜台后,全程一言不发,仿若不会说话一般。
克里夫则摩挲着刚刚落入手中的硬币,只觉一阵神清气爽,攥紧硬币的同时语气昂扬道:“根据卡洛所掌握的情报来看,包括我们在内,此时船上的大小联盟共计二十三个。”
“而在这些联盟之中,除了我们和拍卖会组织者们以外,依然保有硬币的还有九个。而与我们实力相当的,只有拍卖会的组织者。”
“当然,在船上还有一些依旧独行的硬币持有者,但是以我们如今的体量和实力再去对付他们,时间成本太过巨大。”
“这并不是说我们会放过他们,而是因为在船上盯着他们的人非常之多,我们大可以等到别人帮我们从这些人身上搜集到足够数额的硬币之后,在一举夺走别人的积累。”
“而要做到这些,我们必须……”
就在克里夫与他的同伴们开座谈会的时候,船上其余的大小联盟也先后聚集在游轮的各个位置,商讨着最后两天究竟该如何行动。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这段时间,将是他们接下来两天内最平静的时光……
中午,本应是船上最热闹的时候,可是今天却与往常不同。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船上除了餐厅、酒吧、图书馆等长期有着工作人员值守的位置,其余公共区域中已然找不到一具完好的监控设备!
即便是客房走廊中的监控,也被不明身份的人破坏殆尽,导致受邀者们回自己的客房都变成了一件充满了危险的事情!
而与这种现状相应的,则是一群群开始在船上各个位置逡巡的身影。
他们谨慎的观察着四周,同时也用直白且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每一个视野中的人,仿佛随时都会恶狠狠的扑上去。
“孙先生,你的行为会造成极为严重的后果。”
宋何的客房中,悠闲享受美食的宋何面前摆着几台步话机,其中一台中传出了石川隼人颇为纠结的声音。
“是我们的行为,石川。”宋何纠正道:“虽然情况比较糟糕,但是任何问题都是有解决方案的。”
“就比如现在遍布各处的监控盲区,解决方案就很简单。只要你能让一名服务生跟在你身边,所有的威胁自然迎刃而解。”
“很抱歉,孙先生,您的这个解决方案已经落空了。”一直都极为有教养的石川隼人罕见的带着几分幸灾乐祸说道:“船上大部分可以自由行动的服务生,已经被一个人召走了。”
宋何愣了一下,脑海中忽然蹦出混血男子那张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脸,倍感无奈道:“是罗德干的,对吗?”
“孙先生的智慧依旧令人惊叹。”石川隼人颇感不可思议的赞了一声,细细说道:“今天早晨,在克里夫一伙人开始第一次袭击之前,罗德先生就出手了。”
“他沟通了主办方,说要在观景大厅中办一场悼念远方友人的宴会,将百分之九十以上可以自由活动的服务生调了过去,然后就封锁了观景大厅。”
听完石川隼人的话,宋何哭笑不得道:“所以船上现在能够自由活动的服务生,只有个位数了,是吗?”
“是的。”石川隼人带着几分侥幸道:“幸亏我下手早,用难以想象的高价收买了其中一个,让他守在我的房门外。”
“你运气真好。”宋何笑了一声:“其他的服务生呢?”
“贝瑟尔·帕特也收买了一个,正在服务生的陪同下四处调查。”石川隼人点数道:“还有一个名叫萨拉·博里斯的女警官,她也捞到了一名服务生。还有……”
宋何一一记下了石川隼人所说的名字,然后就准备结束通讯,可这时石川隼人忽然说道:“孙先生,你还记得我说过的那个凯尔文吗?”
“有印象。”宋何对于石川隼人突然提起这个人颇感诧异,好奇道:“他怎么了?”
“他串联了两伙人,好像在谋划什么。”石川隼人说了一句,旋即啧声道:“这人有点蠢,鬼鬼祟祟的还行事不密,真不知道是怎么上船的。”
回忆着从卡洛那里得到的情报,宋何摇头道:“他的心思不在这次的活动上,即便要做什么都是下船之后的事情了,暂时不用管他,也管不着他。”
聊了几句,宋何结束通讯,打开了能够联络莱娜的步话机。
“孙先生,船上太混乱了!”莱娜的话语中带着显而易见的兴奋:“我们真的不录像吗?我感觉能勒索到好多硬币!”
“没必要了。”宋何失笑道:“别看他们现在很暴力,可是必要的警觉还是有的,肯定会仔细检查动手位置和周边的情况,不会给你摄录的机会的。”
莱娜不知想起什么,沉默了一下遗憾道:“是啊,明明都是暴徒了,却偏偏很谨慎。”
“一听就知道你试过了。”宋何无语摇头,叮嘱道:“很快就要上台了,到时候把该拿的东西拿到,该办的事情办完,别出纰漏。”
“孙先生请放心,我不会让您失望的。”莱娜郑重应了一声,态度恭敬的不像话。
结束与莱娜的通讯后,宋何面前的美食已经被一扫而空,只见他随手拿起最后一个步话机。
“贝瑟尔,我亲爱的朋友。”宋何欢呼一声,怪笑一声冷冷道:“准备好迎接你的试炼了吗?”
静默片刻,步话机中传来贝瑟尔·帕特的冷哼:“孙先生,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您说过,你的轻浮会让您看起来很浅薄。”
宋何咧嘴道:“真是一个毫不留情的评价,所以,看来你是做好准备了……”
当宋何等人借助步话机沟通的时候,船上短暂而脆弱的宁静,终于在两伙人相遇的刹那被砸得粉碎。
没有寒暄,没有招呼,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仅仅经过了短暂的眼神交互,彼此便确定面前的一伙人对自己不怀好意!
电光火石间,明白眼下处境的两伙人便不约而同的直扑而上,都想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对方制服!
呼喝声、闷哼声、拳肉相击声、身躯坠地声几乎是在同时响起,让这处狭窄的空间显得无比的混乱而凶险!
一分钟后,依旧站着的几人从倒地不起的对手身上搜出了渴盼已久的战利品,然后才搀起同样倒在地上的同伴,相携离去。
而失去所有硬币的失败者在数分钟后纷纷艰难站起,咬牙切齿的看着对方离去的方向,目光中尽是浓的化不开的愤恨仇怨。
在随后数小时内,或激烈或诡谲的争斗在船上各处先后爆发,而每一场争斗都生动而精准的诠释了“胜者拥有一切”这六个字。
然而随着这种争斗的增多,越来越多的人被抢走了身上的硬币,让他们在成为失败者的同时,也转变身份成为了红着眼睛急于夺取硬币的一份子,准备用更加激烈的手段将失去的东西夺回来。
就这样在无形之间,暴力夺取硬币迅速变成了游轮上大部分受邀者都认可的主旋律。而那些倍受人们欢迎的一枚枚硬币,则在一次次交换所有者的暴力抢夺中,逐渐汇聚到了一起!
终于,时间来到了第六天的晚上,持续了数小时的彼此敌对和争斗,让原本应该相对宁静的夜晚,充斥着越来越重的火药味。
不过,参与暴力争斗的所有人都知道,即便彼此之间的争夺再激烈也需要休息,所以那些不能动手的公共区域,就成为了众人默契约定的休息区。
而此时此刻,克里夫一伙七人正与另一伙六人分坐在一家餐厅的两端,休息进餐的同时彼此观察,互相戒备对峙。
“他们六个人登船的时候都带着助手。”卡洛扫视一眼对面低声说道:“现在没看到那些家伙,显然正在别的地方盯梢或者布置着什么。”
“这次登船带助手的人并不多。”克里夫的表情依旧冷静:“他们能聚集到一起,恐怕是想利用人数优势压制其他人。”
“这么做虽然效果不错,可是事后的利益如何分配会因为人数太多而成为大问题,所以对付他们的的时候,离间和分裂远比暴力好用得多。”
“你说的没错。”卡洛点点头道:“但是你的动作要快点了,否则……”
叮咚!
忽然,餐厅内响起一声盖过所有背景音乐的提示音,曾数次进行广播的唐旭的声音从餐厅内所有的音箱中传出,语气严肃低沉:
“所有受邀者请注意,因诸神游戏号突发凶杀事件,活动即时中止!所有受邀者请在就近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回到各自的客房,等待通知!”
骤然间,广播中的内容如同一声巨雷一般重重落在餐厅内所有人的心头,让每一个听到消息的人仿若石雕一般呆立当场!
“怎么可能!”
“是谁干的!”
“谁死了!”
紧接着,一声声惊呼骤然响起,即便连向来最为冷静理性的克里夫也豁然站起,脸上在没了往日的淡定从容。
“克里夫,我们怎么办!”一旁的卡洛也慌了神,惊疑不定的开口询问,语气前所未有的焦灼:“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会知道!”克里夫气急败坏的怒吼一声,双手猛地一砸桌子,视线在餐厅中四处巡视。
只见餐厅中的服务生和工作人员虽然同样震惊,可他们却很快恢复镇定,有条不紊的在用六种语言循环播放的通知声中分出十多人,分别走向克里夫一伙和另外一桌食客。
“各位,抱歉打搅了。”很快,来到克里夫身边的几名服务生中便站出一人,冲众人鞠躬后恭敬道:“活动中止,请回客房耐心等候。”
克里夫按捺怒气,转向领头服务生问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遇害了,先生。”领头服务生淡定答了一句,欠身道:“请各位遵照广播中的指示行动,我们会护送各位安全回到客房中。”
众人闻言顿时一惊,浑没想到领头服务生的语气会这么平淡甚至冷酷。然而看对方坚定的态度,恐怕不会允许他们做一些与广播指示不相符的尝试。
“混蛋!别让我知道是谁干的!”
“我不会放过他的!”
得知自己六天努力尽数化作泡影的众人无计可施,只能在众服务生陪同下回客房的同时咒骂几句,以稍稍宣泄心中的愤懑。
同一时间,游轮的广播室中,宋何戴着防毒面具悠哉悠哉的坐着,看着手中平板显示器的同时,时不时的瞥一眼倒在地上的一众值班人员。
而在广播台上,一台手机摆在话筒前,播放着提前录制好的录音。
片刻后,端着平板显示器的宋何嘿笑一声,来到播音台按下停止键,然后关掉手机收好,迅速离开了播音室。
没过多久,藏在诸神游戏号机房中某处的贝瑟尔·帕特敛气凝神,正静静的看着面前轰鸣的硕大通风设备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听手中步话机传来宋何的声音。
“贝瑟尔,除了我们,剩下的硬币集中在三十三个人手里。”宋何的声音笃定非常:“他们现在都已经回到各自的客房,分别是……”
“记住,这些房间分别在不同的三层,你必须在半小时内搞定,明白吗?”
贝瑟尔·帕特认真听了一遍,复述一次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掐断通讯并戴上准备好的防毒面具,动作迅速的从包裹中拿出几个小巧的喷雾器。
只见他显示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防毒面具,然后才掏出一个小锥子,谨慎的深呼吸一次,然后憋着气用最快的速度将喷雾器扎穿并尽数投放到通风设备中!
接着,贝瑟尔·帕特丝毫不做停留的返身就走,直到离开了机房,这才将胸中一口浊气吐出,飞快赶往下一层!
片刻之后,刚刚回到客房中没多久的克里夫正心烦意乱的胡思乱想着,就觉得鼻端传来一阵异香。
当他察觉异样想要探寻异香来源的时候,却觉得浑身上下忽然变得疲软无力,紧接着头脑没来由一阵昏沉!
克里夫顿觉不妙,有心屏住呼吸逃出门外,可还没动身眼前就是一黑,脚下一软倒在地上,眨眼间便失去了意识!
而就在他晕倒后没多久,一个戴着防毒面具的矫健身影忽然从阳台翻入,大喇喇的撬锁进入客房,从容不迫的将克里夫身上的硬币尽数盗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