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bqmg熱門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四十九章 不慫,就是剛分享-7mtk9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的身边,一个个人影降落下来。
古松子第一时间就来到了苏礼身边,神色平稳但却眼中带着一丝关切地问:“小友,这边发生了何事?”
苏礼微微颔首,却是说道:“不过是一群宵小之徒袭击了我的弟子,如今已经摆平了。”
很形象的‘摆平’二字,因为那些人都‘平平整整’地躺在这地下深处呢。
苏礼的手段很老练,连山印之下将那些尸体都给一路带到了地下深处……当然,这样的操作根本就没准备能够瞒着这些大修士。他只是给古松子个面子,省得将这些尸体暴露在明处脸上不好看。
古松子可是个明白人,他一听就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因为除了古松子来到这里,还有六名真仙一流飞临天空!
这时当空一人无声无息地落在苏礼面前,仿佛一个寻常人般没有任何表情,但是周围环视一眼再看向苏礼,眼神就凶狠了起来:“我无殇魔门的弟子们呢?”
这时苏礼的耳中传来古松子传音:“这是无殇魔门的门主‘太殇魔尊’,是中洲有数的强者。这次也是得到了一块‘大衍学令’,交由门中最出色的一名弟子想要来学宫进学。”
苏礼听着不动声色也没给回应,因为在这情况下古松子可以给他传音,但是他给松子传音的话太容易被截取了。
明知道这是一位强大的魔道真仙,苏礼却是目光平静之中带着一丝冰冷地说道:“我可不知道你的弟子是哪些人。”
开玩笑,一个魔道中人竟然能够在这场合如此堂而皇之地对他质问?这中洲的修行界也太过软弱了吧。
苏礼的目光使得这太殇魔尊十分不适,他冷哼一声便是仿佛钟鼓齐鸣天地为之一暗。
这位魔尊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似乎都携带了恐怖的心灵威慑力。
但是苏礼却是理都不理他,直接看向另外落下的五人……
“老翁,这五位又该如何称呼?”
这一副完全无视太殇魔尊的样子使得古松子颇为惊奇,但同时也是真的让太殇魔尊脸上难看却又发作不得。
毕竟另外五人,那也是真仙级别的强者,他此时若是发作,可就是要同时落了这些人的面皮了。
古松子对于苏礼的敏锐以及强硬都觉得赞叹不已,他越来越喜欢和苏礼呆在一起,就是因为苏礼有着与他类似的道路却还有这他所不具备的强硬和智慧。
所以他在这件事情上表现出了很强的倾向性,十分配合地站前一步挡在太殇魔尊与苏礼之间给苏礼做介绍……
有一人生得俊秀清冷,但眉宇间略带一丝憔悴,神情犹如天上皓月,令人心生敬畏……兰芥子,大衍学宫教习之一。
还有一人生得丰采甚都,鬓发尽潘然,可神态却如顽童。哪怕是太殇魔尊激怒难平时,也是左顾右盼随后踩踩脚下转而幸灾乐祸……浮沉子,亦是大衍学宫教习之一。
而后一人布袍不饰,四十岁光景,容仪俊伟而有如龙之姿……凌霄子,是中洲大派浩然宗的太上长老。
另有一人长发飘飘却无拘束,看似浪荡眼中却有秉持……南宫玄,中洲大派逍遥门大长老。
最后一人的装束就让苏礼有些眼熟了,却是一身青色道袍周身水汽暗掩,仿佛是一场移动的风暴……龙长生,中洲兴云道的道主,也是苏礼那位好友龙祝的长辈。
苏礼对龙长生多看了一眼这位修为竟然的兴云道主仿佛毫无觉察。
而当古松子介绍完了在场众人之后,那太殇魔尊却是反而也冷静下来的样子。
嫡女重生,痞妃驾到 情多多
他不动声色,随即伸手往下方地面遥遥一抓……立刻就有一股惊人魔气打穿地面,深入地下数十里。
随后就见他又转手一握,魔气从地面之下急速回缩,却是带了一个人回来。
北光见状微微意外,因为这被太殇魔尊带上来的人影赫然便是先前那企图杀死他的那个持刀少年。
这无殇魔门的持刀弟子虽然先前被剑崖门徒一阵凌厉冲杀似乎受了重伤,又被苏礼活埋地下数十里显得十分狼狈。但是眼中的桀骜以及杀意却是依然毫不掩饰……哪怕是在这一种真仙大佬环伺的情况下,他都是毫无怯场之意。
“这是个令人生畏的后辈。”浩然宗太上长老凌霄子颇为感叹地说着,但是否真心却是不知道了。
但是太殇魔尊却只当这是在夸赞,于是他很是满意地指着那持刀弟子道:“这就是我无殇魔门本次将要进入学宫学习的弟子,唤做风岑狼……也是我无殇魔门最凶的‘狼崽子’!”
然后他说:“行了‘狼崽子’,告诉本尊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副他就是要护短耍横的模样表现了出来,着实是令望而生厌。
那风岑狼见状也没有露出得意的神色,只是目光凶狠地盯着北光然后说道:“回禀门主,弟子等人初到此地,只是看到此地之民颇为灵慧,忍不住想要向这位剑崖弟子讨要一些罢了。”
“只是没想到这位剑崖弟子丝毫不讲道理,直接着急同门对我等围攻绝杀……弟子也是侥幸学得一门保命秘法,这才能够假死脱身。”
避重就轻颠倒黑白,魔门弟子做起这种事情来真的是毫无心理负担。
“你们都听到了吧?这些剑崖教的人是何等嚣张?竟然在这昆仑地界猖狂如此,是完全不将大衍学宫的规矩放在眼里!”太殇魔尊立刻就借题发挥了起来。
这话也不能说他是乱说的,毕竟众人脚底下那些躺着的尸体都可以算是铁证了……剑崖教的确是在这里围杀了许多无殇魔门的门人弟子。
歪曲事情的起因,然后直接以结果来定性……太殇魔尊这一手玩得还真是溜。
但是对于这种指责苏礼是一丁点也没有辩驳,而是很硬气地答道:“说实话,绝杀令是我下的……毕竟,你们那些门人想要的那些凡人,都是我庇护的对象。”
“既然我答应庇护他们,那么在我倒下之前就没人能够伤害他们!”
苏礼异常坚定且强硬的回答……这可不是作秀,他此时在这里如此表示,那些凡人是根本看不到也听不到的。但他就是这么说了,在一群中洲修真界的大佬们面前,做出了一番全然违背这中洲修真界主流价值观的举动。
太殇魔尊以及那风岑狼都被苏礼这老实不客气的回答弄得很惊讶,为何面对他们的‘语言技巧’,苏礼竟然一丁点辩驳都没有反而是十分爽快地承认了?
魔尊却是不管那么多,他很是邪恶地笑了起来,天空霎时黑云密布仿佛浩劫将临。
“古松仙翁,你看这剑崖教小辈自己都承认了,这回该不会再阻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了吧?”
古松子闻言就是觉得脸色一黑,这些魔道中人最是难以打交道,就算是大衍学宫也会很烦这些毫无底线之人。因为没人知道这些人不高兴了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报复,当真是可恨。
他是有心帮苏礼他们说话,但是可惜他身旁的兰芥子与浮沉子两位学宫教习却并不这么看。他们因为先前苏礼与虚谷子的冲突以至于对剑崖教的感官并不好,所以此时反倒是摆出一副中立立场,想要让太殇魔尊与剑崖教自己解决恩怨。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苏礼知道古松子难办,也没有让他为难。
他说:“也好,但此地乃是大衍学宫治下,我们作为客人也不好让主人为难……太殇魔尊,可敢随我远行十万里解决恩怨?”
苏礼居然十分霸气地直接邀战了……以他这明晃晃摆在这里的金丹实力来邀战!
“你想逃?”太殇魔尊却是不信,以己度人,充满了怀疑地问了一句。
苏礼冷冷地看了对方一眼,也不说什么,只是反问:“你不敢?”
太殇魔尊却是冷笑一声:“要对付你这小辈何须远行十万里?这里就能解决了!”
说话间,他却是释放出无穷的魔意,想要将苏礼的心灵摧垮……对于真仙级别的强者里说,对付小辈的最方便手段可不就是心灵压迫了?
实在是这种方法屡试不爽,也无怪乎每个真仙强者遇到苏礼都要先来这么一下。
但是这次苏礼早有准备,双眼之中黑白剑崖隐没,对于太殇魔尊的心灵压迫仿佛毫无知觉,直接展开剑翼飞遁而行!
太殇魔尊见状当真是气坏了,没想到竟然会在苏礼这里丢了人。所以他冷哼一声,心灵压迫竟然迁怒一般地转向了北光以及他身边的两个女孩子。
蜀都鬼话 牛忙甲
但是古松子对此早有预料,直接拂手挡去了这些心灵上的压迫,然后对太殇魔尊道:“魔尊还不快去?苏礼小友已经要走远了。”
太殇魔尊冷哼一声,却也是不得不追了上去……他知道又古松子庇护,他暂时是动不了北光等小辈的。
而且对于他的这番举动,原本处于中立立场的兰芥子与浮沉子也是表现出了相当程度的不满……这为魔尊,也太过招摇嚣张了一些。
毫无疑问,苏礼刻意远离昆仑山区域而与太殇魔尊邀战的举措,也是挽回了这两位学宫教习的一些好感。
只是此时苏礼想的却恐怕不是这些,而是他终于可以有一个能够全力出手一试的对手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