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yfo好文筆的小說 孤島諜戰 txt-第八百零三章 果斷鑒賞-4hxmg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
石桥信是日本人不假,但他只是一个伍长。而胡孝民是76号的情报处长,在日本人眼里,胡孝民的重要性要超过石桥信。
况且,胡孝民能给日本人带来更大的利益,渡边义雄、林少佐,甚至是冈村队长,都接受过胡孝民的恩惠。
接到胡孝民的电话后,渡边义雄再去了解,发现石桥信的情报并不准确。并且,抓的人是胡孝民的舅舅,而石桥信并没提及这一点。
显然,是要借宪兵队之手,与胡孝民作对。
胡孝民是日本人的朋友,他的舅舅,当然也是日本的朋友。石桥信的行为,是宪兵队不愿意看到的。日本的朋友,怎么能寒了人家的心呢。
石桥信一直在等着宪兵队抓捕戴朗如的消息,然而,等到晚上才知道,宪兵队已经取消了行动。
石桥信垂头丧气地找到施健吾,向他说起了事情的经过,他正色地问:“戴朗如到底是不是共党?”
施健吾叹息着说:“罗吉只是猜测,并没有证据。”
下午,胡孝民找他谈了话,质问他关于戴朗如的事情。胡孝民的语气很不善,目光也很吓人,施健吾觉得,这次怕是把胡孝民得罪深了。
胡孝民只谈了一点,如果戴朗如真是共产党,他绝不姑息。但如果是有人栽赃诬陷,就别怪他翻脸无情。
显然,胡孝民认定是后者。一想到胡孝民当时的眼神,施健吾马上想到了朱子明的惨状。他心里不由一颤,心里竟然生出一种深深地惧意。
如果戴朗如真是地下党,施健吾一点也不害怕,有石桥信的支持,能让胡孝民吃个暗亏。可事实上,他对此一点信心都没有。
施健吾紧急与罗吉见了一面,可却联系不上,还是自己化装跑到柏记米号,才见到罗吉。
施健吾连哄带吓,罗吉才告诉他,并没有任何证据表明戴朗如是共党。他只是想多拿到点经费,才故意这样说的。
施健吾气得想一脚踹死他,这种事能开玩笑吗?
石桥信说道:“我低估了渡边义雄与胡孝民的关系,你把那个内线撤回来,并好好向胡孝民道歉,我想他也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他们并不知道,罗吉已经撤不回来了。
晚上,胡孝民派五科的杨辉,把罗吉带了回来,关到了看守所。都没用刑,罗吉就什么都招了,包括他受施健吾指派打入柏记米号,也包括他为了经费,诬陷戴朗如是中共。
其实胡孝民随时可以抓罗吉,但晚上抓罗吉,时机刚刚好。拿到罗吉的口供后,胡孝民第一时间通知了渡边义雄,证实所谓的中共纯属子虚乌有。
胡孝民在第二天早上情报处的会上,说起了罗吉的事情。
胡孝民坐在会议室上首,目光从下面的科长、副科长脸上缓缓扫过,冷声说道:“我们在使用线人时,一定要注意甄别线人报上来的线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哪些是为了讨好我们,甚至是骗取经费而凭空捏造的。对假情报,甚至是凭空捏造的情报,一旦发现,必须严惩。”
听到胡孝民的话,施健吾心里阵阵发麻,他知道,胡孝民这些话是说给自己听的。接下来,胡孝民怕是要对罗吉下手了。不行,得赶紧让罗吉跑路,跑得越远越好,等胡孝民忘记他时再回上海。
胡孝民突然问道:“杨辉,昨晚抓的罗吉,处决了没有?”
杨辉站起来大声说道:“今天晚上就枪决了,遵照你的命令,装在麻袋里扔进了黄浦江。”
胡孝民点上烟,轻声说道:“这个罗吉,编造情报骗取经费。如果仅仅是骗点钱倒也罢了,可他竟敢骗到日本人头上,石桥信听信他的话,让宪兵队抓人。幸好我们提前一步察觉,否则不仅会让宪兵队成了别人的笑柄,也会引起严重的外交事件。”
“处座,罗吉真的死了?”
施健吾一直在听着胡孝民的话,觉得都是针对自己。听他说起罗吉已经枪决,连尸体都扔进了黄浦江喂鱼,他大吃一惊。
胡孝民冷笑着说:“这种人活着有什么意义?他承认当初到柏记米号就是被人指使,如果不提供情报就过不了关。既是为了应付上级,也是为了骗取经费,才出自下策。施科长觉得,这样的人,难道还要网开一面,让他把事情的原委,向日本人详细说明?”
施健吾忙不迭地说:“死得好,罗吉不死,我们也不会吸取教训。”
胡孝民后面的话,他基本上没再听进去。散会后,施健吾去了趟平洋房,向石桥信报告了此事。
施健吾一拳砸在墙壁上,痛苦地说:“胡孝民真是狠毒!”
罗吉是他的线人,就算捏造情报,也情有可原。真要枪毙的话,是不是得问问自己这个上线的意思?胡孝民什么都没问,抓回来一审就枪毙,这是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石桥信轻声说道:“我也被上司训斥了,说无端干扰情报处的工作。”
他并不否认自己干涉情报处的工作,只是低估了上司与胡孝民的关系。在自己和胡孝民之间,上司竟然选择了胡孝民,这是他所没想到的。
施健吾愤怒地说:“你是日本人,又驻守在76号,怎么算干扰情报处的工作呢?我看这是胡孝民假公济私,故意与你过不去。”
石桥信安慰道:“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找机会吧。你放心,我不会让胡孝民好过的。”
施健吾是他的伙伴,两人的关系很深厚,施健吾的事情,就是他的事情。
施健吾重重地叹了口气:“胡孝民的动作太快了,昨晚抓到罗吉,马上审问,听说还动了刑。罗吉也真是的,什么都招了。如果他能坚持一个晚上,情况或许就不一样了。”
石桥信说道:“他要是能坚持一个晚上,就不会是偏外情报员了。以胡孝民的能力,要对付他有的是机会。”
对付胡孝民有没有机会,暂时不知道。但胡孝民没打算,再让施健吾和石桥信胡作非为了。情报处是他的情报处,如果总有人与自己作对,还打上了舅舅的主意,他是不会允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