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nbr7人氣玄幻小說 狩獵好萊塢-第1062章 投靠相伴-c28f0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里夫尼北部,西蒙金屋藏娇的温泉庄园内。
天色微亮,西莉亚·米勒感受到身边窸窸窣窣的声音,睁开眼,注意到靠窗一边一个身影正在穿衣服,于是微微起身,支起脑袋微笑打量。
艾米丽·乔普林发现西莉亚醒来,系好衬衫的最后一粒扣子,俯身凑过来和自己的女上司吻了下,说道:“西莉,你可以多睡一会儿。”
西莉亚抓住艾米丽手臂:“不要走,陪我一起睡。”
“被她们看到了总不太好,”艾米丽说着,身子却是在西莉亚轻扯下歪过来,问道:“对了,早餐想吃什么?”
“我想想,老板这个时候肯定会说,想吃你。”
“呵呵。”
再次小小纠缠厮磨了片刻,西莉亚终于放艾米丽离开,重新躺下,决定睡个懒觉。
这两天还是挺累的。
只不过,刚刚睡熟没多久,就被艾米丽拍醒,睁开眼,看到身边的女助理,笑问道:“打算重新陪我睡了?”
“不是,”艾米丽脸色郑重:“季莫申科正在庄园门外。”
西莉亚愣了下,反应过来,捉过艾米丽手腕看了下表,才刚过七点半,感叹道:“很有心的一个女人啊,可惜了,艾米,把她打发走吧,就说我不见。”
“我已经这么说过,她说见不到你是不会离开的。”
西莉亚舒服地缩进被窝,慵懒道:“那就让她等着,外面那么冷,她受不了就会离开。”
艾米丽笑道:“人家待在车里,怎么会冷?我觉得,如果你不见,她今天一整天估计都要跟着我们了。”
“西蒙说了,不许我理会这一帮人。大不了等下喊一架直升机过来,我们早餐后飞去城区,看她还怎么跟。”
“好吧。”
艾米丽答应着,起身离开,只是过了一会儿又再次返回,对床上的西莉亚道:“季莫申科说,她不是代表拉扎连科而来,她是代表她自己,希望和你谈谈。”
西莉亚语气迷糊:“嗯?”
“很明显啊,季莫申科打算脱离拉扎连科,这次是来投靠我们的,”艾米丽道:“所以,西莉,还要继续拒绝她吗?”
西莉亚顿了一秒钟,反应过来,猛地坐起身。
虽说依靠男人上位的经历不太光彩,但能够短短几年内在乌克兰将摊子铺到这么大,没有人会否认季莫申科的能力,西莉亚作为一个女人都不得不承认多少有些佩服对方。此前限于自家老板的交代,才打算不理会。
不过,西莉亚的理解中,自家老板的吩咐是建立在季莫申科依旧站在拉扎连科一边的前提下。
如果对方要投靠维斯特洛体系,即使也知晓这样一个漂亮女人走到自家老板身边,可能会削弱她在乌克兰的权力,西莉亚还是尽职地从自家老板的立场考虑问题。
这应该是一件好事。
大概二十分钟后,穿戴整齐的西莉亚下楼来到别墅一楼的一间书房,已经等在这里的尤利娅·季莫申科连忙从沙发上起身。
“你好,很高兴见到你,季莫申科女士。”
“你好,米勒女士。”
西莉亚一边和季莫申科握手招呼,一边打量对方。
面前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女人穿着一套时尚感十足的粉色香奈儿套装,亚麻色的头发披散着,于是整个人显得有些柔弱,丝毫不带传闻中‘乌克兰天然气公主’的那种女强人气质。
西莉亚没有深思对方今天的装扮是否刻意而为,招呼之后,两人坐下,她就开门见山道:“季莫申科女士,艾米刚刚说,你这次是代表自己而来,是这样吗?”
季莫申科点头,也没有绕弯子,说道:“如果维斯特洛先生愿意接纳,我希望加盟罗夫诺帮,成为维斯特洛体系的一份子。”
西莉亚已经没有刚刚听到艾米丽传话时那么惊讶,此时反而带着点揶揄:“那么,季莫申科女士,拉扎连科怎么办?”
“我和拉扎连科只是合作伙伴,而且……”季莫申科说到这里,稍微迟疑,还是道:“如果我的判断没错,这次事件之后,总统先生应该很快会革去拉扎连科的职务,这也应该是维斯特洛先生希望看到的,对吗?”
西莉亚不置可否:“既然这样,季莫申科女士,你打算以什么样的诚意加盟维斯特洛体系?”
“这个,我希望能和维斯特洛先生见一面,当面洽谈。”
西莉亚望着眼前三十多岁依旧光彩照人几乎完全符合自家老板口味的女人,瞬间明白对方打算付出什么样的‘诚意’,微微耸肩:“季莫申科女士,如果当面洽谈就是你的‘诚意’,我会帮忙传话,但坦白说,你见到老板的可能性很低。”
季莫申科表情不变,语气里带着诚恳:“米勒女士,你现在可以联系一下维斯特洛先生吗,我就在这里,或许我可以先在电话里和维斯特洛先生聊聊?”
“现在可不行,季莫申科女士,大概你忘记了时差这种事,美国那边现在是深夜,所以,我会在今天下午给你一个答复。”
这么说完,西莉亚已经起身,做出送客姿态。
季莫申科却没有站起来,而是道:“西莉亚,如果你不介意,我希望能留在这里做客,我是一个女人,留在这里应该没问题,而且刚刚我已经打发我的司机离开了。”
西莉亚却一点没有妥协,做了个请的手势:“季莫申科女士,西蒙是一个很看重隐私的人,这里是私人领地,即使是女人也不能轻易留下,庄园里有司机,可以送你去任何你想去的地方。”
季莫申科继续争取:“我不会到处乱走,只待在这里,这间书房?”
“很抱歉,”西莉亚坚持送客:“请吧,季莫申科女士,希望我们不要有什么不愉快。”
季莫申科见西莉亚如此坚持,只得起身,说道:“我在西边的温泉度假村定了一套公寓,这几天就住在那边,米勒女士,希望能尽快收到你的好消息。”
“当然,我会第一时间给你回复。”
送走季莫申科,西莉亚仔细算了算时间,无论是美国东西海岸都已经是深夜,于是决定下午再联系北美那边。
和艾米丽以及庄园女管家玛尔塔一起来到别墅餐厅,向女侍点了一份早餐,想起一件事,西莉亚问玛尔塔道:“昨晚到现在,我好像都没有看到娜塔莉亚·班希科娃,她去哪了?”
娜塔莉亚·班希科娃,庄园内两个女孩盖琳娜·班希科娃和伊娃·班希科娃的母亲。
西莉亚最初知道这三母女,只觉得自家老板荒唐。不过,这次过来,两个丫头依旧在,母亲却没了身影,又难免好奇。
玛尔塔道:“娜塔去伦敦了,夫人亲自安排的,让她去那边帮舒尔希金娜和安托年科一起打理老板在伦敦的物业。”
玛尔塔说着,还有些羡慕。
以及,可惜。
那个连两个女儿都不如的女人去伦敦能做什么,除了亲自打扫房间端茶倒水,什么都不会,实在是浪费,如果自己能离开这里去往伦敦那种大城市该多好。
西莉亚听玛尔塔这么解释,也瞬间明白。
到底是一件荒唐事,这边女孩又太多,人多嘴杂,如果自己处在珍妮特·维斯特洛的位置上,大概也会这么安排一下。说起来,自家老板那么花心,身边却没有出现过某些因为女人引起的破事,总是悄悄帮忙收拾首尾的杜梅岬庄园肯定功不可没。
或许,在西莉亚看来,这大概也是珍妮特·维斯特洛这位正牌夫人地位稳如泰山的一个重要原因。
另外一边,尤利娅·季莫申科被温泉庄园的司机开车送回附近度假村的酒店别墅,立刻拨通了拉扎连科的电话,主要是打探谢尔班刺杀案的调查进度,对于刚刚与西莉亚·米勒会面的事情,季莫申科也没有隐瞒。
当然不会实话实说,虚与委蛇一番,很快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顿涅茨克那边的专案组已经将他们主动送上的替罪羊逮捕,目前正在清理后续并与顿涅茨克帮博弈,毕竟顿涅茨克帮那边也不干净,如果他们要趁着这次国际舆论施压的机会穷追不舍,大不了彻底把盖子揭开,看看谁更臭。
这通电话聊到最后,拉扎连科又开口要钱,直接就是1000万美元,说是用于补偿安置几位替罪羊,恨得季莫申科差点把电话摔出去。
这种小事哪里需要1000万美元。
不过,毕竟两人现在依旧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到底还是答应。
挂掉电话,季莫申科又通知手下给拉扎连科转账,做完这些事情,她才走向二楼与卧室相连的阳台,打量周围被整株移植而来的常绿松柏围绕的度假村酒店公寓以及不远处影影绰绰的娱乐区,细细盘算今后的事情。
自从三天前谢尔班刺杀案在国际舆论平台突然爆发,还受到了美俄两国高层的直接关注,季莫申科就知道拉扎连科算是完蛋了。
总统那边无论是出于威胁到自己地位的忌惮,还是担忧拉扎连科继续搞出乱子破坏到他在国内国外寻求平衡的执政策略,库奇马都不可能再允许拉扎连科继续干下去。
季莫申科最近几年跟随拉扎连科迅速建立起自己的商业王国,表面风光,但她很清楚自己的根基依旧浅薄,就像她手中此时垄断了国内天然气供应的最大现金奶牛乌克兰统一能源公司,一旦失去了拉扎连科的庇护,立刻就会被其他政商实力垂涎觊觎的对象,而且她也没有多少反抗之力。
没有了能源公司源源不断的资金供应,其他才刚刚铺开的产业,也就没有了以后。
无论如何,她必须尽快寻找下一个靠山。
罗夫诺帮或者准确说是其背后维斯特洛体系在这次事件中展现出来的恐怖影响力,让季莫申科直接锁定了目标:西蒙·维斯特洛。
只要能靠上这个男人,她面临的所有问题都不会再是问题。
而且,私下收集到的资料,自己也非常符合那个年轻男人的口味,季莫申科相信,只要能见到对方,她有着百分之百的把握‘说服’对方支持自己,到时候,她甚至有望成为真正的乌克兰女王,而不只是当下所谓的什么天然气公主。
这才是她来到罗夫诺州的真正目的。
重新梳理了一番脑海中的计划,季莫申科在冷风中舒了一口气,转身下楼,打算到娱乐区喝杯酒,放松一下。
来到楼下,助手主动为她安排了两位贴身保镖,季莫申科想想还是没有拒绝,她平日里的安保团队有着相当于一个排的编制,都是前苏联时期的精锐特种兵,这也是没办法,乌克兰国内最近几年的各种暗杀活动层出不穷,类似几个月前拉扎连科遭遇的未遂汽车炸弹,她同样碰到过。
上周末被打成了筛子的叶夫·谢尔班,算是比较倒霉而已。
至于罗夫诺这边,季莫申科其实知道总统的女婿维克多·平丘克和顿涅茨克的一位副州长都来到了里夫尼,虽然不相信对手会在罗夫诺州动手,这等于是对维斯特洛体系的直接挑衅,但也不得不防。
如此一直等到傍晚,始终都没有收到来自西莉亚·米勒的回复,季莫申科终于察觉到不妥。
没能在西蒙·维斯特洛金屋藏娇的温泉庄园要到西莉亚·米勒的联系方式,季莫申科也没有冒然再去堵门,而是先联系了谢尔盖·科莫罗夫,得到的消息让季莫申科从头凉到脚。
西莉亚·米勒竟然已经在今天下午启程飞回了北美。
碧池!
心中大骂,又难免无措。
现在该怎么办?
季莫申科幻想着科莫罗夫是在欺骗自己,正要再次跑去温泉庄园那边,度假村的负责人安德烈·斯米尔诺夫亲自找过来,送上了西莉亚·米勒离开前留给她的一封信。当着斯米尔诺夫的面直接拆开,薄薄的一页纸上只有一句很潦草的俄语
——老板说你太没诚意,见面就算了。
这次算是透心凉。
安德烈·斯米尔诺夫望着眼前脸色变幻不断的乌克兰商界女强人,稍等片刻,问道:“季莫申科女士,如果没有其他问题,我先离开了?”
季莫申科连忙镇定下情绪,问安德烈道:“这封信是什么时候送到的?”
“下午三点钟左右,不过,米勒女士让我傍晚六点钟再交给您。”
季莫申科点头。
不由想起早上会面时西莉亚·米勒的提醒,看来自己真得犯了个错误,如果早知道,就应该事先准备一份充满诚意的方案,而不是平白就要见维斯特洛。无论如何,将来只要能靠上那个男人,自己肯定能拿回更多。
这么想着,心中又恼恨起来。
早上那个女人如果多提醒她几句,或许她就能醒悟过来,她为什么就不多提醒自己几句!
现在怎么办?
直接飞到北美去?
且不说能不能见到维斯特洛,目前的动荡局势下,没有得到维斯特洛的肯定回复,她也不敢冒然离开乌克兰。谁知道出去一趟,再回来,这边会变成什么样子。
至于罗夫诺帮这边。
无论是谢尔盖·科莫罗夫、克里姆·杰列维扬科还是弗拉基米尔·科尔科什科,这些人,捏在一起实力很强大,但本身都不算话事人,其实很容易看出,西蒙·维斯特洛根本就没想在这边扶植一个头目,就连西莉亚·米勒也只是代理人而已。
真正权力终究都握在那个高高在上的年轻男人手中。
因此,与罗夫诺帮的高层接触,也根本不会有什么结果。
这样仔细算起来,今天早上的那次会面,或许是她和维斯特洛建立联系的最好机会。
可惜,错过了。
都怪那个可恶的碧池,或许,对方就是故意,不想让她走到西蒙·维斯特洛身边而已。
虽然心中恨极,但逐渐平静下来,季莫申科不得不面对现实,匆匆离开里夫尼返回基辅。
既然没能搭上西蒙·维斯特洛,拉扎连科这个盟友,无论愿不愿意,她也必须尽力维持,同时也要考虑寻找其他盟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