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t78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田園 如蓮如玉-第五百七十章 吃定你啦閲讀-bhpn6

大田園
小說推薦大田園
救人啊——岸上不少人都大声呼叫,还有一些开始脱衣服,准备下水。甚至还有一部分小娃子,直接就往水泡子里面冲。
幸好田小胖站得离水边最近,手也快,把小囡囡和小文文他们几个拦住。尤其是龙小妹,田小胖知道这丫头在水里的本事,当然不能叫她下水。
于是,朝小丫头叽咕两下眼睛,龙小妹立刻停下脚步,并且顺势抱住小光光:“有干爹呢!”
哗啦哗啦,伴着水声,田小胖直接跳进水泡子,起初刚没膝盖,后来就到腰了。又往前走了两步,小胖子也没脖了。索性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彻底从水面上消失不见。
“小胖子行不行啊?”岸上的人们有些担心。这边大呼小叫的,连那边摘挂子的游客,都围拢上来。
到底行不行,很快就有了答案,只见水面上一翻花,露出小胖子的脑袋。随即,他俩手向上一提,关小龙的身子也露了出来,直接被小胖子高高举过头顶,一步一步,向岸上走来。
“哇,干爹好棒!”小娃子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给干爹喝彩的机会。就连那几百名小病号,也都使劲拍着小巴掌。
好样的!岸上的大人们也都赞不绝口,这月份,已经是初冬,水里的温度,也就五、六度的样子,早晨的时候,水面都一层薄薄的冰碴儿,不是谁,都有勇气跳进去的。
很快,小胖子就举着关小龙上岸,把他放在草地上,只见关小龙直挺挺地躺在哪儿,眼睛紧闭,人事不省。
“这是呛着啦,快点把马牵过来,搭在上边控控水。”包大吵吵一边嚷嚷,一边去牵马。
“现在谁还这么控水涅,都是做人工呼吸滴!”包大明白就喜欢和大吵吵唱反调,凑到关小龙跟前,就要给他做人工呼吸。
包大吵吵也不甘示弱:“你起开吧,就你一到冬天都吼喽气喘的,气脉儿肯定不够用,瞧俺的吧!”
俩人正争着呢,那边田小胖早就开始给关小龙按压胸部,然后进行人工呼吸,好一通忙活。可惜的是,躺在那的关小龙,还是没啥反应。
“哎呀,都没脉了,小龙兄弟啊,你醒醒啊——”田小胖都成哭腔了,趴在关小龙身上,直接开嚎。
事情居然演变成这样,大伙也都有些措手不及,更觉惋惜不已。那些老年人,也都抹着眼睛:“小龙这孩子,平时可仁义啦——”
“小龙,好兄弟,你咋就这么走了呢!”高小帅他们几个,也都哇哇大哭。
这时候,又一道人影扑到关小龙身上:“小龙啊,我的大孙子啊,你可不能扔下爷爷啊——”
大伙一瞧,正是关老爷子。结果,心里更难受了:这老爷子也是命苦啊,肯定是刚才受了刺激,一下子想起来从前的事情,认出了亲孙子。可惜啊,黄梅未落青梅落,白发人送黑发人,唉!
正在叹息之际,猛然看到直挺挺躺着的关小龙,猛的一下坐起来,双手抱住关老头:“爷爷,您终于肯认我了啊——”
关老头先是一愣,然后,便使劲拍着孙子的后背:“小龙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都吓死爷爷喽。”
咳咳,旁边的田小胖使劲咳嗽两声:“爷爷,那你还认不认俺这个孙子啦?”
“乖孙——小胖啊,我是一直担心你发现我的病好了,就不认我这个爷爷啦,搞不好,还影响小龙,所以——”关老爷子这回也不装了,其实,他的老年痴呆症,早就好了,只是心存顾虑,这才你一直这么僵着。
要不是小胖子今天使诈,一下子把老爷子给诈出来,指不定得装到猴年马月呢。
田小胖嘿嘿笑起来:“爷啊,您要是不嫌弃,就把俺也当成你孙子吧。您瞧瞧俺,干儿子干闺女认了一大堆,愣是没一个亲生的;您老认个干孙子,好歹还有个亲孙子呢。”
周围的人都跟着大笑,只有关小龙激灵灵打了个冷颤:“冷啊,这水太凉了,胖哥,我先回村换衣服去!”
说话间,越野车已经开过来,田小胖早就安排好了,关小龙上了车,关老爷子也屁颠屁颠跟着上去了。
瞧得田小胖直嫉妒:“看看,还是心疼亲孙子吧,俺这个干的,就扔在这儿不管喽——”
呼啦一下,家里的小娃子都围上来,将小胖子围在中间,小囡囡双手叉着腰:“干爹,那你以后有了亲生的孩子,是不是也不管俺们啦?”
“俺这不是自作自受吗?”田小胖使劲拍了两下脑瓜顶,然后挨个贴贴娃子们的小脸蛋:“那干爹就决定,以后不要孩子啦!”
周围的村民都跟着起哄:“小胖啊,你就吹吧,你家其其格能同意才怪呢。”
“嘿嘿,反正小格子也不在这。”田小胖笑嘻嘻地说着。
然后就听到一声咳嗽,却是老丈母娘索隆高娃,向他投来威严的目光。吓得小胖子一缩脖:媳妇儿没在场,但是老丈母娘在这儿呢,这个更厉害。
于是赶紧一挥胳膊:“大伙都别瞅着了,赶紧吧,继续抓蛤蟆!”
嘘,四下里响起了一片嘘声,然后,大伙又继续投入到抓蛤蟆的大业之中。
“你们这么弄也太费劲了,累死累活的,弄上来的蛤蟆还不够大伙吃一顿的呢,瞧俺的!”包有余瞧了半天,终于瞧不下眼了,决定亲自出场。
水里的这些把式,包有余是样样精通,连游客都服气,所以,大伙自觉让出一条通道。却见包有余俩手空空走过去,还背着两只小手,就这,能抓蛤蟆?
田小胖也表示怀疑:“有余叔,您也准备跳水啊?”
切,瞧好吧——只见包有余走到水泡子边上,眼睛在岸边一扫,便朝着一个地方走过去,然后,从岸边弯腰牵起一根绳子头。
明白了,这是早早就下好了地笼之类的捕捉工具。田小胖有点不服气:“有余叔,您这不是作弊吗?用地笼抓蛤蟆,这个连小娃子都会,可算不得本事!”
“谁说用地笼了,今天叫你开开眼。”包有余一边说着,一边往上拽绳子。很快,绳子就被彻底拽出水面,下边并没有连着地笼这类的捕捉工具,而是丝丝落落牵牵连连的一大堆东西。大伙仔细一瞧,原来是窝瓜秧子和角瓜秧子这些东西。
再仔细一瞧,我滴乖乖,只见在秧子的茎蔓上边,竟然抱着不少哈士蟆。即便被拉出水面,依旧紧紧抱着。
“噢,渔爷爷好厉害!”娃子们欢呼一声,就上去从上边摘蛤蟆,照例是抓大放小。
田小胖也服气了,这还真有点随心所欲的架势,随便找点窝瓜秧扔水里,利用蛤蟆冬眠的时候,喜欢攀附东西的习性,轻轻松松就能抓这么多蛤蟆,果然厉害。
这堆窝瓜秧上边的蛤蟆摘完了,竟然装了多半水桶。包有余又朝不远处的几个水泡子指了指:“那些也都下了秧子,你们自个去拽吧,俺还得起挂子去呢。”
听他这么一说,包大吵吵也连忙吆喝:“各位游客,咱们也都回去接着摘鱼去,中午就吃大锅炖野生鱼,周围再贴一圈大饼子,那才叫嘎嘎香呢!”
不过呢,游客们却不动地方,都盯着水桶里的哈士蟆:大鱼天天都能吃到,可是这种红肚囊的哈士蟆子,却还没尝过,据说,这玩意大补啊。
一瞧游客不动地方,导游们商量一下,干脆就在这边抓蛤蟆吧,反正,黑瞎子屯旅游的一贯作风就是这样:随机应变,没有一定之规,赶上啥算啥。
于是,游客们也很快参与进来,或者用网兜在水底捞,或者用田小胖那种大搂子,更多的,则成帮结伙地去拽那些提前下了好些天的窝瓜秧子,这个收获最大。
田小胖怕游客不懂规矩,还得大声提醒:“小蛤蟆都放回水里,还有啊,母的也都挑出来扔回去,不要影响来年人家传宗接代!”
游客们一听傻了眼:这大小倒是能从个头上区分出来,比较好办,可是这公母谁能分得清,看上去模样都长得差不多啊。
这时候,就该村里的导游们大显身手了。只见包大明白捏起一只哈士蟆,翻过来肚皮朝上:“大伙瞧瞧,这只涅,就是公滴。仔细看前爪儿,这块儿呢有个小黑疙瘩;如果没有这个涅,就是母滴——”
游客们也都查看几只,确实在这个部位有所区别,而且仔细瞧瞧,明显能感觉到,母蛤蟆的肚子要大一些。
虽然能区分出来,不过呢,有些游客还是比较喜欢刨根问底的,继续追问缘由。只见包大明白眯缝起小眼睛,嘿嘿一笑:“这个涅,其实也是很简单滴。蛤蟆在繁殖的时候,是要抱对儿滴,公的在上边,光溜溜的,容易出溜下来,而这个东西呢,就能起到固定作用涅。大伙要是不信,男士都把手伸出来,瞧瞧就明白涅——”
这老小子,说着说着就下道儿,游客们也都会心一笑。只有一些小娃子信了,小胖墩童麟阁研究了半天自个的小巴掌,然后又拽着小囡囡的手掌细瞧。
“你笨啊,明白爷爷是开玩笑呢。”结果,被小囡囡在脑门上戳了两下,这才罢休。
等快到中午的时候,这才满载而归,两个小伙子挑着扁担,两边都挂着水桶,每个水桶里面,都装着多半下的哈士蟆。
后边还跟着兴致勃勃的游客,跟着忙活这么半天了,就等着中午吃闷蛤蟆呢。唯一可惜的是,这里边呢,母的比较少,最好吃的黑籽和蛤蟆油,估计每个人能尝一个就不错了。
哈士蟆运到食堂,先进行初步的分拣,把公母各自挑选出来,公的呢,主要是炸着吃,母的呢,则炖着吃。
因为蛤蟆早就已经不再进食,老百姓称之为闭素,其实就是辟谷的意思,所以肚子里面比较干净,也不用去除内脏,直接就可以进行加工了。
油炸的蛤蟆,那些小娃子们都比较喜欢,尤其是两个后腿儿,吃起来真香。
而大人们呢,尤其是老年人,更喜欢吃闷蛤蟆。这个做起来也比较简单,跟炖鱼差不多。但是必须在炸锅的时候,添加一样最关键的东西:大酱。酱焖哈士蟆,这个吃起来才最是地道。
今天的午餐,也格外丰富,而且,没事的村民,也都来食堂聚餐。因为田小胖昨天都答应了,这顿饭,也算是给那些康复的老年痴呆症患者饯行了。
大伙纷纷围坐,基本上都是混坐,一桌上,有黑瞎子屯的村民,然后就是在各家居住的那些老年患者,亲亲热热,真跟一家人似的。
“王叔啊,来个哈士蟆子,这个是母滴。”包大明白给挨着他坐的王老头夹了只蛤蟆。这王老爷子,就是那三位最严重的的瘫痪病人之一,现在呢,都能自个熟练地使用筷子吃饭了。
“嗯,这蛤蟆好吃,里面的蛤蟆油真香。”老爷子乐得直点头,开心不已。
蛤蟆油虽然带一个油字,其实呢,却不是蛤蟆肚子里的脂肪,而是母蛤蟆的卵巢,以蛋白质居多,里面富含多种营养物质。在以前,都是贡品,只有那些王公大臣们才能享用的。
从前的时候,熊掌,猴头,飞龙,蛤蟆油,这是东北鼎鼎有名的四大山珍。
“爷,您也尝尝这哈士蟆。”田小胖也往关老爷子碗里夹了一只,然后又接着说:“明个儿呢,人家那些患者都走啦,您老是不是也——”
啪,关老爷子把筷子拍到桌上:“我就知道,你小子要是知道我这病好了,肯定得撵我走!”
“爷啊,胖哥跟你开玩笑呢。”关小龙在旁边赶紧劝,都说老小孩儿小小孩儿的,特别容易当真。
田小胖也嘿嘿笑:“爷啊,您是俺亲爷,千万别生气,赶紧趁热吃,一会儿凉了就不好吃了。”
老爷子这才重新眉开眼笑,蛤蟆扔进嘴里,抿了几下,最后吐出几根儿小骨头:“小胖啊,这辈子,我就吃定你喽。”
田小胖也跟着借光,吃了一只母蛤蟆,果然,肉质鲜嫩,酱香浓郁。本来,蛤蟆是有点土腥气的,现在都被酱香给消除了。
尤其是嚼到籽的时候,一粒一粒的,感觉还微微有点弹牙,其中还有绵软滑嫩的感觉,那是来自有蛤蟆油的,实在不要太美妙。
好,小胖子嘴里赞了一声,然后,碗里瞬间就多出一堆蛤蟆,都是小娃子夹给他的。娃子们还都一个个嘻嘻笑着:“干爹,俺们也都吃定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