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73g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前方高能 ptt-第九百一十五章 幫忙看書-wsul0

前方高能
小說推薦前方高能
宋青小最初的预想没有实现,两颗仅剩一半的‘黑暗之心’融合失败。
道士因为意识溃散的原因,没有亲眼看到紫发女的死亡,但他出身于天一道门。
像这样强大的世族传承,对于神狱的法则的了解远胜于一般的试炼者。
他显然很清楚任务失败的后果,在两颗心没有融合成功,任务提示失败的刹那,道士毫不犹豫的伸手拍进了胸腔里面。
力量透体而入,将心脏震烂。
修士强悍的生命力令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生机断绝,而是趁着最后的一口气,他将另一只手中那两颗心脏按进了自己的胸腔里面。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那来自于‘月’贤者、路西法的心脏在接触到他胸膛的瞬间,原本无法相融合的两颗心脏开始与他的血肉相连接。
细如丝发的黑气从那心脏连接处,渗入他的胸腔四处,连接他筋脉。
道士眉眼之间的那丝浩然正气,顷刻之间转换为一种说不出的妖异感。
‘呯呯、呯呯!’
随着两颗融合之后的心脏一与血肉连接,开始在血肉模糊的胸腔之中跳动了起来。
黑气如同密织的蛛网,一层层交叠,直至最终将道士自己抓开的胸膛重新封印了起来。
道士缓缓将眼睛睁开,他本来漆黑的双眼,此时已经化为一紫一蓝。
识海之内原本的任务提示瞬间消失,化为一片空白。
“看来你已经找到你的道了。”
宋青小看到道士的举动,先是吃了一惊,但随即就已经明白了他的决定,也不由有些佩服道士的果断。
道士的任务失败,按照神狱的法则应该将他抹杀。
有了紫发女的前车之鉴,宋青小本以为他也会在任务失败的瞬间消散。
但他拍碎了自己的心脏,以路西法及‘月’贤者的半颗心脏替代,显然已经做出了要留在这个试炼空间的打算。
这个世界有自己的则法存在,‘日’、‘月’两位大圣贤都在,十三圣徒中,除了路西法之外,‘黑暗’、‘光明’两大派系的人员都不变。
而路西法一死后,十三圣徒的名额便已经空了出来。
关键时刻,道士选择放弃自己回到现实的机会,将自己留了下来,填补失去了十三圣徒名额空缺。
他这一招极险,却打开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来。
“是的。”
道士点了点头,说话的语调有些缓慢。
他像是还在适应新的身体,有些不大习惯。
“那也好。”
宋青小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冲着道士点了点头,看了不远处的魔魂一眼:
“差不多了,回来。”
‘巨树’在它的吸纳之下几乎已经溃不成形,四周游荡的无数‘范五’如狼似虎,将此地的一些未来得及及时躲进黑暗中的亡灵扫荡一空。
头顶、四周缠绕的枝条被吸纳殆尽,下方无尽的汪洋被吸干,露出深渊领地真实的样貌来。
在被切断了与黑暗力量相连系的半颗心脏后,‘月’贤者已经成功与黑暗的力量分割,重新站直了自己的身体。
‘日’贤者被割裂的胸腔处,也被黑暗的气息重新封印了起来。
随着宋青小的话音一落,魔魂顿了半晌,终于停了下来。
转动的风暴不再肆虐,露出魔魂的身形。
它仰了下头,深吸了一口气,密布于四面八方的中老年‘范五’便都化为疾影被吸入它的身体里面。
“桀桀桀——”
它最后发出餍足的两声魔性的笑声,乖巧的捂着肚子,随着宋青小将手一摊,飞快的缩小自己的身形,‘桀桀桀’的笑声之中,它越缩越小,最终化为一枚黑色的小令,‘啪’的落回宋青小的掌心里面。
在将这小令捉住之后,宋青小那口提起的心才彻底的放回了肚子里面。
看来当初的烙印之痛,已经令青冥令品尝到苦头,让这欺善怕恶的魔魂好歹知道听话一点,至少暂时并没有生出反叛之心来。
不过它经此一事之后,力量大增。
这一点除了体现在它此时强大的魂息较以往更上了一个台阶之外,还体现在了它此时的青冥令本体上面。
与在玉仑虚境中吸纳了魔气修补了伤势之后的青冥令相较,此时的青冥令无疑给人的感觉要更危险一点。
令牌通体漆黑,黑到甚至隐隐泛着一种妖冶的幽蓝。
那种黑本身就已经像是一种无尽的深渊,宋青小的目光一落到那令牌之上,那令牌就好似瞬间消失了一般。
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尽的幽蓝深渊,视线、神识一直被吸入那无际的深渊里面。
寒颤如同潮水般从脚底涌入,渗透进神识、筋脉。
只是一恍神的功夫,宋青小强大的戒备心理就已经警觉,她恍惚的眼神一下清明,登时将自己从那种诡异极至的颤栗感中抽脱出来。
“哼!”
她伸出手指,重重一弹那黑色的小令,发出‘叮’的清脆声响来。
小令的身体颤了颤,上面的黑色光华流转,像是有些畏惧一般。
有了先前的经历,宋青小再看这小令时,便不敢疏忽大意。
青冥令越是晋阶,力量就越是强大,哪怕它什么也不做,光是看其本体,就已经能令她神识迷失一瞬间。
这对宋青小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可思议的事情,但同时也令她有些欣喜。
令牌之上,有些古怪神秘的印纹透了出来。
其实之前接连吸纳了不少黑暗力量,在奥格村甚至吞噬了一个领主级的黑暗生物后,宋青小就已经发现了它本体之上出现的神秘图腾。
只是那图腾没有此时这样明显,随着她定睛一看,那些图腾逐渐化为一双黑色的眼睛,缓缓的从那令牌之上浮了出来。
“桀桀桀——”
魔魂张狂的笑声响起她的神识之内,一时之间令宋青小不由有些恍惚怔然,竟然隐约之间怀疑是不是自己因为听多了魔魂这诡异笑声之后患上了PTSD综合症,所以此时脑海里竟依然像是残留了这种诡异的笑声一般。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这并不是幻觉,应该是那双眼睛给她造成的神魂冲击。
她醒悟到这一点的时候,心中不由生出一丝警觉。
魔魂接连吞噬黑暗的力量过多,使得它的成长异常的快。
不!这不应该说是它的成长。
从它综合表现看来,青冥令本身就异常强大,只不过后来因为受到重创,被打落了宝物的品阶罢了。
如今随着吸纳黑暗力量,修复了它的实力之后,它恢复的速度就显得份外惊人了。
看样子她也需要暂时压制一番青冥令,并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了。
否则拥有这样的宝物,却没有强势的力量镇压它,恐怕过不了多久,当年玉仑虚境的事就会再一次出现了。
想到这里,宋青小将手掌一握。
那令牌缓缓隐入她的掌心血肉之中,逐渐再次被她蕴养在神魂的深处,安心消化此次的收获。
宋青小做完这一切,才抬起了头。
‘日’贤者已经开始扫荡此地残余的力量,剩余的一小段黑色的‘巨树’残余力量被吸纳入他的身体之中,露出原本被藤萝包裹并紧锁的‘黑暗’派系六圣徒。
哈亚斯体内的那些如同诅咒一般的信仰之力,随着‘黑暗’派系真正的信仰之主的回归,而被引入大圣贤的身体之中。
缠绕在他体内的那些血丝已经消失,他那张形同骷髅的脸随着诅咒力量的消失,而恢复本来的面容。
他们此时都乖顺至极的站在了‘日’贤者的身后,成为他忠实的信徒。
‘日’与‘月’的身份顺利的完成了转换,此地的黑气已经全部消失,头顶遮挡着月亮的云层散开,露出明亮的圆月。
她的目光落到了‘日’贤者的身上,开口说道:
“我拿走了你的心脏,不过从‘月’的情况看来,黑暗的尽头,兴许会衍生出新的光明之心的。”
这颗心脏是她的任务所需,但任务完成之后,神狱的法则却并没有将它回收。
从这一点看来,这颗心脏显然是她此趟任务额外的报酬。
虽然不知道这样一颗‘纯洁之心’对她来说有什么用,但无论如何宋青小却是不可能会还回去的。
‘日’贤者点了点头:
“我应该要谢谢你。”
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转换,不能再称为‘日’贤者,而变成了代表着‘黑暗’的信仰之主。
“你说的对,我跟‘日’之间是朋友,黑暗的承载不应该由他一个人背负。”
少了那些如同‘巨树’般的黑暗力量影响,他的眼神虽然化为暗紫,却仍带着清澈:
“我也准备好好感受一番‘日’当年走过的路,承载过的重负,”他顿了片刻,“等到有一天我背不动的时候,也会与‘日’再交换承受的。”
宋青小的话为他们两人解开了三百多年的结,也打开了另一种新思路。
同时也正因为有她的帮助,这些令大圣贤都无法承载的负面阴影才被一扫而空——虽然这对宋青小来说求之不得。
“谢谢你。”
‘日’与‘月’异口同声的开口,说完这话之后,两人彼此相视一笑,将三百多年的隔阂以及积累的仇怨放下了,仿佛重新回到当年二人才并肩合作的时候。
‘日’站到了受到黑暗力量影响,还未完全苏醒的‘光明’派系六圣徒的面前,以魔法阵将他们连同信徒们一并托住。
在看到匍匐在修士头顶的那具已经被啃噬得面目全非的骸骨的时候,脸上露出温柔而怜悯之色,也把这具骸骨引入了魔法阵中。
深渊领地的问题已经解决了,困扰迷雾森林多年的黑暗力量会随着此地黑暗力量的消失,而逐渐消弥的。
‘日’、‘月’两位大圣贤的重新回归,意味着这已经风雨飘摇了三百多年的大陆会再次得到庇护。
神廷迎回了他们的两位主人,信徒们找到了自己的主心骨。
‘光明’与‘黑暗’的力量重新稳固后,日夜轮回的规律至少会进入一段平衡时期的。
受到过教训的两位大圣贤,想必会重新把握其中的分寸,争取将这一段安稳时期延长,并找到其他解决问题的方法。
任务完成,宋青小准备离开这个时空之中。
“宋二。”
已经成为十三圣徒之一的道士在宋青小与‘日、月’两位贤者的谈话告一段落之后,突然开口将宋青小唤住。
同样准备离开的‘日’、‘月’有些惊讶的转头看着这位新晋的圣徒,他们对于道士的了解并不多,但路西法死后,他继承了路西法的意志,同时也获得了路西法的轮回之术。
亡灵峡谷需要人镇守,所以他们也默认了道士的身份。
此时听到他呼唤宋青小的名字,几人知道他曾经与宋青小是旧识,都识趣的并没有开口,留了时间给这两人叙旧。
宋青小转过了头,道士的目光与她对望了半晌,突然咧了咧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合作一场,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他此时已经不再属于试炼者,选择留在试炼场景内的那一刻,他就已经被神狱剥夺了试炼者的资格。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宋青小不能再回到这个试炼空间,他们两人将来永远不会再有瓜葛。
“宋青小。”
虽然不明白道士问这话的原因,但宋青小对于道士的印象不错。
这是她难得在试炼之中遇到的不是同盟,却真心相信她的承诺,从始至终在决定了与她合作之后,坚定的站在她这一方的盟友。
她对于信守承诺的人极有好感,况且随着任务一结束,两人已经不再是敌人,自然之前的所有恩怨都一笔勾销了。
道士此人实力不错,又讲信用,且行事果决,做事不拖泥带水,哪怕将来两人不再见面,也值得她告知道士真名。
“我叫符休。”道士在得到宋青小名字的刹那,也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他将手一挽,咬破了指尖,血溢了出来,他低头垂眸在自己的铜钱剑上飞快的游走书写着什么。
那血液沁入铜钱剑内,很快隐没。
做完这一切后,道士将手一扬——
那铜钱剑‘嗖’的飞了起来,化为一道疾光落到了宋青小的身前处定住。
“这是我天一道门的术法,如今不肖子弟已经流落于神狱之中,无法再回到门派之内,想请你帮我个忙,将我的消息告知宗族的长辈,请他们不要再挂念、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