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zcia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電影人傳奇討論-第374章 電影宮前展示-2d1c0

電影人傳奇
小說推薦電影人傳奇
今年内地没有电影入选戛纳电影节,但出口公司为了到戛纳宣传卖片,还是组织了一个代表团。出口公司带到戛纳的主要是功夫片和惊险片,包括李联杰主演的《少林小子》。
许望秋他们飞到巴黎,跟出口公司巴黎办事处见面后,让办事处派了两个会说法语的小伙子一起前往戛纳。办事处派出的两个小伙子,一个叫金革,一个喇赔康。
看到喇赔康后,许望秋有些愣神。他盯着喇赔康看了好几秒钟,才确定眼前这个一脸稚气的年轻人,正是韩山平退休后,新任的中影集团掌门人。他笑着拍了拍喇赔康的肩膀,鼓励地道:“小喇啊,你要好好干,将来肯定会大有前途的。”
喇赔康年龄跟许望秋差不多,但许望秋是公司艺术中心的主任,是上级领导。所以,喇赔康非但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非常激动:“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许望秋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多说什么。
在许望秋穿越前,曾经拍过一版《冷》,正是中影投资的。电影拍完,中影内部审查的时候,中影总经理喇赔康拍着他的肩膀说:“小许啊!你这个电影拍得很有水平,将来肯定会大有前途的。”
在喇赔康和金革的带领下,许望秋他们在巴黎的里昂火车站,随同人潮涌进了火车车厢。由于一路舟车劳顿,胡建他们上火车后,都靠着椅子打起了瞌睡。许望秋精神不错,拿着喇赔康提供的电影节介绍手册,慢慢翻阅着。
今年戛纳入围的影片总体上呈现出多样化的风格,挑选范围比以往扩大了不少,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共20部影片入围主竞赛单元。在入围的名单中,许望秋看到很多金光闪闪的名字,特吕弗、波兰斯基、萨蒂亚吉特-雷伊、贝托鲁奇、维姆-文德森、沃纳-赫尔佐格、安哲罗普洛斯、拉斯-冯-特里尔。在展映单元中有夏布洛尔、赛尔乔-莱昂内。
在所有入围影片中,最受关注的无疑是特吕弗的新片《精神病人》。1968年,五月风暴期间,特吕弗和戈达尔大闹戛纳电影节,导致当年戛纳电影节被迫停办。在那之后,特吕弗和戈达尔就跟戛纳决裂了。他们的电影再也没有在戛纳展映过。特吕弗能带着电影回戛纳,说明他和戛纳已经正式和解。对整个电影行业来说,这都是一件幸事。
许望秋看到特吕弗入围的影片《精神病人》有些兴奋,他不记得特吕弗拍过这部电影。他知道是受自己这只蝴蝶影响,特吕弗才拍出了这部影片的。毕竟当初大家在戛纳约好,以心理疾病或者精神疾病作为主轴拍一部电影,特吕弗新片显然是为了约定而创作的。
与特吕弗的《精神病人》类似,波兰斯基的《苦月亮》也是受许望秋这只蝴蝶的影响,将原本90年代才会诞生的电影,提前了将近十年拍出来。许望秋记得很清楚,《苦月亮》本来应该1992年才会诞生。
在来戛纳之前,许望秋一直以为自己的《冷》会是本届戛纳电影节争议最大的电影,因为《冷》暴力血腥,还有枪杀小孩子的戏,肯定会引发争议;但现在有了表现虐恋的《苦月亮》,争议最大的片子肯定属于波兰斯基了。
与星光熠熠的片单的相比,本届电影节主竞赛单元的评审团就比较拉垮。评审团主席德克-博加德还算可以,是英国著名演员,主演过《遥远的桥》、《魂断威尼斯》等影片,但评审团成员除了伊莎贝尔-于佩尔外,其他的许望秋一个不认识。
经过五个小时的漫长旅程,火车顺利抵达了戛纳。许望秋他们拖着行李走出火车站,发现戛纳晴空万里,太阳高悬,暖洋洋的阳光照在身上格外舒服。离开巴黎的时候,还是乌云密布,天空飘着细雨,眼前的戛纳简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胡建高兴地道:“看来戛纳很欢迎我们嘛!这次肯定能满载而归!”
在戛纳电影节开幕两个月前,许望秋就让巴黎办事处在戛纳租好了公寓。他们的公寓距离电影宫不远,周围环境非常安静,小区有公共花园和游泳池。公寓里设施齐全,宽敞的阳台被绿色的花草包裹,显得绿意盎然。
许望秋搬了张椅子,在阳台上坐下,闭上眼睛享受午后的眼光。躺了一会儿,他突然想起喇赔康说过,夏梦他们已经到戛纳了,便打算去见见夏梦他们。许望秋叫上喇赔康,去找夏梦他们,看他们有没有需要帮忙的地方,随便聊聊电影首映和卖片的事。
夏梦他们没有住酒店,也是租了一栋公寓。夏梦没参加过戛纳电影节,对电影节不熟悉。在接到入围通知后,她跟出口公司巴黎办事取得了联系,请巴黎办事处提供帮助。他们的公寓是巴黎办事处帮着租的,离许望秋他们的公寓不远。
许望秋和喇赔康走进房间的时候,夏梦和汪明全正坐在沙发上聊天。她们两个都是女人,而法国是时尚之国,她们打算电影节结束去巴黎买衣服、买化妆品。夏梦看到许望秋进来,笑着招呼道:“望秋。你什么时候到的,路上一切都顺利吗?”
许望秋在沙发上坐下,笑着道:“挺顺利的。你们怎么样?”
夏梦微笑道:“有巴黎办事处的同志帮忙,我们也挺顺利的。”
许望秋注意到茶几上摆着电影节介绍手册,就道:“你们看今年主竞赛单元的入围影片的介绍没有。今年主竞赛真是大师云集,年长的有特吕弗、萨蒂亚吉特-雷伊,年轻一些的有维姆-文德森、沃纳-赫尔佐格,还有刚刚展露头角的安哲罗普洛斯、拉斯-冯-特里尔。我们的对手真是强得离谱啊!”
夏梦笑着道:“那你觉得我们有希望拿奖没有?我们可都盼着拿奖呢!”
许望秋记得今年戛纳应该是维姆-文德森的《德州巴黎》斩获了金棕榈大奖,但现在由于特吕弗等人加入战团,就存在变数了。波兰斯基的《苦月亮》争议比较大,拿大奖的可能性不大,但特吕弗就很难说了。他可是新浪潮的旗手,却一直没有获得三大电影节的最高奖,今年是他跟戛纳的和解年,评审团完全可能把最高奖颁给他。
许望秋缓缓摇头道:“小奖应该有可能,但大奖不可能。我觉得今年的金棕榈十有八九是特吕弗的。特吕弗地位在那里摆着的,他也值得一座金棕榈。我觉得我们要拿奖的话,希望最大的是最佳男主角,江大卫演得真的非常好。其他奖项就很难说了。”
就在这时,江大卫从阳台走了进来。他看着许望秋,笑呵呵地道:“望秋。我们都是第一次到戛纳,对戛纳是陌生的。你对戛纳比较熟悉,带我们到处转转吧。”
汪明全附和道:“对啊对啊,我们都等着你给我们做导游呢!”
许望秋起身道:“要是你们嫌弃,那我就做一回导游吧。”说完,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对了,夏梦姐,你们去电影节注册,拿证件没有吗?”
夏梦一脸茫然:“还需要去注册吗?”
许望秋道:“只有注册拿到专门的证件后,才能出入电影宫。拿上你们的证件,我们跟胡经理他们一起去注册。”
从公寓出来,许望秋他们叫上胡建等人,沿着滨海大道向电影宫进发。
海滨大道一边是沙滩海湾,另一边是众多的五星级酒店。此时海滨大道的广告牌上,酒店的墙壁上都挂上了电影的海报,基本上都是好莱坞电影,《夺宝奇兵2》、《星际迷航3》、《捉鬼敢死队》等等。电影节的影片竞赛还没开始,市场大战已经悄然打响。
到了电影宫,许望秋发现眼前的电影宫不是自己上次到戛纳看到的老电影宫,而是记忆中上一世的电影宫。巨大的白色建筑,看上去就像一座巨大的碉堡。
整个电影宫分为三部分,从左至右分别为卢米埃尔大厅、媒体中心、以及德彪西大厅。卢米埃尔大厅是官方红毯仪式地方,而德彪西厅则是一种关注单元的主会场。
此时电影宫三部分的上方都挂上电影节的横幅海报,电影节还没有正式开幕,但电影宫前已是游客如织。卢米埃尔影厅外的红毯也还没铺上,但围栏外已放满了粉丝们自备的追星用的梯子。
江大卫他们想到电影宫里面参观,往里面走的时候被保安拦住了,让他们拿证件。江大卫他们还没办证件,自然进不去,只能先到证件中心注册、办证件。
证件中心人很多,等着注册的电影人和媒体记者排成了长龙。许望秋他们排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队才完成注册,拿到了各自道饿证件。夏梦他们是带着电影来参赛的,注册的是电影节证。胡建他们是带着电影到戛纳来卖片的,注册的是戛纳市场通行证。
拿到证件后,保安没有再阻拦,许望秋他们顺利进入了电影宫。
走进电影宫的大厅,许望秋发现大厅的柱子上,印着主竞赛导演的照片。最面前的一根柱子上印着特吕弗照片,侧面是波兰斯基的照片,另外一侧是安哲罗普洛斯的照片。许望秋抬头向后面的柱子看去,寻找自己的照片。
就在这时,江大卫大声叫了起来:“快看!那是望秋的照片!”
众人顺着江大卫所指的方向看去,在一根巨大的白色柱子上,赫然印着一张许望秋的照片。他穿着白衬衫,双手插在裤兜里,微偏着脑袋看着镜头,看上去酷劲十足。
汪明全高声道:“哎呀,真的是望秋的照片呢!”她快步走到许望秋的照片旁边,摆了一个造型:“来给我拍一张。让我和望秋来个合影留念!”
众人都哈哈大笑起来,他们也都有样学样,纷纷跟许望秋的照片合影。就连许望秋自己也在站在自己的照片旁边,让夏梦他们帮自己拍照留念。
拍完照片,许望秋他们正准备继续参观,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许!我亲爱的朋友!原来你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