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tea精品都市异能 老祖宗在天有靈笔趣-第891章 荒大人,真正的苟祖(4400字,2章合1)分享-klaqx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老祖宗在天有灵
众生颤抖,万灵恐惧。
哪怕是星耀级后期天门的超级高手,这一刻都在瑟瑟发抖,全部匍匐在地。
前方一片迷蒙,什么也看不清了。
但就在这时。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传了出来。
而后,爆炸声消失,混乱的法则和秩序开始恢复,迷蒙的虚空开始变得清明,众人的视线和感知也再次可见。
场中。
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金问天不见了,只看到了满地的金色鳞片。
全是碎渣子,而且金色鳞片上遍布血迹。
强烈的腐蚀力让金鳞广场的地面都在冒烟,禁制神光不断闪烁。
“太上祭祀!!!”
金鳞部落的大祭司惊恐大叫,金鳞部落的其他族人也脸色惨白,嘶声大吼。
“太上祭祀出事了吗?!”
“怎么会这样?!不就是推衍一头大野牛怪吗,怎会发生这样的事?”
众人惊慌错乱。
远处。
九大王者部落和其他大部落的高手们,则面面相觑,互相对视,却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一闪而逝的喜色。
“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难道挂了?!”
“不太像啊,王者陨落,大荒同悲,天地有异象,可现在虚空平静,一点都不像有王者陨落的迹象。”
“就算没死,金鳞部落的太上祭祀,也绝对遭遇了重创,呵呵,金鳞部落这是乐极生悲吗?刚有三个图腾圣子出世,部落里的最强底蕴就倒了!”
……
众人议论纷纷,而后悄悄地将这个好消息传回到了各自的部落。
相信他们的部落老祖会对这个消息感兴趣的。
远处。
老村长,黑子,还有几个青麟部落的族人,面色惊慌。
但老村长的反应也是极快,急忙哭了起来,嘶声裂肺:“前辈啊,晚辈刚才都说了,这头大野牛怪推衍不得,您看,现在出事了……”
他这一哭,引得金鳞部落的族人纷纷怒吼起来。
“请图腾圣子下令,处死他们,灭了他们的部落!”
有人建议,声色俱厉,煞气腾腾。
接着,请求处死老村长的声音,响成一片,排山倒海。
柳五海顿时看向了老村长等人,老村长吓得脸色惨白,急忙磕头求饶命,浑身大汗淋漓,黑子更是气得想要骂娘,自己怎么这么倒霉啊。
柳五海摆了摆手,所有人全部噤声,目光看向了柳五海,等着柳五海裁决。
柳五海神力加持声音,传遍全场:“当务之急,是查看太上祭祀的伤势,至于这些人……”
“暂且关押,待我们看望了太上祭祀之后,再做决定!”
“是!尊大圣之令!”
金鳞部落的族人回应,远处的御龙使一挥手,一队金甲卫士上前,将老村长等人全部抓起,送往了地牢。
大野牛怪杨守安,却被柳五海留了下来。
“这头牛,以后就跟着我吧。”
柳五海沉吟道。
大祭司面色一变,急忙劝道:“大圣,太上祭祀因为这头大野牛怪出了意外,这头大野牛怪怕是不祥之物,留下来怕是……”
如今太上祭祀受伤,如果图腾圣子再出现意外,那金鳞部落可就危险了。
柳五海不在意的笑道:“放心吧,只要不去推衍这头大野牛怪,就不会有事。”
“而且,这头大野牛怪很可能是一只暂时掉落了境界的王者,我们若能驯服,或与之交好,日后它修为恢复,我们金鳞部落必然实力大涨。”
最后这句话,柳五海是一脸神秘的给大祭司传音说的。
大祭司闻言,心中依旧担忧,但看到柳五海一脸坚决之色,他也不好忤逆,只好躬身回道:“还是大圣英明!就这么办。”
另一边。
陈北玄积极表现,喝令御龙使传令,驱逐九大王者部落和其他部落离开金鳞城,然后迅速启动了金鳞城的禁止大阵,开启了神柳的庇护之力。
而金鳞部落图腾三圣出世,这样的大喜事,自然需要八方庆贺,许多的附庸部落都送来了各种宝物。
陈北玄在金鳞城的大门口,摆了高台,收礼到手软。
身侧,金不换主动贴了过来,一串马屁奉上,捧得陈北玄乐开了花,当即任命金不换担任他这个“昊天三圣”的圣斗士。
金不换大喜,他的老祖御龙使也对金不换青睐有加,认为金不换是最争气的一个子孙。
“礼物分类规整,先呈昊天三圣过目,再入部落宝库。”金不换大声吩咐道,声音传入了陈北玄的耳中,陈北玄顿时笑眯了眼,认为自己选对了人。
远处,一些金鳞部落的星耀级后期天门的高手,对陈北玄的行为嗤之以鼻,却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做没看见。
大祭司,也就是圣母娘娘的父亲,看到了陈北玄这般作风,立刻板着脸训斥起来,让陈北玄一阵恼怒。
三名图腾圣子,按照辈分来说,都是大祭司的孙子,可柳五海和柳六海,一个大圣,一个二圣,皆是半步王者,大祭司见了都得行礼,那里敢在他们面前称爷爷。
所以,大祭司只能在修为最低的陈北玄面前找存在感。
……
神柳地底十万丈处。
这里,神柳的根盘绕交结构,形成了一座座巨大威严的宫殿。
宫殿四周,有人影在走动,列队巡逻,警戒。
他们全是金鳞部落的高手,一个个身上的气息,最低都是铂金级天门。
而在宫殿的深处,有一口绿色的神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神泉中,有绿色的神柳之液在咕噜噜的冒泡,散发出浓郁的生命元气。
太上祭祀金问天,盘坐其中,运功疗伤。
他浑身鳞片重生,通体交织金色气息,在缓缓地抹去身上残余的十色神力,但每次动作,都牵动肉身的创伤,疼得他一阵龇牙咧嘴。
“这十色神力,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这么强大,老夫只是推衍了一下,都会被击伤!”
“那头大野牛怪,肯定有主人,而那主人,多半就是那个十色大手的生灵。”
“天帝城……此人,在天帝城,可是,天帝城在哪里,天武大域?还是长生界?”
太上祭祀金问天一边疗伤,一边思索,眸光深邃。
就在这时。
大殿外,柳五海和柳六海出现了。
“太上祭祀,伤势如何?需要我们帮你疗伤吗?”柳五海问道,声音传进了大殿,声波激荡的禁制神光闪烁不定。
金问天眸光闪烁了一下。
他有很多事,想和两位图腾圣子交流,但此刻……
他看了眼自己的伤势,便道:“老夫无大碍,闭关一段时间便可,部落里的事,就要劳烦两位大圣和二圣多多操心了。”
“对了,大圣,二圣,你们听说过天帝城吗?”
柳五海和柳六海同时一脸茫然的摇头,柳五海道:“从未听说过。”
柳六海跟着道:“这段时间,我出去走访查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蛛丝马迹。”
金问天一阵失望,传出凝重而严肃的声音:“老夫冥冥中有一种直觉,我们金鳞部落,会与这个天帝城在未来有交织,不知是福是祸,不能不防啊!”
“大圣和二圣,你们切莫大意了!”
说罢,又补充了一句:“希望两位,珍惜与我金鳞部落的这份因果,我部落的神柳有灵,在看着一切。”
这句话,在提醒柳五海和柳六海,莫要趁自己疗伤的期间,在部落里胡作非为。
柳五海和柳六海自然听出了金问天的言外之意,却毫不在意,点头回应道:“好,那太上祭祀就安心闭关吧!”
霸 寵 萌 妻 閃婚 狠 纏綿
说罢,他们就要离去,耳边却传来了金问天的声音……
来到了无人之地,两人立刻封绝空间,满脸激动的议论起来。
“五海啊,我打听了一下,金鳞部落太富裕了,宝库中,镇族级神药堆积如山,还有两颗神柳之晶,好多岁月石器。”
“六海啊,还是你鸡贼,我想把这些镇族级神药,全部打包,带给老祖宗,你说可以吗?”
“不行!我们得细水长流,动作太大怕是会引起太上祭祀的注意。”
“嗯,那就想个办法……这太上祭祀推衍老祖宗,也是命大啊,竟然没有死……”
“是啊,他要是死了,该多好,金鳞部落就是你我二人的了。”
两人议论,天色渐暗。
第二天。
柳五海和柳六海,还有陈北玄,以图腾三圣的身份,召开了金鳞部落的高层会议,告知众人太上祭祀无大碍的消息,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而后,他们以修炼为由,各自征调了一批镇族级神药。
有人有异议,却被大祭司压了下来。
柳五海和柳六海夸赞大祭司有魄力,乐的大祭司哼了一夜的小曲。
金鳞部落的大部分族人,和其他王者部落一样,都居住在神柳上。
神柳足够大,树干如宇宙大陆,树叶悬挂星辰,更别说粗壮的树身了,是一望无际的大地,长生之气充盈,无数的房舍宫殿修建,还有古老的神山屹立。
其中,两座神山最是险峻雄伟,一座是柳五海的太古风神山,一座是柳六海的太古云神山。
平日里,这两座神山都布满了禁制,严禁任何金鳞部落的族人靠近。
而今天,随着柳五海和柳六海出世,两座神山开启,金鳞部落的族人开始打扫修葺,迎接两位圣子入山,建立道场。
金鳞部落的无数年轻族人,申请加入道场,想跟着柳五海和柳六海两位圣子修炼,也想沾一沾两座太古神山的机缘。
柳六海发出通告,召开了金鳞部落年轻族人的一场斗法,吸纳精英族人进入太古云神山修炼。
一时间,金鳞部落的族人,无不以可以进入太古云神山为荣。
而另一边。
柳五海则挑选了十个天资最出众,也最听话的族人,收为了徒弟,入了自己的太古风神山修炼,而其余族人,都可以在风神山的听道。
他当年在老祖宗的青铜古棺的洪荒大陆上有传道经验,如今修为上来了,对大道的理解更加精通。
此番讲道,引起各种天地异象,地涌法则莲花朵朵,震惊无数金鳞部落的族人。
每天早晨,前来听道的族人,都从山上排到了山脚下,一眼望不到边。
相比之下,柳六海讲道,虽也有异象,却比之柳五海的异象弱了很多,听道的族人也少了很多。
而金鳞部落中,也开始有了各种流言蜚语的猜测,说柳五海这个大圣虽然没有出手过,但战力恐怕高的无法想象。
陈北玄有学有样,自己从大荒中搬来了一座神山,立为道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前来听道,气得他大骂众人不识抬举。
“重生此世,装个逼,咋就这么难呢?!”
陈北玄拿着酒葫芦,在自己的神山之巅,吹了一夜的风。
平静的日子,没过几天,金鳞部落外,送来了一份加急的秘信。
“是荒大人的信!”
“要紧急会议,要求各大部落的太上祭祀全部参加。”
大祭司拿着这份迷信,面色匆匆的登上人山人海的太古风神山,找到了正在讲道的柳五海。
听道的十大弟子,以及无数族人,都面色一变,议论纷纷。
“荒大人,是号称大荒的那位第一强者吗,竟然要召开紧急会议,难道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哼!有个狗屁大事,你们不知道吗?听说是其他王者部落联名,向荒大人提起申请,要制裁我们金鳞部落,但我觉得,这件事是冲着大圣来的。”
“大圣和二圣虽然都是半步王者,但实力堪比大成王者,那些部落是害怕了,自己打不过大圣和二圣,就让荒大人出手,真够无耻阴险的!”
道台上,柳五海挥手,让众族人退去,今天的传道结束。
然后,他将大祭司带进了内殿,仔细询问这个荒大人的来历。
大祭司一脸凝重的道:“荒大人的来历,非常神秘。”
“我听太上祭祀说起过,此人年岁古老,在太古早期的时候就存在了,那时候就是赫赫有名的高手。”
柳五海闻言,大吃一惊,道:“那可真是一位巨佬了!”
大祭司点头道:“是啊,曾经,我还以为此人是人祖柳长生的老部下,但太上祭祀和其他几个王者前辈都曾确认,此人比人祖柳长生还古老,传闻,他还和柳长生交过手。”
“和柳长生交过手?!”柳五海瞪大了眼睛,“输了还是赢了?”
大祭司翻白眼道:“这我哪知道。”
大祭司面露古怪之色,道:“此人修为虽强,却是非常的……嗯……非常的苟!”
说到这里,大祭司看向柳五海,问道:“大圣啊,你知道,何为苟吗?!”
说罢,一副一脸“你答不出,我来装比告诉你”的期待之色望着柳五海。
然而,柳五海却是一愣。
“何为苟?!”
柳五海笑了,想起了天帝城中,那个苟道三祖之一,苟得住的一番话,当即笑着道:
“苟,便是一看到有人比自己强,就立刻闭关,不修炼到无敌境界,绝不出关!”
“而且,修炼苟之道,决不能相信跳崖求生,绝境翻盘,越级而战,苟道的口号是,不出关则已,一出关就无敌!”
大祭司呆了,长大了嘴巴,指着柳五海,震惊的道:“你你你……大圣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
“上面这些话,就是那位荒大人的口头禅啊!”
“莫非,大圣你认识荒大人不成?!”
ps:今天去医院了,从早到晚,下午6点才回来,非常的疲惫,但看到大家催更,只能咬牙更新,没脸求票票了。
后面的剧情,会加快,会更精彩。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