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g1uk熱門都市言情 1255再鑄鼎討論-第652章 高達就是用來搶的讀書-5jjl0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3年,3月1日,长安。
高达端详着手中的小餐刀,有些出神。
这把餐刀精致而华丽,刀身薄如柳叶,刀柄用名贵的南洋黑檀木包裹,尾部还用一块晶莹的蒲甘玉配重,显然是难得的上品。如果普通蒙古人得了这把刀,一定会视作传家宝珍藏起来,高达虽然没有他们那样的收藏传统,但也不得不承认这是个好东西。
“国公,国公!”
侍者的两声呼唤将高达唤回神来。
在他恍惚的这一会儿,侍者已经把两个盛着名贵五香粉和香辣粉的小碟以及一斛甜酒放在了他面前的食案上,正托着一件油嫩喷香的烤羊腿跪在前面,见他迟迟不下刀,才出言提醒。
高达反应过来,目光在周围的宾客身上扫了一圈。
此时他是在一座华丽的大殿之中,一群达官贵人分两侧在殿中相对而坐,面前皆摆着一张食案,侍从们来来往往送上酒菜。这时,他自己显然是殿中的焦点,不少人都看了过来。
他笑了笑,对这些目光也不在意,低头再看了看刀子,就举刀在羊腿上切了起来。
尽管他并不习惯这种用餐方式,但凭借一身娴熟武艺,还是顺利地切下了一大片好肉,直接用刀插着放进了香辣碟里。
不过,他并未立刻吃肉,而是把餐刀从肉中拔了出来,自嘲地说道:“想我高达前半辈子名刀宝剑见得多了,没想到后半辈子得与这小刀子做伴了。”
殿中的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陪伴在他身边的几个元朝文武官员不知道说什么好——这个阶下囚虽然是在自嘲,可自嘲你得看场合啊,在这大庭广众下说出来,这哪里是自嘲,摆明着是发泄不满啊!
别的地方也就罢了,可皇帝还在上面看着呢!
没错,此时他们正在长安城中的太极宫内,不是为了别的,就是忽必烈为了劝降高达,专门给他举行了一场饮宴。
年初,高达在新蔡大意失败。这并非是他第一场失败,但以往他用兵谨慎,即使失败也能全身而退,可是这次过度自信,亲身上阵指挥,败了之后反而没了退路,被元将别的因生俘,然后送到了长安来。
当初忽必烈收到蔡军偷袭新蔡的消息的时候,不用说肯定是勃然大怒的——这年头,一个个都蹬鼻子上脸了,谁都敢来打我大元一把,难道自己看着就这么好欺负吗?
然而这种愤怒很快就转化为了愉悦,正当他严肃地调兵遣将试图增援前线的时候,前线却传来了近乎为假的好消息:别的因全歼来犯之敌,俘获高达本人!
高达之名在元朝可是如雷贯耳……甚至可能比他在宋朝的名头还响些!
要知道,从二十年前开始,这位名将先守襄阳,再守鄂州,挫败了多次蒙军的凶猛攻势,当初忽必烈征鄂州失败,跟他脱不了干系。加封蔡国公之后,此人又将封地经营得铁桶一般,元军制定南下计划的时候,甚至断了从十年前忽必烈走的淮西旧路入大别山进攻的念头,转而从襄阳方向打主意。
如此一名强将,堪与钓鱼城的王坚并称“帝国双壁”,如何不让元人钦佩呢?现在这其中一壁居然被生俘了,这如何不让朝堂上下大喜过望呢?
一时间,忽必烈近几年积累下来的怒气和忧郁一扫而空,重拾起了信心和野心。
这也使得他并未苛待高达这个主动挑起事端的罪魁祸首,反倒待之以礼,甚至还认了他蔡国公的爵位(元朝的蔡国公张柔在前年去世,所以现在不冲突了),许诺他平章政事的职缺,试图将他劝降过来。
当然,高达还是有些气节的,并未归降。
实际上,在刚来长安的一段时间里,他是又怨又羞。怨的是自己大意被俘,羞的是前几年别人都大出风头,偏偏自己刚一出场就大败,这一世英名岂不是毁了吗?
这可比死了还难受啊!
所以,前一个月里,他一直喜怒无常、疯疯癫癫的,去劝降的使者根本没法好好说话。直到最近一段时间,他可能是认清现实了,精神状态才稳定了下来,虽然仍然一副硬骨头没有想投降的样子,但至少能与外人谈笑风生了。所以忽必烈才将他请进宫来,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宴会,想亲自劝降他。
没想到现在高达又对着一把刀子说起了不解风情的话,显然是不给忽必烈面子了。
外围的目光变得敌视,蒙将脱朵儿见他这副讨打的样子,不耐烦地喝道:“姓高的,别不识抬举!也就我们大汗有大胸怀,愿意给你好酒好肉吃,不然早把你架到架子上打了,看你到时候还敢不敢嘴硬!”
殿中顿时响起了吸气声和谑笑声,看起了热闹。
高达瞥了他一眼,并没有接话的意思,只是冷笑了一声,然后自顾自地喝了口酒,又用刀子割下一小片肉塞到嘴里。“嗯,确实是好刀,够快,下次可以割条舌头吃吃。”
他的挑衅再次恶化了场上的气氛,脱朵儿差点要跳出来。但忽必烈毕竟是忽必烈,对此不以为意,反而若有所指地说道:“刀的好坏,不在于大小,而在于为什么而握。这一把黑檀玉骨刀,杀人嫌短,用来吃肉却好用的很,不就是一把好刀吗?若是有一把上好大钢刀,不去砍人却用来吃肉,那不是浪费了吗?刀是这样,人也是这样,若有一个好人,不让他去开疆拓土、建功立业,却当家贼一样提防,这岂不是蠢吗?在朕看来,高卿便是无上宝刀,在南朝实在是埋没了。”
高达听了他的话,心里有所触动,但面上仍然不改颜色,只是举起酒杯朝忽必烈敬了一下,说道:“陛下的好意,在下心领了,只是在下一日仕宋,终身为宋臣。如今老夫也不过是一介手下败将而已,没什么用,为世人耻笑,只想稍保全些名节,还请陛下成全,别的就不要多说了!”
“好!朕就喜爱你这样的好汉!”忽必烈先是称赞了一句,然后嘲讽地笑了一下,“可是,高卿,你愿为宋臣,但宋廷未必认你这个忠臣啊!”
高达一怔,这是什么意思?
很快他就明白了。
随着忽必烈的一声命令,一个青年被带入了殿中。
见了他,高达立刻露出了震惊的神色,忍不住一下子站了起来:“元忠,你怎么在这里……等等,信阳和其他人怎样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他已故嫡子高风的儿子,也就是他的长孙,高元忠!
高达被俘的时候,高元忠应该还在后方的信阳城,现在他出现在这里,岂不是说明战局大大不妙了?
高元忠刚进大殿的时候,还有些懵逼,现在见到爷爷,复杂的感情一下子涌上了心头,下意识就往前走了一步试图走到他身边去。
但是他突然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处境,硬生生止住了脚步,带着哭腔逻辑混乱地说道:“祖,祖父……信阳那边我也不知道,我,我是逃出来的,被大元兵送来的……不,不是,信阳已经被朝廷围了,是,是南边那个朝廷!”
高达脑海中一片轰鸣。
他来长安之后,外部消息一直被封锁,不但宅子中的仆人不许说,外客访问时也绝口不提,因此他对后续事态的变化一无所知。他自己心中也有所揣测,但无一例外都是坏结果,元军多半会乘胜追击,朝廷说不定也会落井下石……而这些猜测现在突然得到了印证,结果真的不能更坏了!
忽必烈看到他的反应,非常满意,把玩着手上的餐刀笑而不语。
这时,高达身边的一名汉员,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叛将刘整适时解说道:“国公毋须过忧,我大元一向仁义,新蔡之战后并未落井下石,反倒止步于淮水,甚至还与国公的家人议起了和。不过,南朝的贾相可就凶狠得多了,出事之后立刻撇清了关系,甚至还请赵官家夺了你的爵,派兵出大胜关,想着把你家人抓回临安问罪。于是,他们就这么直逼信阳城,国公的儿孙们走投无路,只能闭门固守。但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所以他们就派了元忠出来,向我朝求援。国公,您看,我们是该援还是不该援呢?”
事情与高达料想的一样。
贾似道本来就与他有隙,现在他自己把把柄送了上去,自然就不会客气,而他居然还兵败被俘了,那就更要落井下石了。于是,贾似道一边以皇帝和朝廷的名义夺爵削藩,宣布高达为叛逆,一边把自己的新军调派了过去,准备接管整个蔡国。
蔡军其实还是有点实力的,但一方面他们群龙无首,另一方面敌人可是有大义名分的朝廷军队,怎么打?所以,宋军轻易地就挺进了蔡国腹地,最后只有高家族人及心腹部队缩进了信阳城困守。病急乱投医,他们后来就把高元忠给送了出来。
高元忠在一边听了刘整的话,眼睛瞪大了起来。
刘整讲的大差不差,确实是宋军攻来了信阳,族人没办法送了他出来求援。但他其实原本是打算向东去找东海国求他们居中调和的,没想到慌不择路撞上了元军,被他们捉了过来。
但现在也没什么差别了,出声更正的想法刚一浮现就被他自己打灭,闭嘴呆在旁边当默认了。
“贾师宪!”高达咒骂着贾似道的字号,差点一口老血喷了出来,“你好狠啊!”
呃,严格来说,贾似道这是按规矩办事,谁让高达自己惹祸上身的呢?外人听了,最多也就摇头感叹几句,不会无端指责贾似道什么。但问题在于,高达不是外人,他就是当局者啊!有几个人在自己受到损失的时候还能平心静气地按常理论断的?
如果只有他自己一个人受罪,那受了也受了,可现在贾似道居然要将他的族人一起拿下,那可就真是掘他的根了。如果一个人没有后代没有名声没有传承,那么和没出生过有什么区别?这个前景可是比死更难受的折磨啊!
熊熊的怒火顿时涌上了高达的心头——而这怒火将引发滔天巨浪!
忽必烈看了他的神情,心中有数,面上露出了微笑。
不过他知道此时尚不是一锤定音的最佳时机,没有趁势逼问,而是笑呵呵地挥手说道:“好了,今天可是吃肉喝酒的好日子,说这些丧气的干嘛呢?都把刀子和杯子拿起来!蔡国公,你吃,哦对了,给元忠也上些酒肉一起吃!来人哪,把舞姬叫进来吧!”
侍者们一番操弄之后,高元忠唯唯诺诺坐到了高达身旁,紧张地看着他的祖父。
高达叹了一口气,将刚才切好的羊肉递到了他面前,说道:“也苦了你了,先吃吧。”
然后,他红着眼说道:“其它家人,还有破家之仇……不会就这么算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