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s2o熱門言情小說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第 1966 章 整頓(中)讀書-ezvkv

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小說推薦韓娛之我爲搞笑狂
在娱乐圈,店大欺客,客大欺店的事是普遍存在的,娱乐公司被艺人逼宫是难免的,毕竟艺人也是要生存有追求的。
逼宫是常规操作没错,但是也要分清形势和立场,更要讲究方式和方法,就像之前玩逼宫玩脱的李政宰,张勇健能理解他为了正好的前途而逼宫,但是李政宰不该联合外人,更不该用那么激烈且让人讨厌的方式。
结果就是玩脱的李政宰被半雪藏的,之所以在雪藏前加个半字那还是因为张勇健不想为了收拾李政宰影响到其他艺人,更不想为了一个李政宰就破坏C-jes一直以来维持的良好形象。
张勇健在记仇方面跟小凤差不多,但是在忍耐力上可比小凤强多了,在得失取舍上小凤往往会被主观喜好所影响,但是在张勇健这首先考虑的永远都是利益。
在张勇健心中,现在的JYJ勉强也就算是优质艺人,这还是不考虑JYJ在韩国本土市场上能给公司带来的帮助很有限的情况下。
用张勇健的标准来说现在的JYJ根本就没资格跟公司谈什么条件,更不用说一上来就玩逼宫的戏码。
虽然朴有天是JYJ三人当中发展最好的,是路走的最宽的,是JYJ三人组中最重要的,但是那不意味着他可以代表JYJ,之前那次逼宫另外两人之所以选择跟朴有天一个阵营,讲的可不是什么兄弟情义,而是为他们自己争取利益,而这次另外两人非但不会站在朴有天那边,甚至还对朴有天的行为有些不满。
身为男艺人到了他们这个年纪应该是黄金期,但是JYJ的情况有些不同,在韩国被S/M封杀,虽然S/M做不到一手遮天,现在的C-jes也成为了能跟S/M正面抗衡的大腿,但是JYJ想在韩国发展仍然困难重重。
这么多年一直在岛国发展让JYJ三人有些身心俱疲,虽然他们在岛国有不少粉丝,岛国离韩国也非常近,两国的娱乐圈有不少相似的地方,两个国家也相距不远,但是再相似离得再近那也是异国他乡。
之前JYJ三人还商量过等合约到期了就用续约跟公司谈条件,岛国市场他们不会全部放弃,但是他们希望能把主要精力放在韩国,为了避免跟公司闹僵,他们三人还觉得可以有一个过渡的时间。
结果现在还没等到合约到期好跟公司谈条件,朴有天就单方面又玩起了逼宫,这相当于是为了他贪得无厌的加人把金在中和金俊秀给卖了。
虽然朴有天解释这次跟以前一样,只是想让公司帮助下他的家人,跟他们给公司创造的利益相比,他所求的帮助并不过分,而且朴有天还反复强调这次是个人行为,绝对不会牵扯到金在中和金俊秀。
朴有天说的很好听,但是他说是个人行为就是个人行为了?求帮助是怎么求的吗?二金觉得朴有天有些认不清形势,公司并没有义务帮助他的家人,公司帮了是掺杂着利益的情分,不帮谁也挑不出毛病来,毕竟现在的JYJ可不像当初那样受宠,要不是在男idol方面的培养效果不好,也许他们JYJ要考虑的就不是用续约谈条件了,而是做好降低待遇的心理准备或者去寻找下家。
虽说对朴有天的所作所为很不满,但是看在以往的情分以及他们JYJ目前还是一个整体的情况下,双金决定忍了这次,毕竟以JYJ这个整体跟公司谈续约跟他们单人跟公司谈完全是两码事。
朴有天本来对一时糊涂听了家人的蛊惑还有些心虚、后悔和愧疚,但是被二金堵上门质问后,后悔还是后悔,心虚还是心虚,但是那丝愧疚却变成了对二金的不满。
面对家人的贪得无厌,朴有天也十分的困扰,但是他能怎么办,那是他的亲爹亲妈和亲弟弟,他不是没想过跟家人撕破脸,但是那么做后果太严重了,如果被打上不孝的标签对他的形象伤害太大,要知道虽然当初离开S/M他们找了各种各样的借口,但是还是无法避免被打上不忠的标签,特别是白昌洙玩的手段根本上不得台面,这些锅全算到了JYJ的身上。
为了应付家人朴有天这些年付出了不少,但是当父母和弟弟真的找上门他还是拒绝不了,朴有天安慰自己这是最后一次,况且在他看来家人的要求并不算过分,像他弟弟这么有上进心的艺人倾斜点资源不是应该的吗?他在岛国为公司赚钱,公司帮他照顾一下在韩国的父母不是应该的吗?人总是习惯性的给自己找借口,让自己的行为变成是合理的。
恰好赶上合约快要到期了,朴有天觉得顺带的多加一点条件也不是什么大事,之前三人商量好的条件太小家子气了,他们JYJ完全值得拥有更好的待遇。
朴有天一直都是心机boy,东神分裂的原因有很多,但是内部方面朴有天要负主要责任,在东神那个时代,五个人当中人气最高的是允浩和金在中,一个是队长一个是门面,朴有天连第二都不想当就更不用说第三了。
在机会没来临的时候朴有天还能忍耐,把自己的角色扮演得很好,虽然在人气方面是老三,但是在人设方面朴有天绝对是最讨喜了,允浩高傲、在中冷傲,他朴有天最接地气。
机会来临后朴有天的挑拨让允浩和金在中的关系迅速恶化,虽然这两位的关系本来就不好,但是远远没达到有你无我的程度。
组成JYJ后,允浩这座大山被他搬走了,朴有天得到了他想要的资源和重视,随后有心算无心和勤奋努力的加持,让朴有天很快就扳倒了头上另一座大山金在中,成为了JYJ三人中最有话语权的那个。
虽然这里面有金在中不在状态,分裂后主要精力就不在事业上了有一定的关系,但是朴有天还是把主要功劳归给了他自己的运筹帷幄和努力,现在看到两个小弟居然敢上门质问,朴有天很不舒服。
本来朴有天还想向上次逼宫那样把金在中和金俊秀带上,为他们的家人谋点好处,但是现在朴有天不想带他们玩了,既然反感那么好处就他自己拿,条件少些可以操作的空间就能大上不少。
朴有天一点都没有成了出头鸟的觉悟,还想着如何撸C-jes羊毛来满足他的家人,而此时的二金则是接到了张勇健打来的电话,张勇健打电话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想知道这次的事是朴有天自己的意思,还是JYJ三个人的意思,毕竟在出手前还是搞清楚打击目标比较好。
因为有过那段堪称背锅经纪人的经历,张勇健最讨厌的就是连坐和殃及,虽然收拾一个朴有天和收拾JYJ在张勇健看来难度并没有增加多少,但是他还是希望这么长时间还算亲密的合作没养出三个白眼狼。
面对张勇健的询问,金俊秀还想习惯性的跟朴有天站在一起,但是却被金在中拦了话头。
金在中对朴有天的不满要追溯到JYJ的初建的时期,虽然他跟允浩的关系是很差,但是对东神这个团体金在中还是有感情的,而且他是门面享受的待遇不比允浩差,甚至在某些方面的待遇还要高于允浩。
直到真的离开S/M,直到在跨公司合作那个阶段跟允浩开诚布公的谈了一次,金在中才品出了一些整件事背后的味道。
虽然为了自己的个人发展意愿和赚更多的钱金在中并不后悔离开S/M,但是他对在朴有天有了意见,也后悔不该用这么激烈的手段离开S/M,更后悔让东神这个组合成为过去式。
也正因为如此,在组成JYJ后金在中才没把主要精力放在组合上,而是把精力放在个人发展和副业上,虽然当初的决定得到了应有的回报,但是他跟朴有天之间的裂痕却越来越大。
这次朴有天的行为可以说碰触到了他的底线,金在中忍了这么久主要是因为把JYJ当成了东神的延续,只要他们继续活跃在娱乐圈,就不会让东神这个红极一时的组合被时间所遗忘。
朴有天怎么想的,金在中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他是真的想把工作重心转移回韩国,他那在所有艺人中都能排的上号的副业全在韩国就是出于这种想法。
而现在朴有天的做法可以说是跟他的想法背道而驰,金在中没资格去管朴有天的事,但是他也不能替朴有天背锅。
金在中的明确态度让张勇健确定了这次还是朴有天搞事,说实话看到时隔这么多年玩的仍然是同一套路根本就没一点提高,张勇健对JYJ真心有些失望,现在确定了是朴有天的个人行为后,至少希望的只是一个人而不是JYJ这个组合,这多少还是给了张勇健一些安慰。
对于金在中渴望回到韩国发展,张勇健是十分赞同的,S/M改朝换代了,之前的封杀也成了历史问题,别说现在执掌S/M的是只讲利益的奸商金英敏,就是换成跟暴君李秀满一样面子大过天的人当社长,张勇健也能给金在中创造出回归的条件。
现在C-jes可不是当初那个只能玩盘外招,用光脚不怕穿鞋的来威胁S/M的奇葩公司了,现在的C-jes已经是巨头之一,就算有些方面差了S/M一筹,但是也不会被S/M随随便便就欺负了。
张勇健之前还考虑过JYJ真的把工作重心转移回韩国,他跟金英敏或许还能玩个再续前缘,虽然S/M现在旗下有SJ和EXO两个顶级男团,但这两个男团都有各自的问题,而且奸商是绝对不会放过撸粉丝羊毛的机会,东神重组跨公司合作还是很有噱头的。
现在朴有天不义在先,张勇健就更没什么好顾忌的了,如果说洪宗玄是用来震慑C-jes在华夏发展艺人的出头鸟,那么朴有天就是震慑那些接收艺人的工具人。
简单的安抚了一下金在中和金俊秀,张勇健直接给JYJ的经纪人打了电话,一周后朴有天就开始没有行程安排了,而此时他也得到了公司的正面回应,他那些不合理的要求全部被拒绝了。
虽然C-jes这边的措词还比较温和,但是态度却很明确,公司没义务对朴有天的家人负责,让朴有天有招想去没招死去。
想象和现实的差距让朴有天愤怒的同时有些摸不着头脑,当他想集JYJ之力跟公司开撕的时候才发现他联系不上金在中和金俊秀了,未来一段时间内一个行程都没有也让朴有天明白公司这是对他下手了。
虽然没了二金支持,还被公司给雪藏了,但是朴有天并不是很担心,毕竟合约马上就到期了,公司想雪藏也雪藏不了几天了,至于金在中和金俊秀的背叛,朴有天同样不是很在意,他甚至觉得如果没了这两个拖后腿的,或许他能发展得更好也说不定。
但是让朴有天没想到的是,之前对接手他在岛国经纪约很有兴趣的几家公司都反悔了,几家愿意接受他韩国经纪约的公司虽然没全打退堂鼓但是也都变成了观望,这让朴有天意识到这次C-jes是动了真格的,身为一个心机boy朴有天很快就有了决断,他绝对不能成为C-jes的主要打击目标,他必须要挣扎求生,以目前C-jes的体量以及跟艾回之间的合作,如果下了狠心想全方位封杀他还是不难的。
认清现实后朴有天试图认怂,但是遗憾的是张勇健并没有给他认怂的机会,相比于逼朴有天低头大家继续合作赚钱,张勇健觉得成为儆猴的那只鸡才是朴有天剩余价值的最大体验。
朴有天一开始还觉得这样的态度是在拿捏他,并不觉得C-jes会真的放弃他,但是很快朴有天就没了侥幸心理,金在中和金俊秀的先后续约而把他革除在外,这已经说明了所谓的拿捏只是他的臆想。
出现这样的事,朴有焕带着父母又上门了,他要的是哥哥可以给他弄到资源,而不是让哥哥跟公司闹翻,看到这种时候父母和弟弟来在为他们自己考虑一点都不顾他的感受,朴有天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