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xxl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學魔養成系統 給您添蘑菇啦-376 廁所兄弟,跑!看書-wmwbl

學魔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學魔養成系統
李峥是个不喜多人聚会的人,只因凑在一起的人一多,说话就会变得只有场面,没有内容,最终沦为一种很形式化的类“团建”活动。
但今下论文诸事终于扫清,每个人都被折腾的够呛,他出一次血总是难免的了。
反正食堂吃也是吃,外面吃也是吃,刚好也答谢一下欧星灼修电脑之功。
倒是林茉茗多事,问李峥要不要叫上林逾静,李峥一口就给否了,一来是为了其他人的就餐体验,二来只有他们俩一对情侣,会有种主人夫妇大宴宾客的感觉,很不舒适。
四点来钟,西门外的火锅店,就这么拼了两大桌。
李峥本也是参加过聚餐的,为了晚上能舒适的学习,必然都是滴酒不沾,平日也只有在极高兴的时候,与老李对饮一瓶罢了。
只是这次……他实在是低估了屠夷寇……
屠夷寇倒也没有灌酒,就是喝的……看着特别爽。
一口一杯,越喝越有,非但没有说醉话,越上头反而越靠谱。
左边与莫念畅谈荒唐过往,右手跟欧星灼大谈显卡峥嵘。
讲个笑话可逗林茉茗笑下桌子,吟诗一首便让常刻晴不得不服。
每每聊到酣时,便咽一杯酒,然后美美地“啊”一下子,惬意地又斟上一杯。
在这样的场景下,每个人都莫名地馋起酒来。
不知不觉,除了常刻晴,也都给自己倒上了。
其中,林茉茗是最来劲的那个。
“哇哇哇……”林茉茗使劲举着胳膊,咕嘟咕嘟给自己倒着啤酒,控制不住吞咽起来,“以前的同学老是偷偷喝不带我……嘿嘿……”
转眼杯满,她刚要抱上杯子,一只手便从天而降,从她的脑袋顶上抄走了酒瓶。
“未成年人不许喝酒。”常刻晴冷冷道。
“哎呀,就一杯。”
“一杯也不行,没学过生物么?”常刻晴摇晃着酒瓶正色道,“小孩子喝了酒会变成大胖墩的。”
“啊???”
“酒精进入血液后,会刺激小孩子还未成熟的性腺,分泌出过多的黄体酮,对,就是我们用来做实验的那种物质,然后过量的黄体酮会让身体认为你有小宝宝了,开始疯狂吸取养分,但因为你并没有小宝宝,所以无论怎么吸收都不会生出来,于是这个过程就会无限持续下去,最后会长成一个非常非常非常胖的大胖墩。”常刻晴说着认真地点了头,把酒杯递了过去,“当然,如果你要成为重量级的柔道、铁饼、举重选手,现在差不多要开始喝了。”
“唔唔唔……”林茉茗吓得一个哆嗦,“这么一说……我在镁国的时候,大街上的那些胖到……胖到十几个我那么大的人,他们都是因为小时候喝酒吗?”
“当然。”
“你可别欺负我不懂……我问别人。”林茉茗随即转望李峥,“是刻晴姐姐说的这样吗?”
是个鬼!
但为了孩子。
“嗯……大差不差。”李峥举杯轻抿一口,“成年人的脏器与性腺都已经发育成熟,这才没这个问题,但即便那样也不能多喝,喝多了会长成莫念那个样子。”
莫念莫名被点名,脸一狞。
但见林茉茗那求知的眼神,还是摇了摇头:“最惨的是我姐姐,跟我一起喝的,现在长得和我一模一样,胡子比我还多。”
“唔唔唔……”林茉茗吓得赶紧推开装满啤酒的杯子,拿起果粒橙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我那几个同学真可怜……我还是等像刻晴姐姐这么成熟了再喝吧……”
“说到刻晴……”李峥随即起身,对桌相敬,“这次无论是研究阶段还是后续处理,刻晴都是付出最多也是贡献最大的,认识你是我的荣幸,我会向你多学习。”
常刻晴这边,本来要把酒杯推给别人,但见此状,突然凝滞原地。
又来!
就突然渣了起来!
怪不得不叫女朋友……
都是为了灌醉我么……
不行,我不是那样的人!
常刻晴激烈的心理斗争过后,硬是将酒杯推给了旁边的吴数,面部彻底僵硬地说道:“知道了。”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冷场。
不过大家也很理解,不愧是常刻晴,都这个份儿上了,依然要维持高冷学姐的形象。
吴数连忙接过杯子,晃悠着冲李峥笑道:“我喝我喝,就当请罪了啊,今天导师的事情是我没搞清情况。”
“不怪你……”
李峥刚一抬手,还来不及阻止,便见吴数一饮而尽,还嚣张地倒置起杯子,一滴不掉,这就搞得李峥也只好一口干掉。
同时,吴数旁边的欧星灼看得十分担忧。
“你……你少喝点……”
“哈哈,高兴!”吴数说着又拿来酒瓶开倒。
“你瞎高兴什么……”欧星灼抬手便要拦。
“唉,你不知道,李峥让我认清了导师的真面目,今后就继续无师自通了。”吴数说着拍开欧星灼,“你又不喝,捣什么乱。”
“嘁……”欧星灼一脸闷气,“喝死你!”
旁人看着他们的斗嘴也是暗暗心惊,是不是什么东西搞反了?
最愣的还是史洋,与屠夷寇喝了几杯就进入了一种猖狂的状态,直接开口问道:“你俩到底好上没有啊?人家李峥、林逾静都快抱孩子了……”
顿时,气氛尴尬了下来。
吴数倒也还好,只一吹刘海,摇了摇头。
欧星灼可就憋红了脸了,冲史洋埋怨道:“就你……还说别人……”
“我乱受欢迎的好么。”史洋摇晃着杯子叹道,“有的时候我也在想,要不……就跟一云凑合了吧,我一开口准成。”
听闻此言,吴数、欧星灼、李峥同时“呸!”了出来。
“怎么,不信?”史洋一瞪眼,这可就牛逼了,拿起电话便要发微信。
“别别别!”莫念慌忙阻道,“喝了酒千万别给女生打电话。”
然而为时已晚,史洋风风火火冲着手机发起了微信。
“一云,晚上有空么?《Science》第一作者请你出来。”
沈一云似乎也很闲,瞬间就回了过来,史洋也嚣张地打开起功放。
“喝多了吧?傻帽。”
“哪儿这么多话。”史洋看似很爷们儿地回道,“就问你出不出来吧。”
沈一云:“不可能的史洋,化院所有女生,连同博士和研究生,都早判你死刑了。听姐姐一句劝,你今后面对女生,装成哑巴兴许希望还大些。”
“…………”
啪嗒,史洋的手机掉到了地上。
满脸委屈地望向李峥:“为什么……我以为《Science》第一作者会很性感呢……都这样了女生还不认可我么……”
“往好处想吧。”李峥安慰道,“她只说了你嘴的问题,兴许脸还有救。”
“嗯。”吴数跟着举杯点头,“你不说话还是挺可爱的,阿姨们应该很喜欢你这样的。”
“我不要阿姨,我要姐姐。”
“呃……”吴数拍了拍常刻晴,“那你觉得呢……”
常刻晴上下打量了一圈史洋,并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叹的非常真诚。
“我……我去趟卫生间……”史洋抹了把眼睛,抓着手机起了身,“我……我可以等……只要一云再胖一些,再胖一些……只要守到她足够胖……那除了我她也就没得选了。”
话罢,他就奔去了卫生间。
虽然他的逻辑有些奇怪……但又莫名地存在一丝合理性。
就像守株待兔一样,守云待胖似乎也是绝望之下的一种精神寄托。
史洋走后,场面回归热烈,待到气氛差不多的时候,李峥提出了邀请吴数和欧星灼加入科学边际的想法。
大家自然是一致欢迎的,物理女王+王牌网管的组合,刚好补充了阵容的短板。
吴数刚弃了导师,正好乐意前来。
欧星灼想到能有更多的时间与吴数相处,便也闷骚地勉为其难应了。
李峥当即借势定下了科学边际小组每两周活动一次的日程,做什么都可以,重点是讨论学习,各自介绍自己熟悉领域的进展,有想法当然也可以提出来一起搞。
待史洋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酒足饭饱,嚷嚷着要找个地方开启第一次会议,寻找下个课题了。
史洋虽然酒不足饭不饱,却也意外地没有贪吃,催着李峥赶紧结账,便与其他人涌出了火锅店。
直到他们走了几百米远后。
店里的老板才冲到门口叫嚷起来。
“谁TM拉的?这么多,堵了,全堵了!!”
“写着纸条不许拉,罚款500,你非拉就拉,可怎么……”
“怎么他妈能拉这么多!!”
史洋闻言,大喝一声:“厕所兄弟,跑!!”
然后他就一个人跑了。
“就他妈知道是你!长的就是一副拉这么多的样子。”老板远远喊道,“小子,可别让我逮着!!”
下次活动……怕是没法来这里了。
得找个下水通畅,史洋耍得开的地方。
……
六点来钟,一堆人进了书院宿舍地下室的“专用”工作间继续海聊,不过重点并不是设想中的课题探讨,而是……
分享新闻。
没办法,近两天的发酵,论文的事情已经快速蔓出了校园,而且标题都十分神奇。
【快来膜拜19岁的全科学神!】
【全科竞赛冠军,黄二的核心火箭工程师,《Science》重大发表的大一新生,他们都有一个名字——李峥。】
【第二个袁园横空出世!100%纯国产!】
【一群跨学科大神横空出世,通识教育从此扬眉吐气!】
【一位蓟大新生,一个偶然的尝试,开启了化学的全新时代!】
这些新闻有些很夸张,有些很朴实,但总体都是一片叫好,有些甚至还附有国内专业人士的点评,最过分的竟然还有人吹这个能提名诺贝尔奖。
看着一些过度吹捧的报道,李峥承认自己是该接受一些媒体采访了。
真正伟大的是冷冻电镜的发明者,自己只是做了一些“灵感乍现”的尝试罢了,虽然的确有一些突破性,但离硬核根本的学术飞跃还差的老远。
另一方面,这些报道不约而同地突出了李峥个人,最多加上“他和同伴”几个字,不要说成员的姓名,就连周毅都很少被提起。
在传播学中,这种造星运动的确更博眼球,但对同样付出努力的其他人来说实在太不公平了。
不过除了史洋以外,其他人对此倒也没什么怨言,从牵头到收尾都是李峥,理所应当,新闻报道不可能像学术论文那样严谨,只要在圈内有名声就好了,不用管圈外的这些事。
而对于史洋来说,他本来是幻想着自己的名字贴在大街小巷的。
贴好像不太对,传遍吧……
现在,梦再次碎了一遍。
莫得学术明星,莫得粉丝来信。
李峥,李峥,全是李峥……
至少也要提一句厕所兄弟吧。
这种时候,亲朋好友,甚至李峥的父母也才从新闻中获知了这件事,虽然很夸张,但了解李峥的人还是能勉强接受的。
唯一不接受的是……
【张小可:哈!!!师父你说好了上大学带我学习、转院的。】
【结果根本不理我!】
【自己闷声发大才!】
【呜呜呜,不是因为师父,不然谁要学环境工程啊(摔书)!】
【师父,师父你回个话啊!】
【……】
【师父我错了……】
【我肯定还是为你高兴的(大眼哭)】
【师父你理理我嘛……】
【师父你最好了,不用带我学习,环境工程个个都是人才,说话又好听,人也好,都不怕没工作的,我最喜欢环境工程啦。】
【就……就偶尔理理我就好了……】
【师父不会把我屏蔽了吧(大哭)】
【哎……】
【师门酒肉臭,路有冻死可……】
【师父,你还记得樱湖湖畔收的徒弟嘛……】
【怕是收了新徒,喜新厌旧了……】
【只见新人笑,哪见旧可哭……】
叮咚叮咚响个不停,李峥终是没法忍,回了一条。
【李峥:这么耐不住寂寞,你不会来英培找我么!!】
【张小可:啊!师父还记得我!我……我不敢乱找你,怕影响师父学习,一直在等待师父呼唤的。】
【李峥:那你继续等待吧。】
【张小可:别!!明天一起吃早饭?】
【李峥:嗯,带上你的课表课本,我来安排。】
【张小可:好!!终于又能体会全身心被学习支配的快乐了。】
【李峥:你不会自学么……】
【张小可:被师父安排学比较有动力。】
这样享受成果的快乐时光转瞬即逝,卡在书院关门的最后时刻,英培众人送走了吴数、欧星灼和史洋,各自惜别回宿舍。
403室三人组本有些身心疲惫,但一推开屋门立刻就精神了起来。
一个半头白发,面相却很年轻的眼镜大佬正坐在客厅对着电脑忙活,旁边还杵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
但牛刚长什么样子,三人还是记得的。
见他们归来,牛刚立刻起身主动迎了过来,当先狠狠握住了李峥的手。
“恭喜你李峥,恭喜你们所有人!”牛刚兴奋地看着几人道,“抱歉,我来晚了。”
三人一个激灵,赶紧躬身行礼。
“牛院长。”
“牛院长好……”
“牛院长久等了。”
里屋的杨军也是这才出来,畏畏缩缩不敢说话。
“院长来了怎么不告诉我们?”李峥眼儿一瞪质问起来。
杨军畏畏缩缩道:“院长不让我催……说等着就好了。”
“你还真实在啊。”李峥瞅了眼整洁的桌面,无奈拍腿,“连杯水都不倒的……”
“唉,学生嘛,该有学生的样子。”牛刚只笑着抬了抬手,“我先去过教务部那边的,所有情况我都了解了,最严肃的问题,王学礼那边已经负责处理了,至于我们英培内部,虽没到秋后,但账也是要算的。”
正说着,传来了敲门声。
一个同样也拉着行李箱的男人,喘着粗气强笑道:“院长,几位,我是不是来晚了?”
李峥一听这通透的声音就来劲了。
回头一看,正是被张善栋发配出去的周骁。
才两周的功夫,就黑了不少,搞得跟下乡似的令人心疼。
“不晚。”牛刚一笑,回身收起电脑,“周骁我叫回来了,今后他专人负责你们的课题工作,有任何需要联系的教授、设备、资源都可以交给他处理,这方面我有多大权力他就有多大权力。”
话罢,牛刚重又拉起行李箱,推搡着李峥三人朝外走去:“走走走,吃个夜宵,边吃边说。”
莫念呆呆点头:“院长,宿舍已经关门了……”
“唉,有个后门。”牛刚拍了拍夹克里的钥匙笑道,“年纪大了,翻不动墙了,不然也用不着后门的。”
气氛已经到这里了……
不管吃的多饱,这顿夜宵是硬着头皮也要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