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z4v非常不錯小說 玩家兇猛 起點-第八百六十八章 彈孔分享-n4xr7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
青丘的笑容有些得意,它自己是没办法避开无视距离、直接命中的柯尔特子弹,
不过凭借动态视力,它能够看清龙头白大褂的手指——在李昂手指肌肉收缩的前一瞬,青丘便举起了夔牛机甲的手臂,用后者挡下破魔子弹。
只见龙头白大褂思索片刻,将柯尔特左轮放在左手握持,
左手五指指尖指甲延伸,弯曲,
呈环状穿过蜃龙红鬣外衣以及手套,扣在了手枪扳机上。
青丘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啪!”
龙头白大褂大拇指动了一下,青丘下意识地再次抬起被开了个口子的夔牛机甲手臂。
枪声没响,柔软的大拇指指甲在扳机前弯曲,未能扣下。
青丘这才意识到,这声“啪”的枪响,是龙头白大褂自己用嘴巴配音的。
“啪啪!”
李昂继续配音,食指又动了一下,
满脸恼怒,刚要放下的青丘,立刻将机甲手臂严严实实挡在身前,不敢露出身形。
似乎是找到了某种窍门,
李昂的手掌手指,如弹钢琴一般快速舞动,完全没有规律可言,
同时,他还左手持枪,右手捂住嘴巴,做出Beatbox的姿势,嘴里发出富有节奏的声音,恐吓着对手。
“啪啪啪,咻咻咻,啾啾,砰砰,轰轰!”
双方语言不通,不过枪声这东西,不需要翻译也能听得懂。
青丘双眼大睁,无语凝噎,
它是能看得见扣住扳机的手指的动弹幅度,但如果每根手指都在乱动,那就失去了意义。
下一秒可能开火,也可能不开火——取决于李昂什么时候选择将指甲硬化。
青丘不知道柯尔特左轮手枪每五分钟自动生成一颗破魔子弹,最多只能储存六枚子弹,刚才已经全部打空,距离下一发子弹的生成,还有…一分钟的时间,
所以,这位妖将还站在原地,表情复杂地警惕提防着。
老实说,这Beatbox还蛮好听的,有点像剪辑合成的枪声音乐。
夔牛机甲驾驶舱中,红色的警示灯闪烁不休,
狭窄空间里回荡着机灵晦涩浑浊、富有诱惑力的低语,蛊惑着驾驶者丁真嗣放下理智,迎接混沌,拥抱力量。
“闭嘴。”
丁真嗣低吼一声,战术服自动喷洒止血凝胶,止住后脑勺撞击驾驶室形成的狭长伤口。
他忍着疼痛,无视机灵蛊惑,看向驾驶室的显示面板。
剩余电量,还剩5%…
够了。
技能:【斩舰刀·疾风怒涛】
技能效果:斩舰。以惊涛拍岸的一击将目标挑起,予以斩杀。
四肢扭曲、如同残破玩偶般躺倒在地上的夔牛机甲,
突然以一种完全不合理的角度,突兀地抬起左臂,抓起散落在地的高周波切割刀,刺向青丘脚下的地面,
将土壤连同上方的狐狸,一同挑起。
名为【疾风怒涛】的技能,之前在天空斗技场中出现过,但未能完整释放,
这项技能需要双方距离拉得够近,
通常敌人看见三米多高、左手机炮右手斩舰刀的武装机甲,都会选择逃离,根本不会给近身的机会。
但青丘刚才以为自己将机甲彻底打残打废,并且为了规避实际上已经打光弹药的柯尔特左轮,还待在夔牛机甲旁边,
距离刚好足够。
高周波切割刀化为无数道残影,不容任何间隙,斩向青丘。
青丘身形停滞于半空,受限于技能效果,短时间内无法降落,
它只觉刀势如惊涛骇浪般扑面而来,
性命危在旦夕的威胁感,刺痛皮肤。
狐狸的瞳孔骤然收缩,视线中,高周波切割刀的速度瞬间放缓,
看清轨迹,
然后,格挡。
妖将的身躯保持不动,手臂却消失了——它挥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手臂连同细剑,看上去如同隐形了一般。
叮叮叮叮——
密集响声如同暴雨,青丘竟然只凭动态视力、身躯素质,用平平无奇的细剑,格挡住了夔牛机甲的数百次斩击,
这并非没有代价,青丘落在地上,持剑的手掌微微颤动,
虎口肌肉撕裂,
体表毛发下方的皮肤,被高周波切割刀划出了道道深邃伤痕。
夔牛机甲还欲再斩,然而能量正式归零,驾驶舱中红光渐熄,从机甲那里获取能量的高周波刀,亦停止运转,化为普通的金属刀片。
没能,杀死么?…
丁真嗣攥紧的拳头默默松开,之前的连番战斗,以及此刻释放【斩舰刀·疾风怒涛】所消耗的500点体力值,将体能削减到了极限,
身躯与机甲,一并消散。
“呼,呼….”
青丘喘着粗气,本来刺向机甲驾驶舱的一剑刺了个空,
喉咙莫名涌出一阵反胃的呕吐感,“哇”的一声,嘴巴里喷出【溺厄暗杀术】制造的温热泉水。
与此同时,还在念着beatbox的李昂,也用神力解除身躯束缚,抄起霸者横栏槊,疾驰而来。
神力全开的李昂身躯素质全面增强,隐藏在蜃龙红鬣外衣下的肌肉膨胀绷紧,每踏出一步,地面便会整块凹陷下去,柔软土壤被碾压得如同砖石一般。
霸者横栏槊迎面刺来,
青丘不得不收剑格挡,一槊刺下,它只觉持剑格挡的右手疯狂震动,骨骼震得生疼,毛茸茸的耳朵里,不受控制地流淌出了鲜血。
之前高强度战斗造成的损害,累计起来,已经到了妖将身躯也无法无视的程度,
闪现无法使用,
被破魔子弹命中过的额头与太阳穴,在血气上涌后,更是有鲜血透过骨骼、皮肤缝隙,沁透出来。
铛——
霸者横栏槊与细剑对撞数记,
不只是兵器,
拳、腿、肘、膝、头,近战交锋的双方用尽一切手段,轰出攻击。
哪怕被破魔子弹偷袭重创、体能消耗严重、耳孔不断流血,青丘依旧与神力全开的李昂能够持平,暂时保持均势。
龙头白大褂的那把枪,
随时都有可能再掏出来….
眼下不能隐形,没有掩体遮挡,一旦头部中枪,就会彻底失去战斗力。
必须想办法离开,或者杀死那个点燃火柴、阻挡隐形的人类(也就是青行灯)…
青丘心思急转,借着兵器对撞的力道,身形暴退,却听背后传来破空声响——身化半妖的羽衣心中,喝下急救药水,暂时压下伤势,疾驰而至,手中武士刀砍向青丘后背。
更糟的是,远处的青行灯也意识到了时机已至,全力催动火柴破除伪装效果的同时,背后浮现六朵幽蓝火焰,向着青丘砸来。
面对前后夹击,
青丘双目通红,身躯中涌出磅礴妖力,一震之下,将羽衣心中重重击飞,
细剑横拦于身前,格挡住长槊,
并抬起左臂,掌心朝向青行灯。
没有任何使用技巧的雄浑妖力侵泄而出,狂放至极,或者说极度浪费地轰碎六道幽蓝火焰,余势不减命中了青行灯,
令其发丝向后飞扬,整张面庞在妖力腐蚀下迅速枯萎,
手中蜡烛瞬间熄灭,整个人也消失在了原地。
过量使用妖力,使得它脚下一软,差点单膝跪倒在地。
被击飞出去的羽衣心中亦在此时折返而来,手中燃烧着妖力的太刀再次横劈。
这回,终于劈中了——青丘背部,自左肩至右侧腰部,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绵长痕迹。
“吼!”
青丘发出了与体型相差极大的怒吼,膝盖倏然绷紧,竟然硬扛着霸者横栏槊的倾轧站直身躯,
手掌向后攥住羽衣心中的武士刀,猛地攥紧刀刃,不顾手掌被切割得鲜血淋漓,重重一推。
没有尖锋的刀柄,在巨力加持下,依旧脱离了羽衣心中的掌控,贯穿了她的腰腹,将内脏绞成一团,整个人消失不见。
啪。
李昂握住了青丘手腕,如此近的距离,就算是面对青丘,就算十指解离术有着延迟与相对缓慢的飞行速度,依旧能确保命中。
蛰伏已久的十指解离术,绽放出惨绿色的能量射线,
命中了青丘的心口。
毛发霎时融化,皮肤尽数溶解,
砰砰跳动的心脏在绿光映照下,急速萎缩。
青丘眼眸失去了神采,身形消失,融入风中。
“…”
李昂站在原地,耳中全是心脏剧烈跳动的砰砰声,身上穿着的白大褂遍布伤痕,露出下方的蜃龙红鬣外衣——青丘的剑没能割开红鬣,却在上面留下巨力倾轧的剑痕,
剩余动能穿过红鬣外衣,直接伤害到五脏六腑,令特化过的器官都为之断裂。
不愧是妖将么…
李昂深吸了一口气,手中再次浮现了柯尔特左轮。
青丘在这场战斗中犯下的两个错误,一是没能知晓,子弹的充能时间…
李昂猛地转身,朝着身后的某片虚空,扣动了扳机。
砰。
枪声响起,
试图趁着青行灯消失、用隐形伪装死亡的青丘,终于自虚空中跌落,
手中握着细剑剑柄,心口处被十指解离术溶解的伤口中,留着一颗贯穿了心脏的弹孔。
…第二个错误,则是没注意到,李昂在近战时散落到它身上的渺小孢子。
借着孢子中蕴含着的神力定位,李昂锁定了隐形状态的青丘位置,一枪完成了收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