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5vp優秀都市言情 我的1982-第兩千三百一十六章鋪張浪費熱推-y0hcx

我的1982
小說推薦我的1982
王波对于李忠信异想天开的想要搞那种忆苦思甜的事情,他是持坚决反对态度的。
因为王波觉得李忠信做这个事情简直就是扯淡,一个毛还没有长齐的小家伙,一个根本就没有吃过苦的孩子,在他面前谈什么忆苦思甜,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忠信公司现在的大部分管理人员,都经历过李忠信根本无法想象的苦难,他们可以说是从苦日子当中刚刚走出来没有多久,现在让他们去忆苦思甜,这个事情就是扯淡。
“三舅,您说的这个事情不完全对,我之所以要组织这样的一个活动,是因为几件事情。
首先呢!我们忠信公司现在是一家大公司,最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我感觉到铺张浪费的事情很是严重。”李忠信看着王波沉声地说了起来。
李忠信想要通过几个事情来劝导王波,让王波先同意他的这个计划。
可是,李忠信的这个首先还没有说完,就被王波打断了,王波颇为不屑地对李忠信开口说道:“忠信啊!啥叫我们忠信公司铺张浪费的情况很是严重呢?我们忠信公司并没有搞那种铺张浪费的事情,我们忠信公司很多地方都是按照你的要求,该省则省。
你看看那些国营的大企业,你看看市里面的那些个部门,他们要说铺张浪费这个还能够让人信服。”
王波在这个时候直接就拿市里面的大型国企以及市里面的一些个职能部门来反驳起来李忠信。
在这个事情上,王波真的不认为他们忠信公司有什么太多铺张浪费的情况,他反倒是觉得,忠信公司在这个方面做得不错,至少要比这个时候的很多国营企业和职能部门好上太多。
国企在这个时候基本上是有钱的有钱,有钱到流油,穷的呢!也是穷的掉底,但是,只要是领导视察工作,排面必须要够,他们互相攀比,各种各样的接待层出不穷。
像王波觉得,他这样已经是很不错了,并没有太铺张浪费。
李忠信不满地瞪了王波一眼,心中念头微微一动,继续开口说道:“三舅,您说的这个事情是存在的,因为这些单位花的钱是国家的钱,他们花国家的钱不心疼。
我们忠信公司是私营企业,花出去的钱都是我们忠信公司的,我看到过我们一年接待所用的资金是多少,那些钱很多都是可以避免的,领导到忠信公司这边来,用不到做那么样子的一种接待。所以呢!我们需要杜绝这个方面的铺张浪费。”
李忠信正色地对王波说了起来,对于忠信公司最近几年有一些铺张浪费的情况,李忠信很是深恶痛绝,因为李忠信觉得,那些个钱是不应该花出去的,或者说是钱没有花到正地方。
现在的忠信公司,经常是来上一个领导,弄出来十几个人或者是更多的人进行作陪,来的领导呢!要送一些忠信公司的产品,而那些个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忠信公司也是会送一些礼物,再加上到忠信公司这边来,忠信公司还要安排他们吃饭,一顿丰盛的酒席,那就相当于贫困山区当中十几户家庭一年的收入,这样的一种事情,李忠信觉得是很不应该的。
“忠信啊!你说的那个事情我也是明白的,当年我们忠信公司一直是按照你所说的来做的,现在呢!我们也是一样,对什么领导什么的都没有进行行贿等一些活动。
但是,现在咱们这边就是这样的一种风气,领导们到公司里面检查,这些东西大家都是这么做的,我们如果太特殊的话,对我们忠信公司的发展也有不好的地方。
你是不知道,现在很多领导都是花钱买上来的,到我们忠信公司这边来,就是想要打个秋风,你要是不那么做的话,到时候他们真给你的公司使绊子。
就拿市里面主管工业的副市长来讲,他亲自来我们这边视察工作,我们如果不做接待的话,那么,自来水公司那边的规划上,我们会经常检修停水,电业公司那边的计划当中,只要是电力部门进行检修,那必然就要有我们忠信公司的部分区域。
现在我们忠信公司搞了江城新区,和市里面看起来已经没有了太大的关系,但是,一些东西还是归属于市里面管理的,梁国富从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下来以后,市里面现在的领导都看我们忠信公司不顺眼的,一些简单的迎来送往的东西,我觉得还是满足他们的好,要不然的话,麻烦的事情太多了。”王波倒苦水般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在这个事情上,王波心中清楚得很,县官不如现管,自从江城新区成立以后,无论是市里面还是省里面,对于忠信公司的态度都发生了极大的转变。
之前江城新区是归属于江城市管理,上面是省里面的领导管理,可是,江城新区变成了小特区以后,江城新区的大部分东西都和市里面以及省里面没有了什么关系,基本上运行管理什么的都和江城市以及省里面无关了。
对于这样的一个事情,省市里面的领导都非常不高兴,所以呢!他们会经常借着一些什么事情到忠信公司或者是江城新区这边来视察工作。
在这样的一个情形下,你只要是对他们做出来他们不喜的举动,那么,他们自然会对下面歪歪嘴,让下面的人做一些让人不耻的小事情。
而这样的一种呢!还是他们正常范围之内的。江城新区这边虽然按照城市来做的,但是,一些部分的供电供水还是在江城那边,他们搞这样的一种事情,也是让人头痛的很。
他们那么做呢!基本上就是恶心人,恶心得让你闹心。
“什么,你说还有买上来的?”李忠信眉头一下子就蹙得老高。
对于东北这边曾经出现过的这样一种情况,李忠信虽然有那么一点点的了解,但是,李忠信却是不敢相信,在这个时候居然就有这样的一种情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