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awp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尋唐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零二章:無奈讀書-58cwt

尋唐
小說推薦尋唐
每一天都有新的军报以及情报从南方涌来,堆满了李泽的桌子。事情正在向着李泽最不想看到的那一幕发展。
哪怕前线有着石壮这样的名将,也无法改变这一个大的趋势。
在鸡公岭周边一举歼灭了南方联盟两万大军,迫降长沙,湘潭等地之后,石壮并没有多作停留,而是马上转向,挥兵直击已经抵达望城的丁晟所部。
但鸡公岭一战以及长沙速降的结果,很显然不但明显打击了丁晟,也让他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当即驻足不前,并且开始准备撤退。
当石壮抵达的时候,丁晟断臂求生,在抛下一万士卒驻守望城,抵挡石壮之后,率领剩下的两万士卒大幅度地后撤。
但他撤退的目的地,却并不是益阳。哪怕益阳还有着老将孙德斌率领的另外三万大军。
丁晟往湘西方向而去了。
而与此同时,在益阳的老将孙德斌也做出了漂亮的战术迷惑行为。他干脆利落地放弃了益阳,而且在离开之前,还将梁晗与钱彪给骗了一个够呛。直到孙德斌的大军几乎走干净了,梁晗这才反应过来。
不过,为时已晚。
在钱彪的报告之中,猜测孙德斌极有可能在丁晟离开益阳前往长沙的那一刻,他就在准备跑路了,不然,不可能走得如此利索。
而孙德斌的行军路线来看,他的最终目的地,毫无疑问也是湘西。
指不定丁晟最后决定往湘西跑,也出自于孙德斌的主意。
这一下就麻烦了。
李泽揉着太阳穴,只觉得脑袋一阵阵的疼痛。
湘西啊!
位于湖南西北部,地处湖南、湖北、贵州、益州四地交界之处,面积达到上万平方公里,在这个时候是典型的穷山恶水之地。
李泽一直还记得在上一世的时候,看过一部叫做乌龙山剿匪记的电视剧,讲得便是湘西剿匪。在那个地方,大部队压根儿就没有多大的用处。哪怕不算后勤补给方面的问题,大部队压进去,进入了那些崇山峻岭之后,也就如同一滴水掉进了海洋之中,连个泡泡都不会咕嘟一下。
“诸位,湘西地域广阔,境内多为山区,部落众多,民族成分极为复杂。处于一种大杂居,小聚居的状况之下。”陆临看了一眼会议室中的诸人,又垂下头去看着眼前的厚厚的一叠资料。
“其中有自称毕兹卡的族群,分布于龙山、永右、保靖、吉首、古丈等地,又有自称为果雄的族群,分布于花垣、凤凰、泸溪等地,这是当地两个较大的族群。占了湘西人口的绝大部分。但他们基本上处于较为偏僻的地区,而汉人则聚居于交通相对便利的河畔叉口,集镇圩场等地。湘西,虽然从名义上说,处于湖南观察使治下,但长久以来,这里从来没有被进行过有效的统治和管理,是典型的无政府状态。”
“这个什么毕兹卡和果雄,他们既然同属于一个族群,那么,有着共同的领导者吗?或者说是酋长,族长之类的?”章回问道。
陆临摇了摇头:“过去曾经有过,但现在,没有了。丁太乙在这个方面还是下了一些功夫的,因为他们无力有效地统治这一区域,那么他也不允许这些族群能够聚集在一起形成一股对他有威胁的力量,所以这几十年来,对于这一区域,他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不停地挑拨,离间,让这些族群之间不同的部落彼此之间相互征伐,长时间下来,这里哪怕是同一族群,只要分属不同的部落,彼此之间仇恨也累积得极深。对于丁太乙来说,他只需要控制交通便利之所,收取税费就可以了,其它的,他压根儿就不管。这一片区域之内,更多的是一种混乱的自治状态。手里只要有百把十个人,有刀有枪,便能称霸一方。这里总是城头变幻大王旗,兴许今天还是这个人当老大,过一夜,这个人便被宰了,换成另外一个人了。”
“这里没有律法,只有宗法,族规,血腥,野蛮在这里被认为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陆临接着道。
李泽抬起头来,看着诸人道:“现在,这里要出现大变化了。丁晟,孙德斌两部近五万大军进入了湘西,当他们对这个地方进行了有效的控制之后,我们再想消灭他们,难度可就大了不知多少倍了。”
“既然这里的人桀骜不驯,丁晟在这里不见得能站住脚!当地人只怕对他们也排斥得很!”尤勇道。
“排斥是当然的。”李泽道:“但以前丁太乙不愿在这里大动干戈,是因为收获与付出不成正比,不值得他这么做。现在可不一样了。丁晟被我们逼得无路可走了,湘西是他唯一可以坚持的地方。所以,努力经营这片地方便是他不得不做的选择了。”
公孙长明叹了一口气,道:“想要经营哪里,手段还是很多的。丁晟第一步,必然是控制那些交通便利之地,然后以这些地方为中心点开始向外发展,那些大大小小的族群,不管是镇压还是拉拢,总之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们。而且此人进入湘西,从名义之上还是没得说的,毕竟湘西仍然是湖南观察使辖下,他们在哪里,本身就有一定的基础。在那些大大小小的族群之中,肯定有着支持丁氏一族的人。着力拉拢这些族群,用金钱,武装让这些族群在短时间内强大起来,然后对其它族群进行镇压、威胁,还是能在短时间内聚拢起相当大的力量的。”
徐想翻了翻面前的资料,皱眉道:“更重要的是,丁晟盘踞于此地,还能得到贵州,益州方面的大力支持,很显然,丁晟在这里的统治愈稳固,力量愈强大,便能让我们裹足不前,对于益州和贵州来说,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石壮在报告之中怎么说?”李泽看了一眼尤勇。
“陛下,石壮在报告中说,眼下,大部队进攻湘西是不可行的。”尤勇道:“其一,我们对于湘西之地的环境,地理,目前知之甚少。其二,湘西交通恶劣,补给困难,大军想要进入,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而眼下,我们的准备不足以支撑我们进入湘西。如果强行进入,只怕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败绩。”
“他有什么对策?”李泽摆了摆手,道。
“石壮说,眼下在军事之上,对于湘西,只能进行大方向上的封锁,确保湘西之敌不对湖南其它地方形成威胁。在努力经营湖南其它地方的同时,徐徐图之。”尤勇接着道。
李泽沉默了片刻,苦笑了一声:“诸位,现在大家都该理解我为什么在明显占有优势的情况之下,不愿对湖南,江西这些地方发动雷霆般的攻势了吧?因为我们没有把敌人一举全部歼灭的把握,一旦让敌人逃到诸如湘西这样的地方去,那麻烦就大了。而现在,这样的麻烦,还是摆在了我们的面前。”
有些恼火地敲了敲桌子,李泽接着道:“可是你们中的很多人,还认为这一次我们拿下了湖南、江西大部分的地区是一场难得的胜利。胜利个屁啊?现在丁晟五六万人逃进了湘西,一举改变了湘西地区的力量对比,一旦他完成了对湘西地区的有效控制,接下来我们想要拿下这个区域,要传出的代价,就不是一般的大了。与丁晟同样的,还有逃到了吉安的钱守义,内卫方面不是说,此人已经派了一支部队进入到了离吉安不远的井岗山了吗?这些人,都打着同样的主意,要与我们纠缠到底了。”
“诸位,这一场战斗,看起来我们的确是赢了,但从长远来看,我们输了!接下来要剿灭这两支队伍,我们会付出的更多!”
“本来我们的战略是很稳妥的。先从经济之上让这两地变得穷蔽,然后利用各种手段来分化,拉拢,瓦解,等到对手虚弱不堪的时候,再集结大军一举而将其毁灭。现在倒好,我们自己的布置还没有到位,战争倒是先打响了。石壮为什么不能聚歼丁氏主力,不就是因为兵力不足吗?”
“现在看起来形式一片大好,可是我们将自己的实力暴露得干干净净,不但将丁晟,钱守义打破了胆,也把其它地方给吓着了。敌人害怕了,是好事吗?不见得啊诸位。他们害怕的结果,就是现在的状况,他们会放弃那些肥腴但不易守卫的地方,退守到那些穷山恶水之地,利用恶劣的自然条件与我们纠缠。他们害怕了,便会更加的抱团,更加地团结来对付我们。我们自己在给自己增加难度。”
屋内,所有人都低下了头。
李泽有些无力地摆了摆手:“军事委员会、情报委员会、监察委员会的人留下来,其它人各自散了吧,下去好好议一议,新拿下来的地方怎么治理吧?这些地方,不会太平的。只要丁晟,钱守义之流一天没有剿灭,这些地方就一天不会太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