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gy4火熱都市异能 宿主 線上看-第四百九六節 被服熱推-oh04e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然而族群实力必须通过方方面面进行综合评价。最直接的部分,就是生产力和平均产出的物质。
师新的见识毕竟比师全多一些,经验也更丰富。如果真如师全说的那样,一块龙族银币具有那么高的购买力,就意味着摄政王殿下不是一个吝啬鬼,而是一位慷慨豪爽的上位者。
从货币本身可以看出龙族的强大。没有人是天生的经济学家,师新在这方面其实谈不上有什么见识。但他是亲历者,见证了狮族代币信用崩溃的整个过程。现在狮族内部的稳定与秩序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南方白人入侵,逼迫着包括狮王在内一干高层不得不放弃利益共同对外。师新不可能知道狮王的真实想法,但他隐隐可以猜到狮王在被迫拿出黄金白银稳定军心这件事情上的无奈与愤怒。更重要的是,狮王毫无选择。
鬼使神差,师新脑子里再一次出现了阿萍说过的那句话————我只嫁给同族的男人。
“阿全,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加入龙族,你觉得怎么样?”师新没有直接使用肯定语气,而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加入龙族?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师全愣住了。
“我只是觉得有这种可能。”师新一本正经,他脸上浮起智者才有的深谋远虑,兼有神棍的装模作样:“这场战争改变了很多东西。我觉得三族联盟在战争结束后极有可能变为现实,也就是狮族、龙族和虎族合并为一,再也不分彼此。”
师全顿时来了兴趣:“如果真是这样就好了。不瞒你说,这段时间我们与龙族人接触频繁,下面很多士兵都很羡慕他们的伙食和待遇。有免费的衣服,有房子,还能根据个人军功得到不同程度的奖励……阿新,在龙族当兵可要比咱们狮族舒服多了。该有的东西他们什么也不缺,还能享受普通人没有的特权。”
“还是先等等看再说吧!”师新没有立刻做出反应,他压低声音道:“先打仗,跟龙族人把关系搞好。我腿上的伤不算重,估计再养几天就能站起来。到时候,我再联络其他几名统领,大家一起商议。”
师全心领神会地点点头。
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
金雀花王国的主力部队彻底崩溃,整个营地堪比地震过后的灾难现场。到处都是杂乱的弃物,尸体半掩在泥土之间,在早春阳光下初融的冰水被土壤排斥,因为它们已经吸饱了人血,变得绵软泥泞。一脚踩上去,鞋底立刻渗出大片暗红色的肮脏液体。
师锐一秒钟也没有耽误,他在第一时间派出了大批随员进驻营地,清点并整理堆积如山的战利品。
因为是冬季作战,艾尔肯侯爵随军携带了大量被服。南方白人的纺织技术先进,早在几十年前就超过了鹿族,某种程度上甚至达到了天浩多纺锭织机的标准。虽然没能开发出蒸汽机,但脚踩式多分层技术早已普遍运用,很多大城市也出现了拥有数千名工人的大型纺织作坊。
这一切都为金雀花王国的军队提供了物质基础。他们的士兵穿着棉大衣,不惧严寒,甚至配发了厚厚的手套和棉袜,包括围巾与遮耳棉帽。
看着眼前这一座座高达十米以上,用防水油布覆盖的“被服山”,大国师巫况与所有负责后勤的狮族官员们纷纷发出惊叹。在他们的印象当中,身材矮小的南方白人从来都是一种笑柄。尽管他们拥有先进的火枪火炮,千百年来持续不断发动战争妄图征服北方大陆,可是在身高方面占据绝对优势的蛮族一直对他们报以蔑视态度。
几名士兵用长杆用力挑开油布,巫况大步走过去,让下属从散发着纺织品特有气味的衣物垛中拉出一捆。解开紧紧困在表面的封绳,巫况拿起一件棉大衣,双手拉着两边用力抖开,顿时皱起眉头。
这件衣服颜色介于金黄与土黄之间,看上去不那么明亮显眼,却很耐脏。做工很地道,用来锁住棉花的缝纫方格间距约为一寸,密密麻麻全是针脚。即便是以巫况挑剔的眼光对此也无话可说,毕竟材料和手工均属上乘,是真正的优质品。
问题是……这件棉衣太小了。以狮族战士高大魁梧的身材根本穿不进去。
“你过来一下。”巫况抬手指了一下站在侧面的副官,将手中的棉衣横搭在对方肩膀上。不比划还好,衣服刚放上去,周围的人都笑了。
衣服太小,与身高超过三米的副官比较起来,简直就是儿童玩具。那场面看起来很滑稽,不由得不笑。
“真是太可惜了。”笑过之后,巫况眉头皱得更深了。他很喜欢这种棉衣,手抚上去有种极其柔软的舒适感,可惜不能穿。就像看到一个容貌美丽的女子,顿时生出前所未有有的爱意,无论如何也要实处浑身解数将她追到手。好不容易将她灌醉,想要为所欲为的那一刻,从喝醉的女子衣袋里滑落一张身份证,上面标注的日期表明她未成年,只有十二岁。
巫况有些不快,他用力攥紧拿在手里的这件棉衣,抬头望着远处那一座座被服垛,认真地问:“缴获的所有衣服都是这样吗?”
副官在旁边欠了欠身,恭敬地回答:“回禀国师,是的。”
巫况冷着脸,把棉衣递给身边的一名随从,一言不发,转过身,径直朝着位于营地冬面的另一座被服仓库走去。
据清点的人报告,那里堆放着大批棉被。
都怪那些该死的南方矮人……好吧!就算衣服裤子不能穿,他们的被总能盖吧!
带着这样的念头,几分钟后巫况走进仓库,刚好看到几名士兵展开一床棉被,在那里议论纷纷。
“这玩意儿太短了,简直没法用。”
“你得理解,这不是他们的错。神灵当初造人的时候就决定了所有白人都是矮子。适合我们尺寸的衣服被子对他们来说实在太大了。”
“见鬼,这不是我想要的。”
巫况的眉头再次深深皱起,仿佛刀子在那里刻出一道道条纹。
虽然已经做好了“棉被尺寸同样不够”的心理准备,可眼前看到的这一幕仍使得巫况心情继续变糟。
不是尺寸不够,而是尺寸太小。棉被顶多只能盖到狮族战士腰部,无法产生它真正的价值。
深知他心意的副官凑到近前,低声劝道:“大国师,我觉得白人的这些物资倒也不全是废品,至少可以改造利用。棉被可以拼起来用,两床或者四床拼成一床。衣服和裤子也一样,把它们剪开,按照我们士兵的身高重新缝纫。这里距离咆哮城不算远,加快速度几天就能把这些东西运回去。城里女人们这个冬天都没有事情做,正好让她们练练手,再由陛下颁布诏令,缝纫女工可以得到裁下来的被服边角料作为报酬。这里面都是棉花,算下来也是一大笔钱。”
巫况面色阴沉地缓缓点头。其中的道理就算副官不说他也懂。毫无疑问,按照北方蛮族的标准,这些白人被服全都可以列为废品。再次利用也不是不行,但必定会产生极大的浪费。以衣服为例,能用五件拼成一件就很不错了。毕竟这不是质料单薄,裁剪容易的夏装,而是中间填充了大量棉花的冬装。
如果是为了节约成本,还可以沿着棉衣线缝剪开,将布料与棉花分离。可是那样做需要大量时间和人手,从各方面需求来看也得不偿失。
数量少也就罢了,大不了浪费一下,将所有被服打烂捣碎变成絮装,装进新的布料里填充另制。然而清点下来的数字令人瞠目结舌:制式棉衣裤八十万套,棉被一百万张,夹衫八十万件,还有多达两百万以上的棉袜和手套。
金雀花王国虽未进入真正意义上的工业化时代,却已经具备了流水线作业的阶段。织造工坊的成套产品生产速度非常快,有着惊人的效率。这些物资看起来很多,但考虑到金雀花王国多达数亿的庞大人口基数,除了运输方面的问题,无论原料还是生产成本其实都算不了什么。
巫况不禁觉得心烦意乱。
狮族负责三族联军的所有食物供应,因此在战利品缴获分配的问题上,天浩和虎耀先都显得颇为宽容,给予了狮王最大的份额。一方面是考虑到彼此之间的合作,另一方面也是局势所限,天浩和虎耀先必须率军追击溃败的白人,再加上这里实际上是狮族领地……综合各方面因素,这批战利品还是交给狮族处理最好。
巫况阴沉的脸上冷得如同一块冰。他在心里无数次咒骂该死的龙族摄政王与虎王:一定是他们早有预谋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是的,他们肯定早就知道这些东西毫无价值,所以拱手让出,白白做个人情。
白人留下了大批粮秣。无论面粉还是大米,全都归于狮族所有。无论天浩还是虎耀先对此都没有异议。他们对白人的武器盔甲同样没有兴趣,只是要求狮王尽快收拢散落在营地里的火药,交给运输队尽快送往前线。
龙族早已研发出硝化甘油,还是按照文明时代的诺氏配方,以硅藻土强大的吸附作用对液体炸药进行稳定。考虑到接下来的战斗烈度只会越来越强,对火药和炸药的需求量也同时增加。本着物尽其用的原则,这批火药也被列入战争物资清单,由三族联军共同使用。
总的看下来,这次战斗缴获的所有战利品只有被服才是真正属于狮族的大项。
可它们全是无法使用的废品。
就在巫况心中充满愤怒,难以遏制的时候,一名狮族传令兵从仓库门口匆匆走来。他在巫况面前单膝下跪:“启禀大国师,龙族国师求见。”
巫况感觉很意外,脑海中下意识闪过巫且的身影。沉吟片刻,微微点头:“带他进来吧!”
身穿龙族制式军服的巫且看上去显得很精神。刚见面,他就面对巫况恭敬的行礼。这种谦恭的姿态让巫况心情好了很多,脸上也露出笑意。
“不要这样,你也是国师,你我之间用不着这样的礼节。”虽是客气话,但巫况的自尊心得到了巨大满足。
“哪里哪里,在下是大国师的后辈,理当如此。”巫且的笑容很阳光,他一向很会说话。这是老祭司多年调教的结果,虽然他已去世,却在临终前欣慰地看到儿子终于长大成人,肩负一名行巫者应有的责任。
“国师大人急着找我,是有什么事吗?”巫况一直认为巫且真正的身份是龙族国师,也就是与自己职位相当。虽然天浩对外发布的职衔是“内政与教育部长”,但在巫况看来两者毫无区别。
巫且笑道:“摄政王殿下临走的时候,特意交代我在这个时候过来,与国师大人谈一笔生意。”
巫况微微怔了一下:“什么生意?”
巫且抬手指着一下仓库里堆积如山的被服:“这些东西卖吗?”
包括巫况,在场的所有狮族人都愣住了。
随即,很多人开始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我没听错吧,他居然要买这个?”
“那个人我见过,他是龙族的大国师。”
“我们正为了这些东西犯愁。这下好了,有人主动愿意接手,再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嘘,小声点儿,先听听龙族人怎么说。”
巫况调整了一下思维,按捺住跳动速度正明显加快的心脏,尽可能使自己的说话语气听起来与平时一样平稳:“按照三族协议,这些被服是属于我们狮族的战利品。”
“我知道。”微笑中的巫且点点头,他在笑声中道出实情:“白人都是矮子,按照他们标准做出来的衣服,对我们的战士来说就是一堆废料。尊敬的大国师,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