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zpxp妙趣橫生小說 東漢末年梟雄志 txt-一千三百五十五 郭鵬不做趙武靈王推薦-cuaw6

東漢末年梟雄志
小說推薦東漢末年梟雄志
民间历史研究的风潮刮起来之后,很多人就感觉眼下的局面就和当初赵武灵王和赵惠文王的时代一样。
强势的军功强大的父亲,还有一个被扶上位的儿子。
他们觉得郭鹏这样做是在培养赵惠文王,而他自己则是那个主动放弃权位的赵主父。
身体没什么问题的强势君主忽然退位把皇位让给自己的儿子,群臣难道就真的会全心全意辅佐新君,而不留恋故主吗?
有前车之鉴,这些事情就真的不好说。
郭鹏的威望太高,所有臣子、将军都是他一手提拔,乃至于整个魏国的政治体制都是他一手缔造。
就算让出了政治地位和政治权势,政治威望不是一时半会儿能消弭掉的。
到时候一旦出了什么问题,郭鹏振臂一呼,大家听谁的?
谣言传播的非常迅速,很快,这种说法就在洛阳蔓延开来。
很多有识之士听了以后都觉得这是很有道理的一件事情,越发感觉郭鹏退位是不明智的选择,可能会造成魏国的内乱。
这太危险了。
可禅让就在眼前,他们无法阻止,于是忧心忡忡,长吁短叹。
也不能说他们想的就是毫无道理的事情,这件事情很快传入宫中,被主管舆论思想方面的陈琳得知。
陈琳忧心忡忡的入宫,紧急拜见郭鹏,把洛阳城大街小巷里传起来的这个流言告诉了郭鹏。
“很多言论都在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觉得陛下退位是取乱之道,觉得陛下不应该这样做,应该继续做皇帝。”
“只有担忧,没有支持的言论吗?”
郭鹏询问道。
“有,倒不如说支持陛下此举和太子继位的人还是挺多的,他们也有一些言论,认为陛下就是真的想要退位,是有些人心理阴暗想得太多,不理解陛下的良苦用心。
眼下,这两拨人正在进行激烈的论战,臣以为朝廷应该做出一些反应,否则的话,可能会被人误以为朝廷和陛下的意志并不坚定,此事尚且还有回转的余地。”
郭鹏点了点头。
“他们的担忧并非毫无道理,这样的事情也的确是发生过,后来,赵主父自己后悔了,觉得自己渴望的二王政治没有实现,自己失去了实权,所以非常失落。
他决定利用另外一个儿子和惠文王争夺王位,以此相互制衡,这样,他就能再次回到至尊的位置上,重新掌权,这些人所担忧的,当然就是这件事情。
他们担心我只是一时疲累,所以才想放弃皇位,未来,还要重夺皇位,酿成宫廷兵变,导致魏国政局不稳,重蹈赵主父的覆辙,想的很多,很透彻。”
郭鹏看上去并不以为意。
“这种事情,只要成为了既定事实,那就没有任何问题了,人们担心的是我会重新出手夺回权力和地位,造成政治危机,可我并不会这样做。”
“可是陛下,人言可畏,这样的流言传出去,群臣内心,又当如何揣测呢?这样下去,会不会对新君造成影响?新君初立,地位不稳,正是需要坐稳帝位的时候。”
陈琳的担忧并非没有道理,在自己即将禅让的当天,这样的猜疑达到了巅峰。
这对于郭瑾而言并不是好事,这可能会影响他的登基和施政。
郭鹏沉默了一会儿。
他为郭瑾的上位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为他奠定了仁善、贤能的名望和一定的人望基础,可以说他登基的时机比绝大多数继承者的时机都要好的多。
但是郭鹏自己的威望实在是太大了。
皇帝的威望太大对于他的统治当然是好事,可要是放到权力传承的事情上,显然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对继承者的威胁很大。
尤其不是死亡,而是退位。
骤然退居二线换一个新的统治者,人们感到疑惑甚至是恐惧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他忽视了这一点。
他必须要做点什么让人们心中的疑虑和恐惧得以平复,这样才能为郭瑾的执政开个好头。
“苏远,传令内阁,把我决定册封三子琼为南越国君的命令颁布下去,公示整个朝廷,使全洛阳的人都知道。”
苏远愣了一下,立刻领命,然后匆匆跑了出去。
站在一边的陈琳明白郭鹏想要做什么了。
赵主父重夺王位的方式,是扶持公子章对抗惠文王,利用公子章和惠文王之间的矛盾,挑动兄弟内斗,这样,他就能成为仲裁者。
然后进一步重夺最高权力,重新君临天下。
赵主父觉得自己这样做就能夺回权位,那个时候,他已经不把惠文王当做他的儿子,而是当做他的政敌来看待了。
他把自己的儿子看做政敌,用自己的威望和手段对抗自己的儿子,试图把权力夺回来,自己继续做赵王,继续为所欲为。
这就是权力冲突下异变的父子关系。
但是这也没办法,谁让那个时候他才四十六岁而且身体很好呢?
反悔很正常。
而郭鹏之前已经把二子郭珺送出了魏国,现在再次宣布册封三子郭琼为南越国君,表示要把把也送出魏国,这就是一个最明显的表态。
郭珺和郭琼,是郭瑾一母同胞的嫡亲兄弟,皇位的第二、第三顺位继承人。
他们若是不在了,剩下的儿子都是庶子,根本无力和身为嫡长子的郭瑾争夺权位。
嫡子和嫡子之间还能相互争夺一下,因为都是嫡子,都有母族的支持的可能,血脉相通,嫡子的优势之大是庶子不能抗衡的。
袁绍都过继了,还是被嫡子出身的袁术瞧不起。
所以把嫡子们都送出去,造成既定事实,再也没有嫡子能威胁郭瑾的地位,也不会成为郭鹏将来万一后悔的助力。
这就是最明显不过的表态。
郭某人知道群臣和民间担忧的是什么,觉得将来会发生什么,但是他不会这样做,他不当赵武灵王。
这个消息一旦公布,任谁也会明白郭鹏这样做的原因是为什么了。
陈琳大喜,立刻明白了郭鹏这样做的原因,立刻回去准备发动这一次的舆论攻势,为郭瑾顺利登基进行铺垫了。
陈琳的动作很快,立刻带领御用文人集团写文章发布消息,用报纸作为武器,刊登文章,驳斥那些流传的流言。
接着还到处散播郭鹏已经把嫡子们都分封出去的消息。
舆论驳斥只能说是一种官方态度,但是郭鹏把第三子郭琼也分封出去的行为,则是对自己态度的最好注解。
看一个人,不用听他说了什么,而要看他做了什么。
郭鹏二话不说,把两个嫡子都分封了出去。
一个封到了印度,一个封到了印尼,都是从洛阳出发三个月之内无法抵达的地方,位置相当遥远,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两个地方在哪里。
这样的表态难道还有问题吗?
显然是没有了。
郭鹏的表态暂时打消了人们的疑惑,让这场禅位登基大典得以正常展开。
从十二月三十早上开始,郭瑾就情绪饱满的投入了工作之中。
他最信任的左膀右臂们现在正在为他跑前跑后鞍前马后的服务着,最信任的帮手陆议时刻跟在他身边,为他处理一切突发状况。
之前舆论危机爆发的时候,就是陆议陪在他的身边,帮他解惑。
“父亲不会改变主意吧?”
“什么人在传这样的谣言?”
“我绝不会饶了他们!我一定要查出来,狠狠的收拾他们!”
郭瑾当时喘着气,焦躁不安,心绪不稳,非常生气。
临近登基,他开始沉不住气,坐立不安,心中纠结异常。
再好的涵养、再丰富的知识也无法抑制这一刻的忧虑和恐惧。
全靠陆议在一旁劝说。
“陛下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一定是深思熟虑的,绝对不会因为些许谣言就动摇,陛下一定会做出相应的举措,公子请勿担忧。”
“陛下素来说到做到,从不因为些许言论就变更自己的意志,何况登基大典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这个时候更改,岂不是荒谬之事?”
“君无戏言啊。”
陆议不断的劝说,不断的安抚郭瑾,终于,让郭瑾等到了郭鹏下达诏书的时候。
郭琼被公开宣布封为公爵,南越国君,即将被安排到南越公国所在地就封,带领军队开拓封国,而不会对郭瑾造成任何威胁。
郭瑾终于放心了,长长松了口气。
两个嫡出弟弟都要被外封,作为嫡长子的他也就不会有危险了。
剩下三个弟弟都是庶子,庶子是无法和身为嫡长子的他争夺权位的。
“伯言,我一直以为我对待皇位是非常坦率的,可事到临头我才发现,真的非常担忧,非常害怕这个位置不属于我。”
“父亲和我提起之后,我无数次做梦都梦见我坐在皇位上。”
“但是也有些时候,我做梦梦到这一切都是假的,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吓得从梦里惊醒,环视四周我才意识到,刚才是个梦。”
“我真的害怕。”
郭瑾死死握住了陆议的手,似乎这样能让他稍微平复一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