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k0o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討論-第六百二十五章 我纔是明教教主!相伴-k1id2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六部尚书,左右都御史,大理寺卿,纪纲,汉王、赵王、太子方娇等人重新进入乾清殿。
其中大理寺卿和刑部尚书、左右都御史压力最大。
因为今天的事情搞不好最后会有一个三司会审收官,到时候这三个部门的老大就要承受莫大的压力,关键这事是左右不讨好的。
纪纲已经松懈下来。
现在所有的矛盾都集中到了黄昏是不是明教教主这件事上,对此纪纲只想对朱高煦说两个字:干得漂亮!
之前他还怨恨朱高煦,现在想来是自己目光狭隘了。
纪纲也有些惊心。
由此可见,在给朱高煦出谋划策的那个靳荣,确实可怕,难怪敢在汉王势力的人员面前狂言,他是整个大明最了解黄昏的人。
黄昏和唐青山最后走入乾清殿。
因为有唐青山在,纪纲先前已经交代今日负责宫中护卫的锦衣卫加派人手在乾清殿周围,又有负责皇宫护卫的大内侍卫按剑入殿,左右看押,还有两人赤手空拳站在朱棣左右。
哪怕唐青山是时间一等一的武术大家,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可能谋刺成功。
众皆行礼。
朱棣挥手免礼,问唐青山,“唐青山?”
唐青山没有抬头——黄昏交代过,在乾清殿见天子,不能直视,否则等同谋逆,何况他这个身份更不能直视。
答道:“正是草民。”
朱棣眼睛亮了起来,问道:“朕着锦衣卫前来召见于你,并无恶意,是为你明教着想,为何反要在浙江掀起种种暴乱。”
唐青山答道:“非本意也,实乃当时锦衣卫咄咄逼人,我等藏匿于黑暗之中太久,内心潮湿,向往光明而又畏惧被陛下的光明灼伤。”
孙隽等读书人暗赞一声,好言辞!
这话怕不是唐青山这一介江湖草莽说得出来的,显然是黄昏在背后授意过,但黄昏应该也说不出这等话来,怕不是还有高人。
思前想后,大概也就吴溥了。
黄昏面无表情。
他知道大家都会认为这是吴溥说的,实际上——这是老子编出来的心灵鸡汤。
朱棣心里大是受用。
尽管知道这话应该是吴溥教的唐青山,但从明教人员口中说出,这分量不一样,微微颔首,道:“朕岂是暴虐君王,如今山河无恙,正是养民休息之时,朕又岂会畏惧你们明教而大肆刀戈,所幸此事虽然曲折,但终究在朕意料之中,只是浙江的暴乱,不能不处理,唐青山,朕且问你一句,你可知晓黄昏在你明教的真实身份?”
唐青山不解,“他在明教的真实身份?草民不知啊,草民和黄指挥的认识,是因为那年上元大火,草民之女走散被黄指挥所救,后来黄指挥找到草民,希望用这个人情换来草民的出手,因此草民动用了京畿的明教力量,找到了宝庆公主。”
还有这个隐情?!
朱棣恍然大悟,难怪那年上元大火案后,失踪的小宝庆是黄昏找回来的。
对此事信了几分。
甚至有点感激。
如果当年没有找回小宝庆,后果不堪设想,就算是找回了,妻子徐皇后也落下了心病,加上后来小宝庆落水一事,妻子或许是出于愧疚,这些年的心态都不是很好。
让本就不好的身体越发徐弱。
此刻在朝堂之上,抛开个人感情,朱棣收敛心思,正色道:“所以,黄昏在你明教之中,只是和你联系而已?”
唐青山笑道:“是的,他曾多次游说于我,让我来面见陛下,让明教走上一条光明的道路,适时我颇多顾忌,加上草民远在民间,不知圣意,是以不敢决断此事,但草民也留了个心思,如果能如黄指挥说的那般,对明教而言不失为一条光明坦途,是以这些年还是多有帮助黄指挥。”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
当真实多于虚假,那么基本上大部分都是真的了。
所以乾清殿众人基本上相信了唐青山的说辞。
皆是悚然惊心。
谁能预料到,黄昏竟然那么早就开始在走明教这一步棋了——这个人的眼光,简直让人不敢置信,实在是看得太远。
朱棣也是动容,也有些不解,“所以,黄昏没有说动你?”
唐青山叹道:“草民一直在犹豫之中,直到这一次,黄指挥冒着各种灭族杀头的大罪,带着一只神秘军队来到于家埭将草民从绝境之中拯救出来,再目睹浙江动乱带来的种种后遗症,草民才下定决心,愿意和黄指挥配合,在陛下的领导下,让明教沐浴着帝意圣晖,走上另外一条通往光明的道路。”
马屁话说多了就不香。
朱棣笑了笑,旋即脸一沉,“唐青山,抬起头来,看看那边那位女子,你可认识她?!”
唐青山抬头,看向方娇。
方娇也在看他。
两人的目光,极其复杂,方娇是愧疚和无奈。
唐青山则是理解和坦然,笑了笑,示意无妨。
唐青山道:“当然认识,方娇,明教教主方腊的后人,其祖上沉沦多年,直到洪武年间,才重新走入明教中枢,在方娇父亲死后,方娇成为明教圣女,几年前在浙江那边因为明教有人不顺从孙隽的怀柔政策,说直白点,就是有人想趁陛下靖难之时而造反,致使明教内乱,方娇丈夫在内乱中重伤而亡,临死之前看透了明教的局限性,留下遗愿,希望让方娇能将夫妻俩的唯一的儿子培养成可以正大光明活在阳光下的人才。”
朱棣颔首。
唐青山说的这些事情,确实和孙隽掌控的信息一模一样。
唐青山继续道:“所以草民很不明白,几年前的内乱后,浙江那边的明教完全掌控在方娇手上,甚至连孙隽也可以指挥一二,这一次的明教暴乱,方娇和孙隽绝对没有理由。”
朱棣冷笑道:“因为还有一个人,可以指挥方娇。”
唐青山讶然,“方娇是明教圣女,还有谁比她在浙江更有名望?”
朱棣一字一句:“黄昏。”
又道:“因为黄昏就是明教教主!”
唐青山愕然了一刹那,旋即哈哈大笑起来,“这就有意思了,容草民狂妄,但问一句陛下,黄昏如果是明教教主,那么我唐青山是谁?”
顿了一下,也是一字一句。
“在下唐青山,明教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