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1bo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靈魂管理局 狂舞九天-第1715章 神奇的反轉-kykl5

靈魂管理局
小說推薦靈魂管理局
但是那个少年的父亲的脸色逐渐的变了,因为他看见了一出可怕的东西那个笑字,竟然仿佛入机器,班上宽下窄,没有一丝一毫的线头。
要知道世界上最好的裁缝也要有最后一道工序,那个工序叫做锁边。也就是说为了防止布料拔缝子,然后才做的一道工序。
然后吴凡把其中的一件衣服扔给了那个家伙,另外一件衣服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拿起了衣服,激动得颤抖不已。
天哪,这是这少年这几天学的吗?这少年做的怎么这么快这么好,简直是惊为天人,这套衣服的颜色是非常的全面,而且不是杂乱无章的那种杂而不乱华而不厌,所以说他这个工作已经出色的完成了对方如此刁难他经常用了半炷香的时间就做了这件衣服,而且完成得。如此的美妙天衣无缝,即便是那个中年人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吧。
天哪,为什么上天会赐给自己一个这样牛逼的年轻人呢?他只学了7天啊,7天之前他什么都不会,现在他什么都会了,而且它的裁剪手段如此之高明,防治手段更加高明,看着像是杂乱无章的两只脚乱蹬,实际上一分多钟的时间就把这个衣服做好了,太快太快了,这完全超出了老太太的认知,老太太激动的不行不行的了。
另外一个中年人也激动坏了他,仔细的检查了那条裤子的任何一个细节,那简直是浑然天成的一条裤子,没有一点点缝隙,每一个地方做工都非常的精致,仿佛不是一气呵成完成的,而是精工细作的雕琢而成的艺术品呀,那是什么样的裤子呢?那是谁做的呢?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真的没有办法,比他的儿子和那个少年没法比,那根本就是萤火之于皓月,像小学生跟大学生幼儿园的人跟高中生似的,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
那个少年的行为看起来非常的跳脱嘴巴也不干不净的,但正是它的特色,自己的儿子误入歧途,跟她拌嘴中了他的圈套,而他不经意间完成了如此伟大的杰作,简直是神乎其技,这个世界上很难存在这样的技术了。
最后一句话,中年人猜对了,这个世界上确实不存在这样的技术,吴凡的记述是百年前的裁缝大师叫做黄立行的人,他是一个武道宗师,中途出家来到了时尚业,自从他做了服装之后,天下的服装就是他手中的工具了,他甚至出了好多好多后人难以企及的服装,她甚至可以用编织袋设置出一套非常时尚的裙装,那是几块钱的蛇皮袋子而已。
后人把那蛇皮袋子一直叫做七彩玲珑布,原来就是那个人做完时装之后留下一个梗。
很多很多人不知道那个梗的由来,原来那就是一个华夏的时装大师,最新与时装几十年的杰作。
他已经达到了浑然天成的地步,她们已经完成了太多太多的杰作,没有人可以比他更强,所以那个人号称是时装界的真正的鼻祖,传说中它可以用一双破拖鞋改造成一个非常华丽的高跟鞋。
也可以用非常破旧的编织袋做一套,非常时尚,非常漂亮而不出格的时装秀表演。
只要有那个老太太在,就没有做不出来的衣服,只要有那个老太太在时装界永远都是光辉灿烂的。
时装界昏暗的时刻是在他老去的那30年,当他不幸逝世之后,时装界黯然失色,很多国际名模表示没有她的服装之后,永远地退出了那个行业。
那个行业直到20年之后才恢复正常,如今无法使用了黄立行,黄立行也没有让他失望,竟然在极短的时间内配合着吴凡的跳图的性格,做出了旷世的杰作,那个人彻底的哭了。
他抓起了裤子,用裤子擦拭着眼泪,天哪,自己有生之年能够见到这样伟大的表演,真的是心服口服。
然后那个中年人一步一步走向了那个少年。
他的脚犹如灌了铅,一般重若千钧。
他每走一步都像是从泥潭里拔出来一样。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败在这个少年的手里面,他接下来的举动会让他整个人生留下黑点,但是他还是决定这样做了。
他有可能因此而逐出师门,但是他的膝盖已经不听他的使唤了。
他到那个少年的距离只有7部,但是那7步仿佛被禁了他一生的时间,他一步一步走向那个少年那个少年面无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天,然后那个少年竟然抽出了一根雪茄,用火机慢慢的点燃,他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天空吐了一个巨大的烟圈。
然后他的目光涣散,一点都不聚焦,他仿佛在思考着什么,仿佛达到了一个常人难以启迪的境界。
但是别人想多了,他根本没有达到那种境界,只是他的眼神真的涣散了他喜欢的那种装逼范儿,他喜欢了别人恭维的感觉,他喜欢了别人失败的时候的种种表情,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中年人做了一件他想不到的事情。
“师傅请受徒儿一拜,看师傅做一件衣服胜读十年书,我实在实在是找不到任何一个比你做衣服更好的人了,如同天上的太阳照耀着我的行止,如同浩瀚的宇宙,包容了整个人类!”那个中年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他激动的不行不行的,他已经决定要拜这个少年为师了,因为这个少年跟几百年前的那个传说中的黄大师简直是如出一辙,有可能他是那个大师的附体,不管怎么样遇到了这样的高人不拜师那事实在是说不过去的。
无法没有任何的表示,继续吸支烟,老太太却愣在了那里,他竟然收到了这样一位大师做徒弟,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呢?然后他也缓步走向的那个少年吴凡,只是有点反应吧,这老太她不会给自己跪一下吧,那个实在受不起,他已经有所准备了,绝对不能让那个老太太问一下,否则的话它的普度众生的要求已经降低了,他不是为了名利,但是他的手段却让他仿佛是重名利的人一般,不会是这样吧?
“孽畜,你还不过来给你师公跪下。”中年男子怒不可回头,朝他儿子骂到他儿子彻底的懵了,究竟怎么回事儿啊?苍天啊大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