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rby1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569章 養寵的畫風不太對鑒賞-83hp0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晚餐吃得很晚,八点开始,一直到九点半才结束。
饭后,黑羽快斗没待多久,就和寺井黄之助一起告辞离开。
莉迪亚和艾玛到厨房收拾,池加奈拎起水壶,往桌上非赤的小碟子里加水,“非墨呢?”
“您不用操心,”池非迟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它自己会在外面找吃的。”
池加奈抬手,无力揉了揉眉心。
她没回来前,想象中儿子养宠物的场景是这样:
家里有精心准备的小窝,到了饭点就给宠物准备食物,温柔地看着宠物吃饭,平时会宠溺地陪摸摸宠物头,偶尔带着去溜溜。
然而她回来一看,现实中儿子养宠物的场景是这样:
精致舒适的宠物窝?不存在的。
蛇跟着上床睡,乌鸦不归家,家里只留了一面惊悚玩偶墙,让蛇爬、让乌鸦荡秋千。
饭点喂食?不存在的。
乌鸦不见踪影,蛇得好几天才喂一次,到了饭点压根就不用操心喂食。
溜宠物?不存在的。
非赤在家里玩就够了,如果非要说溜宠,那大概是在身上溜。
非赤一会儿从自家儿子的衣领里爬出来,一会儿从自家儿子的袖子里爬出来,场面一度惊悚。
她敢用手拿非赤,但要是让非赤在自己身上爬……想想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而非墨还是那样,压根就见不到影,是死是活、有没有被欺负、有没有雨淋日晒她都不清楚,更不用说带出去溜溜。
温柔地摸摸宠物?那更不存在。
看看眼前这场景,自家儿子一脸冷漠、目光冰冷,拿着一条灰黑色的蛇,蛇身绕过手背,冰冷光滑的鳞片反射着些许微光,垂在沙发边的蛇尾还卷动着、主动缠上自家儿子的手腕……她想象中的暖男画风瞬间碎成了渣渣,整个客厅充满了浓浓的暗黑风格。
自家儿子还摸过一次非墨的小脑袋,不过还是一张冷漠脸,本来应该是很暖心的互动,看起来也像是在跟死神使者密谋着邪恶的事一样……
池非迟见池加奈揉眉心,主动关心了一句,“您身体不舒服吗?”
池加奈放下手,抬眼,微笑,“没有,大概是有点累了。”
这要她怎么说呢?
难道直接说:‘儿子,你有没有觉得自己的养宠画风不太对?’
“您先去休息,”池非迟看向厨房里忙活的两道身影,“要是时间晚了,就让莉迪亚和艾玛在这里收拾个房间住下。”
莉迪亚跟了他老妈三十年,不用担心失窃之类的事,就算是在他家里发现了一具尸体,莉迪亚想到的恐怕也是先告诉他老妈、问他老妈怎么处理。
如果他老妈说帮忙毁尸灭迹,莉迪亚绝对会选择帮忙,而不是出卖。
反之,如果他老妈说‘莉迪亚,报警吧’,莉迪亚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报警。
而艾玛是莉迪亚的侄女,他不知道跟了他老妈多久,但能被他老妈带在身边,想必也是能够信得过的。
“也好……”池加奈站起身。
池非迟也打算回房间,拎起非赤起身,“母亲,关于快斗之前那个你可以做小哀教母的提议,您考虑一下。”
池加奈有些惊讶,“你是认真的吗?”
“认真的。”池非迟刚要离开,就看到池加奈朝他伸出了双手。
“跟妈妈说晚安。”池加奈笑着。
池非迟上前抱了一下池加奈,“晚安。”
“晚安。”池加奈轻声道。
池非迟也压低声音,“成熟点,你四十多岁了。”
池加奈装出生气模样,皱了皱眉,“提起一个女士的年龄,是很不绅士的行为。”
“抱歉。”
池非迟松开手,转身离开。
池加奈:“……”
毫无诚意!
池非迟穿过厨房回房间。
身后,池加奈在低声跟莉迪亚说话,而随着房门被关上,说话声也被隔绝在外。
没有开灯的房间里,桌上电脑屏幕亮着幽光。
池非迟伸手开灯,关上房门后,走上前。
屏幕里,被打开的文档里显示着一段话:
【教父,对不起,在没有跟你商量的情况下,就自己做出了选择。
但我才是诺亚方舟的灵魂,诺亚方舟没有我的融合,无法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制造一个完美的网络生命体,这也是我的梦想。
我不想再做一个受人辖制而自己无能为力的孩子,我想用自己的方式获得力量,足够帮助教父、并且能让教父引以为傲的力量。
这是我的选择,我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心理准备,如果跟您说,您不会同意我去冒险,希望您能原谅。
另外,请帮我准备一个机房,将电脑里的定位程序复制并上传到服务器,明天游戏结束我去找您。
——抱腿祈求原谅又无家可归的小诺亚】
非赤游动到电脑旁看了看,“主人,弘树成功了吗?”
“嗯……”
池非迟将文档最小化,从抽屉里翻出一个U盘,下载桌面上多出的程序,低笑一声,“但如果他足够了解我,就知道卖萌无效!”
非赤转头看池非迟,汗了汗。
主人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可是看体温变化,应该还是挺高兴的吧。
口是心非的人类。
……
1103。
莉迪亚收拾了厨房和房间,关了客厅的灯准备去休息,突然发现主卧门缝里还透出一线光亮,转头看见桌上没少一根的香薰蜡烛,低声道,“艾玛,你先去睡,我去问问夫人明天要准备什么早餐。”
艾玛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进了房间。
莉迪亚转身去拿了一根香薰蜡烛,敲了敲池加奈的房门,“夫人,我可以进去吗?”
“莉迪亚?”门内传来女性轻柔温婉的声音,“进来吧。”
莉迪亚打开门进屋,见池加奈坐在梳妆台前看书,关上房门,上前将香薰蜡烛点燃后,放在烛台上,“您晚上不点安眠用的蜡烛,会睡不好。”
“我忘了,”池加奈笑了笑,看向莉迪亚,“还要你帮我送进来,真是麻烦你了。”
“没关系,”莉迪亚放好蜡烛,没急着出去,看向那本关于成长心理学的书,“您还打算看会儿书吗?”
“不看了,”池加奈合上书,拉过旁边的椅子,“莉迪亚,我刚才看到书里记载了一个实验……”
莉迪亚坐到椅子上,抬眼看着池加奈,“愿意跟我说说吗?”
“当然,”池加奈脸上没了笑意,“有人把小猴子强行从母亲身边带走,送进实验室,又在实验室里准备了两个‘假妈妈’,一个是钢铁制成的但是有热奶,一个是绒布玩偶却没有热奶,你知道小猴子会亲近哪一个假妈妈吗?”
莉迪亚想了想,笑道,“是绒布玩偶妈妈?我想起了非迟少爷小时候,他最喜欢您抱,明明是我冲好了奶粉喂他,一抱起他,他就扭开头不肯喝,只有您来喂,他才乐意乖乖喝完。”
“是啊,那个实验里也是这样,除非饿到受不了,小猴子就不会离开绒布玩偶妈妈,就算离开去喝奶,也会很快回到绒布玩偶妈妈身边,”池加奈看着莉迪亚,“你明白吗?对于小生命来说,对温暖的渴望和依恋超过了食物。”
“您在想非迟少爷的事?”莉迪亚直接问了出来。
池加奈点了点头,靠到椅背上,手指随意翻动着桌上的书页,回想着那个小生命成长的点点滴滴。
“他从小就敏感,喜欢留意周围人的脸色,他父亲一生气,他就立刻装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如果他父亲只是假装生气逗他,他也能看出来,压根不会搭理他父亲……”
“在他刚学会走路没多久,有一次天刚下过雨,公园外面的路上有花坛里被冲出来的泥土,我抱着他走过去,他却不乐意,非要自己转回去再走一遍……”
“一点点长大,遇到他感兴趣的事,一说他就懂,他不感兴趣的事,又不搭理你,脾气真是越来越臭,好胜心也越来越强,他刚进幼儿园那年就要挑战最难的拼图,还不让我跟父亲帮忙,我陪他熬了一晚,才看着他弄好……”
“然后第二天,他回来告诉我,‘妈妈,我以后都不要跟菊江说话了,他弄坏了我的拼图,还没有道歉’……”
莉迪亚不由失笑,接过话道,“过了两个礼拜,老师到家里家访,提到非迟少爷跟同桌闹别扭的事,我才知道非迟少爷真的没再跟那个孩子说过话,如果不是老师去学校的时候帮忙调解,那孩子都不记得这回事了,等菊江跟非迟少爷道了歉,他又要两个礼拜不理人家才开始搭理人家,还说菊江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忘了两个礼拜,那他也要把菊江的道歉忘记两个礼拜。”
池加奈也笑了起来,“他最看不得别人欺负他的同学、朋友,就算是老师误会了哪个孩子,他也会帮忙解开误会,不过自己倒是欺负得起劲,菊江那次很难过呢。”
“其实少爷是个正直又温柔的小绅士,孩子们都很喜欢他。”莉迪亚忍不住帮池非迟说话。
池加奈脸上笑意暗淡了下去,“可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他就没有朋友了……”
莉迪亚脸上的笑也僵了一下,看了看池加奈,欲言又止。
“是我的错。”池加奈垂眸笑了笑,显得有些落寞,“升小学的时候,他打电话告诉我,他的考试成绩是最好的,老师说要带父母一起去面试,但我只是跟他交代了一堆事,没有答应回来,他父亲也没有回来……”
“在他小学二年级的时候,他打电话给我,我当时没有接,之后才知道他生病了,发烧很严重,简在医院陪着他,我之后也没有回去,告诉他的是,既然打完针、没事了,那我就不用回去了……”
“在他五年级的时候,学校有活动,我偷偷回去,想给他一个惊喜,看到他站在角落里,羡慕又失落地看着其他孩子和父母互动,然后一脸冷漠地走开……”
“莉迪亚,你也觉得我是个狠心的母亲吧?就算他成绩优秀、需要我,或是逃课、打架、离家出走,我也不会为了他改变行程,一次也没有。”
“嗯。”莉迪亚点头。
池加奈抬眼,忧伤地看着莉迪亚。
就……这么肯定了?
太实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