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nc5人氣都市小说 妙手神農-第兩千三百零九章 曲解讀書-foez4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在国内这段时间你住的还习惯吗?”
余飞看到她乖巧的样子,霸道的一把将她娇弱的身躯搂进了怀中,在她的耳边轻声问道。
“嗯!”
梨花有些羞涩又有些害怕的点点头,以前她以为她跟着余飞,就会时时刻刻可以感受到余飞的保护和爱了,后来她才发现,余飞的爱要分很多份,可是她还是不后悔。
“那我经常不在,有没有想我?”
余飞看到她这有些拘束的样子,就知道想要让她敞开心扉,就要让她彻底的放松,彻底的感觉到自己可以完全的信任和依赖。
但是让女人产生这种感觉,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和她负距离之后,刚刚结束之后,两个人的交谈都会是心里话,女人也会更加容易敞开心扉的相信男人,所以余飞准备先不谈正事了,先把她给喂饱了再说。
“想!”
梨花点点头,吐出来了一个字。
“哪里想?”
余飞看了看她睡衣下面的腿,似乎紧紧的夹在了一起。
“哪……哪里都……都想!”
梨花羞涩的脸和脖子迅速都红了起来了,她还是有些放不开,主要是经常见不到余飞,就会产生距离感,这种陌生的感觉,会让人产生一种别样的兴奋,也会有种刺激的感觉,会让人比天天在一起兴奋的多。
“哪里是哪里啊?”
余飞坏笑了起来,这个小妮子虽然很羞涩,但还是很大胆啊!
“就是那里!”
梨花的脸不光很红,还有些发烫了,她真的有些难以启齿。
“那我抱你进去,你让那里告诉我有多想好不好?”
余飞对着梨花的耳朵吹了一口热气,然后小声的说道,明明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可是这样悄悄的说话,还是给人一种紧张刺激的感觉。
“嗯!”
梨花是不会拒绝余飞的要求的,她现在一方面是倾心于余飞,她的心和她的文化,全都告诉她要彻底的顺从余飞,另一方面是她已经没有了退路和其他的依靠,她只能依靠余飞,要是余飞不管她,她在这个偌大的国家,将无容身之处。
余飞在她答应的时候,猛的一弯腰,就将梨花给抱了起来,梨花的一双藕臂顺势就挽住了余飞的脖子,脸贴着余飞的脖子,让余飞感觉脖子上一阵滚烫。
余飞大步走向了卧室,卧室的门没有关,走进去一把就将她扔在了弹性十足的床上,然后站在床边,一脸坏笑的开始解自己的纽扣了。
梨花羞的赶紧拉过来被子,将自己挡住,但却不是躲避,而是在被子里,小心翼翼的做着和余飞一样的事情,羞涩归羞涩,她还是顺从和遵从自己的本心的。
三个多小时以后,大战刚歇,余飞靠在床边,嘴里叼着一根烟,梨花在一边乖巧的用手帮他端着烟灰缸,这不是余飞要求她做的,而是她主动帮余飞拿过来为了烟灰缸,将烟灰缸给余飞端在面前,方便余飞弹烟灰。
“你其实完全不必如此,我们的文化要求男女平等,男人和女人享有同样的地位和权利,所以你可以选择你做什么事情,也可以选择你不做什么事情!”
余飞对着梨花说道。
“是不是我做错什么了?”
梨花听完沉默了片刻,然后委屈巴巴的对余飞问道。
“没有,我只是告诉你,你不用帮我端着烟灰缸,还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我帮你端着
都行!”
余飞摇摇头,他还是无法习惯岛国女人,这种将男人当做皇帝伺候一般的思想。
“那我想要帮您端着,我觉得能为您做事情我很开心!”
梨花摇摇头,然后泪眼汪汪的说道。
“行,你端着!”
余飞无奈了,被人如此伺候,总是让余飞觉得自己仿佛一个残疾人一般。
“嗯!”
梨花很满意这个结果,开心的点点头。
“你是不是一直都希望给我多做点事情?”
余飞沉默了十几秒,忽然对梨花问道。
“是的,如果需要,我甚至愿意为您献出生命!”
梨花点点头坚定的说道。
“放屁,在我的字典里,就不可能让女人为了我玩命,只要我活着,我的女人就一定活着,否则那是一个男人的耻辱!”
余飞立马怒视着梨花说道,他觉得梨花的这个思想很不对,甚至为了反驳梨花,余飞连自己套路套话梨花的节奏都打乱了。
“您不要生气,我一定乖乖的藏在您的身后,要是您死了,我就刨腹自尽去找您!”
梨花看到余飞生气了,急忙小心翼翼的说道。
“唉!”
余飞知道她这思想其实自己很难改变了,一个人十八岁之间形成的执念,十八岁之后是很难改变的,除非是人家自己想要改变。
“您为什么要叹气?”
梨花听到余飞叹气,又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什么,不讨论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了,继续之前的问题,你一直想为我多做点事情对吧,但是你在乎这事情是什么事情吗?就比如帮我倒洗脚水,和帮我去带领一帮人做一些事情,你觉得哪个你更愿意去做?”
余飞准备将话题给掰回去,与其试图改变梨花的想法,还不如去探索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想帮您先倒洗脚水,帮您洗完了脚,等您不在的时候,再去帮您带人做其他的事情!”
梨花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自己还补充了一些条件进去。
“为什么?”
余飞不动声色的问道。
“因为帮您倒水洗脚水,就说明我可以陪在您的身边,可以听到您的声音,闻得到您的气味,要是您不在了,我再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事情,让您少一些忧愁,就可以少出门,我就可以多帮您倒水几次洗脚水了!”
梨花抬起头眨巴着眼睛说道,眼神十分的纯净。
“可是帮我出去带人做事情,就可以享受上位者才有的权利带来的快感了,你不想要吗?”
余飞很疑惑,她这到底是什么脑回路,搞的余飞都感觉自己有些和她聊不下去了。
“可是什么快乐,都不如和您在一起快乐啊!”
梨花理直气壮的说道。
“你说的对,我认输了!”
余飞认输了,他今天的套话计划似乎在面对梨花的时候,就不该用出来,梨花有时候就仿佛一碗水,赶紧的很纯粹,不带一点点的杂质和眼色。
余飞之前听到东方冷的话,还以为有人在其中挑拨离间,试图搞小团体,现在余飞觉得东方冷应该是想多了,她那是关心则乱,没有理解对梨花的意思。
“梨花,我不光要陪你,还要陪其他的姐姐,你难过吗?”
余飞突然问出来了一个他从来没有问过其他女人的话。

实话之所以敢在梨花这里问出来,是余飞感觉这里听到的答案,可能是最好接受的一个答案了,预测到的其他人的答案,会让自己愧疚的都问不出来。
“其实有一点点,但是我知道您这么优秀,我就是一个很普通很普通的仿佛一粒沙子一般的普通人,我不配彻底占有您,只要您偶尔能想起我,偶尔能来陪陪我,我就已经很满足了!”
梨花果然是不会撒谎,但是又很快解释道,甚至她也有些自卑所以说话的是偶,总是用‘您’这个字来称呼余飞。
“放心吧,我既然将你从苦海解救了出来,就不会让你再掉入苦海,以后我会抽更多的时间陪伴你的!”
余飞在烟灰缸里面捻灭了烟头,然后揉了揉梨花的脑袋顶说道。
“恩恩,您要是这样做,我会很开心很开心,您提什么要求,我都会答应和满足!”
梨花开心的使劲点头,就仿佛一个傻子一般,笑的十分的开心,哪怕是这只是一个没有实现的空头支票,反正她听到就开心,也不会逼着为余飞什么时候会实现,在她看来,余飞哪怕是不实现,就是说一说,她也要开心。
看到梨花这个模样,余飞觉得自己肩头的担子又重了一些,这样一个美好的女孩子,自己没法辜负啊~!
“我一定会的,你要相信,日子会越来越好!”
余飞就仿佛揉着一只小狗一般,揉着梨花的脑袋,梨花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头发被揉的一团糟,反而很享受。
“恩恩,我一定相信!”
梨花没有任何迟疑的点头。
“去,口!”
看到她如此乖巧,余飞觉得应该指使她做点什么。
梨花将烟灰缸轻轻放在床头柜上,慢慢的从缩了下去。
“呼……”
余飞闭眼仰头,突然对着控制长长的吹了一口气。
东方冷以为余飞不会再来了,没想到凌晨的时候,余飞从窗外再次跳了进来,主要是这个点敲门,怕整栋楼都被吵醒来。
“问清楚了?”
东方冷正在打坐修炼,余飞出现在窗户外的时候,她便开始收功,余飞跳进房间,双脚落地的时候,她已经睁开了眼睛,余飞向她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她开口了。
“嗯,问清楚了!”
余飞点点头。
“你的判断呢?”
东方冷继续问道。
“子非鱼安知鱼之忧也!你理解错了,她其实就是想帮我多做事,她想要多得到的是可以做的事情,是为了可以帮到我,而不是为了权利。”
余飞直接了当的将自己的判断告诉了东方冷。
“是这样吗?”
东方冷惊讶的反问道,细细思考了起来余飞这段话。
“你觉得你们两个很相似,其实那只是你的判断,本质上你们是两个不同的文化体系之中长大的人,所以本质上大家就有一些天差地别的地方!”
余飞一边说一边走到了东方冷面前,东方冷已经站了起来,和余飞相隔不到半米。
“什么区别?”
东方冷不明白。
其实她看似一直在保护梨花,但是又不是真正的了解梨花,毕竟她不是一个适合倾诉的人,也不是一个话多的人,所以很多事情根本就没有讲清楚,因此容易出现误会。
幸好余飞解决了这个问题,否则都不知道会变成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