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vcm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正德崛起笔趣-第一千零四十六章建州女真閲讀-9hfcs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
板们店的防线。
因为那巨量火药包所起的作用,直接将高丽朝廷耗费巨资建造出来的防线毁于一旦!
而伴随着爆炸的结束,一条通道也开始出现在了魏国公等人的眼前。
见到这一幕的魏国公,明白战机稍纵即逝的他,根本没有耽搁,在远处烟尘还未待散尽的时候,就对着手下的一众高丽投诚兵马,下达了开始进攻的指令。
同为军伍之人,这些投诚的都护府使,虽然腰杆不硬,但是什么是战机,众人还是可以分得清楚。
一众高丽投诚将士趁着通道初开,在对面高丽朝廷兵马尚未反应过来之时,快马加鞭,争夺头筹,纵马朝着防线对面奔去。
防线之上。
烟尘散尽。
一众高丽朝廷兵马还未待从方才的惊惧之中回过神来。
就看见在那烟尘之中,原本应该站于防线对面的叛军兵马,此刻竟然掺杂在烟尘之中,纵马朝着他们这边冲杀过来。
突然出现的爆炸。
突然出现的慌乱。
还有这突然出现的兵马。
一众高丽朝廷兵马,根本未待做好迎战的准备,对面的兵马就从刚刚炸出的通道之中,开始源源不断的朝着他们这边冲杀过来。
势如破竹!
摧枯拉朽!
原本十数万人的高丽朝廷兵马,此刻就仿若被一支利箭射中一般,从其中央位置,被这支绵长的箭矢,快速的穿插过去,无数高丽朝廷兵马,更是惨死于这箭矢的锋芒之下。
在这绵长箭矢的一旁,柳擎宇振臂高呼,目眦尽裂,大声呼喝手下兵丁上前抵抗。
而在这绵长箭矢的另一边,因为一众将官分而令之的情况,情形却是慌乱错杂了许多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地方。
柳擎宇满面悲愤,嗓子更是因为高声呼喝的缘故,在短短时间内竟然开始变得干哑起来。
十数万人的大军,这么突然的发生交锋,这是柳擎宇在之前根本没有预料到的。
一直以来,他和那一众高丽朝廷将领都认为,纵使对方在赶到之后,战事也不会在第一时间发生。
除了这宽达一里的防线阻拦外,双方也都要观察一下自己的实力,看有无抗衡的可能。
是和谈?
还是试上一试?
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柳擎宇说什么也没有想到,这战事居然来的这般突然,这般急促。
对方刚刚到达,除了派了一队盾牌兵上前作为前奏之后,这激烈的交锋,居然就这般紧随其后的降临了。
柳擎宇慌乱,惊恐。
纵马在外围扫视了半天之后,终于寻到旗语兵和战鼓的位置,继而开始用战旗和战鼓指挥起战斗来。
但是如今方才反应,却已为时已晚,方才冲杀过去的箭矢,此刻在横穿了高丽朝廷兵马后,又从尽头折返冲杀回来。
见到对方这般勇猛,一众高丽朝廷兵马越发的慌乱起来。
金在沫冲锋在前,被魏国公任命为尖刀的他,所得到的命令只有一个,那就是在最快最短的时间内,趁着对方尚未组织起有效的反抗时,给敌人造成最大的伤害!
而金在沫也不辱使命,率领着一众部下的他,身先士卒,勇猛冲锋在前,神情也随着砍杀的继续,开始变得越发亢奋起来。
防线另一边,魏国公坐于马上,眺望着眼前的一切。
姜三千户所留下的火药,其威力大大出乎了魏国公的意料。
虽然爆炸之初,他也同样惊骇,但是因为火药是在防线这边引爆的缘故,魏国公最先看到了炸药的威力,当他见到这拒马和石墙纷纷开始被炸到天空毁于一旦后,震惊过后的他,迅速开始调派分配起来,爆炸刚刚停止,一众投诚的高丽兵马就开始朝着对面冲锋起来。
至于孙文斌等辽东都司兵马,魏国公仅仅只调派上去了一半人马,剩下的那些,尽皆被他当做压阵的存在,以防有变是其一,第二个缘由,则是看着战场情况顺势调整兵力分配。
板们店战场。
两方势力从交锋开始就未停下,原本作为先锋的金在沫,现在已经被随后加入进来的孙文斌替换了下去,躲在其后稍稍喘息。
俯瞰整个战阵,魏国公所属以那处破开口子的防线为中心,随着交战的继续,开始朝着四周慢慢的扩散着,而且变得越来越大了起来。
战事还在继续。
柳擎宇的神情却开始变得越发灰呛起来。
之前他看着眼前渐渐失去优势的战事,还妄图想用人数的差距来挽回已经失利的局面,可是对方那些叛军的勇猛,远远超过了柳擎宇的意料不说,在方才的交战之中,柳擎宇还惊惧的发现。
对面冲杀过来的叛军之中,居然还有大明军伍的存在,见到这一幕的柳擎宇,心中越发的慌乱起来。
随着时间的流逝。
战场的四周,开始有溃逃的兵马出现。
纵使督战队已经被柳擎宇安排在了四周,但是随着溃逃的兵力越来越多,督战队也开始力有不逮起来。
到了后来,随着战场形势的不断变化,一众高丽朝廷兵马,看着已经渐渐显现败势的局面,哪里还敢在此耽搁,纷纷寻找机会,开始朝着战场外面逃离开来。
牵一发而动全身。
众人更是有样学样。
越来越多的兵马开始加入到了溃逃之中。
无论柳擎宇如何呼喝,无论战鼓如何敲响,但是眼下的败势,已经彻底无法扭转。
就这般强撑到了某一个节点之后。
原本还顽强抵抗的高丽朝廷兵马,顿时鸟做龟散,所有人开始玩命的朝着京畿道的内陆奔去。
魏国公站立防线对面。
远眺着对面的情形,在对方那高丽朝廷兵马刚刚显露溃逃迹象的时候,直接对着身边剩下的一众辽东都司兵马高声呼喝道:
“全军出击!”
在防线这端等待了许久的这队辽东都司兵马,终于等到了进攻的命令,在战阵上的双方都已经精疲力竭之时,他们龙精虎猛杀气凛然的开始朝着对面溃逃的高丽兵马追去。
于是一时之间,整个高丽朝廷兵马,彻底败北!
……
在魏国公开始攻略京畿道的时候。
远在三道之地的姜三千户等西苑士卒,也在忙于诸处清理整顿。
因为在龟城的血腥暴力之举,顿时让那些还飘忽不定的一众郡守,全部沉下心来,乖乖的开始接收起姜三千户等人的整编来。
这几天的时间,姜三千户等人再未动过兵戈,每每到了一地之后,就是接管,整顿。
在众人这几日的辛苦奔波下,黄海道和平安道也让姜三千户等人清理出来了大半。
而众人也从平安道地界,转战到了咸静道之中。
咸静道。
姜三千户率人刚刚从文岳里离开,动身朝着下一处郡城丰西行去。
连日的奔波,让姜三千户等人尽皆显露疲态,可是事急从权,众人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纵马不断的朝着前方疾行着。
就在众人朝着丰西奔驰的时候。
一直在前方负责探查情况的斥候,却突然有单骑折返了回来,姜三千户见到这一幕,勒停了坐下的骏马,静等这名斥候的上前。
“报!千户大人!前方发现军伍踪迹,人数大概有两千余众,正在自北向南,朝着高丽腹地行进!”
姜三千户听闻此言,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看着面前前来报信的斥候,出言问询道:
“高丽兵马?”
“不是!”
姜三千户听到这里,神情变得更是疑惑起来,还不待他开口问询,对面的斥候就直接奏报的。
“对方穿的乱七八糟,根本就没有统一的着装,而且武器也是啥样都有,给人的感觉像是土匪或者猎户一般。”
姜三千户听完斥候的话语,眉头紧皱,沉吟片刻之后,开口追问道:
“可否惊动对方?”
“禀告大人,我们只是远远观望,并未靠近,发现这般情况之后,伍长就差卑职先行回来奏报了。”
姜三千户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之后,对着跟随在旁的几名百户吩咐道:
“命令所有人原地待命,另外差人去把李金成找来!”
“遵命!”
“遵命!”
众百户抱拳接令之后,就快速朝着一旁离去,按着姜三千户的交代,开始安排诸事去了。
而李金成也并未让姜三千户等待太久,没消片刻,得到命令的他,就纵马赶到了姜三千户的身边,一番行礼之后。
李金成还不待明白,姜大人召唤自己是为何事。
对面的姜三千户就已经骑马朝着前方行去,见到这般情形的李金成,自是紧随其后,在后面紧紧跟随。
就在李金成心中忐忑,不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姜三千户对着他招了招手,李金成见状,自是赶紧上前。
而在他刚刚到达李金成的身边后,姜三千户的话语,也随之解开了他心中的疑惑:
“本官手下的斥候,在前方发现了一队兵马,人数约有两千之众,但是看其装束,无法辨认对方的身份,所以召你前来,让你帮着辨识一下。”
李金成听到此言,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见到姜三千户话语说完的他,拍着胸脯向着姜三千户保证道:
“大人您放心就是,小的一定仔细查看。”
姜三千户点了点头。
收回目光之后,见到前方的斥候,此刻已经停了下来,跳下马匹的斥候,对着姜三千户拱手说道:
“大人,此地距离对方已然不远,未免惊动对方,接下来的路程,咱们还是步行赶过去吧。”
姜三千户到是没有多言,直接翻身下马,在其身后的李金成和一众士卒,自是也有样学样,下马之后,寻找地方开始拴起马匹来。
一行人悄然无声,步行就朝着前方奔去,根本没用多长时间,就碰到了斥候安置在后方的尾哨,双方打过招呼之后,众人继续前行,不过这次的动作明显小心谨慎了许多。
到了最后一段路程的时候,带路的斥候,更是示意姜三千户等人躬身行走,切勿被对方发现端倪。
就这般向前行进了一小段距离过后,趴在草丛之中的几道身影,开始出现在了姜三千户等人的眼前。
姜三千户等人见状,行动越发的小心起来,一行人缓缓前行,几息之后,趴在那斥候身边的姜三千户等人,眺目朝着前方望去。
在下面的山坳之中,也许是因为背风的缘故,对方此刻正聚集于此,篝火升起,青烟阵阵,看对方那模样,虽然也似设置了岗哨等职,但是明显却要疏忽大意许多,要不然也不会有人就在旁边观望,他们还未曾察觉。
姜三千户瞅了一会,看不清楚这些人来路的他,转头朝着一旁的李金成望去,见到他也是紧皱眉头,一脸思索之像。
见到这一幕的姜三千户,索性没有出言打扰,在旁静静等待起来。
片刻之后。
李金成从思索之中回过神来,转头朝着一旁的姜三千户望去,开口言道:
“大人,对方不是我高丽之人!”
姜三千户听到此言,眉头顿时一皱,一脸疑惑的问道:
“怎么可能?”
“姜大人,卑职要是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应该是属于建州女真,此时出现在高丽境内,估计也是因为努尔干都司那边,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再加上此刻高丽北方三道兵力空虚,被他们钻了空子,所以才偷跑过来的吧!”
姜三千户听到李金成的话语,神情在稍稍疑惑过后,忽然明白过来,对方为何会有这般言语。
成化年间。
以建州左卫都督董山为首的女真各部,不时挑衅大明龙威,屡犯边关,惹得龙颜震怒,直接招抚建州女真诸卫首领入朝。
而后当庭申诉他们“背恩负义”,要求女真诸部“改过自新,严戒部下,尊事朝廷”,建州左卫都督董山等人对此,自是假意应允。
对于他们来说,反正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大不了下次抢掠之后,再进京赔罪就是。
而打着这种算盘的董山等人,却没想到这次的成化皇帝是动了真怒。
在训斥完女真诸部统领之后,直接派兵,开始了清剿女真诸部的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