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awk精华言情小說 匠心 沙包-736 爲他而來閲讀-e53k9

匠心
小說推薦匠心
许问坐在黑暗的许宅中,周围草木清香,虫鸣声声。
自从来了外人之后,这里好像多了一些生气一样。
今天晚上许问去了不少小摊,见了不少在那个世界都没见过的新手艺,也学了一些,但毫无疑问,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还是糖画摊的老摊主,和灯笼店的温师傅。
尤其是后者。
温师傅后来还跟他说了一些话,讲他们公司——对,是个正式注册了的公司现在在做的一些工作。
环保莲花灯和一夜香薰灯可以批量生产,销量都不错,但他们最主要的工作还是古代灯具与现代技术的结合。
古代灯具美吗?
当然美。
而且还很有特色,与西洋灯完全不同的感觉。
应用这种审美,加以现代化改进,本身就是一条很好的路子了。
再者呢?
直接改变古代灯具的能源,把它做成现代灯具?
譬如走马灯,它的原理跟近代燃气轮机其实是一样的。
直接使用电力,在里面放置小型的马达,一样能够做出效果。
走马灯不适合现代家庭使用,但它在古代也不是家用的,在一些场合却可以起到奇效。
找对应用场合,完全可以古法新用。
譬如现在他们公司就已经走通了路子,把它列入了一些部门与公司对外礼品的清单。
同时他们还在不断改进,让它们在不脱传统韵味的同时,更符合现代人的审美与需求,更益于现代一些场所的使用。
温师傅毫无保留,讲得精神奕奕,眼中如有生辉。
许问当时忍不住问:“说得这么清楚,不怕别人学去吗?”
“怕什么怕。”温师傅摆了摆手,说得很直白,“我现在就怕别人不学。说到底灯具就是个配件,配件,是要符合整体装修风格的。大家都往这个风格走,我们做配件的也能有更多腾挪的空间。”
很有道理。
温师傅确实是考虑过很多的,想法很先进,事实也产生了很好的效果。
许问现在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么多徒弟了。
有前途,就有希望。更何况有些可能不是徒弟,就是员工。
这是一条好的路子吗?
许问坐了一会儿,起身从地上捧起一个纸箱,里面装着几盏莲花灯。
他也忍不住从那家店里买了一些。
七盏水溶的,一盏香薰的,他拿起那些水溶的,把它们点燃,一盏盏放到了水里。
买灯送蜡烛,蜡烛也是特制的,无烟不说,点燃的光也不是泛黄而是纯白的。白色的莲灯与白色的光,看上去几乎有一种圣洁的感觉。
灯入水中,并不会马上融化,它的表面有一层胶,短时间内能起到防水的作用,胶会缓缓溶解,然后莲灯才会缓缓消失,整个过程大概会持续四个小时。
四小时后,幽夜萤光一同流逝,如梦一般。
莲灯浮在后院的池塘水面,照亮了岸上与水中的景物,渲染出一团团朦胧的光晕,仿佛水面上浮动的光雾。
许问低着头,光映在他的面容上,将其反射到水中,人与影相互对视,周围空荡荡的。
连天青没有跟他一起回来,半途就不知道去哪里了。
平镇一行,对他似乎也有很大的触动。
许问抬起头,看着水面上朵朵皎白光芒,与光晕中更显碧绿与艳红的水草与红莲,不觉有些出神。
真美。
就是有点寂寞。
许问轻轻吐了口气,将手伸进水里,轻轻搅动了一下。
水面泛起涟漪,波纹将莲灯向外推去,上方的光晕也随之流动,仿佛雾气正在聚拢、弥散。
莲灯的光芒主要起到装饰效果,并不强烈,隔几步光线就暗下来了,看不清更远处的景物。
莲灯每移动一点,光线就扩散一点,远处的景物也就更清晰一点。
虽然微小,但的确存在。
许问下意识抬头,往莲灯远去的方向看,这一抬头,就怔住了。
自从连天青出现后,荆承就不见了,到现在都感觉不到他的存在。连天青又确实没有跟他一起回来,这座许宅,理应除了他没有其他人。
而刚刚那一会儿,他也非常确定,池塘旁边只有他一个人。
但现在,不远处,水边竟然多了一个人!
蒙蒙的光线照在对方的身体上,脸仍然隐没在黑暗里。
这理应是非常恐怖的场景,但许问却一丝害怕的情绪也没有。
而在目光触到那人身体曲线的一瞬间,他就认出来了。
林林!
连林林怎么会在这里!
难道她也到这个世界来了?
许问又惊又喜,立刻站了起来,向她的方向走。
连林林仿佛也感觉到了这边的动静,诧异地抬起了头,向这边看。
许问手里还有一盏煤油提灯,光线比莲灯亮得多,他走进了,光芒照亮,果然是连林林没错!
“小,小许?你怎么在这里?”连林林也认出他来了,她同样站起,惊讶地叫他,向着他的方向,同时伸出了手。
许问也向她伸手,两人迅速靠近,手在空气中相汇,然后——擦了过去。
许问只觉得自己扫过了一团空气,完全没有他想象的,那只温暖细腻而有力的手掌。
这是怎么回事?
他反手又去抓连林林,连林林也正有此意。
两人的手再次在空气中相汇,然而握着的,只有一团空气,所触之处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原来你不在啊……”连林林有点失望的样子,轻轻叹了口气,说。
然后她抬起头,认真地看着许问,问道,“但是你是真的,对不对?”
许问冷静了下来,同样打量着她。
还是那熟悉的五官,但又与记忆中有些不同。
皮肤更粗糙了一点,眼神更亮了一点,脸上的表情也有一些微妙的不同,仿佛在许问不知道的地方,她长大了,从那个温软甜美的江南女孩,变成了一个成熟独立的女性。
只是在看着许问的时候,她的眼神如旧、笑容如旧、甜美如旧。
这是……现在正在外面旅行的连林林?
两个世界的实景贯通,将她投影了过来?
许问迅速想到了一个可能。
果然,她裹着一件厚实的棉织斗篷,上面布满了尘土,附近有一团火,火堆旁边睡着一个人,依稀看上去就是吴可铭。
老头仿佛是累了,睡得呼呼的,还在打鼾。
连林林肯定也累了,却没有睡,就坐在这里,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然后他感到了寂寞,她就来了,就像是……
为他而来的。
许问微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