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90j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永序之鱗討論-第717章 不守規矩(求推薦票!求月票!)閲讀-o1u7z

永序之鱗
小說推薦永序之鱗
“分散开,不要直面他们的冲击!”
翠木城的骑士团眼见就要冲到面前,佣兵团长大声地对身后的一众电僧吼道。作为软槭城市长的代理骑士,按照骑士比武竞技大会的规定,他有权力在比武场上发号施令。
然而,那六个电僧对其置若罔闻。“一群白痴,”佣兵团长也懒得和他们多费口舌,勒动战马的缰绳,他驱使着坐骑斜刺里窜了出去,“得躲过第一波冲击,不能在那头乳齿象旁边坠马,否则还是太过危险。”
可就在他自顾自跑开之后,那些电僧随即就整齐划一地行动起来。就如同胖市长曾经向佣兵团长说的那样,每一个电僧都精通骑战技术,他们驾驭着战马形成一道散兵线,根本一点都不磨叽。
没有任何沟通,这些电僧全都抡圆了胳膊,把手里的短柄矛当作了投枪扔向了疾驰而至的乳齿象骑士。
十二枚短柄矛组成了一个包围网,坐在探戈背上的碎熊首躲无可躲,他只能把手里的骑枪用力一掷,然后从象鞍上面抄起一面备用的盾牌,配合套在左臂上的塔盾,一起奋力挥舞来阻挡袭来的短矛。
锋利的矛尖划过覆盖着铁皮的加厚橡木盾牌,发出十多声“嗤嗤”的刮擦声,有两根短矛还从刁钻的角度扎向了乳齿象的脑壳,然而却被探戈身上厚实的软毛和皮革所阻隔,没有造成伤害。
和碎熊首想得不同,对面那些看起来并不算十分精壮的骑士,投掷出来的武器实际上非常有力。被短矛连续不断地轰击,即便他用盾牌阻挡及时而没有受伤,可是他也被冲击力带出了象鞍。
这名身高超过八尺的歌利亚战士,直接从乳齿象的背部摔了下去,好在后面的翠木城骑士训练有素,纷纷调转马头,让过了碎熊首的身躯,才没有让他受到马蹄的践踏。
可是这样一来,楔形阵列瞬间就被打散——通过一次奇袭,对方完成了他们的战术意图——那些电僧立刻驱策坐骑,“哒哒哒”地绕过了想要拦截他们的探戈,冲到了那些翠木城骑士身边。
没有了短柄矛,这些电僧随即从鞍扣上解下链枷,对着那些骑士就是一顿猛剋。和别的武器不同,翠木城骑士手里的鸢盾在面对链枷的时候,显得多少有些抵挡无力。
那些锁链总是能够绕到盾牌后面,给予那些骑士意向不到的重击。即便他们都带着铁龙虾护手和肩铠,可是带着尖刺的链枷锤头,只要击中,就能让他们铠甲下面的躯体变得青一块紫一块。
仅仅是一个照面,除却格林和那两个武艺高强的托姆圣武士,其它的几名身穿墨绿色甲胄的翠木城骑士全都被电僧们的突袭打下马去。有一个骑士的脚还卡在了马镫里面,被战马拖出了四十多码。剩下的几名骑士拼命想要站起来,可是那些电僧随即就用链枷猛击他们的头盔,把他们重新打翻在地。
“换钉锤!”格林大喝了一声,然后立刻丢开了手里的骑枪,捞起挂在自己鞍扣上面的钉锤。他用盾牌隔开了一记链枷猛击,紧接着就抡起钉锤砸中一个电僧的的肩胛骨。
两磅重的锤头将对手砸得晃了一下,发出一声类似用木棒敲打浸湿皮革得声音,但是效果也仅此而已。从穿着打扮来看,那个电僧的亚麻布罩袍里面最多只穿了一件链甲,根本没有穿戴护肩之类得护具。
可钉锤击打在他得身上,却仿佛只是给他造成了一点小麻烦。他既没有发出惨嚎,被击中的身体也没有像正常人一样出现不正常的形变。
头上带着的铁盔里面弥漫着一股类似湿牛粪似的汗臭味,感觉到内心的焦躁,格林连忙定了下心神。他紧了紧自己的双胯,坐下那匹伶俐的战马立刻明白了主人的心意,猛地往前窜了出去。
他把手伸进了鞍袋,拿出两颗灌了冲击油的铁蒺藜,看也不看就把它们向身后扔去。这样做并非是想要击伤对手,而只是想要阻止对方打蛇随棍上似地策马跟过来。
铁蒺藜相互碰撞,发出“嘭”的一声炸响。借此机会,格林连忙又从鞍袋里面拿出一把上满弦的手弩。他调转了马头,把手弩夹在自己的铁龙虾护手上面,想要瞄准对手给其致命一击。
只不过,那个本来追着他的电僧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那个人直接跑向了另外一名托姆圣武士。
“该死的家伙……”格林在铁盔之中咒骂了一句,然而就在此时,利器破空声突然在其身侧响起。另外一个电僧已经迂回到了他的身侧,现在正抡着链枷向其攻了过来。
格林举起了盾牌,想要阻挡这一记突袭,但是预想之中的猛击并没有出现在手臂上面。“啪”的一声脆响过后,翠木城市长胯下的战马随即发出一声哀鸣。
原来,那个敌人根本没有想要攻击格林,他真正的目标其实是格林的坐骑。由于戴着铁盔,格林的视线受到了阻碍,所以他没能提前发现这一点。
可怜的战马遭到了迎头痛击,其披着的马甲没能起到太大的防护作用,硕大的马头瞬时变得血肉模糊,红白之物顺着马甲的缝隙流淌出来。哀鸣过后,战马的蹄子登时一软,带着格林一起倒在了地上。
看台上传来“嗡”的一声杂音,不少正在观看比武的市长全都气愤得站了起来。“骑士不会做出如此下作得行径,比武竞技大会不能故意伤害对方骑士得坐骑!”
按照拉姆齐的传统,许多贵族阶级——甚至最普通的骑士阶级都是非常纯粹的“爱马士”。除非是在战场上被逼无奈,否则他们从来不会做出伤害马匹的行为。
有的雇佣骑士,因为没有封地,所以经常饱受贫穷的烦恼。可是即便口袋里面只有一两枚宝石币,有许多人也会把这些钱花在为坐骑买一个苹果,购买一袋燕麦上面。
“不守规矩的骑士,不配当骑士!”除了看台上面的大人物,许多因为上午比赛失利、丧失资格的骑士,现在都站在比武场旁边观看比赛。
他们把手里的刀剑砍在栏杆上面,一边宣泄愤怒,一边大声斥责赛场上出现的不义之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