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3qa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地上道國討論-0435 國師,真乃神人也!展示-yir62

地上道國
小說推薦地上道國
董扶一脸疑惑的注视着刚进营地的马车。
不一会儿,随侍在马车附近的骑兵纷纷下马。
有人急急跑来回报,“奉车都尉到了。”
“奉车都尉?”董扶一怔。
等反应过来是谁,手中一颤,险些揪下一把胡子。
刘焉的儿子刘璋竟然自己跑回来了?!
度过了最初的惊喜后,董扶猛然想起刚才庾献扬扬鱼竿,转身离去的悠然身影。
董扶心中佩服的五体投地。
国师,真乃神人也!
果然什么都不用做,刘焉的儿子就自己回来了!
董扶连忙对那小兵说道,“还不快去向州牧报喜。”
在这个最艰难的时刻,刘璋的归来,的确大大的振奋了益州牧府的士气。
董扶曾和赵韪、吕常等州中大吏讨论过,刘焉的几个儿子中,刘璋性情最是温仁,如若有割据一方的那一天,等刘焉死后可以推举刘璋继任益州牧。
刘璋的顺利归来,也让益州牧府内部高层产生了一场激烈的大讨论。
那就是国师庾献到底还靠不靠得住?
刘焉原本自认为对庾献已经足够知根知底,觉得他只是鹤鸣山中的一个小道士,因缘际会才成了朝廷承认的国师。
谁料这个小道士入门时间不长,一身的本领却这般莫测。
不但能在战场上力抗庞德,还能让以占卜谶纬闻名的董扶这般推崇。
这次更是轻易地就算出他儿子会自己回来,可见庾献确实是有些本领的。
董扶一力推荐,希望刘焉能重视庾献这位高人。
但是以王商为代表的稳妥派则觉得庾献本领越大,危险越大。
若是对他太过倚仗,一旦重蹈当初临阵脱逃的覆辙,那么益州军可能会瞬间陷入险境中。
“何况奉车都尉归来,未必不是因为我益州气数鼎盛所致。”
董扶听了黄权所言,摇头说道,“国师之能,不是你可以想象的。我觉得凡事还是要多问问他的意见。”
董扶地位崇高,黄权这个新晋从事不敢多言,看向坐在主位上的刘焉,“到底如何,卑职相信州牧自有明断。”
刘焉正神不守舍的不知想着什么,底下的话只听进三分。
见底下人都看着他,也不顾刚才黄权说了什么,向董扶皱眉问道,“国师不赞成我们和韩遂联手,说我儿自然会归来。现如今我儿回来了,我们派出的信使也出去了,那又会如何?”
董扶这才想到自己疏忽的地方,庾献的预言,严格来说只实现了一半。
庾献不看好和韩遂的联手,这又意味着什么?
董卓手里还有刘焉两个儿子呢!
益州牧府有了继承人,可以不在意这些,可那毕竟是刘焉的亲子,他岂能无动于衷。
董扶霍然起身,“下官知道国师去了哪里,这就亲自去问问。”
……
庾献神色平静的钓着鱼,心中却在暗爽。
想不到刚给董扶说了,自己装的逼就能实现。
这快乐,比修道有趣多了。
而且自己云山雾绕的一说,也沾不了什么因果。
都说玄之又玄,众妙之门。莫非道门典籍里那些玄言玄语,也是类似的密码,读懂了就能窥探那些先行者想要暗示的众妙?
这种瞒着上天搞事情的爽感,先行者们也无法拒绝吧?
老子留下道德经启蒙后世时,是不是也有这种低级的快乐?
还是老子的快乐我根本想不到?
庾献感悟丛生,不知不觉竟颇有进益。
无论何等神圣书籍,写下的都是人话,道出的都是人性罢了。
庾献正有所得,就见董扶匆匆赶来。
怎么又来了?
庾献诧异。
不会又让我算卦吧?
这不好吧。
现在庾献也只敢在边边角角的地方稍微暗示下,历史主线碰都不敢碰的。
董扶一来就拱手道,“国师,前事果被言中,奉车都尉自行归来了。”
庾献笑着示意董扶坐下,“这我已经知道了。”
董扶拂了下地上的青草,在河边坐下,“国师,下官还有一事请教。”
事关重大,董扶不等庾献拒绝就直接问道,“国师说奋起而作,不如垂拱无为。那假如我等已经着手了呢?”
接着又有些尴尬的说道,“实不相瞒,州牧思子心切,已经派心腹去联合韩遂,也给长安的几个贤侄去信了。”
庾献想着刚才的想法,忍不住心思有些动了。
如果能找到上天的底线,那庾献在这汉末乱世将如鱼得水。
那我要不要说呢?
庾献正犹豫着,见水漂微动,连忙提了提竿。
可惜提的急了,水面上荡过水波,一条大鱼向远处游去。
董扶顺着看了过去,接着目露沉思。
庾献酝酿了一下,打算用新领悟的玄言玄语暗示一二。
谁料董扶忽然起身,恭恭敬敬的向庾献行了一礼,开口说道,“下官明白了,这就让州牧早作准备。”
庾献,“???”
董扶再次拜了拜,带着从人急急忙忙而去。
庾献一脸懵逼的看着董扶走远。
怎么了这是?
他看看手中的鱼竿,又趴在河边往脸上照了照。
发生了什么?
……
董扶急急离开后,径直来大营见刘焉。
刘焉见董扶回来,打起精神问道,“如何?国师怎么说?”
董扶一脸凝重,“国师说此行必败,两位贤侄恐怕有难测之祸!主公,节哀啊!”
“什么?!”刘焉脸色一下难看下来。
他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我雄踞益州,他董卓连关中都难以保全,如何敢轻易招惹我?”
董扶沉默了一会儿,“只怕两位贤侄天数如此。”
此时帐中人还未退,那些本就对庾献有些成见的人,都觉得董扶此言可笑。
黄权开口不咸不淡的说道,“天意如何,凡人岂能尽知。国师虽不凡,却也没有这么大的能耐。”
“何况既然我等已经知道了,自然可以再派密使,去紧急阻止两位公子行事。如此一来,天意之下,莫非还有两个结果?”
刘焉闻言击掌道,“不错,公衡说的有道理!”
他是最不希望这一幕发生的。
接着刘焉目光炯炯的注视着黄权,“那以公衡之见,本牧该如何是好呢?”
黄权闻言目光闪烁,半晌才道,“事情也好办。既然国师有这等不凡之见,不如就去请此人去救回两位公子。正所谓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倒要看那国师,如何圆过此事。”
刘焉听了眼前一亮,大赞道,“黄公衡果然腹有机谋!”
他又看向董扶,“茂安觉得如何?”
董扶无言以对。
黄权对庾献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对他岂不也是如此。
若是他相信庾献的判断,那么庾献去亲自解开这个局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董扶只能说道,“只怕国师不肯。”
刘焉想了想,胸有成竹道,“我有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