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u27b精品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六百一十一章 印令制妖閲讀-2g6up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烟雨江南,官道上蒙蒙水汽,连天垂直而下的雨帘,忽然碰撞激射开去,一匹匹战马踏着积水、泥泞。
“驾——”
鞭子在空气里噼啪抽响,起伏的马背上,宇文成都低下脸,看去腋下横挂的县令,“还有多远?”
那县令浑身疼痛,忍着扑在脸上的雨水,扭过脸使劲眨了眨眼睛,看清周围蒙蒙水汽间的景色。
旋即,指去一个方向:“将军,那边就有一座。”
轰——
沉闷的秋雷走过阴沉沉的天际,铅青色的雨幕之中,电光唰的劈出云层,电蛇狂舞落去远处河边的柳树,瞬间燃起大火。
唏律律~~
马鸣长嘶,雨中奔涌的数十名骑士纷纷勒马停下,马匹焦躁不安的甩动鬃毛,仍由抽打不肯继续上前。
宇文成都坐下这匹黄花马,乃是千里挑一的宝马,极有灵性,此时也不敢上前,原地踏着蹄子摆动马头,喷着粗气,像是前面有什么极为危险的东西。
“将军,这位将军,去不得了啊。”
被夹在腋下的县令哭丧着脸,刚才那一记惊雷,把他吓得不轻,“此地有处金湖,传闻湖底住了一头老龙,这里的龙王庙都是当地百姓起的,很灵验的,想必将军刚刚拆了五通神的庙,惊动了他,才降下雷电,警告我们呐。”
雨水顺着斗笠一滴一滴落下划过眼帘,宇文成都少有的没有开口呵斥,紧抿双唇,沉默的看着远方的湖泊,片刻,双唇微开,挤出一声:“走,暂且回去,待天晴,烈日当空时再来!”
命令下来,数十骑跟着兜转过马头,沿着来时的方向,齐齐返回城中驿馆住下,县令、县丞不敢怠慢,上了好酒好肉招待,跟着一起陪席。
安置麾下住下后,宇文成都卸去那身锃亮的锁子甲,换了一身束袖的武人常服坐去席位,喝了一杯酒水,驱走周身寒气,目光扫过陪席的三人。
“淮陵县还有多少处庙观?”
“回禀将军。”主管一县民生的县丞,拱手道:“在册庙观七座,不在册的野庙十六座,此中并非全是金湖龙王庙,和五通神庙,也有土地、城隍、山神等……”
嘭!
宇文成都重重放下酒杯,压去的桌面,灯台都被震的抖了一下。
“本将只问国师叮嘱的,那龙王庙、五通神庙还有多少?!”
县令、县丞、县尉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犹豫了一下,那县令慢慢抬起手,比了一下数目。
“龙王庙四座,五通神庙两座,那些野庙也大多都是五通神的……”
室内安静下来,烛火摇曳中,宇文成都拿过酒壶倒上酒水,看也不看三人,抿去一口的同时,落下声音。
“全部拆了!”
父亲是太仆少卿,自个儿也是内卫左领军,眼下更是为当朝国师办事,岂能不尽全功,就算得罪了人,也有父亲和国师,怕个甚。
强拽着县令三人商议了天晴后破庙之事,问了一些城中其他情况,便打发走了他们,又让驿馆的文吏去城里找了一个妓子过来寻乐。
哗哗~~
雨声顺着屋檐珠帘,天色暗了下来,夜雨冲刷的院落假山、铜鼎时,忽然吹来一阵阴风,院里草木带着雨点狂摇。
亮有灯火的房内,帷帐摇晃,带有些许喘息呻吟传出,下一刻,声音停下,宇文成都撩起帘子,皱着浓眉望去窗棂,院中树枝映着檐下灯笼光芒,投在纸窗来回晃动,伴随外面呜咽的风声如同鬼魅过去长檐。
“将军~~再来嘛~~才做到一半,起来做什么……”
帷帐里女子声音娇媚,葱白的手臂缠去坐去床沿的男人,宇文成都一把将她推开,穿着亵衣亵裤套上鞋子站到地上。
“别说话。”
听到男人一改之前的语气,变得严肃,那妓子脸上娇笑愣了一下,搂着被子疑惑的看着对方拿过放在床头小桌的佩剑,伴着外面风声雨声,窗棂晃动的树枝,呈出诡异。
宇文成都也是头一遭遇上,武人的直觉里,肯定有什么东西在外面,捏紧剑柄让床上的女人别说话,压着步子走去门扇。
吱~~
木门拉出一道低吟,门扇打开,外面灯笼摇晃,雨线被风吹的歪斜,安静之中,宇文成都‘锵’的一声拔出长剑,陡然暴喝:“哪里来的魑魅魍魉,出来!”
声音震响院落,其他三面的厢房住着的部下却是没有一个人出来。
呵呵呵……嘻嘻…..
几声尖锐的笑声忽然在院中回荡,“呵呵……好大的官威啊,今日下午,阁下可是刚刚拆了我们庙观,怎么快就不记得了?”
尖锐的话语像是四面八方在响,风吹过屋檐,檐下的灯笼,顺着尽头一盏一盏的熄灭过来,只剩宇文成都这边还亮着,其余房檐两侧漆黑一片,不久,有光亮摇摇晃晃朝着这边过来。
这下,宇文成都饶是武人胆大,见上这幕诡异,心里也有些惊惧,连忙退回屋里将房门关上,然而,下一秒,外面唯一还亮着的灯笼,连带屋里的灯火也跟着呼的一声熄灭。
屋里瞬间陷入黑暗。
“啊~~”拥在被子里的妓子尖叫起来,指着对面一扇窗户:“有…..有人…..”
话还没说完,两眼一翻,吓昏厥过去。
宇文成都偏过视线,脸上也泛起不少冷汗,映着外面青冥天色的窗户外,一道人影直直立在那里,以为自己眼花,抬手擦了一下,再看去,人影变作两道,顿时屏住呼吸,吞咽一下口水。
“妖…..魔……”
单以武力,宇文成都并不惧怕任何人,可面前的是妖魔鬼怪,听说寻常刀剑根本伤不了,还要把命给搭上。
汗珠顺着脸颊滚落,想着如何应对时,窗棂外的人影缓缓化作烟状,顺着窗隙渗了进来,宇文成都咬紧牙关陡然冲上去,长剑挥开划过烟雾,劈断的黑烟又自行合拢,落去地上渐渐凝出人形……然后,漆黑的人影陡然张嘴到极致,呼啸一声瞬间贴近。
嘭!
宇文成都倒飞出去,砸在墙壁,将斜靠的长兵震的歪倒下来,划过他脸颊,破开一道伤口,流出鲜血。
黑气回旋,又有两道黑影穿过窗缝进来,尖锐的声音阴测测的回荡。
“……好久没吃过男人的血肉了。”
“嘿嘿,先报了毁庙之仇,再将他心挖出来……咦,怎么有法力的气机…..”
黑暗里,影影绰绰的几道身影之中,有声音疑惑,扫过屋里,望去床榻时,猛地尖叫出声:“快走!!”
那边床头,陡然光芒大盛,驱走黑暗,照亮整间房屋,四道身影抬起手臂遮住面目,浑身黑气里传出嗤嗤的声音,便嘭的撞去窗户遁去外面。
被光芒一照的宇文成都只感胸口气闷顺畅不少,看着那一抹光亮,知晓那是国师的那份诏令,顿时心里一喜,抓过身边的长兵,胆气上来,“啊——”的怒吼,踢开房门,照着飞过院中的几道身影,手臂猛地挥开,长兵唰的掷了过去,噗的一声,穿透其中一道,硬生生钉去墙壁。
其余三个身影吓得攀上院墙,驭起妖风飞离这边。
此时,院里的风停下,其余三面厢房听到动静,数十个骑士、驿馆的看守提着灯笼纷纷赶来,在宇文成都指去的方向,照去灯光,只见一头肥大的猪被兵器贯穿插在墙上。
众人发出一片惊惧的喧哗。
“真的是妖啊……”
“将军,怎么办,要不要换一个地方住?”
檐下,宇文成都坐去门槛,喘着粗气,回头看了眼褪去光芒的诏令,心里顿时有了依仗,国师当真是有大本事的。
“呵呵呵……”咧嘴笑了两声,盯着墙上钉着的野猪,“把它开膛破肚烤了分食,明日将所有五通神庙全部推平!”
起身过去,捏住长兵一拔,呯的拄去地上。
“我等有国师诏令庇护,怕得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