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8zi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二百四十八章 討好分享-lth7k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新郑城外,一片荒野之中,匈奴人的营地中,便只剩下了残余的废墟。
也许在长久以来形成的对于感知危险的直觉,匈奴人走得一点都不拖泥带水,见势不妙,立刻远遁。当墨家的弟子赶到的时候,只在营地中找到了一批匈奴人没有带走的物资。
阴阳家的据点之中,一个女弟子关上了门。
“护法这是怎么了?”
另一个女弟子迎了上来,小声翼翼地说着。
“我也不知道,前些日子护法天天出去,行踪神秘。可是这几天却一直待在据点之中,看样子心情很是不好。”
“难道是修炼不顺?”
“护法天资高深,阴阳术的境界已经到了常人难以触及的层面。想必,她此刻正在我等难以想象的境界中探索着吧!”
两名女弟子交谈了几句,在过道中看见了几名围成一圈的男弟子,鬼鬼祟祟的。
“你们在做什么?”
听闻了外界的声音,刚才还在自嗨的几名男弟子,瞬间回过了味。见到两名亭亭玉立的女子就在眼前,那几个男弟子都是一脸嘿嘿的笑意。
“两位师妹!”
“你们在做什么?”
尽管眼前的男弟子装得一副什么事情都没有,可是眼睛尖的女弟子已经看出,这些男弟子身后好像藏着什么?
“没有啊!”
“你们身后藏着什么?”
“真的没有啊!”
细微的争吵声让屋中的焱妃有些恼怒,当她出现在一众正在争执的弟子面前的时候,换来的是一众阴阳家弟子惊恐的表情。
“你手中拿的是什么?”
那阴阳家弟子不敢违抗,将手中的帛书交给了焱妃。
“素女经?”
焱妃轻微的声音回荡在这过道上,阴阳家的一众男弟子已经是冷汗连连。
“尔等修为尚浅,这阴阳和合之道,只会引得心魔丛生。我阴阳家的弟子,整日被这些小道所吸引,何日能窥破大道?”
“护法恕罪!”
“以后好生修炼,毋生旁心!”
“诺!”
焱妃并没有用太过严厉的手段惩治这些弟子,她本人似乎也没有在意这些人的举动。
没收了这帛书,便带着两名女弟子,回到了自己的屋子中。
“你们可知这《素女经》是从何处得来的?”
焱妃的追问让两名女弟子感到一阵窘迫,她们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
“护法还记得不久之前被抓住的女弟子么?”
“是她啊?”
焱妃想了起来,为了她,焱妃还闯进了姬无夜的府邸,大闹一场,毁了姬无夜半个府邸。
韩王怒斥姬无夜,限令他十日之内找到贼人,结果这事,姬无夜找了一个替死鬼,后来就不了了之了。
“是那名女弟子留下的。她私下对弟子还说过,如果想要讨好自己的情郎,这本《素女经》上的内容很有用。”
焱妃看了一眼帛书上记载的图形,怒声道。
“胡言乱语,你们要以她为戒,切莫生旁心,都下去吧!”
“诺!”
两名女弟子退了下去,若大的屋室之中,焱妃看着这帛书,翻了翻上面的内容,随手一扔。
“什么奇奇怪怪的动作,赵爽怎么可能对这些感兴趣?”
……
山林之中,绿叶沾着雨露。
泥泞的道路上,马蹄声声。
匈奴的战骑在山道上奔驰,除了战马、弓箭与粮食,匈奴人什么都没有带。头曼在意识到了危险之后,轻装简行,立刻离开了新郑。
可是纵驰良久,他身上那股虚弱感却是挥之不去。
正在头曼奔驰时,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手握长剑,遇见匈奴的数十骑,非但没有退去,反而挥剑迎了过来。
头曼没有拉紧缰绳,反而挥舞马鞭,冲了过去。只是,那剑客剑术高妙,在空中轻轻一击,头曼的坐骑身上起了一道血线。
而后,头曼摔了下来,湿润的泥土作了缓冲,他虽然狼狈,可是却没有受到很重的伤。
剑客打乱了匈奴人的队伍,便纵身离去,场面一度很是混乱,
赵高的身影出现在了一众匈奴战骑之前,显得很是从容。
一支羽箭从远处射来,直取赵高,却见他轻轻一笑,手指在空中轻轻一弹。那支羽箭在快要接近赵高的时候,飞行的轨迹被一股强大的劲力偏转,远离了原来的路线,扎进了泥土之中。
“这便是射雕者的实力么,看起来如此软弱,不堪一击。”
头曼看着眼前的人,质问着。
“你是谁?”
“我只是一个看客。不过与单于之间,将来未尝不能合作。”
“你?”
头曼的轻视赵高看在眼里,不过他却并没有在意。赵高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瓶药,抛给了头曼。
“这可以解你们身上的毒。”
头曼看了一眼手中的药瓶,眼里不是感激,反而是防备。
“你想要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这只是为表诚意罢了,单于放心,以后我们或许还能合作。”
赵高说完,便在那剑客的护卫下,离开了这里。
头曼心中犹豫,最终还是掀开了药瓶,只不过,他不是自己试药,而是招来了身边的护卫。
眼见着护卫在吃完了药后,身体好转,头曼也就不犹豫了,与一众人服下了药。
远处,看着奔走的匈奴人,中年剑客跟在赵高身边。
“为什么要救他们?”
“匈奴人以后有大用。”
赵高看着远去的头曼,缓缓一笑,一只蜘蛛爬上了他的肩膀。
“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匈奴人居然中了阴阳家的秘药。看样子,阴阳家内部似乎有人与墨家勾连。”
“会是谁?”
剑客的问题让赵高摇了摇头。
“这个等级的秘药,便是普通的阴阳家弟子都能接触到,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过,在秦国之内,阴阳家对于罗网而言,也许不是朋友,但最好也不是敌人。将这个消息传回阴阳家,让他们处理门中叛徒,对于罗网而言,不是一件坏事。”
赵高双手负后,阴郁的脸上露出了沉重的表情。
“这天要变了,罗网也是时候做出改变。不然,只会成为他人口中之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