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yhh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序列玩家 踏浪尋舟-第一百五十二章 你這是白嫖啊閲讀-d20dd

序列玩家
小說推薦序列玩家
君王,他们历代看护神秘,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君王便是这个世界神秘侧的第一人。
也是名义上的领袖,最强者。
之所以说是名义上,是因为成为君王后。要一步不离的看护神秘,成为神秘的守门人。
也就是…成为了一个标志?
李长河对于神秘究竟是何物并不清楚。
但如果让他来选择,必然不会为了那所谓的神秘。抛弃亲友,斩断所有的羁绊,去当那苦逼的守门人。
是的,能不苦逼吗?纵使窥视真理,天下无敌。
可斩断自己和所有事物的关联,和死亡没有什么区别。
生命可以承担责任,可以享受快乐,可以经历苦难。也可以创造生命。
至于,用来交换那虚无缥缈的真理?
至少李长河没有这种‘朝闻道,夕可死’的心态。
可即便这样,君王也是绝大多数魔法师仰望和渴求的身份。
而现在得知,这么令人渴望的身份,却是某个存在的凭依而已。
魔法师版本的挟天子以令诸侯?
汉献帝估计得点个踩。
“那你们,就没有做出点什么措施?”秋问天问道:“既然已经知道君王会有问题,以你们的能力。怎么说也能做点什么吧?”
“首先就得排除散布消息这一点。”李长河开口道:“让那些魔法师们得知了,卡门家族有一个可以窥视神秘的存在。他们会做出什么呢?要知道成为君王和死了没有两样,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成为‘君王’。现在却有了既能窥视神秘,又能安全活下来的存在。他们在得知这一切后,要做的不是将那所谓的君王拉下来。而是立刻围攻卡门重工…”
“抢夺我。”
容器中的女人眨了一下眼睛说:“没错,这是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而散布别的谣言反到被让外人起疑心。所以,我们并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出这个秘密。”
在利益面前,什么面子还是里子都得靠边。如果暴露,面对卡门重工的便是魔法师们的窥视。
“那….我就这么知道了,岂不是要被灭口?”卢卡大惊失色。他可不是卡门重工的人,妥妥的一个外人。这是连卡门重工的成员们都不知道的秘密。
“因为没必要了。”之前开口的老人说道:“当七王之战结束,家主即便能够存活,也无法在窥视神秘了。”
当身为君王凭依的兄长彻底死去,这位卡门家主也不再拥有窥视神秘的能力。甚至更糟。失去了兄长的加护,她或许很快就会为窥视神秘付出代价。
“他越发虚弱了。”容器中的女人再次开口:“在这个容器中,我每天能够保持清醒的时间只有断断续续的一小时左右。但当七王之战开启后,我清晰的时间越来越长。那个恶灵变弱了,或许是身为载体的兄长的身体已经支撑不住,又或者是他正在压制别的东西…”
“你们…应该很清楚会是什么。”
当电子合成音传出这句话的时候,李长河和秋问天心里一动。
压制别的东西…真正的英灵们吗?越来越弱…是因为【玩家】们陆续进入世界,他要去压制或阻拦那些本该进场的英灵吗?
而且,这位家主的意思是…已经看出李长河等人的身份了?
至于对方变弱了,这到不算意外。
在【进化游戏】眼里,【玩家】们虽然都是后妈养的。至少不会让玩家去送死。
不然,李长河等人连LV10都不到,拿头打神性生物?
“不愧是已经窥视到神秘的存在,已经看出我们是【玩家】了吗?”李长河心想,随后问道:“之前那位第九届君王又是什么样存在?”
他是那个时代最强的魔法师。那一届七王之战,他和冠军并肩作战。
数位英灵联手都不敌他们。
或许是那位冠军留下了什么后手,又或许是他自身实力的强大。使得他在恶灵手中逃过了一劫。
所以,在第九届七王之战结束后没有多久,第十届七王之战便又在别的城市开启了。
那时候恶灵心里必然慌得一批。
但那位君王也因此沾染了人类不该触碰的物质。
任何人类碰触到都会进入癫狂,那是人类罪孽的具象化,黑泥。
怪不得那些死去的魔法师都是自杀,他们忍受不了那种疯癫。进行了自我了断。
而那位君王由于自身实力的强悍,他坚持了上百年。也疯癫了上百年。
曾经的理念与公正化为了刻骨的仇恨与偏执。
“他终究是研究出点能够威胁到恶灵的方法。那位狂阶便是他对付恶灵的手段。本次针对我们卡门的袭击,只是为了磨练狂阶的力量。”容器中的女人传出合成音:“那是他的复仇,当你将狂阶杀死后,他彻底绝望。在最后一刻,他舍弃了一切,将自身提升到了接近恶灵的高度….并对你下达的诅咒,想让你成为类似于狂阶的那种存在,完成他的复仇。”
“现在看来,他舍弃一切的诅咒…失败了。”容器中的女人看向李长河,眼神中带着些许怪异。
能不失败吗?大佬铅都给裂开了!
“所以,当枪阶被召唤后,便是他最弱的时候。”李长河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总结道:“也就是明天。”
“没错,我们的契约者已经死亡,不再具有英灵。”那位老人开口道:“而他身为君王,对于我们魔法师而言,有着先天的压制能力。能击败他的,只有英灵。所以想请两位….”
“将那个恶灵,拉下王座!”
“那你们就在我们身后看着?”李长河伸手抓住了秋问天的肩膀,示意她先别急着答应。
这种时候,可不能着急。
“我们将提供远程支援,并将你们的契约者安全保护起来。”
“说点实在的,我不喜欢将自己的性命放在别人手里。契约者我们就自己安置便可。”李长河笑说:“我是指,别的好处。”
“好处?”
“我们可有别的方法,完成这次七王之战。既然要我们对付这种危险的东西。你该不会想让他们白干吧?你这是白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