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bidj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位面之狩獵萬界 txt-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冷遇閲讀-gmaai

位面之狩獵萬界
小說推薦位面之狩獵萬界
求订阅
飞到了‘五庄观’附近,‘黄少宏’先去了之前闭关的山洞,将两大战宠放了出来。
之前在‘金角、银角’那里得到的几件先天灵宝,还没有抽出功夫炼化,不能收入行囊,自然也不能带到五庄观去。
只能暂时用‘上清神符’遮掩气息、因果,交给‘猴子’和‘老猪’在这洞中看守。
交代两个战宠不能打架,不能出这山洞,‘黄少宏’这才从‘斗姆元君’送他的一湖‘琼浆玉液’中,分出两壶,当作礼物,用手提了前往万寿山。
这一次拜山‘黄少宏’听从‘哪咤’的劝告,不准备低调前往,他换上‘通天’改炼后的‘青萍仙衣’,放出自身气息,霎时间道门气运汇聚在他头上形成紫芝华盖。
‘黄少宏’御空而行,紫芝华盖随他而行,天象也随之变化,当他落在五庄观门前之时,整个紫气华盖将万寿山都笼罩了进去。
他上次来的匆忙,又变成蚊子偷偷潜入,是以没有好好的看一看这神仙福地,准圣道场。
此时一看,这五庄观当真虎踞龙盘、气象万千,巍巍道德之风,漠漠神仙之宅,大门两侧还有一副对子,更是苍茫霸气,气势恢宏。
上联是:“长生不老神仙府!”
下联是:“与天同寿道人家!”
‘黄少宏’感觉,包括天师府在内,若是人间别处,挂着这副对联,那都算得上是胡吹大气。
而五庄观‘镇元子’,却是名副其实,与天同寿!
按下瞬息间心驰神往的心情,‘黄少宏’正待上叫门,五庄观中忽然传来一声冷哼,接着一道黄色的气运只冲苍穹,将人间道门的紫色气运破开一线。
那黄色气运形成的庆云足有亩许,却是‘镇元子’这福德真仙,还有那人参果树的气运。
‘黄少宏’心中一哂,看来自己好像莽撞了,人家可能不乐意了。
他听‘哪咤’的建议,如此高调的前来,气运压山倒是不低调了,却好像有些示威的意思。
当即收敛气息,避免误会,头上道门气运显化的庆云也消失不见。
本以为此地主人应该见到他的气运,就算不出来相迎,怎么也要让两个童儿出来引路。
却没想到,等了半天,那黄色气运依旧,却是不见有人出来相见。
‘黄少宏’想来,可能是之前自己携道门气运拜山,引的‘镇元子’不快。
想对方毕竟是紫霄宫中客,道门老前辈,自己虽为人间教主,却也应当礼敬有加,主动拜见,当即上前叩打门环。
‘铛铛铛’
门环清脆的撞击声,在环境清幽的山间传出老远,‘黄少宏’等了盏茶时间,也没人来应门。
‘黄少宏’眉头微蹙,有心转身就走,却想到自己偷了那么多‘人参果’,虽然人家不知道,但总是理亏,这次就忍对方一次。
当即朗声稽首道:
“人间道门教主‘黄二郎’,前来拜访镇元大仙,还请一见!”
声音在他法力催动之下,覆盖了整个万寿山,数百里可闻。
这一次终于有了动静,半晌之后,五庄观里传来了脚步声,一直走到门前,然后‘格愣、格愣’里面取下门闩。
‘执拗’一声,大门打开一道缝隙,道童‘明月’探出头来,上下扫了‘黄少宏’一眼。
‘黄少宏’连忙说道:
“在下‘黄二郎’乃是龙虎山当代天师,人间道门教主,前来拜访‘镇元大仙’还请道童通报一声……”
他还没说完,那‘明月’一蹙眉:
“龙虎山天师不是姓张的么?怎么来个姓黄的,我看你就是个骗子!”
言罢‘哐当’一声将大门关闭。
‘黄少宏’笑脸僵在脸上,他来这方世界,帝王也反了,观音也斗了,还是第一次受这种窝囊气。
偏生人家是与三清同辈的道门前辈,‘黄少宏’还发作不得,当即忍着火气,伸手又叩打门环。
几声之后,那还没走远的‘明月’道童又折返回来,打开大门,这一次倒是直接走了出来,叉着腰喝道:
“我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是五庄观!”
“我家老师乃是‘镇元大仙’,三清是家师的朋友,四帝是家师的故人,九曜是家师的晚辈,元辰是家师的下宾,你跑到这来骗人说你是道门教主,嘿嘿,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不得不服,看人家这背景说出来真牛逼,‘黄少宏’压下火气,耐心解释:
“这位仙童,家师乃是上任张天师,因在道佛斗阵之时临阵飞升,事急从权之下,将天师之位传位给我,因‘镇元大仙’乃我道门前辈,故来看望,这里有两瓶天宫的‘琼浆玉露’送与大仙,聊表晚辈一片心意!”
那‘道童’听‘黄少宏’如此说,脸色倒是好看了不少,接过‘琼浆玉露’,朝‘黄少宏’扬了扬下巴:
“倒是个会说话的,比前几日佛门那几个毛脸的和尚强多了,等着吧,我这就进去通报!”
说完回转观内,‘哐当’一声,又把大门紧紧关上。
大门关上的一刻,‘黄少宏’脸沉似水。
在人间都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五庄观的道童岂不是更牛逼,把自己这个到访的‘道门人间教主’当上门送礼的闲杂人等了么!
‘黄少宏’也知道,‘明月’这个态度,要是没有主人的授意,打死他都不信,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当场翻脸,否则岂容一个道童在他这教主面前放肆
他也是想到此行的目的,才暂时忍了这口闲气。
这回时间更长,足足一顿饭的功夫,脚步声才响起,两扇大门只开了一边,还是‘明月’,做了个请的手势,却不怎么恭敬的道:
“进去吧,老师答应见你了,不过我可要实现提醒,我家老师最近心气儿可是不怎么顺,你记得小心点说话!”
‘黄少宏’强忍弄死他的冲动,微微点了点头,迈步走进五庄观。
等‘明月’将门掩上,前面带着他穿堂过院,来到五庄观的大殿,只见大殿上没有供奉任何神像,只写了‘天地’两个大大的字,用以表明,‘镇元子’只拜天地,其他存在没有让他拜见的资格。
这倒不算狂妄,‘镇元子’乃是紫霄宫中客,拜的‘鸿钧道祖’为老师,道祖以身合道之后,他只拜天地,便是拜老师了,除天地外,确无人有资格令他跪拜了。
‘黄少宏’目光落在‘天地’两字前,摆放的云台上,一个头戴紫金冠,穿无忧鹤氅,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翎叠鬓边的道士,坐在其上,当真一副神仙好相貌!
想来这就是镇元大仙了。
‘镇元子’手边,放着两个酒壶,正是‘黄少宏’此来带的礼物。
‘黄少宏’见‘镇元子’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当即稽首道:
“龙虎山当代天师,见过‘镇元大仙’!”
‘镇元子’微微点头:
“说吧,你来我五庄观,所为何事?”
‘黄少宏’本来一肚子话要讲,却没想到对方连寒暄也无,竟然这么干脆。
索性便也直说道:
“晚辈如今与那李唐争天下,与佛门争气运,这次来万寿山,是想请‘镇元大仙’出山,助我人间道门一臂之力!”
“晚辈想请大仙您,屈居道门副教主的职位,只要挣得天下,夺得气运,您老人家也能分的一分气运……”
“住口!”
‘镇元子’直接打断‘黄少宏’,然后冷然道:
“你在山门前所言,童儿已经转告于我,你自己也知道天师之位得来不正,全因事急从权,那事后就应主动退位,将人间道门教主之位,还于张家子弟,而你却搞风搞雨,借我道门气运搅乱天机!”
“天数佛门当兴,尔逆天而行,还要拉我道门弟子下水是何道理?贫道劝你回去之后,主动退兵臣服大唐,归还教主之位,或许还能留上一命,否则劫数一到,必不容你!”
‘镇元子’说着,直接将‘黄少宏’送的两瓶酒拿起扔了回来:
“拿回去吧,你送的酒水,贫道可没有这个福气享用!”
‘黄少宏’没有伸手去接,任那两瓶仙酒落在地上,砸成碎片,酒水散落,连他鞋尖都浸湿了。
琼浆玉露的仙灵之气顿时散开,浓郁无比。
‘明月’却在一旁嘲讽道:
“琼浆玉露,龙肝凤髓,在我老师眼中都是寻常之物,你还是快快退去吧!”
‘黄少宏’冷冷的看着这师徒两个,指着地上两瓶破碎的琼浆,咬牙吐出两个字:
“你赔!”
这就是个借口,今日‘镇元子’要敢说半个不字,那就死磕到底!